当前位置: 首页
第087章 瞳孔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睡?她还要在这儿睡?不行,你滚蛋。”楚离头一扭绕过舅舅像个关门老爷似的忤在夜香面前。板着脸下逐客令。

“你滚蛋才是真的。”小赐一把揪住楚离的脖子毫不客气的把他扔到沙发上面。

“楚离,她叫夜香,是我干女儿,好了,你上去休息吧。”高天虎的话让楚离喀吧一下眼珠子愣住了。指着夜香,吃惊的问舅舅:“她,你的.干女儿?”

“她?你?”楚离瞪着眼睛看着夜香。“你不是那个女人?玛的你就是那个女人,下身还有病,赶紧滚。舅舅,她有病”楚离跟献宝一样跟舅舅说。虽然百思不得其解这个妓女怎么转眼成了舅舅的干女儿?天!那岂不是我姐。呸!劳子才不要呢。

很镇静的看着舅舅,又一次重复:“她有病,莫相信她的鬼话,这种女人骗人骗多…….”

“闭上你的嘴,滚上去休息。再吵小心我把你牙敲掉”高天虎看着夜香的表情,头垂的很低。脸红的快要喷血。头发遮住半张脸的发隙间,一痕血迹从青紫的嘴皮处渗流而出。

高天虎心里已经差不多明白了。刚才在莫胖子家就看出莫胖子和夜香不对劲儿来着。香儿这几年肯定是沦落了,怪不得没有她的音迅,没往这方面想当然也没往这方面找?

高天虎严厉的眼光使楚离刚刚要说的话吞回去变成:“好,她可以在这儿睡,但是只能睡沙发,她真的有不干净的…”

高云赐明显的感觉到夜香的颤抖,气恼交加的回应:“有你妈不干净?”

“有你妈不……”楚离并不示弱,觉得自己很委屈,明明就是吗?

“啪啪”左右开弓。小赐,楚离左右两张白脸分别一座五指山。

“谁的妈也不许骂”高天虎看着这两个不懂事的孩子。真让他生气。大半夜的搅和什么?

楚离与高云赐大眼瞪小眼,,一个委屈万分茫然不解气愤难平。一个心里有怨气羞恨交加。

楚离转到楼梯拐弯处,还不忘记伸出脖子,梗上一句:“你们得了病都不要怪我。”低头嘴里嘀咕一句:“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回到房间就着一股气狠狠的往床上砸去。

千里阴灰,一张散发的热气的圆白饼贴在厚重的云层中间,园子里的新梅散落一地的红。淅淅沥沥的小雨恰似美人的哭泣。只字未留,深灰色布艺沙发上面残留着丝丝青发。脱下来的蓝裙在园子里未烧尽,灰烬融进土壤。

“我好不容易才找到她,她好不容易才肯跟我回家。是的,她是做个….可是身体的污垢难掩心灵的纯善。夜香…..曾经是我女朋友,是我初恋,如果不是家庭巨变,被人欺骗我想她不会沦落,很多年。楚离你好你好……”

楚离看着表哥腥目染红,情绪激动。心里真是又窝屈又冤枉谁特玛知道你跟这个女人之间还有这段小插曲?劳子是要她去治病,又没说要她走了不许来。

“楚离,你出去把夜香姐找回来,否则你别想娶到我”清湛从楼上走下来听出小赐的话,心里异常激动,多少年了第一次再听见夜香这个名字。

“小赐,为什么香姐来了你不叫醒我。如果我醒了,不会有机会让她再一次出走”姚清湛这话说的带有责备。“昨天是外闹这么大的动静,我居然懒得下来看看。楚离出去把香姐找回来。”

“我特玛凭什么该找她的。她走是去治病,你们去医院找她,妇科,她一定在,你们自己去找”楚离刚刚准备坐在沙发上,猛地想到被那个女人睡过,马上像火烧屁股一样的跳起来。

清湛看见小赐脸色大变,急忙走过去。抓住楚离的双肩硬生生的一把将他按在沙发上面:“坐好,不要添乱,你就以为你干净”说完转身也坐了下来。

“小离,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女人看妇科很正常,为什么要赶那个姐姐走呢?你看,你弄的一屋子人不高兴”

苏美玦束了两根马尾在脑后荡来荡去,穿着套军绿色休闲裙走了下来。直直感觉到这家里的气氛太压抑了。这可是大清早呢。

“小赐,夜香是你给我找的姐姐吗?没关系,找人我在行,而且比主人强多了,不过得说回来,找回来了,我还是要当大,她当小”小寒一番话说的高云赐酸苦无奈又好笑。

“傻瓜,没有大小,我这辈子只要你一个,至于夜香是我姐姐,是我们一辈子的姐姐”这小丫头都不知道吃醋吗?还争大小。“你又穿成这样,怎么出去”。

“不用出去找,就在这里用眼看,自从主人帮我练习及吸收灵性珠的能量后,家族世袭的千里视人术已经被我冲破了。小赐你坐下来,你们看着我的眼睛”

苏美玦第一个好奇的跑过来直直的盯着小寒的眼睛。

楚离见小寒开始振动双臂。马上大喊:“宋妈,把暖气开足一些”

“放心啦,这千里视人是不会运用到绡寒之气。笨蛋主人过来看啦”小寒眼里闪出一点点泪光,昨夜她就醒了,在房间里感觉着小赐的心理活动。以前从来不知道吃醋是什么东东的她。昨夜竟是一夜未眠,只觉得心里像塞了坨棉花好难受。今早…….她不想看着小赐哥难过,也不想因为这个女人弄得家里人都不高兴。

小寒不明白为什么爱人会这么苦又这么甜。明明知道小赐心里只有自己,明明知道小赐只把她当姐姐,可是在楼上偷看时,看见小赐为了夜香心情变得那么糟,情绪变得那么坏。甚至感觉到他有哭的冲动。明明她太明白小赐心窝窝里只有她,可是那怕是不同的感情给予的女人。小寒也觉得心里的那坨棉花像吸满了水沉甸甸的在心里。

楚离怏了巴叽的走过来。鸾凤家族的千里视人术,只要是这人还活着,哪怕只有一口气若游丝,无论天上人间海底石缝都逃不过去。

小寒伸开双臂开始慢慢振动,从她身后发出一片淡淡的冰蓝色水雾。一会儿小寒的眼睛就发生变化。瞳孔周边变得模糊慢慢变化成发光的芒刺。发光的芒刺一根根划出眼睛的切割面。随着切割面的增多,整个瞳仁变成无数面不同形状规则凹凸相间的小镜子,这些瞳仁里的光芒随着芒刺的热量循环而使的画面快速闪动出人间各个不同场景。

“没有啊,小寒,她不可能半个夜晚跑那么远,这都是哪儿呀”小赐提醒小寒缩小面积

苏美玦接口说:“这儿我去过,是塞尔维西亚外滩。这简直就跟看世界风光真有意思”

面积缩小回到东海市。所有的瞳仁镜面出现一个地方,一条幽暗的胡同,一个堆放的乱七八糟的屋子里面,到处都是酒瓶子,香烟头,一个女人被绑在床头。背上道道血印,旁边的男人光着上身,穿着背带裤。满脸胡子,一个似茅草坑的嘴巴里正喷出烟雾。手里举着皮鞭兴奋的面色通红抽打这个女人。

“是她吗?她被绑着。背对着我,我看不清楚,小寒这是她吗?不是,这才半个夜晚”高云赐紧张的握住小寒的臂膀。“小寒,为什么你的眼睛里全是她”小赐的话音明显的带着颤音。

“没想到,劳子老八今天也能玩到莫信仞睡过的女人”轮圆了皮鞭抽得女人后背血肉模糊,双手丢掉皮鞭狠劲的在女人背上抓挠,血大片大片流出。男人伸出肥厚的舌头舔上去。

闪光的芒刺点倏然消失,所有的景象聚拢在一个幽蓝椭圆形里。整个瞳孔周边的模糊消失。

“小赐哥,这个女人就是香姐,我从你身上嗅出的气息与她相同,我去救她,你等着我”

“我们一起去”玛的,正好去揍人,劳子现在就想打人

“你去我就不去,她在紫荆街七十三号胡同A栋楼707号”

空气中传来:“救回来你们都不许再恨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