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85章 淡盐水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黑夜张开双翅扑向人间,将大地揽在怀中,人们对它由天生的好奇转向习以为常,但还是有少数人会为它的光临而感到害怕。比如:“多梦的人”。

下午的梦让云姜继续沉浸在阴霾忧郁中。那种感觉好像是自己亲临其境。甚至看见虎哥的汗珠一层层滴下。看着前方不断闪过的霓虹,她甚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用层这个字,来形容梦中的眼见。

“在什么地方?很远吗?小赐,你看天越来越黑了为什么还没有到?”

高云赐听着姑姑的话,有点好笑可是想着爸的安慰又笑不出来。夜晚了天当然越来越黑。这不是很正常吗?

“就快要到了,就在前面还有二公里左右”小赐加大码力。车越过七彩霓虹与高楼大厦,穿过天桥和一座大型的街心公园停在一个二层小别墅门前。

“姑姑,就是这一家,莫叔,对了?莫叔你认识吗?”

云姜摇摇头:“没见过”

云赐将正从后车座位下来的夜香牵住,这细小的动作让云姜不由得多看了夜香一眼。转身随着高云赐走上汉白玉台阶。

正好是莫胖子开门,换了件棕色家居服,吸着双铁锈红色棉拖,开门看见高云赐就打了个招呼,可是当他的眼光与夜香相碰时。顿时傻眼了。这个女人怎么跟小赐在一起。还有…….莫胖子看着云姜,好漂亮的女人,她又是谁?

“莫先生好”云姜见莫胖子盯着自己看,首先打了声招呼。

“都进来,堵在门口干吗?让人家进门呀”穿着同样款式家居服,一头秀发蓬蓬松松束在脑后,个子不高一米六左右,圆圆的脸蛋白里透着红润的皮肤很显少。趿着猫咪头棉拖的莫太太推了老公一下。

笑咪咪的迎着三位进了客厅,眼睛却停留在云姜脸上。心里暗暗惊叹,好漂亮的女孩我要是长得有她一半就好了。

“好好,进来,进来”莫胖子说着话眼睛又向着夜香和云姜看了过去。“这小赐还真是心疼他老爸,居然给二哥找了这两个女人来陪。妈的!老子的女儿什么时候给老子找过女人?生儿子还是好呀,懂得老爸的心思。”莫胖子双眼不斜的盯着云姜背后线条看,脚一寸不落的跟在三人后面上楼。

而前面的夜香此时早就心慌意乱,做梦都没有想到所谓莫叔竟然是他。

这个让自己沉沦三陪的男人居然是高云赐爸爸的好友。他肯定是认出来自己了,瞧他那眼神…..

推开门看见父亲绷带缠着的双腿,这还用问的吗?

“爸”高云赐快步扑过去:“爸,你真傻,为什么替他顶着。你还怕他打不过金蝎子?”

高天虎看着随儿子身后进来的两个女人,一时间惊呆了:“云姜,,你怎么来了,还有你夜香,真是太好了”

莫胖子看着二哥的神情不对。不由得又看了看这两个女人。杏色大衣的不认识,但怎么看也不像沦落风尘。不仅举止优雅,气质更是典雅。而这后面这位穿深蓝的女孩子,不就是夜百合吗?劳子还睡过,怎么会不认得。可是二哥为什么喊她夜香,这神情就像久已分别的亲人。

想到亲人这个词,莫胖子心里不由自主的打一个‘墩’。

高天虎责怪的看着儿子。

“不能怪我…..”

云姜没等小赐把话说完就打断了:“虎哥,不要责备小赐,下午我做了个梦,梦见你很痛苦,傍晚小赐来找我,让我回去找小离和他在一起,我从他的话里感觉到有危险的成份,所以我害怕,害怕你出事,是我逼他带我过来的。虎哥”云姜十指纤纤细细摸抚着绷带,眼里的泪冲眶而出,看样子伤的还很重。难道虎哥又跟别人拼杀了,他不是告诉过我要退出江湖吗?他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或是别人来寻仇的?

“虎哥,你别怕我让小离过来保护你”云姜好急,急得都分不清什么跟什么?

高云赐听见姑姑要给楚离打电话,让他来这儿,心里的气立马就爆发了:“打电话给他干什么?都是他害的”

“小赐”洪亮的音色带着雷霆之怒,本来儿子带着云姜来,高天虎就已经不高兴了。看见云姜心疼自己连话都说不明白,而儿子还在一边添油加醋。

刚拿手机上手的云姜听着高天虎一声怒喝,没防备惊得手一哆嗦,手机掉到地上同时看见这父子二人的面色。想着小赐的话及虎哥眼中的禁止。

云姜好像是明白了什么又好像没有明白什么?

“爸,你跟姑姑聊,我下去倒杯水”云赐跑下楼去。机灵的云赐跑进厨房,看见莫姨正在一个玻璃碗里发酵面包粉。走过去说:“求莫姨,帮我一件事好不好”

“呀,小赐呀,什么帮不帮,求不求的。我们算是一家人了,还这么客气”莫姨红润的苹果脸上一对笑弯弯的月牙儿配着鲜红欲滴的小嘴唇亲热的拉着高云赐的手。心里想可惜了咏儿太小了,要不这机灵的男孩可以当自己的女婿了。

早就吃爸说莫姨是个喜欢听事,说事的人,想着楚离的可恶,想着老爷的无辜。云赐心里就想着老爸不让我说,不一定别人不能说呀。

“莫姨,事情是这样的”高云赐就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莫姨,你想想我妈死的早,我爸一直都很孤单,虽说有莫叔叔经常陪着他,可是他老人家心里是孤冷的。姑姑以前就非常爱爸爸,可是因为楚离,就一直耽搁下来。现在楚离长大了却还是不懂事,,我的意思是说,爸他不让姑姑知道这件事情的真相。可是如果老爸总这样替楚离承担过错,那么久而久之姑姑肯定以为是爸爸不好,答应她的事失言。再者在姑姑不知道的情由下一味的溺爱楚离……..”

“我明白了,小离,你放心吧,我会替你将事情告诉你云姜姑姑,并且还不会让你爸知道是你说的,至于黑锅吗?就由你莫叔背上算了,反正他皮厚”莫太太说这话说的很义气。很仗义。

高云赐听着心里欢喜却故意面带难色:“这样对莫叔叔不大好吧”

“有什么不大好的,这道上谁不知道他的嘴巴是广播站,放心吧,我会让你姑姑明白事情的真相,这楚离这孩子是要管教了,成天这么惹事,还让虎哥背黑锅。这不是成心造就俩人误会越来越深吗?这误会深了无论再有多爱也会慢慢淡下来,想着虎哥真可怜二十多年带着你,没有人照顾他,姨我心里想着就苦啊,有时候跟你莫叔说给你爸说房媳妇,你爸就不答应心里记挂的就是这个云姜啊!长的真漂亮,我要是男人我也喜欢。”

“不要听小赐胡说八道,他一直不喜欢小离,一有事就爱往他那儿想,你看我没事,梦里的事怎么能当真呢?我活得好好的,怎么会痛苦?”

直有情感最真,最贴心的人才会在对方出事的时候,无论另一方身有多远都会感觉到。原来这是真的,以前总是明珠能感觉到我的一切,没想到云姜也能感觉到。云姜,云姜!你心里到底有我几分。高天虎心里一阵欢喜一阵忧。她总是在最贴心的我时候还不会忘记楚离。那她在最关心楚离的时候可会记得我?

“咳…..咳….”强烈的咳嗽使高天虎弯曲的身体不小心动了下腿,血迹渗出透过多层的纱布鲜红一片。

惊心触目的红,可以看出来伤口很大在。这难道真的跟楚离有关系?云姜想回家问楚离。

“虎哥,虎哥,我下去给你倒杯水”

“姑姑,水来了,你下去给爸倒杯淡盐水,刚下楼的时候我忘记了”高云赐从姑姑手里接过来扶着老爸,轻轻的将水喂进老爸嘴里。这才稍微好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