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84章 扑朔迷离的缘分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从医院出来后,高天虎要求住莫胖子的宾馆。他这样回去,楚离肯定会发现,进而得知今天的事情,那不但金蝎子倒霉还会连累封氏三兄弟。

“二哥,你这是何苦呢,金蝎子又不是你的对手,就算没有楚离,黑吃黑,金蝎子也搞不过你,你看你真是受苦,看得我的心都痛,住什么宾馆,去我家住,让我老婆好好照顾你,这样伤会复元的快一些”莫胖子几乎是抱着高天虎坐进车内。

高天虎叹了口气:“耍赖当然很容易,但是能耍多久,金蝎子也不是善类,黑吃黑你也见过有多少是一家老小全身而退,那家不是血洗。就算明里能躲过,暗里能躲过吗?小赐,云姜怎么办,美玦怎么办?既然金蝎子主动提出来调解肯定也是顾虑到这一点。真想黑吃黑,依他的阴毒性,他闷不吭声谁知道?送走家人后再找我们拼,你认为谁的胜算大?”

“挨几刀流点血算什么?人在江湖混哪有不挨刀。能把事解决了为上则”

“好吧,二哥,那要不要告诉小赐”莫胖子伤心的眼泪都流下来了。

高天虎想了一下:“算了,还是不说了,免得他们兄弟生芥蒂,红儿出殡的那一天,你帮我联系楚离,告诉他让他去给红儿上三柱香。你知道该怎么说,这个不用我教你吧”高天虎抬起对来抹掉了莫胖子的眼泪:“看你哭得像个孩子”

“二哥说的对,像我们这样年纪大了,妻儿一群,是该退出江湖了。二哥决定什么时候离开东海?”莫胖子说的恋恋不舍,他们可是二十多年的兄弟,过过命的兄弟。

等高云赐追出去,哪儿还有夜香半个人影?夜香怎么会认识楚离,又为什么会来当舞姐?这几年里只听说她每月往家里寄很多钱,支撑着那个快要残破不堪的家。难道这些钱都是她….卖所得?

想到这个‘卖’字,高云赐心里透着出苦涩的冰凉。不会的,她那么纯洁怎么可能做这样的事,可是她的家。她为什么要逃避我。为什么不要求我帮助她。高云赐只觉得心里涩涩的痛,

冬青树后,夜香转过身来,泪眼模糊的看着这个忧郁背影的男人。这是她的初恋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就是和他在一起。

以为这辈子也见不到他了,可是他怎么会来东海。那个楚离怎么是他的表弟,哦!对了,他是有个表弟,以前听他提到过,是他姑妈的儿子。我不能去楚离给我介绍的服装店,说不定小赐会找到我。我要离开这里。

夜香无力的背靠着冬青树,滑坐在草地上。想着过去的所有往事,那是她生命中最快乐的年月,爸爸妈妈上班,自己和弟弟上学。有一天弟弟带着比他高一个头的高云赐回家。以后高云赐就经常来家里玩,慢慢的就熟悉,少年时期情愫蒙然发芽。还不知道什么是爱,两人在那一年的夏季一个黄昏落霞时分…….有了第一次。

她比他先明白什么是情爱。她告诉他,如果不再爱了,她不会怪他。但必需要远离他,一生不再见面。他头摇得像拨浪鼓,紧紧的抱住她。没有发誓没有说话。那一年弟弟出事,爸妈为了他,倾尽家财,他还跳海自尽。没有死透的他去灵魂亡葬。所有的一切都落在她一人身上。为了替家里还债。她被骗,以至于沦落。

上天对她眷顾吗?当她看见楚离那副俊美的面孔,恐怖的一面时,好吧,可以去死,反正也活够了,至少死后可以为家里赚一大笔钱。

没想到,人与人的缘份就是这么扑朔迷离。当你知道今生与他无缘相见时,缘分又将你推向他。毫不留余地。

不知道哭了多久,裙子湿了又干,干了又湿。坐到身体发麻没有知觉。她才想起要回家,可是家在哪里?一直都是寄宿在金鼎酒店。她还能再回去吗?…….

夜香扶着冬青树慢慢起身,双腿像千万根针刺的感觉。她疼得抱住冬青,咬着嘴唇费力站起身。却感到后面强烈的,熟悉而温暖的气息就在她的身后。夜香吃惊的转身。明明看见小赐走了进去,怎么又绕到我身边呢。她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坐了多久,更不知道小赐在楼上看了她多久。

“还要躲着我吗?好不容易找到你,你不要再跑了”高云赐打电话询问了楚离是怎么一回事,从楚离的嘴里他知道了一切。他虽然泡过很多女人,可是真正意义上的女友只有夜香一个人。夜香是初中同学的姐姐。

那个时候他还在鸣阳市国立一中读书。

“看着我”严厉的声音令夜香浑身一颤。不由自主的抬头向他看去。英俊的面容布满阴云,眼神中的心疼连袂责怨。看得夜香迅速低下头去心里一阵阵抽痛。

“跟我回家”不容拒绝的口吻拖着夜香就往回走。

“小赐那男孩是你表弟,那他吓死红姐的事,你可要小心”夜香担心的不得了,金蝎子在道上是以阴毒著名。

“什么?是他吓死的红姐?这个王八蛋竟给家里惹事”高云赐刚刚放开夜香的手,又紧紧一拽把她紧紧搂入怀中:“不许再跑了,以后你就是我姐了,一辈子的姐”环绕着夜香的手掏出手机。

一句话让夜香又喜又痛。喜的是他竟然不嫌弃自己,当初她就知道没有看错人。只可惜与他是有缘无份一辈子都要与他姐弟相称。

“爸,你现在哪儿,,赶紧回来,是楚离吓死了红姐,金蝎子肯定不会放过我们。啊!摆平了?呃….不会是楚离把他们全家都打了吧?”俗话说道亦有道,楚离真这么做了,那道上 以后…….

“不是啊!爸你现在哪儿,我去找你。不用,莫叔家……”高云赐看着手机发了一会儿愣。突然想到什么。又拨过去:“爸,你是不是替楚离顶下了,说啊!爸,你现在哪儿”高云赐突然觉得心里慌乱。急切的想马上看见爸爸。

“好吧,就在你莫叔家里,过来吧,就你一个人”

“跟我走,”高云赐拉着夜香,突然间想到小寒,就这样把她带回家怎么跟小寒解释?不如先把她带去莫叔家。一块回去,这样好说话。

车子经过万云大厦。路边林荫里站着一个短发杏色大衣的女人,手中拎着塑料袋,凝神寻找的大眼睛张望着来往车辆。

“姑姑,在这儿”云赐将车停在路边,拿过衣服递给夜香:“换上这一套,你那套扔了”说完放下车帘,留夜香在里面换衣服。

“姑姑,回家吧,这几天不要到处走动,回家…..嗯….”云赐低头想到爸的嘱咐,抬起头来说:“缠着楚离,你们几个女人和他在一起,不要乱跑,听我的,快回去”

“我不回去,我要找虎哥,我刚才在店里梦见虎哥很痛苦的样子,醒来心里就一阵阵的抽痛,我要去公司找虎哥。好了,我走了”说完云姜就走车道准备开车去公司。

高云赐伸手一把拦住她:“别去,公司没人。爸在莫叔家玩呢,你先回去”

“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为什么要我回去缠着楚离,还要和她们一起。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你说”云姜从高云赐的话语里感觉到几份危险存在。美丽的面容紧张得绯红,眼睛瞪得很大像要看穿云赐的心底。

好吧,我就告诉姑姑,这正是给老爸制造恋爱机会的时刻。让尼玛的楚离做梦去吧,成天除了泡妞就是闯祸。这回老爸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劳子就要宰了你。打不过咬也要咬死你。

“怎么了,你在想什么?”

看着姑姑急得双眼就要滴出泪来。

高天赐只得说:“好吧,我带你去,爸爸是有点不大好。不要太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