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82章 夜香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落月别墅内,宽大的客厅,开放型设计共三层楼,七个套间带卫生间卧室,华丽的装潢,黑色云台石地板反射出水样纹光,金蝎坐在落地窗前的沙发上面想着整件事情的来笼去脉,妹妹不过是受惊吓而死,除了自己手下及陪酒女没有人证明她的死亡与楚离有直接关系。

做为哥哥对于亲妹妹的**非常不耻,也因此惹了不少祸事,三年前他还是东海市的一个二等黑帮,发望在际很有可能与对方火拼中根基立稳称霸东海,可是就在这关健点,她不知廉耻惹上国内第一黑帮外甥女婿,绑架对方而逼淫。连累的整个帮派差点覆灭。幸亏请人从中周旋才得以了事。这次更好连自己也葬送了,摸都没摸到对方一根毛就拜拜了。

所以对于这个头痛的妹妹突然死亡,金蝎听闻后悲伤中略带一种解脱。

一阵急促的门铃声响起,打断了他的思维。他拿起摇控器对着门的方向按下白色按扭。门开处进来一位长发披肩,全黑紧身皮衣的女人。穿着高统靴,手里拎着很大的包。步履轻快而稳健的向他走去。

“大哥,听说二姐去世了,你就不要再为她的死追究了,她死也是活该自已找的”

这是金蝎的三妹,刚从北海岸回来,在那里受完军训,当上司将消息告诉她时,她奇怪为什么自己没有悲伤,只是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坐下来想了想,她跟自己这个二姐实在是没有感情。不止如此,那一年还差点害得她失去贞洁。如果不是大哥送她去参军,很难想像自己是如何跟这个**成性的二姐相处。

“胡说,红儿再不对也是我们金家的人,怎么就能当死了她,跟没事人一样”

听见大哥的训斥。金宛玉吐吐舌头,做了个可爱又悲伤的表情:“好吧,大哥追查的怎么样了,需要我帮忙吗?”

金蝎心疼的摸了摸这个家里唯一长得不像爹来又不像妈的三妹。瓜子脸,柳叶眉,猫儿一样的双眼,玉立俏挺的直鼻,樱桃小唇。真的很漂亮。想当年,红儿妒忌她模样生的好,有几次居然想毁她的容,还合伙男人强取她贞洁。

想着自己沉沦黑社会,二妹也不像个东西跟着她,三妹肯定会很惨。于是就想办法让她去参军,远离事非。

“你二姐的事,你不用操心了。已经有消息”说到这儿金蝎皱皱眉头。这个少年怎么会是高天虎的外甥。他狠辣在黑道可是赫赫有名,手下的兄弟个个也是打架的硬手。只是近几年听说慢慢淡出黑道。那……这个少年?还有前几个月看见高天虎,怎么就跟变了个人一样,长相都大变了。

我在东海的势力与高天虎相比还是有一段差距。

如果不为红儿报仇,红儿在九泉之下也不会原谅我,道上的兄弟会怎么看我?可是就凭今天看到的情形,我也不是那小子的对手呀。怎么办?如果有阴招,这黑道上混的谁不知道谁?难保那一天不漏风。

我倒无所谓。可是。…..金蝎往楼上看了一眼,心里更郁闷了,妹妹正值风华正茂。还有媳妇和一对可爱的儿女。金蝎脑子里似乎出现一幅,妹妹及媳妇儿女被蹂躏的场景。金蝎使劲摇摇头。将画面摆出脑海,人家都说在黑道上混的人就要豁出一切,可是当结了婚有了家庭,还能像年青时那样义无反顾拼刀杀人豁出一切吗?

金蝎想到这儿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

车内,高天虎翻看着文件。思索着生意上的进展。云赐扭头一脸神秘与好事者的乐趣,伸手推推老爸。

“别看了,告诉你一件事,东海第一**死了。”

“嗯?”高天虎的脑子里装满了各种数字,一时没反应过来。看着儿子一副神秘兴灾乐祸的表情。

“真的老爸,你都不知道她是怎么死的?吓死的。怎么样?告诉你你都不会相信,是吧!这个**死了不知道有多少吃软饭的男人会哭她呢”

“啧!”这回高天虎听明白了,放下手中的文件,接口说:“不是哭她,是骂她死得太早没来得及从她身上揩多少油”

“总之,这个**死了是全东海市之幸。那个吓死她的英俊少年更是为东海扫出一大垃圾”

“你听谁说的?还吓死她的英俊少年!不信”高天虎继续从看手中的那些文件。不再理儿子,这些话对他而言,可信度不高,太离谱了。

“开车不要接电话。”高天虎听见儿子身上的手机响。

“那你替我接,看看是谁打来的”

“我不听你那些,你自己看,你的事太多,让开还是我来开车,你看文件”路边,父子两个换了个位置。

“长得什么样?你看着办就好,一般啊!那就让她去后台。啊!要….她说要?还是楚离让她来的?你什么眼神呀,把灯打亮点,看仔细点。那小子的眼光看美女比你强。真的一般啊!那…….好吧,我去看看,现在就在路上,一会就到。”

高云赐把手机放进口袋里,扭转头对着高天虎说:“老爸,楚离给我们带回来一个女人,二十多岁说要做舞姐。可是领班说她长的一般,不够格,只能站后台。可那女的说是楚离介绍她来的,一定要站前台”

“我相信楚离的眼光,他既然介绍来的女孩,肯定是够格站前台。快到了,你去看看,是怎么样的美女,嘻嘻嘻…….”

万乐朝歌夜总会,十一楼经理办公室。走廊里铺着红色地毯走上去舒适而悄声无息。“她就在里面”

落地窗前绿影纱窗帘的旁边站着一个长发女孩子,从背部侧面看前胸,不大。背部线条也…一般。难道真的不是美女,真如领班说的那样,一般货色?

这个楚离个王八蛋找个一般货色来充什么数。可是这个女孩的侧影怎么有点熟悉?

高云赐走到她背后十来步远处,停了下来,冷冷的说:“回过头来”

“啊!小赐!”

“夜香,怎么是你?”

浓妆艳抹的女人听着熟悉的声音心里一阵慌乱跳动,转过来看看到的居然是自己朝思暮想的那张脸。同时看到的是这张脸布满惊愕!

夜香不知道高云赐是这里的经理,正想开口说谎,然后准备逃之夭夭。身著艳丽的领班走了进来。

“夜百合,这是我们夜总会的高经理”

夜香直觉全身血液充斥头顶,一阵晕眩无力感使她斜前方跄踉几步。熟悉的气息,温暖的手臂抱她的感觉,关切的话语依如当初:“夜香,这几年你去哪儿了,我们到处都在找你”

夜香觉得自己好脏,一把推开高赐,疯了一样的往外跑。眼泪像河水漫流看不清前方物景。只有一个字在脑海里,躲。

高天虎刚刚走近办公室,就有人来告诉他。金蝎子请他吃饭。

他请我吃什么饭?看样子小赐说的小道消息不可信,人家妹妹死了,还有功夫请我吃饭,可是这饭吃的没有说法,让高天虎心里蒙了一层极淡的灰阴。

“告诉他,我不去”高天虎坐在办公桌前打开电脑。输入文件密码。旁边的电话响了。“虎哥,今天下午菋之园请您大驾光临”

高天虎从金蝎的说话语气中嗅出一丝悲伤与阴沉。

“不用这么客气,有什么事在电话里说也一样,啊!这样啊!他们也到了吗?好吧,到时候一定去,不用你来接了,我自己有车。好好,再见”高天虎压下电话,心想我与他平时并无深交,而且这顿饭吃的疑点丛生。还叫来了封氏三兄弟,这三人虽享有威望,却早就退出江湖只有在道上兄弟有难解之事的时候,才会请动他们做以调解。

难道是他妹子红儿真出了什么事,而且跟我有关系?不会,高天虎摇摇头否定了刚才的想法。多年的兄弟都是**湖,跟红儿是八竿子打不上边,听他说话的声音虽然一如平常的轻松,可是音色的却没有平时那么浑厚大气,多了丝低沉与压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