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97章 什么环境出什么种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猛然停住脚步,扳过高景山的身体:“爷,你诚肯的告诉我,我怎么就越变越小了”

“你不觉得你很软吗?”

“软?”楚离有些不解。

高景山拍拍楚离的肩膀:“你想想,一个男人。谁会对自己的女朋友撒娇,虽然云姜是你名义上的姑姑,平时里嘻嘻哈哈,别人冒犯你,你就动粗,像红姐这件事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别急听我说”高景山伸手摆摆打断了刚要说话的楚离。

“红姐的品行谁都知道,你恶心她,让她知道你的厉害就好了,何必让她恶心你到无可复加的程度再去吓死她呢?”

“幸好,吓死她,要不然还救不回封老头俩个”楚离很不以为然高景山的话。

“你是要跟我抬杠吗?成熟的男人会这样跟人家说话吗?我的意思是个比方,以后遇到什么事,能不动手尽量不动手,至于救不救封氏兄弟。我知道你有那个感应能力,能感应到附近一些异能量者存在方向。”

面对高景山严厉的眼光。楚离叹了下气:“好吧,爷爷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真的很爱姑姑,你让舅舅把她让给我…..哦!不,是我自己应该争取,也不能怪舅舅,是自己不够懂事才给了舅舅机会”

“你能这样想就好了。一切随缘吧,小离,相信自己比什么都强”高景山语中有话的深刻的眼神让楚离感觉到自己有希望。“今生的你很幸福虽然没有父母,可是亲情却不曾远离你,爱情你也拥有。前世的仇恨对你还是否那么重要,你好好想想?”

“重要,非常重要。爷,虽说今生我拥有了前世没有的爱情和亲情,可是仇恨我丝毫不能忘记,不是我一个人的仇恨。我不敢忘,也不能忘。我知道爷的意思,是为我念头的左右会影响或牵累今生美好的际遇。你放心爷,小离心里有数。我不会为了报仇而让仇家伤害到我的亲人和朋友。我爱他她们”

天边的云层薄而透明印入楚离眼眸深处,无论何时何地,在那绝望中苦恨被杀。黑暗中漂泊千年。怨恨已经结入他灵魂的每毫寸丝缕中。手刃仇家,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我呸!想着屠杀自然门。根本就不想杀他们,可是怪只怪他们扬言斩杀一切魔道,目及云端深处。楚离从内心蔑视而冷笑。世上所谓正邪岂能由门派家世而群论?放屁。

高景山沉默的站在背后,一言不发看着楚离。这时候的他,也许才是真正的楚离,沉静而深邃的眼光衬托出他静默出尘的气质。他的心是善良的。报仇与亲情会成为他日后难以抉择的问题,但我终究相信他一定会选择放弃。人只有学会放弃才能重新开始。

收回追忆暇思。楚离淡然的问:“爷,你决定放弃舅妈了吗?”

“人生命运如此,我活着明珠就跟着我。我能选择跟你一样重生吗?”高景山沉静的目光显示一生的无奈。

楚离的心犹如被鞭子猛然抽了一个下。情不自尽的追问:“舅妈永离轮回,当真没有归宿可依”这让楚离想到自己绝望孤寒的漂泊在无数的黑暗中,千年的日子千年的孤独寒恨。这种滋味苦不堪言无以复加,哪怕是地狱恶鬼都还有个期盼,恶业满时就可以转世。而这种日子茫然无期苦不见终头。如果不是这副身体的原宿主。楚离感恩的低头看看自己的身体,抬头听看身后这栋楼里的主人笑声。重生的那一刻这些人都已经划进他今生的生命里。

一串娇媚的莺声燕语从竹林传来,娇柔的倩影及潇洒背影,低语呢喃使楚离神晕目眩的倒退踉跄一步。姑姑,舅舅。爱情!亲情!楚离将手扶住头部,闭上眼睛,使劲的摇摇头,后背一只有力的大手支撑着自己的身体。

“小离,天虎不会欺骗你。男人的爱情由自己决定。云姜是个好女孩,她的生命属于一个真正爱她的好男人”深沉劲著的语言让楚离心生恍惚,回过头茫然无助的问:“舅舅不是好男人吗?”

“小离,你还不太懂,当你真正成为男人时…….”高景山有些哽咽的说不不出话来,脑子里像屏幕一样显示着昔日画面…..以及未来所预感的事件。

“爷,你不用说了,我明白你的意思,男人内心要像天空一样能包容世间万物亦能经历雷啸狂风”

“不,不止这样,”高景山眉头深锁。复杂的表情令楚离觉沉重感颇浓。

“爷,是不是无情无义反而会对她们更好”此话一出,楚离的心犹如被火烧一样的痛。楚离费力的摆摆头:“爷,我不想再谈这个问题,这个问题好沉重,很压抑。我想出去走走”

真是特玛的臭死了,不知不觉楚离走到东海市排污河这边。难闻的气味冲进楚离的鼻腔,也冲醒了他的头脑,让他好好的想清楚了这段时间里自己的思想行为。失去千年的亲情,温馨回抱,安逸的生活让他有时真的暂时忘记仇恨。他想到尊师一句话,安逸的生活会使人生骄,看来今日的自己便是如此 。不仅忘记了仇恨甚至连性格也融于这副身体的原宿主那种懒散。撒娇的性情里。这身能量更成了炫耀的俗世资本。楚离想到舅舅,嘴角抛出一泓苦涩无奈的笑意。

有的时候人受到打击,如果不去听受第一时间浮燥的唆使,事后冷静下来反而会体会出另一番滋味。舅舅一直都希望自己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从最初的谆谆教导,到最后的一声不哼,现在回想起来,舅舅每次只是用眼神去表达,不再用语言而已。可是为什么我会忽视呢?思来想去还是骄浮之气在作怪。

楚离爬在污水濠的铁护栏上,把头伸过护栏拼命的呼吸着这呛鼻恶心,能让人肝腹倒胃的腐臭冒着浓密气泡的污水。

“真特玛的臭,臭晕劳子啦。呸!冒这么多泡泡”

“噗”一条黑影子跳出水面。惊亮了楚离的双眼。

“吓,这里还有鱼?还长这么大,真可怜,谁特玛不吃也不能扔进这臭水濠呀,这不是虐杀小鱼吗!”楚离自言自语抒发对鱼儿们的同情心

“什么虐杀小鱼,还小鱼呢?这么大条最少也有七八斤。这种鱼叫鲢,它们本来就生长在这种环境里,靠吃腐食生存。你看这多冒泡泡的都是这种鱼,还有你,不去公园呼吸空气,跑到这儿大口吸臭气,边吸边骂,你有病呀。”

楚离回头一看是位小妇女,娇小玲珑的体型,一套加厚牛仔衣裤越发使她看上去赢弱娇怜。眉清目秀的脸蛋加了副眼镜显得斯斯文文。因为奶孩子,**第二次发育,使原本平坦的胸部有了几分山峦秀色。怀里抱着一个两三岁的小女娃,看自己的神情跟看白痴没俩样。怀里的小女娃更是指着楚离:“大哥哥是笨蛋,分不出香臭,”母女俩个在谑笑中慢步而去。

楚离回头再看那些泡泡,果然都是一些大大小小的鱼在水里吞吐着。楚离非常好奇这些能在这么肮脏的环境里生长的鱼都长的什么样?看看四下无人,刚刚准备以掌风推浪,又觉得不妥,于是走到 一边采了一枝叶子。凝聚力量朝一个吐泡泡最大的位置射去。

“天!”真是不该看,丑得叫一个够呛。没见过这么丑的鱼,不仅丑还长得凶恐。随着树枝划过水面,一个庞大的青绿色巨头张着大嘴露出水面,嚣张的胡须显得霸气,粗壮的身体不知道黏着什么绿乎乎的稠液看着极其恶心。

这回楚离可是真要吐了。跑过路面 ,做出呕吐状,这时才想起早上没吃东西。不过是呕了几口酸水出来。刚把头抬起来,脸边就伸过一张雪白的餐纸。楚离接过来擦拭嘴边的残物“谢谢”抬头一看还是那对母女。眼镜后面的一对大眼睛关心的看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