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92章 人质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楚离,我再告诉你一遍,不要坏我的好事,否则后果自付。”伟岸的躯体化成数十人。娇艳美丽的脑袋像弹豆一样从脖子中弹跳而起在空中爆开。碎片散落在周围花草石柱中。掀起地表一层尘土,以各色形状不同数十颗娇艳美丽面容的头颅重新回到脖子上。楚离被这数十人团团围住。

“楚离,你我终究要大战一场,可我并不选在今天,这是你逼我的,我要你见识一下异人族尘花掘人阵。”重新回到脖子上的莫珂耶男的头显得更加妖媚异常。

如果光看其头颅几乎就是祸国殃民的美人儿迷倒历史上任一君王,可以让天下的男人成她的奴役。只是从后脑时隐时现的腾起阵阵若有若无的黑气。就像印度舞女披的头纱随风飘袅。

楚离放眼四周。心想这就是师尊曾经告诉我,异人族三大法阵之一的尘花掘人阵。听师尊当时的口气尚惧这阵法,只是师尊当年只练到《天魔录》第六重,我今日则不同就以练修九重的《天魔录》来会会你这异人世袭法阵之一。

楚离意念呼唤魔眼,身体边缘开始出现冰晶毛刺。神秘的气息越来越浓烈的由楚离内心拂然而出。幽暗的绯紫将楚离团团包裹。

“楚离,张开你的双臂”原始魔尊之眼在心脉间以浮雕的形态显现而出。炫丽的电紫从魔眼中霹雳闪出夹着瞬间变色的天空雷鸣。深厚的云层中雷如马踢,轰声震耳欲聋整个大地恍若快被击碎。

一件黑色刺有绯紫古老符咒的长袍从炫丽的电紫中集织而出穿在楚离身上。四周云雾以楚离为中心轴旋转在半天空形成一朵巨大紫色云朵。

云朵慢慢变幻形状成为两片嘴唇:“异人族王 莫珂耶男,异人传世之王以煞星之罡厉获异世之能量,今日让你尝尝《天魔录》的厉害。”

“嘿嘿嘿……真没有想到源始魔尊竟将魔眼赠予你。玛的,好吧!”莫珂耶男看云朵的眼神略有意想不到的惊异。

“主人,我先离开了”一道冰蓝光小寒带着封氏兄弟中仅余的一个封平祥划空而去。

莫珂耶男对着小寒的背影急得捶足顿胸:“呀呀呀!怎么老夫就忘记这个小丫头了,这么好的人质居然跑了。”回头手指半空咬牙切齿的说:“你,楚离真是无比混蛋屡次坏了老夫的好事。所有的失损不找你讨回来,老夫就难再当领导异人族。”

以众多不同位置的莫珂耶男为中心的地层炸开无以数计的沟壑。封氏园林附近的居民在哀嚎中被卷入阵中,园林里各种花草刺入他们的体内。莫珂耶男双指压紧眉心念念有词,手指松开从眉心喷出黑色稠液。

半空中的楚离心见大惊,难怪师尊说异人族三大法阵乃世上最阴毒之阵,原来是以活人做阵中屏障。如此打下去这要害死多少人?

糊黏在居民全身。倾刻这些人仿如吃了毒药一般,身体迅速膨胀四肢缩至无,变成一个黑如漆炭的肉球密密麻麻从四周由莫珂耶男向楚离集中砸去。

不打吧,受伤的肯定是自己,打吧,,全是无辜的居民

“楚离,我的孩子跟着符咒的韵律绕过他们。”

黑袍上面的刺纹纷纷活了过来,绯紫色古老符咒随着黑袍于风中的飞舞而跳动,韵律从深远而玄奥的高空而来,单调而悠长或气势磅礴。随着不同音韵的高低音从黑袍表面闪划而出,楚离极快的身形从密密麻麻的弹丸人球中穿插而过。

“楚离,你不要脸你耍赖你不接招。”

“老魔头你更不要脸,我就不相信这整个东海市就没有一个可以让我挟持以做人质的人。来制服你?”莫珂耶男眼中诡谲不为人觉的闪现而过。

“你到底想干什么?”楚离听莫珂耶男这么一说,心中急切起来,封氏园林离警局并不太远,如果这样的话。林辉,完了。这件黑袍子到底有什么作用,难道就是会唱古老的符咒音韵吗?如果是这样的话,还不如劳子出招算了,这些人如果不死更必会导致更多的人丧生。

《天魔录》第七重虐血障。楚离催动内心雄厚的源力,以阴昧之源撞星邪之暗。楚离眼角毕现紫红整个眼底赤红一片,双肩一抖,几许近前的人弹统统爆炸,骨肉碎飞唯有血液…….楚离迅速从紫色云朵中出身,周围雨云与血液互吸形成一个圆形透明屏障。

“虐血障 嘿嘿小屁孩子你终于熬不住了。”数十个莫珂耶男从不同位置向楚离射去。还未近前,虐血障剧烈爆开,刺鼻的腥味在空气中流溢,每一滴血或血块带着呼啸的尖叫声迎着数十个莫珂耶男飞射过去。

莫珂耶男在空中的身形或摇曳生姿或雄伟沉着。血液对他们丝毫起不了任何作用。楚离这才明白为什么这件黑袍无招,因为此人—莫珂耶男根本就诡邪之极不是招数能够控制,白白死了这么多无辜的人弹…..

楚离从流云中凝气化剑刺向这些莫珂耶男。空气中的雨云大部分被多个莫珂耶男吸收力量变得强大。出手更加凌厉。楚离飞起一脚踢在其中一个头上感觉像是踢在石头上面。挨了楚离这一脚从他身上掉落了一层渣子落在地面,楚离一看,明白了这些东西就是莫珂耶男从园林中找出。所谓尘花,就是他们。楚离往下一看。

被射中的人弹滚落在地变为异相,抽搐翻滚。有落入水中的几个人弹在河中弹了几下后,恢复人形,痴呆恐怖的看着这局面。楚离突然恍悟过来。尘花掘人阵。便是人自土中而取,吸植物液而变成某种植物特征,无限增强其韧性,力量性。比如灯笼草,人被摄入阵中吸它汁液即变成人弹。落入地上无救,掉入水中获生。

而未被血液射中的人弹则落地后复弹跳向楚离暴射而击。楚离心中算计出,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以迅猛之力脱离他们的围攻,以暴射的源力震向这群人弹纷纷掉入河中。果不出所以然,随着这些居民的恢复。数十个莫珂耶男实力大减,更有数者从空中跌落。

变成人弹的居民与这些莫珂耶男在阵中会形成连锁反应,有互生互补的作用。

“小杂种,你很聪明,真恨了这儿为什么会有条河,即使你破其奥妙也斗不过老夫。看看老夫手里抓住的是什么?”

“楚离,救我”林辉凄凉而恐怖的向楚离求救,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让他恐怖到肝胆几乎俱裂的地步。

林辉执行任务带着大队从警局赶过来,还有火警部队以为是出了天灾。异人族王莫珂耶男享以万年长寿对窥破人心思这点早也不在话下。最初以尘花掘人法阵之初境就是要激起楚离在看见众人不断从炸裂开的沟壑中被摄入阵中,以方便破断他的心思里担心谁。当楚离想到林辉时,莫珂耶男就从他思维中剖析出关于林辉的一切。

“楚离,我不想死还有我的兄弟们,救救 我们…”林辉喊的悲戚。楚离这时候才知道是自己沉不住气上了莫珂耶男的当。岂知已晚。大舅子就在这老不死的手上。

莫珂耶男站在亭顶端对楚离喊到:“小王八蛋,我们的帐以后再算,这个是你大舅子,人质,你替我将《茫海修亦》找来,我便放了这个小崽子,他对我也没用。脸也不是很漂亮,我不喜欢。”

看着楚离被气得脸紫番白,莫珂耶男笑着说:“不就是沉不住气吗?以后改掉这个坏毛病不就行了吗?看你。其实你的脸长的可以,只可惜你是楚离,还是魔教弟子。你放心我不会带他走。我不是说了吗?长的又不漂亮,带着还是个累赘。”说完,还没等楚离反应过来,反应过来也没用来不及救助。

莫珂耶男当胸一掌拍在林辉胸口。

林辉以为必死无疑,可是根本不觉得痛,莫珂耶男冲林辉娇娆的笑了笑,手上一用力。林辉的上衣被撕开了。整个胸腔皮肤变成黑色而透明。就像崩的皮很薄的黑气球。内脏一目了然。

“楚离,接住。”莫珂耶男大喊一声,将林辉抛向楚离。

“听着,四天之内我必须要见到《茫海修亦》否则这小子就变得跟我一样。”莫珂耶男的一句话惊得林辉脸都变形了。哭都不知道掉眼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