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81章 红姐吓破胆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一群女人包围在红姐身边,颤抖着身体为她挡灾。张着惊恐的眼睛,眼底是迈向死亡的冷灰。红姐则紧闭双眼嘴角机械的抽搐使得大半个圆脸不受表情支配。

只一眼,这定神的一眼从桌面下面的空隙,红姐看见这些彪形汉的身体被重压在宽大的花岗岩地板里。这都是真正的从大山里直接采取的花岗岩,在少年面前像豆腐一样不堪一击,可见他不是一般人。

整个房间内除了桌面下的男人虚弱低微的吭叫,所有的声音都成了原始音,呼吸的气流在恐惧的摄持下毫无声息。

“看着我”音量不大也很轻,像空气层里的自然风,可内威却抨击着房间内所有人的心灵。

红姐肥躯一颤,她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人,此刻她知道自己惹了不该惹的人,她闭着双眼却依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死亡气息,微睁的双眼看见这个俊美杀气肆瀑的少年。此时,这个俊美少年不再是她盘里的好菜,梦想枕前的温柔郎。此时的楚离对她而言更象是尊死神,一尊让她们连呼救都忘记的死神。

“不,不要”那个气凸肚女人突然跑出来张开双臂对着楚离喊。此时在衣著的修饰下,掩盖她的缺陷,整体看着还不错。她同她们一们害怕的浑身发抖。不一样的是她还能不知死活的跑出来,让眼前这尊死神,听她的,‘不要’。

冰冷面容的楚离右面颊舒开一层不易察觉的蔑笑,她在干吗?在危机之中显示自己对老鸨主子的忠诚吗?与其在这儿挡住,告诉自己不要。不如跳起脚跟来呼救。

一阵风朝她吹来,她没看清楚离是怎么来到自己面前,反正就是一阵风,他就来了:“不要什么?”他问的很温柔,就像情人对自己的爱人可眼底的刮寒却审视着女人从头到脚。

“为了他们,你也不要杀了他们,他们都是学生,扯进杀人案学校是会拒绝他们的.”女人惊恐祈求的眼神里参杂着一丝冷静及言语让楚离微微一愣。

“这么多他们,你说的是那个他们”想用关心我兄弟这一招,让劳子对她们大发善心?楚离冷然的嘴角扯出戏谑的笑意。眼中的鄙视像一把寒刀直插女人的心脏。

“想救他们吗?你有能力吗?他们和你这些女人,你觉得死谁?”

这不是问的扯淡吗?楚离肯定她会缩回去不再出来放屁。

“死我”

她低着头胆怯的眼神停留在楚离的胸前,好像在想什么。再次抬起头来,眼神变得尤为镇定却被一层浓郁的悲伤包裹。

“有意思”

刚刚还卖弄风情的妓女却为了这些人渣葬另可送自己的性命。楚离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

“对对,杀她杀她”肥女人和众位女人回过味来,纷纷指着让楚离杀了这个女人,已保全自己的狗命。

“他们让我杀了你,你觉得怎么样?”楚离轻浮的问话双眼不曾离开女人的眼眸,清楚的看到她听见同行们说要自己杀死她时,身体猛烈的颤抖。

女人扭过头,背转身两颗浑浊的大泪珠溢出眼外。没有言语,而表情却变得犹如出尘了世般静默。

“有故事的女人”伸出手把她拉向一边。冲着这堆脏女人大喝一声:“滚到一边去。”楚离挥手一扬,桌面从地上飞起砸到水蓝色墙面上。门面包括经理在内的五个男人筋骨寸断痛苦而惊恐的看着楚离。

“把他们扶起来,忤在那儿不动,还要老子动手”当八个女人去扶这几个男人时,红姐身边再无遮挡,此时的她如置身黑夜里的荒野,当楚离的眼光再一次移向她时。嘘………..地上湿了一片。黄豆大的汗珠从她那粉抹烟妆的脸上渗出滴下

无法形容这对眼光,冷 来自九幽寒狱,毒 来自魔心地蛊 狠 来自赶尽杀绝 阴 来自暗昧蛛葬。刻骨铭心的厌恶。

嗯~•~红姐自咽喉发出一声听似嗯的声音后,从嘴角流出一股血黄之物。本来就黑的皮肤变得黄似腊肉。

她被活活吓死了,吓破了胆汁流外溢,救急不力而亡。

出了酒店,竟然没有一个人出来阻拦。楚离拉着女人的手松开。

“我不杀你,你还想继续卖吗?”

楚离的话让女人低下头无语。谁想卖如果不是为了不成器的弟弟,自己现在说不定也是家庭妇女。

“去万乐朝歌夜总会,拿着这个去找那里的经理,告诉他,是我介绍你去的,那儿比这儿好层次高档”楚离手中多了两张名片。“要么就去这个服装店,我会跟她吱一声。这是钱,拿着去医院妇科好好检查,有病治好了再去”

“早知道玩的这么不高兴,不如去你舅舅那儿玩”

大泰兴奋的说:“早知道你能打,没想到这么能打,你说警察会找你吗?”

楚离随手招来几辆的士,刚钻进去又伸出来头:“告诉他,是楚离介绍你去的。”楚离看着一脸惘然的女人。“你识字吗?记住是楚霸王的楚,离殃的离”

“她知道什么是离殃?记住了是离别的离”胖子推开楚离,自己扒到车窗前伸手向路边的女人高喊。

夜暮下,东海市三个赌窑之一的封寸金财馆里,烟雾笼织,喊声如雷,楼上楼下人头攒动,吆喝着一浪高过一浪。从东垭口方向驶过来一辆黑色轿车,几乎是‘滚’下来一人,来不及察看有没有受伤。哭丧着脸直奔四楼经理室。

“滚出去,重新敲门进来”经理室内刺目的金黄墙漆,金黄色的办公桌,沙发,坐垫。地毯。一切都是金黄色,以至于屋内的金黄着装的男人一时间还没被人认出来。

来人并没有依照男人的怒吼,滚出去重新敲门,而是胆颤心怯用哭嚎的声音说:“蝎哥,红姐死了”

“什么?”

电脑后闪起一片金黄,一个腰圆肩阔身高一米八的男人从办公桌后站起,身穿套金黄色西装。头两侧剃成青皮,中间从额前至后染成金黄,后面一撮烫得像小卷龙卷风微微翘起。脸色面容悲戚中带有震惊。

“怎么死的?死在哪儿?是那头驴糕子把她搞死的?”两道浓眉深处复杂的眼神悲痛之余又好似有一种解脱。

来人抹着额头的冷汗,不敢看面前这位被称位蝎哥的老大。金蝎子。低着头继续说:“回老大,红姐不是被人做死的而是被人吓死的,医生说吓破胆,救治过晚而亡”

“什么?”金蝎子低着头看着手下,不肯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你说我妹是被吓死的?怎么回事祥细说。赵墩子呢?人呢?”

“报告大哥,红姐真是被吓死的,而且是被一个英俊少年吓死的,具体情况我不在场也不清楚,至于赵经理和彪子四人全废了。现在都躺在医院,知道情况安好的就是那九个女人,只剩下八个,夜香被那个英俊少年带走了。我们进去的时候房间里乱七八糟。红姐口吐鲜血胆汁的爬在地上,我们就马上将他们送进医院”来人说一句小心翼翼抬起头来看面前的老大一眼。看着金蝎抬脚,哆嗦着退到门面。紧跟着金蝎回到酒店。

八个女人哆嗦着身体齐排排站好。讲述着事情的经过。接着又去桃源厅芬茗间。刚走到走廊,金蝎就停下脚步。他看见自芬茗间门内花岗岩地板上面向外延伸的裂痕。越往前走裂痕越宽。没几步远远看见门内厚实的的花岗岩地板并非是他想像的四分五裂,而是凹下去几个人身形。

这是要怎么样高深功力才能够做到。仅仅是靠一个桌面压下去的力度简直天地之隔,而人受重伤未要命,桌面也没见分毫,巨大的原石花岗岩却像泥膜一样。

面对此情此景,金蝎回过神来时,已觉得汗湿衣装。虽然现实告诉他这个仇十有八九报不了啦。但是还必需调查一下这个年轻人的来历,东海市什么时候出现一位如此高深莫测的人。


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3): Error writing file '/tmp/MYWLHisQ' (Errcode: 28 -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yafsqx.com/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2033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