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90章 他.女学生式发型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刚走过回廊一半,从回廊尽头房间里出来的雅嫂,看见楚离并朝他走过来。

“离少爷,先生身体不好,你一会儿进去跟他说什么,就听着千万跟跟他较劲啊!”雅嫂是高天虎住乡下时同村的一个寡妇。丈夫去世很久,经常受人欺负,高天虎就让她伺候明珠,同里同乡吗?图个亲近。二十多年来一直照顾着高家父子,感情非常好。

“舅舅病了?怎么才告诉我?”急火火的才走两步又回过头来问:“他要跟我说什么?”

“说什么都别倔嘴,听着照做就好”雅嫂担忧的面目表情让楚离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情。

“好吧”舅舅要跟我说什么?只要不与姑姑相关,我都答应。

暖气开的很足,房间内有二十七八度的温度,这楚离更加奇怪,舅平时不怕冷,怎么开这么高,小桌上水仙开的正盛。亭亭玉立在青瓷蓝花盆里,铺着一层细沙鹅卵石,与天蓝镂空蕾丝桌布配在一起非常好看。旁边还有一对可爱的小娃娃,怎么有点面熟。好像是姑姑店里的那对招宝娃娃。

“舅,你病了,脸色真难看,让小寒过来给你治。她…….”楚离一脸的兴奋想着刚才,没想到小寒的家底还挺深。深藏不露呀。

高天虎靠在床头朝他摆摆手。胡子拉碴头发也是乱蓬蓬样子有些颓废。一条腿在被子外面一条腿在被子里面。深蓝的波点睡衣衬着皮肤暗淡无光。

“别多事了,我有话跟你说。坐在这儿。跟你说,别没听完就蹦起来哈”高天虎似乎不太放心他,事先跟他讲明白。让他稳重点听,这小家伙越来越浮燥了。凡事都沉不住气。跟刚认识他时很不一样。

“你那天请同学们吃饭是吧?”

看着舅舅严肃的双眼,楚离马上明白过来。

“林辉那边我已经说好了,不会有事的,舅,你有病这件事就别操心了”谁他妈这么多嘴,警局那边不是没追查吗?这几天也没看舅舅接见什么人?难道是夜香跟表哥说的?那也不对我拉出夜香时,她应该不知道那个肥女人死了。

难道是他们酒店调查出来我是高天虎的外甥?

楚离想到这儿,眉头挑起:“他们找上门了?是他们先挑事,我没办法才揍了他们,又没死”这事在道上不过是搅场子的事,没什么大不了。以舅舅的势力很容易搞定他们。

楚离心里想着,脸上就显露出一副漠不关心,吊儿郎当的德性。

“红儿也是道上有名望的人,虽说找不出证据来证明她的死亡跟你有直接关系,但是你…要去红儿葬礼上给她上三柱香,赔个礼.”

“靠!舅,我没听错吧,就那个**,还要我去给她上三柱香?还赔礼?就她那点名望也不知道是睡了多少男人睡出来的。你知道夜香吧?就是我在那儿发现并救回来的”

高天虎一听楚离扯到夜香,白了他一眼,小屁孩子嘴巴就是不牢实。

要哥给一个**敬香还赔礼,呸!以后还要不要哥做人了,这世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真不知道舅是怎么想的?是不是烧糊涂了。

“我跟她家人说过了,你必需得去,这事就这样定下来了”

“我要是不去呢”楚离从床沿站起身来,默然冷寂的脸上挂着不可商量。

一阵风从未关紧的窗缝里吹了进来。凉凉的寒意消弥在屋子的暖气里,一种血的味道萦绕楚离鼻端。楚离敏感的嗅了嗅。四处看了看确定这股血腥在屋子里,再次回头仔细看着高天虎脸色略显腊黄。

从蓬乱的头发间射出两道精芒,凌厉而威赫不允拒绝。

楚离低下头在继而吹进的风里寻找血腥来源。被子里面。舅舅的脸色明显失血过多。楚离刚把手伸近被褥。

“住手,明天早上你和我一起去给红儿上香。出去”

楚离走出卧室从门缝里看见高天虎藏在被子里的那条腿吃痛的蠕动了下,身体慢慢下滑。全身用力差不多都集中的另一条腿上面。

“魔尊请您将所看见的传递给我”

楚离关上房门,站在回廊将意念传给心中的那颗原始魔尊之眼。楚离心中那颗魔眼慢慢浮凸出心脉之间,赤紫的瞳仁从散发在风中的血腥中分析出时间,地点,人物,面相,事件发生过程。楚离清楚看见金蝎子,封氏三兄弟及莫相仞还有舅舅前两天在‘菋之园’所发生的一切。

“原来是这么回事,原来舅舅是考虑到姑姑和美玦她们的安全。三刀六洞,舅舅自愿。玛的,那个**死一千次都不为过,何况还不是老子亲手宰的。凭什么去受那三刀六洞,这笔仇老子非讨回来不可。不就是认出劳子了吗?嘿嘿…..”楚离的嘴角划出一泓轻蔑的虐笑。

东海市,傅岭氏大道二十七号封氏园林里,假山临湖萱雨亭内两个老头对弈畅然,另一个老头隔着对岸的绿梅林里踱着八字步,走一步晃晃甚是怡然。哼着戏曲挑逗着笼子里的红嘴翠鹦鹉。

“二哥,大嫂在东玄请我们过去养老,你到底去还是不去?其实我也舍不得这园子,毕竟住了几十年”

“什么养老?你现在没老吗/?这就是在养老,还怎么养才叫养老。我是不想去”封平安一下吃掉三弟两个棋子,高兴的眉开眼笑。却不料杀机就在眼前。

“二哥,你还记得金蝎子给我们看的那些照片吗?我总觉得上次让高天虎挨了三刀六洞,他的人品我相信,可是我不相信楚离那小子,毕竟不是同道中人不了解,而且这小家伙出手狠辣,况且从照片上看来,他这功夫在道上这数百年都不曾有谁拥有这种高强的武功,你也是知道的大多普通道上的兄弟都是江湖打法,很少有见章程正规武功的,金蝎子与高天虎各算一个”

“老三,你什么意思?是不是怕这小子背着高天虎找我们寻仇?哟,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有点后怕。我们这都六七十岁了,可不能死在这小子手上,再说高天虎也应该能管得了他吧,可不能因为他而坏了江湖道上的规矩”

“啊!”一声惨烈的叫声从对岸传来,打断了封氏二兄弟的谈话。俩人刚站起身来,就看见大哥封平泰横着身体从河对岸飞过来。

“接住大哥”

二人同时反应过来,江湖中人对于突如袭来的事情反应是相当快捷,不同于普通人。气贯丹田,吼声如雷。封氏三兄弟都是修练几十年的硬气墨斗功,才一发功,大哥就头朝他们横着身体倒过来。其冲贯力带着他们三个撞向石桌飞出亭外,这才稳住身体。

不言而喻敢在封氏花园放彪的人,功夫又这么高能振飞封平泰的人只有一个,楚离

“三个老家伙功夫不错呀。”声音非男非女。而且带着绵绵情音,听着有种让人内心作呕的感觉。

封氏三兄弟稳住脚步,抬起头朝说话的方向一看。一个年约二十五六的男人,留着女学生的那种齐耳短发,长得眉清目秀,但是身材却很伟岸。雪白的衬衫一条石磨蓝牛仔,脚蹬一双大码皮鞋。

“这是楚离?”

“不太像,高天虎会让他外甥这个德性?”

“你是谁?为什么武闯私宅?”封平祥略通医术粗略的检查了一个大哥各个方面还没有什么问题,真是奇了,这河边有二十多丈,能把大哥给振飞而且身体还无大恙的人,在这江湖上怎么没有耳闻呢?看这个东西也不像是良家子弟,一看就是个歪邪之徒。什么来头。

“真是太没有意思了,你们怎么不大叫呀,啊!啊!像我这样大叫,这样喊救命,救命呀救命呀,快来救救我们。我们快要死了,哼~嗯~这样才有意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