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89章 光明修复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她居然睡在小赐哥哥的床上,那不是人类夫妻,女孩子嫁给男生才可以睡在对方的睡上面吗?”桔黄色被单下缩倦着一个小小的身体,像只受惊的小猫将被子紧紧卷在自己身上,甚至把头也深深的埋进去。高云赐轻声体贴的呼唤着她的名字。也未见她愿意将头伸出来。

小寒端着一盆洗脸水走进高云赐的房间,心里酸溜溜的想很是嫉妒转而又愤愤不平。

“小赐哥我……..呃!”小寒的眼睛被床上女人的面容惊傻了,这还是人的脸吗?紫肿的脸将五官挤的变形,一条条鞭印留在上面看上去让人惊心动魄。“这这…..这她….她”

“不要吵她,医生刚刚来过”高云赐的脸色非常不忍眼前的女人虽然已经不爱,却有着难解的温馨情结。只是半个夜晚人就成这样了,要是晚些还不就死了吗?

小寒将水放置在桌子上面:“我来帮她擦洗吧,小赐哥”

“小寒,你不要怪我把她放在我床上。在这个家里她心里唯一感到安全的人就是我了。所以这段时间我……”

“小赐哥,我明白我没那么小气”她不就是受伤了吗?你又不是医生放在你床上就会好?明明就是看她可怜,想跟她叙叙旧以开解她内心的苦痛。我有那么小气吗?她好了就要把这张床换一换。

小寒心里嘀咕着,双手从温水中拎出热毛巾拧干,向床边走去。

“不对吧,这怎么有一股坏腐的味道,难道是伤的厉害糜烂了这么快?”小寒皱皱鼻子轻轻的擦拭夜香的脸,好吓人啊!那个王八蛋也不知道主人把他收拾死了没?

热毛巾顺着夜香的颈脖往下,可是夜香死死的拽住衣服不让小寒给自己擦身体,伤主的泪水浸湿枕巾喃喃着几声蚊蚁般的声音:“不要,我脏,脏,不要”小寒开始没听明白。掀开被子一股糜烂味扑鼻而来,甚是难闻。小寒感到胃里一股酸腐味往上涌。赶紧捂住嘴巴跑进洗手间。她到底怎么了。

我要好好看看,她到底是怎么了?这是病吗?

小寒站在床前悲伤的看着夜香整个女性生殖器官都面临糜烂,感染了很多病。怪不得小赐不让她去医院而是请专家来家里看,原来是不愿意让她面对那些人嫌弃的眼神。她如果病好了,小赐哥会不会让她去别的房间睡。好吧!为了小赐哥内心的难受,我就耗废一些能量吧。

“你真的能有把握把香姐的病治好?你别吹了你,什么时候你有这份能耐。”楚离端着碗米酒吃着油条。好玩的看着小寒。

“你懂屁”小寒背转身子对着楚离,直面看着小赐。怎么说呢?要怎么说呢?好像不大好说出口。说我治好了夜香,让主人另外给她买套房子,让她搬出去住?小赐哥心里对夜香的牵挂爱护就跟对主人是一样的,只是更柔软些。小寒啊小寒你可以容忍小赐哥对主人这种兄弟情,为什么就不能包容小赐哥对夜香姐的弟姐情呢。

看着小寒面色犹豫吞吞吐吐

“小寒,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高云赐低下头睁着眼睛询问小寒,看她眼中的意思表达。“说呀,什么事。是不是治夜香有难度?怕她受不了痛?”

坏小赐,臭小赐你心里只有夜香吗?还怕她受不了痛?还满眼的哀怜,都不想我要耗费多少能量,要多长时间补回来。讨厌。哎!算了还是不说的好,省得他嫌我小气,心里乱想我小心眼。

“没有啦,她肯定受得了,不痛的,没事。如果行的话,现在就可以了,正好现在是清晨万物苏醒之际”

“说的跟真的一样啊!小寒你…….”

“不要以为你是我主人,我就不敢打你。不知道人家心里难受吗?叫你个二百五把她救回来,是要你把她放在小赐哥床上吗?笨猪”小寒猛扑上去,两只小手一下捏住楚离的双唇,目光嗔怨对着他耳朵一阵小声痛骂。“不许说话,要不信就跟过来看,看我多能耐”

“哎哟,醋坛子打翻了”楚离喝完米酒,扔下油条跟着上楼,不料衣领子却被人揪住:“她真的吃醋,她跟你说什么?”

“自己问她,扯我领子干吗?新买的衣服很贵,去,你能耐呀,能搞两个女人”

楚离对着前面气轰轰向前走的小寒,高声喊了一嗓子。果然,小寒听见回过头那脸色胀得通红,目光里隐含泪点。

楚离的肩膀撞了撞高云赐:“看见没,傻表哥”大拇指冲小赐一竖:“能耐呀”

“呯!”关门声惊天动地。楚离三两步就跨上去。眼前让他惊呆了。

从小寒身上向往喷出无数个金色光环,将夜香紧紧束箍住。

‘金色的光环快从光明中来。光明的光环快从希望中来,希望的光环快从恒久中来。恒久的光环光彩飞散向我聚拢,眼前的女人翳腐于黑暗,希望于启明,启明于光明,光明于恒久’

窗外的点点光亮,明亮耀眼纷纷涌进屋内,开始像萤火虫一样团团围住夜香,慢慢这些光明点渗进夜香的身体内部。发生质的改变。她的身体慢慢变得白晰,非常白,近乎模糊的可以看见内部器官。随着光明点不断的渗入,身体肤色变得半透明。这些光明点在她受伤及病痛部分。飞来拂去就像春季花园里的大片蝴蝶。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这些光明点的颜色慢慢变的暗灰。在全部飘离夜香的身体时,楚离看见她所有的伤患全部修补完好如复,就连身体内部多年郁结的黑色素都清除干净,脸上皮肤比以前白了很多。

小寒收起冰蓝隐翅,冷着素脸:“快点滚出去,看够了吧”感觉到楚离没有滚的意思,反而还一脸的兴奋:“小寒,她的身体是不是跟脸一样白”

“白你个头啊!滚去走,你是不是要她醒来对着你的无礼又一次觉得受辱,你才要很不要脸,很不知耻的滚出去”

“其实女人吃醋是很有荣誉感的一件事情,啊!不是,对男人而言,是炫耀呵呵,尤其是对喜欢自己的男人吃醋,对男人本身而言更是一种安全感,其实男人跟你们……啊!啊!不不是是不……小寒你……你”楚离使劲的扒住门框不愿意被小寒请出去:“好痛!你咬我”

“你们男人都不是好东西,滚!”呯!

楚离对着迎面而来的小赐轻蔑的翻了个大白眼:“你不是个好东西”

“你觉得怎么样?”她长的真的还不错,很秀气的脸庞眼睛虽不算大,可是看上去很亲切,很真诚。

夜香惊异的看着眼前的女孩。扑的冒出一句:“你不是人,人是做不到这些,你…你”

“我怎么了?”小寒慢慢向夜香走近。

“你是故意让我在不完全无意识的状态下接受你的治疗,你是想让我病好之后,离开这儿….是吗?”

夜香的话让小寒无言以对,说实在话,‘光明修复’是小寒第一次使用来治疗病人,之前并不知道效果会怎么样,之所以没有让夜香在完全无意识的状态下为她修复病体,她也完全没有想过。现在听见夜香这么说。

“你不怕我吗?”

“不怕,历经人的险恶肚肠我都能一路走来,怕你干什么?谢谢你为我治病,我想我应该走了”说完,夜香穿好衣服,刚走到小寒身边。小寒突然拉住她:“算了,你不要走,你出去没有依靠,小赐哥又要担心你,与其让他将一半牵挂的心放在你身上,不如你就在眼前”小寒咬着下嘴唇打开房门。

“小寒,你怎么了,身上有点热”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从认识小寒至现在她身上总是清清凉凉。

“我没事,你去看看她吧,对了,那床不能再用了,她的病是治好了,可是床上感染的病菌没有消除”

“宋妈”雷霆炸响。所有的人都从房间里走出来,张着茫然的眼睛四处一阵搜索,啥也没有,然后齐聚在楚离身上。

“啊!你们都出来了呀,我是让宋妈去收拾床,呵呵…..姑姑,舅舅呢,为什么从前天晚上到现在他都不出来”看着把所有的人都吓出来了,却少了舅舅,楚离关切的问人也穿过回廊走去舅舅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