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79章 魔障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傻瓜,你仔细看看我是谁?”楚离同她一样坐在地上,抚起她的小脸对着自己。

“楚离?”南风音姒恍恍惚惚看到一张让她想起来就心惊胆跳的俊脸。

月光朦胧,二人脸脸面对。音姒的眼神还不差擦干眼泪仔细的看着眼前的‘大叔’。不信任的看着楚离这张令她好生气的脸。此刻变得如亲人一样亲切。猛的抱住楚离,双手在这张脸上又摸又掐外带揪几乎要将所以眼睛不能肯定的意识全部用手的触感来确定。

“真的是我,摸够了没有”刚刚被她撞到肚子疼,现在又在脸上一通乱抓,随即鼻涕眼泪像找到了久违的容器,七孔倾流粘的脸上浓清湿糊。

“你背我,我走不动了。啊~不,还是我自己走吧。”音姒想起楚离不喜欢自己,还尽欺负她。他能找到自己并且带自己回去就阿弥了。他是绝然不会好心到背自己走这么长山路的。

“来,爬上来。”楚离背对着音姒。音姒没想到他还真答应了一阵喜又一阵害羞。

“你真的愿意背我?不会摔我吧!我真的好可怜经不起摔了”爬在楚离背上的南风音姒还是有些担心。

楚离看着可怜巴巴的南风音姒,想着找到她要好好教训她,这回见她吃了一通苦头,还是拦在黄泉路上把你抱回来。

“知道错了,以后不许乱跑。”伸出双手把她背上扶高点来。

“算了,还是坐着等到天亮吧,她们会找来的,你背着我路也不好走。”爬在他的背上真舒服累了更厉害了,好想睡觉,可是想着楚离在这大山坑坑里,路是不好走,方向也不好辩所以,还是蛮通情达理的要求下来。

“傻妞知道替别人着想了,是怕路不好走连累了你摔几回是吧?”迎着月亮,楚离的双眼像星得一样亮晶晶满满的戏谑与怜爱。

音姒觉得头好晕,身体好冷,心里抗拒着可是手还是不由自主的抓向楚离,头往他怀里钻。楚离一把将她抱在怀里:“冷,是吧,好吧我就大发慈悲抱着你回去吧。经过这一次要学乖点啊!”

公寓里午夜两点,南风音姒发着高烧被楚离抱回来,放在床上难受的一夜胡话。

教育大楼校主任办公室内。宽大的办公桌后坐着一个宽脸阔额,深度眼镜的中年男人。听着楚离的报告,当听到蛇群围攻时,脸上显现出恐怖得不可思议的表情,心里想着另外六个合谋计算南风音姒的女孩应该受到怎样的处罚。

距离高考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整个高四的学生都没有心思再东窜西逛,巨大的压力使他们整天忙于复习。

楚离揉揉惺松的双眼,拿起水杯走出教室准备去冲杯牛奶。刚走到教室门口毫无防备的被门撞到面门,随即冲进来一个人。请假两个月的胖子回来了。

“没事吧,哥们!傻子一样忤在门后面”胖子肥大的身体推向楚离。“外面真冷呵,看你刚刚像睡醒一个,我可就惨了一个星期差不多只能睡上一个好觉。不像你小子天资聪明上课还能睡”说着翻开大书包从里面掏出保温杯塞在楚离怀里:“给我也冲一杯”也许是外面的冷风刮进来的原因,同时时间好多同学都抬起头来,浮肿的面颜,熊猫眼。纷纷叫嚷着让楚离代劳。咖啡,绿茶。

“我一下哪有这么多手,开水室又不远你们自己去”虽说楚离平时是个乐意向善,对同学尤其是对女同学关怀备至的人,可是今天面对着二十多个保温杯。除非他现在变成千手观音。

“没时间……..”面对十几双肯求的眼神。没办法,谁让我是这学校最善良的人呢。就多跑几趟吧。

刚坐下来,胖子就扒拉着身子,硕大的肥脸压在课桌上面:“开水哥,你也看到了,我们多么艰难,用你的神功帮我们以后每天的饭食开水都由你代劳了好不好”

“你丫放屁,当劳子是勤杂工呢”还有一个整月,多慢啊!下个月的今天就解困厄了。楚离不再理他的纠缠,撑着下巴看着窗外北风呼啸,阴云密布。此时心都飞到林瑾那儿去了。

京城,冬日的阳光散着暖,无风的冬日在北方很少见。林夫人提着编花竹蓝走到复式房,迈着优雅的步子走进镂空阳光亭,这是一间半圆型顶上镶着整块玻璃,四壁镂空花形的小花亭。三櫈一几。

蔓绿色羽绒服狐毛领子紧而柔的箍住纤细雪白的颈脖。虽然五十岁的林夫人皮肤保养的很好没有皱纹,只是眼角有些细纹,不笑还看不出来。乌黑的头发束成三条麻花辫高盘头顶,两颗红色珍珠镂空绕成小兔图案让她安祥的脸上添了几分活泼,下著一条默灰厚织裙。脚蹬一双兔毛短靴。

晒着太阳,从编花小蓝里取毛线这是她给家里织坐垫,没事在家养花鱼,编织刺绣。今天的林夫人在安祥的神态中隐隐露出几分思郁。想着昨晚跟女儿的谈话。

“妈妈,如果没有楚离,女儿现在恐怕早已不在人世,女儿对他的爱不是报恩而是真的爱上他了,他是个值得托付终生的男….人”林瑾在最后两字上的定义最终把楚离定成男人而不是男孩。

“瑾儿,这事怎么没听你说过,你哥也没谈过,他真的为了救你而被刀捅破心脏?绝对不可能,一个人的心脏如果被刺是绝对活不了的。医生真是这么说的?”林夫人从女儿的房间里出后,第一件事就是打通了东海医院心脏科医生电话。对方的回答让她感到震惊,事实真如女儿所说一样。楚离是个特殊体质的人。

一个小男孩子为了救女儿而勇斗歹徒,死而复生爱上女儿,窥破老师诱骗女学生的奸计,发起募捐被黑社会围殴。一人勇斗数十名歹徒。啊!不对,差距太大。打两三个匪徒就被刺穿心脏?打几十名黑社会怎么会毫发无损?还能跟林辉一起清除警界败类。这前后差距也太大了。根本不像同一个人。

做为女人而言能嫁给一个愿意为拼命的男人当然是很值得。想起女儿的前任男友,简直就是窝囊废。

可是做为一个高中生而言,尤其是男孩子还正是塑造期,而女儿已是熟女,这等于是将一只新鲜的樱桃放置在一只漂泊在水面的容器里。而女儿却是铁了铁了心的要跟他。连苏家的美玦那丫头都为了他而离家出走,与家庭脱离关系。难怪上次在见到苏氏夫妇时,他们的脸色那么难看。

哎!…..想着女儿即将要跟几个女人同争一个男人。林夫人的心像被钉子钉一样的难受。晚上一定要和丈夫好好商量女儿的婚事,如果不同的话,强制让女儿出国,她会恨我们吗?

林羽书回到家里脸色很不好看,可以说从没见过他如今天这样。

“怎么啦?发生什么事了吗?”林夫人放下手里的花草奔到丈夫身边。关心的双眸凝聚着雾晶状的星星。

林羽书恨恨的叹了口气,揽住妻子的右手力度增强,这让林夫人感觉到丈夫内心在做艰难的决定。

“不要这样,书,有什么事情我们一同承担,告诉我,不要隐瞒我”林夫人将丈夫拉到沙发上坐下来。

“我们的儿子是个混蛋。女儿是个糊涂蛋,那个楚离根本就是个魔障。他们不能在一起”两条浓眉烦恼的拧成一条麻绳在额间。

林羽书看着一头雾水的妻子。喝了口茶这才慢慢说出原因来。

“今天我刚从公司出来,就碰到浮华清她来找我,告诉我一些…….另外一个世界的事情,真的,那个楚离有可能是来自另外一个世界。我们的女儿要受苦了。”林羽书内心煎熬着,实在是没有想到这种事情会出现在自己家里,可是不答应能行吗?浮华清是看在交情的份上才私自来找自己,如果是………..。

“你说清楚点,我不明白,什么是另外的世界”

望着妻子焦烁的双眼,林羽书突然感觉到自己不应该跟她说这么多,就算是说了,除了让她感到悲伤担心之外,什么作用也起不到。林辉那个浑蛋。

“算了,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你收拾一下去学校接瑾儿,你们搬回大哥家里住,我去找林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