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88章 指责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再度抡圆的胳膊,鞭子被人夺下的同时,拧住他手腕子。家中什么时候进来一个小白脸,而且是怎么进来的。而且速度怎么这么快,快得让自己没有产生意识。老八有些发愣。

“放开,尼玛是怎么进来,偷东西敢偷劳子老八的东西,还管劳子搞女人,你尼玛活得不耐烦了”说着粗壮的手臂往回抽却纹丝不得力。这不禁让老八愣了,咧开嘴,嘿嘿一声粗鄙的笑:“看不出你个苟日的小白脸还有点劲吗?”

未说完身子向后一躬用力却仍未挣脱,抬起右脚狠狠朝楚离脚上跺去。以为这下可以挣脱的老八,没曾想被捏的手被他反拧。身体扭曲生疼还使不上半分力。右脚更是踢在一边的自行车轮里面,卡在车轮里的脚被转动的车轮绞下一层皮来,血流不止。

痛得他还待放开喉咙哭嚎一声,声音却卡在嗓子里变成了低音。而这一切都有点让老八不可思议,自行车的轮子并不宽,自己的脚明明是朝着这小子跺过去,怎么就卡进车轮了呢?更奇怪的是这车子明明是上了锁,怎么会迅速转动起来。这回才让这个酒老八不得不仔细看眼前这个小白脸。看看车子明明是上了锁,可是脚痛流血又告诉他不是错觉

一米八二以上的身高,晰白的皮肤比平常女孩更娇嫩。尤其是对闪光的大眼睛,睫毛卷长而翘更显几分童稚。面色冷清没有表情。眼睛荡漾着尽是戏谑的波纹。这神情就像一只吃饱了猫咪抓着一只耗子逗着玩。

“怎么看你都还是个学生哦,”看着这个还是学生娃的小崽子戏弄自己像玩老鼠。老八心里一股气上来又多加了几分力,这回非但没把手挣脱,而且还觉得手腕吃痛得半边身体无力,“你特妈的到底是谁?劳子也是道上有名的人物,今天你个苟日的要是惹了劳子,劳子保证要你看不见明天的太阳。信不信只要劳子一个电话,你身上就要破几十个洞”

老八一面说着大话,吹着牛皮恐吓人。一面拼命挣扎额头上的汗珠滴滴下落。

“跪下”

“老子不跪”老八只觉一股重力向他半边身体压下,左腿吃不住力不由自住的要下跪。这事要是传到道上,劳子以后还有么脸在道上混,给一个小杂种下跪。老子爬下来。

小白脸微眯着双眼。蔑视的看着脚下这堆长满黑毛的臭肉。以及这屋内的浑浊气味不由的皱皱眉头。朝着老八半爬半跪的肉臀上面狠狠的一脚。只听‘嗤溜’一声。流下一趟阿拉伯数字一。的痕迹。整个人像溜冰一样头朝墙边一堆啤酒瓶上冲过去。

一人高的啤酒瓶底部受冲全部哗啦!一声全砸下来。

老八从地上爬起来头上伤了好几处,血顺着鼻子,耳朵流下来。淹没在他那多毛肥状的身体里并不见得很多悲惨。反而看着很滑稽。配上他的表情,疑惑,愤怒,受辱,甚至还有几分胆怯。

真的是夜香,当楚离拨开跪在地上的女人的头发时。一张原本还算秀气的小脸居然…..半个夜晚不见,变得如此惨不忍睹,楚离一时真不知道应该用什么形容词,不好意思看她,低着头只觉得真的很后悔不该让她滚蛋。她本来就是受害者,其实也不是自己嫌弃她脏,只是家里有女眷,是怕传给她们。

楚离对着此时根本就精神恍惚的夜香好一阵赔礼道歉。说了半天才看出来夜香的眼神根本就不转悠。。赶紧把她放在床上。探了探她的脉气,点了她的几处穴道使她不在流血。

回过头来才待要发作。只见这个不知死为何物的老八,冲着自己嘿嘿一笑:“小兄弟喜欢这个女人,哥送给你,哥……”

一丝枭诡闪出楚离的眼神。

还没见面前的小白脸是怎么出腿的就感觉到自己的头如同爆裂般疼痛,随着惯力的劲风,他的身体猛地往后倒。硕大的脑袋像颗被镶进墙洞里的椰子果,不过流出的是血色果浆,散发出热热的腥气很快就融入在这酒味,香烟味,汗臭味的房间里。

此时的老八不再滑稽,流出的血色果浆糊住了他的脑袋,眼睛,鼻孔。样子有些怕人。肥肉厚实的脖子也断了,此时除了发出‘吭,哼哼’之外什么也发不出来了。不过他也算是英雄了,就这样也没跪下来,再者他也跪不了啦。四肢像跳抽筋舞一样无节奏的摆动弹跳。

“你穿什么出来的?”楚离想起夜香那件焚烧在园子里的深蓝。傻了吧叽的问她。此时的她稍微有了些意识认出了眼前的俊美少年是谁?下意识的用手推楚离,眼睛里含着屈辱有要跑的动机。身体摇摇欲坠根本不能站起来走路。

弄的楚离不得不抱住她。楚离看着她,眼睛满屋子搜她的衣服,可是失望的是别说衣服,就算是关于女人衣只片衫的零布头都没找着。

看着楚离诧异的眼神里有着:这女人没穿衣服就从家里跑出来了?又似一道无可防御的剑刺穿她的心脏。他那儿知道这些衣服都是老八这个变态削成布条煮进汤里吞下去了。她何必告诉他,除了小赐,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值得她再牵挂,就算是父母也只拿她的钱,而觉得她耻辱羞于告诉他人有这么个女儿。他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楚离舔了半天嘴唇硬没把这声姐给喊出来。

“别动,为了你,小赐哥简直要把我吞了”楚离伸手扯床单扯到一半时,就憋住呼吸,眉毛一挑将手中的床单一把扔了。“算了,穿我的衣服吧”脱下身上的大衣及毛衣给她穿在身上。

“不要想着跑啊!这次要是不带你回去,那个家也容不下我了。真的是我不对,我跟你道歉。我不是要赶你走,我的意思是你先去治病然后再回家”楚离又看到她的身体在颤抖。“好了,是我说错了,不用治病只接回家”

“我来帮你扣”楚离见她扣扣子的手哆嗦着。伸过手来帮她扣扣子,一颗清亮的大泪珠滴在楚离的手背上。楚离低下头从她分开的发间看见她的表情。

听着楚离叨叨不休,夜香的心苦涩的都死寂了。神志一直穿梭在清醒与恍惚之间,只是后来一句的最后一个字。‘家’让她早死麻木沉寂的心再次悸动。回家,这辈子她还有家吗?泪从睫毛根跌落。当楚离低下头与她的泪眼相遇。

楚离的心腾的变得柔软。突然想到千年前自己身在魔教被正道追杀时的情景再度浮现。她只是走错路而已,而我也只是投身魔教而已。她是坏人吗?想到在酒店里她挺身而出那一脸出世了尘般的寂静。而我的前世半件坏事都没做过,到头来却落得个死无完尸,魂魂魄游荡千年之苦。

“姐,我抱你回去”楚离将夜香的头往自己臂弯深处挪了挪。

一个人死并不可怕,如何死大部分可以自己抉择。可是当她无论怎么都要活着,无论以什么方式活着而去承担原本或可以撒手不管的责任时。无论她怎么活着,别人都没资格去指责她,更别说她还没有伤害别人。

这个世界上很多人都喜欢对别人的生活指手划脚,可是这些人到底幸福到什么程度有资格去指责别人。一路上楚离看着在臂弯内似睡非睡的夜香。想着自己的前生今世,是不是日子过的太舒心了,就有了轻慢自大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