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78章 竹林蛇阵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窜动声,又是窜动声。音姒从恍惚中慢慢看清这些不是鬼火是蛇,好多蛇,是蛇群呢?第一反应爬竹子。这可不像树,有树桠桠可以坐,爬上去也要费力用身体支撑。

不止一条蛇,陆续地盘转身体,这可比大树好盘旋多了。还有大批量的蛇在树下观望。

人在绝望时产生的能量也相对强烈一些。

音姒使出十二万分吃奶的力气猛的撞击这根竹子,借的力道双脚夹住竹子本身,两只手去抱另一根竹子。眼看就要接近到南风音姒的这数十条蛇。因为竹子的反弹贯性作用。它们像数十条离弦的箭一样弹离出去。分别在‘啪啪啪’数十声中从远近不等的竹身中摔落在地。

竹林下一片纷乱骚扰,蛇群内部发生骚动

“好,做得好”寂静寒冷的夜空里,突然冒出这句话来。

虽然如此清晰却没有令音姒反应过来。她以为是自己的心在说话,或是错觉。无论如何一直要坚持到天亮。看到太阳就有了希望。音姒一遍又一遍的在心里告诉自己。

蛇是很聪明也很灵性的动物,它们发现了问题的存在,马上改变成队列形式变成圆圈形,并且迅速包围了附近几处竹子,分别向上盘绕爬上,这样一来,音姒就完全没有了先机性,无论抓住附近那根竹子都是被动,而且蛇的耐力绝对比一个小姑娘强。

反正终究也是一死,能争取多长时间就争取多长时间。经过几次的交战,南风音姒已经累积了或多或少的经验。

在生命里,时间无比宝贵。南风音姒全身进入战斗状态,不敢有丝毫怠慢。就近一条竹子的蛇还没有爬上来时,她又向刚才那样贯冲过去。蛇向下雨一样纷纷从竹子上弹落出去。可是第三次的贯冲力度明显没有头两次大。再怎么说音姒也是小姑娘耐力终究比不过蛇群。可是一想到恐怖的死亡,会活活被群蛇绞死,吞食………。恐怖像夜魔一样吞噬着精神。音姒要崩溃了。

音姒想到自杀,拼命的往竹子上方爬去。爬的越高摔下来死的越快。爬到顶端,竹子细无可撑无法承受音姒的重量,抱着摇晃剧烈的竹子。音姒想到一个好办法,那就是把自己像蛇一样的弹出去,那样死的更快。

看着脚下蛇头攒动,它们也感觉到了竹子承受的底限,往上爬只能给它们带来伤亡。它们停在那里,聚集在可以承载它们的地方伸出头吐着血红的蛇信子威吓着音姒。

南风音姒的大脑里再次展现出自己躺在冰冷的停尸房里,盖着白布单,爸爸妈妈还有舅舅,所有的亲人,木依都在旁边围着她哭泣。最后所有的人都走了,只有爸爸和妈妈。为了抵抗内心的恐惧,也为了减轻此时压力。音姒大声的说着她留在这世上最后的话

“爸爸,妈妈我不能坚持到天亮,竹子马上就要断了,我要趁断之前从这里飞出去。无论落到那里,至少有一具全尸可以让舅舅和木依找到我。爸爸,妈妈我好舍不得你们,都是我不好,不听话跟别人乱打赌,乱逞能。我没有机会改掉这些坏毛病了。妈妈…….”

“傻丫头真想就这样死了吗?”声音再度响起。是个男生。

南风音姒这下肯定是个男生,不是自己在跟自己说话更不是错觉。

“是人吗?”南风音姒抱着竹子四处张望,剧烈呜咽:“我看不见你”

“我在底下,你下来就看见我了”声音很淡很轻像阵烟

南风音姒凄凉的笑着,他说他在地下,叫我下去,原来这世上真的有鬼。

望着夜空苍穹。繁星点点。“妈妈说,只要有人死了,就会有颗星星掉落,星星,流星”南风音姒嘴里念着妈妈的话,脑子里闪出一颗小星星滑落的图像。闭上眼睛两行泪珠滴进嘴角的那一刻,窈窕的身材像脱落的风筝向山谷那片茂密的树林栽下去。

“傻瓜,笨到这种程度”一道白色的闪电瞬间而逝。半空中。“哎哟!”一声痛呼。接着“砰!”的声响处。数颗树连根拨起,鸟兽惊飞逃出这片树林。草坯,石头,土壤像火焰一样飞撒高空纷纷落到附近的地方。

这里,原始森林里出现一个宽三米,深二十米的巨坑。

楚离一手抱着精神恍惚思维懵怔的南风音姒,一手拍打着身上的灰土。身体往上一纵,俩人平安的站在树林外的巨石旁。

“尼玛,这么大的贯性,痛死劳子了”楚离丢开怀中的音姒,两只手揉着肚子。

坐在山顶看星星的南风音姒,不明白自己是生是死。死了怎么还能看见这么明亮的星星,听奶奶说,死人的家是一片黑暗,还有雾。没有路,没有脚。可是南风音姒下意识的摸摸脚虽然很疼,但长得很好。

若是活着?明明记得是弹飞出去,耳边是呼呼的风响。身体里的血液积聚大脑。头是往下栽的,哦!对了,半空中好像撞到个什么东西,软软滴。发出的声音有点像人类喊的 哎哟。扭了一下脖子,自然的低头,看见一双皮鞋,黑夜里以为又是什么兽之足。吓的忽哟一声爬起来。刚要喊叫,逃命。后背就被什么拉住。

“跑什么?累不累呀,跟着你跑了大半个夜晚了,让不让人息了”这么长的话语,原来真的有人。

从死亡手里逃出来的南风音姒,再次闻再如此确切的人声,心里的这个激动呀简直是没法提了。连人都没有看清楚是谁?是男是女是老是少统统不管,只要是个人就好!

“你真的是人,你真的是人,原来这里真的有人”呜咽着嚎啕大哭。说着一双手就在楚离脸上一通乱摸:“是的,是人,有热气。是的,是人,有脚。还有人影子”

“大叔,大爷,大哥哥,你家在哪儿呀,可不可以去你家吃饭,我好饿呀”感觉到自己脱离危险,又闻到人气的时候,音姒想到了吃。

一古脑三个称呼,弄得楚离满头黑线,从背包里掏出两块面包一瓶水塞给她,看着她不顾形象的狼吞虎咽:“好吃啊,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面包,在哪儿买的?下山我也去买”

“买?这不就是你每天生气了打赏给木依吃的吗?”楚离看着坐在脚下吃的连鼻子跟嘴都分不清的南风音姒,心里对她真是又是怜爱又是可恨,为了她一个人,全校都在找她,连警力都动用上了。为的就是她失踪在山上。

楚离刚回学校就听说了,林辉的属下向他报告附近几个山头没有人,但是发现了一个女孩的钥匙扣,拿给木依看,木依说是小姐的。发现这枚钥匙扣的地方离东海中学已经有三十多里山路了。

楚离跟着他们一起去寻找,路上楚离远离他们,腾身飞上这才发现在醒巫山上有个小人儿的足迹,过去一看还正是她。成心想段练她,让她吃够苦头。让她自知自明在没有爸妈的情况下,她连个野丫头都不如。

最后看见她真的不行了,一个十七岁的女孩能跟群蛇斗争几个小时也真难为她了。才想抱她下来。试着看她敢不敢再爬回去一半,谁知道她居然………..

“打赏给木依”这几个字音姒听到了,很清楚。这个男生不是附近住户,既然他认识木依,是木依的朋友?

南风音姒这才想起来还没有把这人看清楚,刚刚站起身来。腿一软倒在地上,感觉骨头好痛。浑身上下都痛。

“很痛是吧!”楚离弯下腰问她。

“你…..你认识我的木依?我见过你没?”十几分钟前是害怕,现在可是痛+软+麻好难受。:“我好想她,我要是丢了,出事了木依也会想我,我爸爸妈妈还说不定会怪她,也说不定会收养她,哎!也不对,她本来就收养在我家里。”

没吃完的面包掉到地上,嘴里的面包渣也纷纷落地。想着家人。南风音姒抱着楚离的双腿哭着说:“你可不可以看在木依的份上,救我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