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77章 失踪荒山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秋风盘旋枯叶落,一条黄金链盘绕着满山萧瑟真攀云巅。这就是后山的写照。

“不要跟着我,烦”南风音姒大大方方的仰着头上山,欣赏着山道两边的风景,金黄的树叶遮盖住整条山路,踩在脚下发出“喳 喳”的声音。晴空万里,空气新鲜。一个人多自由自在。偏偏一小跟屁虫要跟着自己,多讨厌。打幼稚园二年级起,她就寸步不离,几乎成了她生活中的一部分。可是今天偏偏不要她。也想尝尝古人策马扬鞭古道行的感觉。

这山并不是很大,除了后面越来越深的原始森林之外,外面这几座山头几乎被游人走光,山上的路并没有被人工开发,全是由几百年里行山的人们走出来的道道。崎岖徒峭,有几处还得用上山。早知道这样应该戴双手套,这回倒好了,连找个洗手的地方都没有。穿过山凹灌木深丛,没入足踝的秋草里时不时钻出几只肥大的野兔子。把初入山林的南风音姒还吓着了,等看清楚是兔子时,又来劲了。飞撵着野兔子满山遍野地一阵乱跑。

没带吃的,没带喝的。本想逛逛就下山去,可是现在。站在山中抬头一望,四面八方同样景色,根本就分不清那是来时路,那是回时路。

天!迷路了。抬头看看太阳还挺高,向来没有危机感的南风音姒并没有留意到自己离学校有多远了。人家都说站的高,看得远。冲着这句话,她准备朝眼界之内最高的山爬去,以后,爬上去了就可以看出来方向。知道从那儿下山。

爬得气喘嘘嘘香汗淋漓的南风音姒好不容易爬上了这个看似不太高的山头。累的一下坐在地上,好好的喘着气。等着喘够了,双手撑地爬将起来。不看不打紧。一看吓一跳。这跟本就不像她脑子里所想的那样,爬上了山头,整个东海就在眼底。

她使劲的揉着眼睛,以为是自己看树看多了,花眼了。没吃,没喝,身体内没有热量,爬了半天的高山累了一身汗,经山岭冷风一吹,南风音姒猛的打了几个寒颤。举头看着西出红霞,落日染金。这才惊然发现自己离家很远了。没有人家,没有炊烟,黑夜即将来临。恐惧像一只狰狞的猛兽一样跳进她的心脏。张牙舞爪的向她扑来。

“木依,木依,你在哪儿?木依”南风音姒此时好害怕,拼命的呼喊着木依的名字。可是这儿除了冷冽的寒风,灰色的夜幕迎合着她的哭声之外。一切都是寂静,寂静的让她觉得恐慌。

南风音姒开始迅速的回忆自己是怎么到这儿来的。首先她要从这里再重新爬下去。她鼓励着自己不要慌张,不要乱神。说不定木依正在找自己呢。对的,有他们在找我。木依找不到我,肯定要去找清湛姐姐,清湛姐姐那么能干一定会找到我的。

音姒定下心,按住恐慌乱跳的心,冷静的边走边往好处想。仔细凝听是否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没留心脚下踩着一团乱草,整个人从山上骨碌碌的的滚下去。一头撞到树上,头昏眼花顾不得喊痛,也没处撒娇。

人就是这样到了没有人或是找不到人关心自己的时候,就知道关心自己冷静思考,从内心慢慢变得坚强起来。

还好没有摔坏哪儿。刚刚爬起身来,身边滚着两个啥?白花花的。

音姒毕竟还是小女孩,好奇心什么时候都有,捡起来一看。天啊!是两枚蛋蛋。南风音姒看着这意外的获得,惊喜的咽了咽口水。一天没吃东西呢。想到这儿眼泪就又要流下来。可是没人看。用手抹掉。先揣到兜里,有找到人回了家再慢慢吃。可是肚子真的很饿,还是不行,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找到家,要是现在吃了,一会儿又饿了怎么了。音姒使劲咽了咽口水,摸了摸口袋里的两枚蛋蛋,还是没有生吃。

摔了一跤,滚了下来,感觉速度快多了。这样一来音姒也就不在小心翼翼了,迈开步子将恐慌压到最底线。只要有扶手的树木和灌草,音姒就扶抓着用小跑往下冲。

“后面是什么声音?”南风音姒使劲的闻了闻风的味道。怎么觉得带着一股子强烈的腥味。还有这后面的声音像是贴着草从乱窜的声音。

音姒害怕是什么野兽,回头一看什么也没有?可是低头,只是偶尔而已。吓得音姒热血上涌冲上头部,眼前一阵昏黑。跄踉几步扶住树身。定睛看去那对碧幽幽的阴暗眼神离自己是越来越近了。

蛇!是蛇啊!闻着这风中的腥气及在草从中窜响的动静,这蛇一定不小。音姒的眼泪迅速模糊了双眼。脑子里全是爸爸妈妈还有木依及的身影。

啊~~!一声变调极其惨然的哭叫声从南风音姒的嗓子里冲出。

没有路了。南风音姒没命的狂跑,跌倒,滚爬,撞树可是耳边的那来自草从的窜动声越来越大。风里的腥味越来越膻。

此刻她似乎看见自己躺在停尸间里,不!不是的。蛇吞人好像是没有骨头,没有骨架留下。死无全尸呀。

“妈妈!爸爸”音姒泪雨滂沱,此时想后悔已经太晚了。我跑不过蛇。跑不过的。不管了。蛇会爬树吗?音姒来不及想。自己爬竿是全校女生第一呢!。想着‘蹭’的一下,音姒就近最粗的一颗树快速爬了上去。

对对对,这里树多,枝攀枝,我可以像猴子那样,草又厚即使摔下去也不会断手断脚。慌乱中音姒尽往好处想:“我不会死的,我不会死的。不会的。不会的。”也不管自己有没有那么能耐,反正就这么想了,也正在这样做了。

为了不至于摔死,又容易攀上旁边的树,音姒不敢爬的太高。坐在树桠上歇气的时候,她看到了一幕让她且怕又喜。蛇不会爬树,头仰的很高,蛇信子吐的老长。冲着自己发出“咝咝咝”的声音。

僵持了很久。树下的蛇总是不走,绕着树转来转去。阴毒的双眼像两团碧幽幽的野火燃烧盘旋。

盘旋?是的,是在盘旋?怎么可能盘旋?很慢。很慢。夜风很冷。音姒浑出发着冷汗。她看见了蛇在盘绕着身体往上爬树。

暂时远离危险的音姒又仔细欣赏起蛇爬树的笨拙来。并想着,等它爬的离我差不多的时候,我再跳下去。或者。音姒扶着树杆站起身来寻找着离这颗最近,最大的树桠,不!是粗的树枝。她准备像猴子一样将自己运送过去。

可是没有半点野外生活经验的南风音姒并不知道这样做会越来越没有方向感。离下山的途径越来越远。

“咯咯咯”一阵鸡叫声令音姒立刻充满希望。

这是野鸡叫。她并不知道野鸡叫在深山。听狗唤近有人的道理。

高兴的她从树上跳下来朝着鸡叫声跑去。她以为危险已经离去。可是草丛中的绿眼幽幽越来越来。风中的膻腥味越来越浓烈。

听着,跑着,鸡叫声没有了。哗!的一声。夜幕下飞起一阵野鸟惊到了早已心慌神疲的音姒。这是哪里?周围已经没有了粗大的树茂,带哨的风吹起几片落叶掉到她头上。音姒摘掉一看,竹叶。

这是一片野竹林。这么多的鬼火?只有坟地才会鬼火多,想到这儿音姒只觉后背一阵阵冷风嗖嗖。经过一整天的折腾,音姒已经分不清什么是什么?

靠着竹子,音姒摸着这挺直粗壮的竹子,心里明白自己离家远到天边了。心掉进冰池子里绝望透顶。


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3): Error writing file '/tmp/MYUvsiek' (Errcode: 28 -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yafsqx.com/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2033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