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57章 胖子上了一当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南风音姒看着楚离阴恻恻的眼神,心里直发虚,这家伙变脸太快,他想干吗?音姒心里一阵紧张。

“你今天说了好多次下流,看样子你是没见过上流,行,爷今天就让你看看上流”楚离没等她反应过来。伸手在他腰上,脐,各位部位点了几下并边点边说。“肾主水,水主血,经通肾经。造血于肝通…….”

“干什么你,凭什么在人家身上乱摸,臭不要脸,下流坯。”音姒反应过来一把推开他,跳出好远,瞪着眼睛:“你等着,木依,你是证据哈!”扭头看着门关着严实的校长办公室。

大拇指往后一指:“你们慢慢去告,我不奉陪了。”意味深长的对着音姒哼哼一乐:“上流不久远也,呵呵呵……”

看着楚离扬长而去的背影,音姒在背后大骂:“狗屎一样的东西也配得上上流。一辈子也趴不上去,给根竹竿也趴不上去。狗屎,狗屎,臭狗屎”

“小姐,他没有摸你,只是在你身上乱点了一通。”木依小心翼翼的说

“闭嘴,你也一样臭狗屎”

木依被她骂的退到后面不再吭声。

清脆悦耳的铃钟敲响,回荡在校园的上空或各个角落。阴霾的天空让原来很少在外的学生更早的回到教室,除了少数大汗淋漓之外,大多是缩着脖子佝偻着腰回到教室,门窗关紧,暖暖的气流让教室与外面几乎是两个世界。

已有天气预报说寒流已到,后天会下今年最早的一场冬雪。望着窗外的阴沉,大家在盼望中更加裹紧了身上的衣服。

俏丽的老师轻盈地步上讲课台。随其身后的是两名女孩。一个束着两条辫子穿一身蓝底白花袄简朴中透着雅致。一个着奢华皮草高贵中透着娇横。

“下面给同学们介绍两位新同学。她们是南风音姒同学及她的陪读隐木依同学。”

“呯!”正在抽屉里翻找东西的楚离听见这两个名字,猛然抬头中后脑勺撞上课桌台引起的响声,让大多数人看向他。包括俩个新来的女孩。循着响声望去真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呀。

楚离抬头一看真是这两个活宝时,咧开嘴巴笑了,笑得很坏也很艳,有点小意外不过更多的是乐呵,这下不用特意打听音姒的现状了。

“咦!她们怎么也来了?她们来了,那他们是不是也要来了,东海中学果然是名不虚传呢!”苏美玦看着音姒与木依落坐在自己的前方位置,心里甚是觉得万分奇怪,这下好了玩了。

“嗨!音姒。”苏美玦向她招招手以示打个招呼。

南风音姒也回过招呼。特别不友好的眼神掠过楚离,有眼语为证:等着瞧吧,有你好看的。

“你认识她?”

“你招惹她了?”

楚离与苏美玦俩个异口同声问着对方。也同声回答:“嗯”

苏美玦瞪着眼睛看看楚离而后摇摇头:“幸好你是楚离,要你不可惨了”

“这个小太妹很出名吗?以前跟你同校?”楚离趴着桌上小声与美玦耳语。心里兴灾乐祸的乐着,要不到两天,死丫头你可要来求我滴。现在让你尽情得意吧。只是没想到美玦会认识她,更没想到以美玦骄傲的个性会主动与一个小太妹打招呼。

哎呀!不对,美玦说幸好我是楚离,要不然我可惨了,是不是说这个小太妹让我的美玦曾经很惨?好,这回就新帐老帐和你一起算。

“开什么玩笑,楚离,你为什么说她是小太妹?”苏美玦感到非常奇怪,南风音姒和木依这俩人离小太妹的距离可是无数里呀。

苏美玦看看清湛,和木依,音姒。看样子她们很熟。楚离可能知道了,那就用不着我多嘴了。以后大家都是朋友了。转到这个学校真好,男朋友也有了,幸福归宿也有了,玩伴也有了。真好。

下课了一定跟音姒说说,让她温柔点,女孩儿跟小太妹这三字关联在一起毕竟不好。

楚离看着美玦的表情,以及她看南风音姒那友爱的眼神,像她这种高傲的女孩怎么可能对一个小太妹这么友好?还有刚才美玦说自己开玩笑,难道这个南风音姒不是太妹?

南风音姒感觉鼻子有些异样,有流鼻涕的感觉,优雅的抽出一张手帕纸。捂着鼻子轻轻的‘嗯’了一声。没看直接丢进身边的纸篓。继续写作业。一会儿又出来了。来不及抽纸。叭!一声流在课作业作业本上面。

腥红触目。天啊!好大一滩鼻血。

“老师,不要再讲课了,我家小姐流鼻血了。”木依焦急的大声叫喊,小姐身体一向很好,怎么今天无故流鼻血?还这么大一坨。

木依的话引起全班同学哗然!流鼻血很了不起吗?你家小姐流鼻血,老师就不能讲课了哦。你家小姐好大牌。同学们纷纷投来不以为然及同情纷纷不同的表情。

“流鼻血头仰着就止住了。”

“流鼻血出门用凉水冲”

“流鼻血不是什么大事没关系,流一流更健康。”

南风音姒听着这话是从左前方传来,抬头看过去一个大胖子正冲自己挤眉弄眼。

“流就流呗,喊那么大声干吗?”

手脚利索的木依刚处理好小姐的鼻血,还没息口气,这里音姒感觉到鼻腔内一阵更猛烈的流淌感觉冲鼻而出。刚喊了一声没落音。

两个鼻孔简直就像流水一样哗哗啦啦。课桌,课本,书本,衣服,全染上了血迹。这下说风凉话的没有了。老师也慌张了,她没见过流鼻血能流成这样的。吓得赶紧跑过来,扶着南风木依:“那位同学来忙个帮,把南风同学扶去医务室。”

“送去医院最好。”坐在后面的楚离阴阳不定的喊了一嗓子,慌乱中谁也没有注意到他眼中诡异阴邪的笑意。

木依连同老师和另外两个男同学半架半扶的将南风音姒送去医院。

下午一点左右,教室里打开了所有的电灯,楼外,狂风大吼,乌云盖地。虽然没有夏季的雷鸣电闪惊心动魄,却更能感觉到压迫人的寒气从乌云间肆意的流窜而下,空荡荡的校场没有一个人。

灰蒙蒙的天地之间远远晃着一个黑点。随着走近,越来越大的黑坨坨走近看才看清是送南风音姒去医院的老师和同学回来了。缩着脖子三个人挤到一处,尤其是中间位新来的女老师,为了美丽冻人未曾想到遇到这种意外,一张美丽的脸庞此时也冻得青僵如面具。整个人像根挂面被胖子和锉子挤着,可怜。

冷如筛糠的胖子一进门就跑去暖气管跟着蹭着,也不怕将衣服烫糊了。冻得紫红的脸架不住五百度的眼镜从耳朵上滑下来。

就这副模样仍然困堵不住他乌鸦一般的口舌,莽牛一般的嗓门。

“告诉,你们一个消息,匪夷所思的消息,女生统统回避啊!”这不是屁话吗?教室就这到大个空间。教女生们回避,能避到那儿去。外面是人待的所吗?混蛋话遭到众女生的一阵白眼。

“不是我没让你们回避,是你们自己不回避,到时候不要说我不好,听见没?你们!”胖子像块发面蒸糕一样来回扭动他那庞大的体型。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磨蹭什么?出去呼了一阵西北风回来吊谁胃口呢。德性。”莫想想站在他身边,用只差没有踢他一脚的眼神翻看着他。

“医院的医生说,新来的这位同学南风音姒得的病是….”重新挂上那五百度的大近视环视了一下教室里的女生们一眼,摸摸嘴巴。

“得的病是:倒 经 病”

卟哧,……..楚离笑喷了。没有人明白他笑的其中意味。

“什么是倒经病,我看你是神经病。”莫想想一脚踹在胖子腿上。“滚到一边去,看看我的红薯,我烙的红薯该翻个个了。”莫想想使劲推开胖子,戴着手套去翻她的红薯。红薯味儿可是真香啊!弥漫整个教室。

胖子看着周围的同学个个都在嘲弄他,也不由得非常不好意思,急得红赤白面的大声喊:“其实也就是一种病,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有道是病不避医吗?说就说啦。”胖子再度热喊之后看着大部分同学以不知所谓的眼神看自己。

一把将身形粗壮矮小的锉子搂了过来:“他可以做证的我说的话,真的是倒经病。倒经病就是女生…….”胖子打了一啃,想想了一张豁出去的脸色表情:“就是 你们女生每个月来的那个血,从下往上流从口鼻中流出,就是我刚才所说的 倒 经 病”

凭空一声惊雷响!

教室数妙无声音。女生清一色面窘脸红扭过头。

楚离跳起来大喊一声:“把这个不要脸的扔出去,以清净班上的气氛。”

“楚离,哥儿们,哥儿们你不能这样啊,可是你让我去送的,你不能这样啊!不要啊!不要啊!我不出去呀,外面很冷呀,楚离,楚离你个王八蛋,会冻死人的……..”胖子拖着哭腔被一班众男生连架带拖的给轰出教室,独自在空旷无人的走廊里鬼哭狼嚎般求救。

楚离看着胖子被众人拖出去的身影,想着上午的情景,特知道胖子的秉性的楚离,故意以利为诱饵让胖子去送南风音姒,以胖子的广播秉性,还怕南风音姒的隐私不为人所知吗?

这个小太妹,曾经让多少人吃过苦头。这下好了,爷今天就让你尝尝鲜,昨天口口声声说老子下流。今天劳子就成全你,让你好好上流上流。呵呵呵呵………哈哈哈…….看着胖子可怜风冻委屈百般的熊样。楚离跟着全班男生一块快活的大笑。只是谁也不知道他笑的另有深意。

听着教室内的哄笑声,等不了一会儿的胖子气哼哼的自动滚到别班去了,恨死楚离。答应的利益也没给,还把他轰出来。白白上了他一当。一定要让他好好赔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