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67章 杀(下)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楚离的眼神斜看着主殿顶上金碧辉煌的大字,嘴里念着:斩除一切邪魔,还我宗正气。楚离念着念着继而爆发出一阵极为肆意的狂笑。就这十一个字,这里所有的人都决定了后果‘死!’

“还想拦在我面前吗?”楚离暴戾的眼神让皓雪吓了一跳,感觉对面这个男生完全不似二师哥与紫电所说的那个怀有正义感,责任感。此刻站在面前的简直是个嗜血魔。

外面的轰动早已惊动了其他殿门的人,此时纷纷前来助阵。

“好,本来小爷今天只想杀了于波,可是….可是你们这帮正诩正当门派的王八蛋非要让小爷送你们归西,小爷就成全了你们。”

“谁的口气这么狂妄?小雪,你赶紧带着众人去救人,这小子交给老身。”

苍老浑厚的声音给楚离的感觉应该是个功力深厚鹤发神仙似的老人,因为皓雪和紫电都这么美貌。不料,楚离一回头。差点没吓得晕过去。MD这也能叫人?

这么高的老妇已是少见,更要命的是她一脸的老年斑密集的铺在表面上面。一张宽大的脸庞沟壑纵横。鼻子像被谁打塌了一样扁扁的贴在嘴上方。阴鸷的双眼精光毕射。弯曲的后背如若挺直,个头绝不低于一米八往上。枯瘦如柴的身体颤微微的倒伏在一根粗大的梨木拐杖上。

如果就这样看这个人肯定以为她快要断气,离死不远了。可凭她将才说话的口气却已展示了她内在的深厚的功力。

楚离气凝双目,精芒瞬间扫遍其全身,发现她手中拄拐的拐杖并非凡品,虽表面为梨木,实属西南凤眼凰木。木质密实看这颜色原不是涂料染上去而是用的时间久了由汗血所浸染色。可见她全身的功力已经与此木联成一体。

“小子,可看出老身的出处?你身上巨大的源力从何而来。”老妇阴悸的笑让楚离遍身起鸡皮。这哪是什么正宗门派,分明就是个老妖怪。

“呸!个老妖怪还不要脸要老子看你出处,你特玛早不是处女了,还论什么出处?”话未必楚离腾身飞高,全身带着灰紫光蕴闪电直线劈掌冲向老妇。

老妇脸一阵臊红:“小子,你找死。”人若阴魅呈曲线飞身迎上。

啪!百年凰木杖经汗血所浸如钢铁生硬。掌杖相击发出巨响周围空气震荡出数米开外。楚离凌空翻身落在地上。地面承受不了楚离的功力而炸开数百道裂缝。

老妇以杖拄地,杖落处地面飞土,一个直径约二米深有半米的圆坑。老妇借力再次飞身缓缓落于地面。

“老东西,老子就是魔,老子最痛敢的就是妄自称名门正派,成天喊着杀魔卫道。今天这儿除了雪儿以外都得死。”

灰紫随着楚离双眼暴发的杀伐之气逐渐变成冷冷的惨紫孕育着煞血的光芒以楚离为中心向外扩沿。天空的云彩被染成涂蘼的血红色。

死字尚说出口。周围地表上所有的大理石块,石粒,各种植物根茎,枝叶,花蕊仿佛按受了楚离的命令纷纷带着风啸烈力刺进自然门众弟子身体内。

“不!”一声凄冷悲绝的哭喊响绝云霄

皓雪,双臂张开,双臂下隐隐发亮。仔细看是两张发光膜从腰际连在臂间。随着皓雪的呼喊悲唤,天地一片雪亮。无数颗眼泪飞散在半空飘去悲嚎的众人的伤口。皓雪的眼泪有极强的治愈能力。但是这些人的伤口里所嵌入的东西必需取出。否则…….

整个自然门此时只有皓雪与老妇无伤。其余死去大半。小半正在赴死的路上。

皓雪此时很后悔收留于波这个丧门星。用他一人的命换这么多条无辜的性命真是不值得。

大地一片阴沉。满头雪绒花的皓雪如疯了般向楚离发出最高层的攻击。老妇挥舞着凤杖从旁夹攻。

楚离双指夹着一颗眼泪,看着皓雪惊奇万分顾不得思索太深。丢进嘴里吞了下去。他像一颗带着紫光的流星冲向老妇。呼唤内心魔眼的气息。杀,老妇必杀。魔眼给他的信息:老妇是崆沧洞门人当年参预屠杀魔教之一。

又老即丑,新仇旧恨不杀你,更待何时。楚离挟着杀气,晃眼的紫光让老妇偏头不能直视。楚离源力聚集双腿。照准老妇心窝。老妇都哼的声音都没来得及发出,身体像一段枯木被楚离踢得断成两截连着皮肉。

“婆婆…”凄凉的哭声回荡在四野空间。

天空大片的雪绒花如席铺地,空气中的水分凝聚而固,氧气慢慢抽空。空气压力加大。空气水份呈清蓝色固体形态向楚离铺开。皓雪肌肤变得晶莹明透。嘴角鲜血沽沽流出显然内脏已超乎能量极致受伤。方圆数十米的整个空间一片明透像浮在空中的水晶。

楚离看见皓雪一副博死一拼的表情。他想杀人,报仇,可是他并不想死在这儿,尤其是没有氧气下活活憋死。这可不是他楚离愿意死去的方法。

“雪,我答应过舅舅不让你死,你必需活着。”凌厉的双眼带着罡煞风暴,随着巨大的暴破声。四野的空气如风暴袭流而至。楚离与皓雪同时飞起,不同的是楚离自然腾飞,速然而落。皓雪却是被这股强大的能量震飞到高空,自身能量被这股强大的能量控摄,身体如断线的风筝斜斜落下。

楚离自然的伸手去接,可双眼触碰到她那散乱幽愤的双眸时。心下一冷,任她呯的一声摔落在地。

楚离冷漠的看也不看她一眼,从她身上跨过去,寻找那个混蛋于波。主殿堂已经全部烧完,他不可能在里面。

穿过断垣残壁的主殿堂,楚离扫了一眼,那残柱焚梁上无不是匡扶正义,除魔卫道的半字金箔。黑乎乎的殿堂与之不相融的雪白雕塑并没有因这场大火而毫损半分,除了遍身的烟灰以外,还是那么出尘凌仙。楚离不由自主的多看了几眼。有点面熟。因为这雕塑上的女人戴着面纱。

看来,这自然门的总瓢把子头是个女人。难道是那个神秘的云?

楚离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右手一挥。雕像轰然倒塌,腾起一片灰雾。后面的两座殿堂烧倾一半。

楚离微眯着双眼仔细扫视过去,里面的人大多奄奄一息无有生还余地,不用去看,冥静心闻片刻。嘴角笑意更深:“想跑”

楚离大步流星的奔走过去,对付这个王八蛋根本不需要用功夫,他就在后山,连滚带爬的往山下滚,他倒是滚是下去,可是 他滚得出我楚离的五指山吗?

惊悚如见鬼的嚎声从胸腔内膜充斥而出。楚离刚来的时候,他就闻迅而逃,以为这次肯定能逃出生天。可是没有想到刚抬步走下山槛,就看见起火与哀嚎声。他心内恐惊加剧,一边诅咒着一边逃亡,几乎是用慌不择路,是用滚的方式,没想到这个瘟神还是站在自己面前。

“是你杀我舅舅。”楚离的双眼看到他内心最深处。

于波见过楚离杀人的手法,知道如果承认了,将会死得无比惨透,即使今日知道会死,可是死的好受点也未尝不是个好事。

“不不不,没没没,我没见过高叔叔,没没。”

楚离一脚踹到他的臀部上面,随着哀嚎声响处是一阵骨裂声。

屎尿崩出,全身如筛抖,眼睛睁大,瞳孔充满对死神的恐惧。“求你,让我死的舒服点,求你。”

“为了你,整个自然门都死了,你还想舒服?”

“都都都……死死死…..”于波无法想像皓雪是怎么死在楚离手上的。如果说他一生爱过什么人,皓雪就是其中一个。

“雪儿,你把她也杀了,啊!”恐惧愤怒的眼神里加杂着巨大的不信任:“她是你姐姐,她是高天虎与飘娘的女儿,你把她杀了。”于波此时像个吃了豹子胆一样努力的爬过去,死死的拽住楚离的裤腿冲着楚离大吼大叫。眼泪像泄了闸的河水冲堤而漫。拼劲全身力量抓打着楚离的裤子。疯狂的咬下去。

“放尼妈的屁。”于波的话让楚离感到震惊。舅舅让他不要杀皓雪的眼神是那么复杂哀伤。皓雪初见他时的模样毫无半点敌意。

“姐姐?”这个消息对楚离来说太意外了,尤其是刚刚皓雪从高空落下时,他没有伸手接住她,落地时他听到一阵清脆的骨碎声。

楚离一脚将于波踹开。拨脚就朝自然门内跑。可是等他进去一看,空荡荡的自然门宽大的园场内,哪里还有皓雪半个人影,连那个死翘翘的老丑妇也不见了。

怎么回事?楚离怔住了。这里不可能有一个正常的活人,难道是皓雪醒过来把丑妇背走了?正当楚离枉费心思时。天空深处传来一阵空灵缥缈的声音:楚离好狠心,我会来找你的。

楚离望着云端深处,狠狠的一脚踢在乱石堆里。MD 回去问舅舅,带着那个王八蛋。

“啪”

大家正在餐厅用饭。客厅突然传来震地巨响。纷纷跑出来看。见于波被捆成肉团子状痛苦的倒在客厅里。楚离慢悠悠的进来。两只眼睛直视着舅舅。使了个眼色。

俩人穿过客厅,走过长廊来到阳光小厅。楚离还没开口,高天虎急切的眼神浓成墨:“没有伤害皓雪吧?”

“我要杀那个王八蛋的时候,他跟我说,皓雪是你和飘娘的女儿。”楚离好希望舅舅说不是,可是让他失望了。高天虎听到飘娘这个名字时,身体猛的颤抖,万般复杂的眼神透出屡屡哀怨与痛悔。

嘴里反覆重复喃喃自语:“她真是飘娘的女儿?我的….我的女儿。她呢?她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