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76章 再遇司机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当女儿说出这番话时,林羽书第一视觉不是看向楚离而是看向清湛。清澈的双眼激起真诚喜悦的泪水。清湛扭过头以期待肯求的眼神看向林羽书。

这一点让林羽书难以理解,女人为了争夺男人而发生妒战的故事,自古以来都以骇人惊闻而传世。而她,清湛正如她的名字,心地清湛如湖一眼见底。

一直以为女儿的婚事最好解决没想到事情临头却是如此让人头痛。整整大九岁。九岁对于女人而言是多么珍贵。而这大去的九年里,女人易衰,男人却日渐强壮。这些女儿都考虑了没有。更可气的是儿子也跟着起哄。都三十的人了也不见娶个媳妇回来。初时见他进门带着清湛和小寒以为是带回来的儿媳妇和妹妹。没曾料到却是别人的媳妇和妹妹。

这些心理变化只是一瞬间而逝。算了,日子虽短却还有时间,可以跟女儿好好谈谈,如果她坚持也只能由她,只是后果自负。

从林家出来时,林瑾不舍的遥遥相望。穿过那片茂密的梧桐林还能看得见二楼上那位丰满高挑的女子站在阳台边企目翘首的模样。楚离久久不愿意挥手招的士。

“你们还没走,正好一块儿走,别看了我妹进去了”林辉招了辆的士,四个人坐了进去。刚进去只听司机“嗷”的一声怪嚎,车子嘎然而止,后面三个没防备头全撞到不锈钢架子上面。

楚离定睛一看身边速身而出胖司机正是刚才送自己过来的那一位。此时,天色已晚,胖司机惊乍的看着车上的这四个人。怪叫中他已经亡命的逃出车去。想跑,但是舍不得车。真是割肉般的看着崭新的车发呆。

后面三位不了解情况,却看见胖司机以怪异,恐慌的表情看着他们。不用说肯定是楚离惹人家了。林辉从车里爬出来,揉揉额前的红肿。用当地口音招呼胖司机。

“你们……他是”胖司机怎么也不肯上车,指着楚离,一脸的惊骇。

“他坐后面,我坐前面行不行”胖子司机更不答应了。俩人正在马路上僵持不下,只听楚离一声断喝:“滚上来”真是一身火气没处发,老天爷就送段废柴来烧烧。

吓得司机,嗫嗫嚅嚅的走到车边看着楚离那一双冷森的双目,又回头看看四周的环境,仰头看看渐已暮黑的苍穹。再伸头看着车里这个白天吓得自己魂飞魄散的鬼爷爷。

楚离从车上钻出来,指着地上的影子说:“看见没,这是什么?”

听见楚离问话,胖司机伸手抹了抹额头上黄豆大的汗珠,结结巴巴的回应:“是是是…..是…影子,对对对是是影子”

看着地上细长的身影,司机的胆子稍微大了点。但还是吓得不轻,并死死盯着楚离的脚。传说中的鬼是不需要用脚走路的。

“看你妈的熊样” 楚离鄙夷的看了司机一恨,脱下鞋袜,白生生的大脚丫子递到司机朐口。“看得这么仔细,要不要亲一下”

“不不,不”司机双手猛的一阵摇晃。看得车里车外的林辉三人莫名其妙,不知所以然。胖子司机看见花圃那儿走过来一对谈恋爱的男女,猛然上去抓住那男人,不由死活的揪过来指着楚离问那个男人:“快快快,这儿是不是站着有个人”

“揪你妈的个什么?这不是人是鬼呀,尼妈个神经病”狠狠的瞪了胖子一眼。跟着来的女人也骂胖子是个疯子。

“艾呀玛!你原来真的是个人啊!白天可吓死哥…..不不….不是哥,你是哥”说着随着楚离钻上车内,竖起大拇指对着楚离说:“你是哥,是高人,是神人”

“开车!”

楚离眼角都不带看他的。玛的!也真是有缘份。想着白天把他吓得跟鬼一样,怎么没被交警抓进疯人院呢?

胖司机见楚离没理自己,真的不想接这趟活,可是他看看身边坐的这个瘟神,实在又得罪不起。怎么办呢?

“大哥,你们去哪儿?这是三叉路口,说了我好知道车往那边拐”胖司机小心翼翼的问着身边的这位爷。

“飞机场”楚离坐在车上闭目养神,听他问,眼皮都没抬一下。

“飞…..飞机场啊!大 大.哥,不..大爷,飞机场很远呢,我家还有点事,你看我能不能带你们到市郊….那儿的车也多”胖司机一脸的笑,套着近乎说着不能去的原因。

楚离从身上的钱夹子里掏出几张票子给他:“你不觉得我们很有缘份吗?爷不喜欢坐生人的车,就你了。”

呃……….

司机听得满头黑线,自己什么时候跟他成了熟人?低头看着这腿上的几张大票,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接吧!这种人的钱最好不要拿。不接吧!他会不会发脾气。以为我小瞧他。胖子司机忐忑不安的开着车。

“那……前面有个银行,你下去把钱存起来,然后,回来好好开车,快点”楚离见他没反应以为他是怕自己给他的钱是假钞。所以就让他去存了钱,再回来开车。

胖子司机惊叹了看了楚离一眼。这小子眼睛真尖,这么远的距离,这么暗的灯光下居然能看见前面叉口拐角处那间银行,走近了看,才不过看清一间银行门面及一个银字来。八成以前来过。

为了缓和气氛,胖司机的嘴又贱起来:“爷以前来过京城?”

“没有,我们都是第一次来,当然除了湛姐姐和林辉哥哥”胖子司机见后面坐的小姑娘说话了。想着楚离难伺候,不如跟这后面三个人说话聊天也免得一路寂寞。

“小姑娘今年多少岁呀?”胖司机问小寒。见她可爱得很。

“滚下去存钱,她比你祖宗还要老几百岁”楚离说的是实话。

可是司机不知道呀。有气真是没地发。干脆把车停在路边。这可是你小子要老子下去存钱的。司机下了车就用跑的,将火气全发泄在这两条腿上了。

“人家司机跑了一天车也不容易,我爸说过了给你机会,就算不给你机会,我妹也是你的呀,冲人家司机发什么火呀。看人家敢气不敢言,你们在哪儿认识的?你怎么着他了?”林辉非常纳闷胖司机的表情,也不像挨了打倒像是被吓着了

“白天,下午和瑾儿就是坐的他的车,叫他停他不停,我就用功力扰乱他的发动机,各种设备,又隔着这层保护架抽了他两个耳光。他以为我是鬼呢。吓得要死………一下车就抱着交警不放”楚离讲的津津乐道。

“我都说你是闯祸精,你还不承认。他跟我说话关你甚事,让你告诉他,我很老吗?讨厌”小寒隔着护架在楚离后脑勺上狠狠戳了一指头。

一阵风随着人进来。北方的夏季晚上就是凉爽。

“请问大爷,去了飞机场还要去哪儿”司机想,这小子让我去存钱,肯定是想让我放心开车,给的钱有多的,是想折腾我一个晚上啊。先问好目的地,以便可以寻短径走。

“去哪!你想让我陪你逛一个晚上?你又不是个美女,长得忒难看,送到飞机场,你就滚回你自己的家。不许再说话。开车”

虽然挨了一顿骂,但是谢谢天地,原来他们都要坐飞机走人。唉!虽说这一天碰到这么个瘟神,可是人还不小气,挺大方,就是脾气大。脾气大的客人见的多了,像他这么大方的却很少。看在钱的份上,司机是越想越开朗。高兴得几乎要唱小曲了。两次收的钱够他一个星期载人了。

一路上再也不说话。只是后面三个人聊天,司机偶尔嘴贱插上几句。楚离闭着眼睛一路到了飞机场。

东海飞机场的天空就是比京城的天空明朗。繁星点点。林辉有些愤懑委屈,一路上被楚离训斥了又训斥,嫌他多事嘴又长,害他没有半点准备。

自己可是好心好意听说他去了京城,就请假万般千般火烧眉毛的赶过来,就是要促合他和妹妹。没想到这小子这么狗咬吕洞宾。自己也没有想到一向思想开通的父母会给难题他。要怪也只能怪他年纪小还喜欢扮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