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66章 杀(上)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高天虎看着眼前这个绝色佳丽,双眉柳烟含黛,鼻悬若玉峰,狭长而阔的眼睛寒光潋水,清澈如湖。一头水晶透明的雪绒花从额前披至发尾,一袭雪色长裙亦古亦今。虽有四五十步远,却隐约从她身上透出冰寒之气。

高天虎凝神暇思,想到前不久听楚离说过自然门,想必眼前这位一等高手就是KS首席将军‘雪’

“哦,你是谁?”皓雪朝高天虎走来,却被高景山拦在中间。

“小儿说话不懂规矩,不要跟他一般计较”

皓雪笑吟吟的看着高景山和高天虎的眼睛,突然停留在高天虎脸上,眼中的惊诧而怔一闪而过,扭头背过二人沉沉问道:“他是你儿子?亲生的?”

这话有些莫名其妙,一般人是不会这么问。

“女婿”

皓雪,闻言双肩不由自主颤抖了一下。半响,才回过头来:“你对你媳妇还真好,可惜这里面没有花朵,只有四季青枯的树木,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

高天虎看着这对眸子似曾相识,好像多年前坠崖而亡的飘娘。

“看什么?”皓雪见高天虎紧紧盯着自己,眼底深处流露出似曾相识却让她心头紧紧颤痛。

“看姑娘的眼神让我想起多年前的一个故人”

高天虎的话未说完,就发现皓雪神色不对,眼角流出颗颗珠子?散落在脚边的草地中。

“你的眼睛?你……你的泪珠?”高天虎惊奇的看着她,一把抓住皓雪的手腕:“你认不认识飘娘?”

一踪雪影,皓雪倒退百米开外。高天虎身上落下一层白白的冰霜。

“走”

清喝毕音,人已远离。高天虎往着声音消弥的地方跑去。哪里还有人影在?失落的回来

拾起落入草从中的眼泪珠子,天下只有飘娘的眼泪凝成粒,她的眼睛,她的神采,她肯定跟飘娘有关系。

“天堂有路你有走,地狱无门你独闯,高天虎你去死吧,你们一家人尤其是那个楚离去死吧!”密林里的男人握着手里的枪,装上无音弹,内心的恐惧让必需杀人,尤其是杀死楚离。他以密林为掩护,偷偷在高天虎背后………

高景山回到车里,想着刚才的情景,虎儿问那个女孩认不认识飘娘,又见那个女孩流泪成粒,难道她真是。等了一会儿没见高天虎上车。

“爸”一声极其虚弱无力的声音吓了高景山一跳,反光镜里女婿面色苍白身体慢慢歪斜。高景山跑过去扶住时,发觉女婿背后异常,满身鲜血从背部心脏处流出。

“天虎!”

凄凉的哭喊,老泪纵横痛悔不该带女婿来这里。心中急念女儿前来,这可是心脏啊!来得及吗!

………脸色腊黄毫无生气的高天虎躺在床上,高天赐在一旁哭的快要晕过去。

“赐儿,我看见你妈妈了,她就在我身边。”高天虎双眼暗淡,无力的手好似在抓又似摸着什么。

此时,明珠隐身只让高天虎一人得见,爸爸心念深处,明珠得知丈夫身在危难,匆忙赶来后,催动瞳媒咒:双屋无珠,瞳为心媒。瞳为意媒。两只没有瞳仁的双眼琉光千转互相交织。暂且护住高天虎的心脏。

“出去,你们都出去。”楚离带着风冲进卧室。众人只觉阵强劲的气流将他们刮出卧室。

楚离将舅舅扶起盘腿坐好,运起《天魔录》第七重之空魂逆转。

一篷涂红的赤华血雾从楚离双掌而出,妙迅围绕高天虎周身。一颗小拇指大小的子弹飞离高天虎身体,落在室内精美的烤漆地板上面发出轻脆的金属的声音。

楚离气运丹田,肚脐微微隆起,不一会儿从里面滚出一颗深红色圆丸。楚离接住一下塞进舅舅口中,扶头一仰,吞了进去。

红光消尽于高天虎胸前。

“舅舅,怎么样?”楚离关心的眸仁凝作黑雾交织泪点。

“嗯,就是有点疼,你给我吃的什么?”

“呵呵…..看样子舅舅没事了,知道问吃的什么了。怕你吃不了夜饭,还是不说了。”楚离喜极泣泪。

“楚离,你上次说看见你明珠舅妈,她现在还在我身边,你看见没?”

楚离回头看去,明珠朝他点点头,转倏不见。“没有啊!舅舅,你眼花了”

“我刚刚还……”高天虎神色暗然:“对了,我爸爸呢!”

“没事,是舅爷把你救回来的,好了你休息会儿,好好睡一觉,晚饭不叫你了。”楚离轻轻呵出一口气,很疲倦。丹田化珠会消耗很多能量。不是万不得已是不能用的。上次为了救小寒也用过一次。很累也想回床休息一会儿。

“来,小离,不用回房睡了,我们睡一块儿吧。”高天虎往一边挪了挪身体,跟外甥还是他小时候睡过。

一觉醒来已是第二天上午,揉着惺松的睡眼看着外面,以为天刚蒙蒙亮。翻了个身才发现舅舅已不在身边。

五脏庙开始闹场了,喊着要祭典。

楚离掀开被子,伸了个懒腰,想着今天还要去那个狗屁自然门分点。望着窗外的蒙蒙灰色。杀我舅舅,哼!嘿嘿嘿……自然门老子要让你们灰飞烟灭。

“醒了!”高天虎穿着深蓝波点睡衣从外面进来。

“你舅爷答应我,在这儿多住几天,一直住到我身体大好。”高天虎一脸的喜色。

“伤了一场挺值得哈!”楚离看着窗外,有点不可思议,为什么天还这么早。

“起来吧,今天是阴天。”高天虎看着外甥的表情,知道他又发怔了。只要不下雨,一觉醒来他就分不清凌晨或阴天。

“几点了?”楚离嗖的一下蹦下床:“不早点叫醒我,不会是下午了吧”

“你今天要去那儿吗?”

“小舅,你这个黑社会总瓢把子也有遭暗枪的时候。嘿嘿嘿!是不是叫报应呀”楚离一边叠被子一边开着玩笑。

“去你的,KS首席将军之一的雪,以为是你。”于是高天虎就把昨天的事情说了一遍。

“你的意思是说不是自然门干的,那就不难解释,林子里有一个男人,一个不会武功的男人,肯定是于波这个王八蛋,没别人。作为一个武林神秘帮派是不可能让外人随便进出,或在附近遛达。除非这个人是他们所熟悉的人。”楚离整理好床铺往外走,被小舅拦住。

“不要伤害她。不要伤害雪。”高天虎略带哀伤的眼神让楚离大惑不解。

“放心吧,本小爷做事一向是找寻债主以血还血,从不连累其她人。舅舅,你对那个皓雪…?”

“她叫皓雪吗?你别管,她像一个故人。”高天虎打开窗户遥望天外。恍若神思

“舅舅,舅舅 舅..”

“下去吃饭吧,别喊了,下午你一个人去?”

“当然,不要你陪,留小寒照顾你们。”说完昂着头下楼吃饭去了。

雾气很重,淫雨为乐。夏季突然凉爽还真是少见,气温有些近于秋。举目望天,楚离的微闭眼睛,轻轻的呼吸。看似不快的他,转眼已在路人惊呼惘怔中走出市内。

“就是这片密林,这小子是不会承认自己所犯下的罪行,由不得你承认与否,于波,你今天必需得死”

悄无声息的人影在密集的雨针穿过雾网之际。人已经到了半山腰。寒气越发重了。

“皓…雪..雪…我…来….了”楚离朗声向天阵阵回音随着气流穿破山壁高崖回荡在山谷之中。

眼前花影七八个人在回音中落于楚离面前。楚离两眼一望,均为二等高手,在这儿科技发达,武功落后的国家像他们这种身手已然是非同一般,可是跟楚离相比那还是天狱之别。

看着他们,楚离不屑于他们动手,脚下提气腾身而起,秒速间已将他们抛于丈外。

人到山门。

“皓雪就这么待客吗?听说你是非常想念小爷爷我。”一阵寒流劈面袭来。楚离转身腾飞数里,一掌拂开。

“好一个自然门,国家真是有钱呀,一个分点就如此堂皇。”楚离心中赞叹这里的建筑恢宏气派。

楚离盯着雪白的大理石地面,心中泛起一丝恶念,虽不知道舅舅为什么特别告诉自己不要伤害雪,可是舅舅是伤在自然门。

嘴角划出一线冷笑,《天魔录》第一重,天雷捍威。双肩一抖在对方第二招未发之前。双掌推出。磅礴似海,雷霆翻滚。脚下地面大理石发出一串清碎的响声。随着掌风,楚离周围的地表破碎翻飞。

好端端的雪白地面瞬间被他震得狼藉不堪破碎一片。“嘿嘿嘿嘿……”楚离乐得个开怀大笑,

“皓雪,把于波交出来,小爷不难为你。”

“你放肆!”

凌霄花飞,雪烟绕。一个绝色佳人出现在楚离面前。

哗!真美,大大出了楚离意料之外,以为名叫皓雪,人便是冷艳孤傲。

年龄不足二十,手提一只小花蓝,看样子刚从山外归来。楚离顺着云朝靴往上看,雪样肌肤晶莹欲滴出水,标准的美人脸,远山含黛入乌鬓,两潭清泉雪峰侧。氤氲烟霞腮云飞,朱梅点得唇含笑。

“放什么肆!小爷只会脱,不会放,嘿嘿嘿…..”

“嘿你妈个头。”

皓雪水袖甩去数朵野花朝楚离兜头射去。楚离身影晃晃回头看去。花朵嵌进堆积狼藉的大理石中。

嘘…嘘….看不出小小美女出手腻是狠辣,如若躲避不及射中头。岂不见了阎王、

“鲜花阵啊,爷喜欢。你虽漂亮可爷今日不来找你,交出于波,否则爷铲平你这自然门”楚离想着心中的仇恨见了这样的美女也没兴趣。

“铲平?好大的口气。”皓雪仔细看着这个被二师哥及三师姐称赞的小鬼头。个高偏瘦,俊美痞气十足,邪意盎然。像还比自己小一点,口气居然这么大。那就由本姑娘来将你的家底掏出来。看你有多少份量。

顶级高手对招最忌谁先出手。先发制胜是对普通高手而言。

随着二人的凝神相聚,围绕二人的周围空间,气流慢慢由顺流变成逆流,空气似乎凝固在半空中。风越来越大,鼓吹起二人的衣服。

楚离这边的气流量明显浑浊,颜色暗灰,暗运源气能量从每个毛孔射出。身体被包裹在一团灰紫气蕴中。雨水被能量刮到数 米外。

楚离看着皓雪此时周围雨水化成冰冰晶晶的雪点。原本被楚离摧毁的地面重新恢复一层霜白。花蓝里的野花飘于半空碎成花瓣,在空气中静止翻飞的形态,不要小看这些娇嫩的植物此时每瓣皆有百斤重,一经触到就是骨折脏损。

此时,山下的八个二等高手这才奔跑上来,看见此情此景,皆不敢上前怕死的赶紧远离以观战况。

“你身上有神秘的气息为什么不使用?”

“你不够格。”楚离诡异的斜嘴一笑,知道她说的是魔眼。跟着这句话二人同时发出浩大的能量。

电光火石之中大地震动。半空中发出巨大轰鸣。阴云暴远,阳光洒金。浑浊与阴霾的两股气流在天空绞成一片强大而密集的电光云。倒霉的是这附近包括自然门分点的高压电线全部燃烧,自然门一片火海

花瓣,花蕊,雪点如洪猛巨兽扑向穿透朝外惊慌奔逃的众人的身体。无人幸免全倒在血泊之中。哀嚎不绝。

皓雪感到从末有过的压力与悲伤。眉眼之中露出愤怒与分仇恨。泪水不可抗拒的滴出眼外飞散在风中,纷纷随着皓雪的意识飘落在这些人的身上,愈合着他们身上的伤患。

“楚离,你可知这里住了多少人?你怎么可能为了一已私欲让这些人葬 身火海”

“是你为了保护罪恶无恕的于波引起这场灾难,我答应舅舅不杀你….”楚离邪恶的说:“我憎恶别人不信我说的话,我说要铲平,嗯!”嗯字时,楚离下巴上扬,一副绝杀的表情挂在他脸上。眼尾余光处扫着主殿顶上金晃晃的大字:斩除一切邪魔,还我宗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