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56章 两滴猫儿泪不值钱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黄衣马尾女孩气恼万分的伸出两只脏兮兮的小手在脸上一阵抹。抹到蹭破皮的地方生疼生疼。鹅蛋型脸蛋煞白煞白,因恼羞成怒亦酥红酥红。又气又恨,即羞且怒。想要站起来,却感觉双腿无力的又一屁股坐回去。运动服下的两座秀峰此时因为心潮呼吸而一起一伏,白晰的颈子僵直不服输的硬着。

楚离阴笑着走上前,一脚踏在该死的蓝球上面。巨大的脚掌就在黄衣少女的小腹前方不到三寸远的距离。

“你看你们,两双手,四只眼睛,接闪不了一只球也就算了,可是为什么还要用下面的嘴活活咬住球球不放呢?”蓝球在他脚掌下来回滚动。楚离弯下腰阴狞的笑着,猥亵的眼神及听起来让人浮想联翩的下流语言是让黄衣马尾女孩一阵恶心。羞辱的恶心。真是倒大霉了,没想到学校还有这号人物。老师?不对年纪小了些。学生?这也太狂了吧。无论你是谁,我都会让你好看!

黄衣马尾少女心里暗暗咒骂着楚离,她不敢再明着骂了,生怕他再说出来更加下流的话来,那样一来难堪的也只还是自己。

黄衣女孩身体往后挪了下,感觉双腿有力量了就一脚踹在这蓝球上面。狼狈不堪的站起身来,恨声说:“好,算你狠。一个大男人欺负我女流之辈也算是狠角色了。”眼角的鄙夷之光毫不遮掩的放射过去。

“大男人,你太抬举我了,爷今年十七,未成年,今天纯属小孩子打架。欺负你个倚仗家世有钱的臭丫头很正常。”楚离收起一副阴狠荡浪嘴脸,换了一副捣蛋痞子脸相冲黄衣女孩顽皮的眨巴眨巴眼睛:“死丫头你比我大,十八了吧,是你欺负我,欺负我未成年小男孩子。”

这天壤之别的态度表情让黄衣,短发女孩一愣。

“我要告诉老师,说你们打我。”楚离这回更摆出来一副委屈小男生被侮辱的可怜相,心里却正偷着乐呢。两个小丫头你们亏吃大了。爷要占便宜了。

“打你怎么了,有种你站这儿别动。”短发女孩想都没想眼前的男孩怎么突然换了表情,想着小姐被他欺负的够受了。却被他说成是小姐欺负他。太过分了。

木依正在气中同时也为自家小姐护着气以为扔不中楚离,将手中的石头扔过去。谁知楚离不偏不闪,硬硬挨了一下,一个大赤包两妙钟长出楚离的脑门。高高鼓起。

“校长,她们俩个合伙打我。”楚离推开两个女孩一步跨到花圃外面。这时两个女孩才知道上当了。“不是啊!”两个女孩异口同声大叫:“我没有….”

被他打惨了,这回子又被他诬蔑。真卑鄙。

这么小的石头能砸出这么大的大赤包?低头看看自己的手,看着楚离头上肿起的紫色霓虹灯头,五十瓦差不多吧。短发女孩傻眼了。

办公室内,校长严峻的神光直抵楚离。

怎么了?这回挨打的可是我呢,怎么这么看我,怨,气,恨,爱。不是吧,是我挨了一石头呢,看我头上的大紫包。楚离移了两步对着玻璃。清晰可见。长得跟生出个小头似的。校长眼中的爱八成是看我可怜吧。楚离自作多情的这么想着。

“校长~~”楚离扮出极度可怜的样子,眼泪也挤出来了,还没等落到鼻子下面,就听校长一声猛喝:“你们仨个没有一个是省油的。清湛你说给我听。”前面一句充满恼意。后面一句极其爱怜。

清湛上前一步,看着校长,走到办公桌旁边从旁边的抽屉里拿出一块黄棕色带毛的坐垫,换下椅子上另一块布艺座垫。

“校长,您请坐,事情是这样的….我刚从树后走出就被这个女孩扔过来的蓝球砸中后脑勺,眼前一黑就晕过去了………醒过来的时候,就听见这个女孩委屈的喊什么小嘴咬什么…..也没听明白很恍惚。然后就看见他头上鼓了个包,像独角龙一样大喊大叫的。对不起啊校长!我真是被砸晕了,只知道这点事了。”

黄衣女孩脸红得像长了鼻眼的番茄,焦急羞愤的说:“谁喊了,什么小嘴?没有的事”

“是啊!校长,我就是一个小石头而已…已”短发女孩抬头看着楚离的头,天啊!刚刚还五十瓦不到几分钟增长到一百瓦电灯泡,不是吧!短发女孩眼睛一眯,鼻子嘴巴凑到一齐。话也说不利索了。

“已…已….他的头…..怎么可能,小姐我眼花吧….吧”由于话语的不利索,由于从未见过的现状促使短发女孩大张着嘴巴合不拢,嘴色的口水流出,叭 嗒掉到课桌上。

“干什么你呀?”黄衣女孩一巴掌拍到她的下巴上。把短发女孩的嘴巴拍的合上了。瞪着她说:“看什么了,不就是个大包吗!”赞许的握紧短发女孩的手,没想到这丫头力气真大,尽把这个小王八蛋的脑袋砸这么大个包。可喜,可贺!

黄衣女孩回头看着楚离扮可怜扮稚嫩的德性脸,气不打一处来,心想,既然你来阴的,我也来更阴的,看谁阴得过谁?

“校长,你一定要为我申冤呀,我真是被他轻薄的,他羞辱我,对我说流氓话,还用蓝球砸不该砸的身体部位”黄衣女孩抽抽溚溚哭泣起来。

看似两个可怜巴拉的人却均未得到校长的半丝同情:“你们两个活该,都活该,都不是好东西,一个调皮捣蛋一个刁蛮任性。互相对打,打死最好。”

“啊!”黄衣马尾女孩听校长这么一说,立时真正委屈的小嘴噘到鼻子上面了。

“呃~”校长今天怎么了,反常呀!楚离看着校长的表情这叫一个又恨又怜,这到底是恨谁?怜谁?

清湛细细打量黄衣女孩,原觉得面熟又听校长这么毫不客气的当众数落,脑子里顿时显出多年前的印象。

“音姒,你….是….音姒?”

“你…你怎么…认…识哦?我?…哦喔?”音姒看着,老早就认 出这张脸来,可是这性别却令她再感陌生的…….清湛。

短发女孩推推黄衣女孩:“小姐,她长得好像清湛哥哥”

“哦”楚离大奇,看着这三人,她们..认识?

“除了,清湛以外,全部滚出去。”校长恼着一张脸,内心早已澎湃激动泪珠在眼眶中滚滚打转,早已忍不住要落将下来。除了云赐和清湛没有人认识音姒,她不是他,她还能是谁?没有人知道他喜欢习惯毛面棕黄坐垫。只有细心的清湛知道他的这习惯。他把这三人轰出去,想留清湛陪自己坐一会儿,那怕不说话都好。

想着清湛所受的非人虐待,想着他所受的苦,再看看眼前这两个平时吃饱闲撑着到处惹事的‘祸害’看着就烦还装可怜相。讨厌。

小寒来了,她说小赐也来了,恩师的表情眼神都告诉她了,还用说什么吗?

“老师,求您看在我的面上,不要惩罚楚离,他…..”是我男朋友。后面的话清湛硬硬吞回去。清湛说不出口,这点连小赐都不太愿意接受的,何况老师呢。

“他不是真心要欺负音姒。”清湛继续解释,并为楚离开脱。

不料,校长打断她的话:“不说他们谁对谁错,我刚才已经说过了,都不是好东西,过得安生日子不觉得舒服,哪知道这世上有人会受到非人的虐待。”校长老泪纵横的看着自己最心爱的学生。

被撵出门的音姒气哼哼的走到前面,想着那张脸的主人,女孩,为什么也叫清湛?还认识我?还有跟在后面出来的这个可恶的东西。

“下流坯,给我站住,怎么?装可怜露馅了吧。两滴眼泪流得比猫尿还不值钱。”

南风音姒单手叉腰,昴着头,一条修长的左腿后脚跟落地,闪着腿藐视楚离。

死丫头,见过忘性大的,没见过忘性这么大的。刚才才吃了鳖,现在又抖起来了。瞧这闪着腿子的德性,哪里像个姑娘。刚才校长说她什么来着,刁蛮任性。看样子也是个经常挨批受训的,死教不改的货。只是眼生的很,口音也不似本地。只是她跟清湛认识?难道他们以前认识?小太妹?

楚离想着清湛以前跟表哥可是在道上混的,瞧着眼前这丫头的这德性,既然是跟清湛认识的那么久远,肯定就是个小太妹无疑。

被楚离误以身份认定之后的南风音姒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跟小太妹挂上勾了。继续她的口无遮拦。

“看什么看,木依打他。”音姒头也不回的吩咐木依揍楚离。

木依一脸难色:“小姐,我哪会打人呀。”

“怕什么,校长门口,他不是会扮可怜吗,我们就给他个机会。上!”

木依上了半步,从上到下看着楚离,又退了回来。“小姐,他好像跟普通人不一样。”木依心里想着刚才在花圃,他就那么凌空一抓蓝球就飞到他手上。何况他这么大个子,揍他?岂不是找死。

“小姐,我好冷啊,我们回去吧。”木依可怜兮兮的说。

“放屁,冷一会儿就把你冻死了。我看着,你揍他。快点要不中午没饭吃。”南风音姒这口吻让楚离听着怎么就跟使唤狗似的。不由得让楚离对眼前的木依生起一分可怜,而对这个刁蛮跋扈的小姐更添一份厌恶。

“要打,你打,要她打什么?骂老子下流是不?”最特妈讨厌倚势凌人的嘴脸。哼!楚离阴沉的鼻音让南风音姒怔了一下,不抖了,头离远了点看着他,心里猜测着他想干什么?这里离校长办公室不差五步远。他想怎样?

带着阴恻恻的笑容,楚离围着她边走边说:“你营养很好,发育不错,加之经常运动五脏都很健康。嘴不挑食,注意经水来期饮食习惯很好。所以经水很正常颜色很纯正。”

这是什么话!干吗呢他,他怎么知道自己不挑食,经期之间注意调养及经水的颜色。可这话从一个陌生可恶的男生嘴里出来,心里那个别扭劲崩提了。

又一句下流的东西刚出口。楚离的头一下伸到她脸上,均匀的呼吸喷在她脸上层层热气让她不由心思略摇动。眼光移下他虽瘦但不失男儿刚练之味的体魄隔着夹衫让她感觉到楚离身上的男儿气息很浓烈。

“你,干…干什么?”她脸腾的一红为自己的失神显得气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