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55章 该死的蓝球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骂完了小寒,楚离头也不回的来到学校后面。讨厌的扫帚星每次来学校我都倒霉。

远远站着的姚清湛举手招呼小寒过去。二人绕着两排玉兰树一左一右的走着。

…….声音从树后传出。波浪卷发,玫红高领小夹袄,配短裙高靴的清湛从树后缓缓走出。“人家刚来,就赶人家走,太不厚道了,吃了晚饭,如果愿意的话明天,一块儿回家”

“嗯嗯!还是湛..湛姐….”小寒听着清湛的话就高兴,突然心里一惊抬头看见一个蓝球向清湛当头砸来,后来的‘湛姐’一声惊呼未罢。就……..

呯!

“啊呀”正说话没防备的清湛‘叭叽’一下摔倒地上。从头部方向滚来一只蓝球。撞到撵不走小寒。就掉头走的楚离后脚跟上。又反弹的滚向另一边。

“哟!咂到人了,怎么办?”不远处两个高个女孩正向这边往过来。

“砸到就砸到了,还能怎么办。把球捡过来。”说话的女孩穿着一身黄色运动衣,束着高高的马尾乌发像瀑布一样散开落下,清爽而傲慢的吩咐另一个短发女孩。

“这样不好吧,她是你的同学,至少也要过去……”

“闭嘴呀,让你教训我,还同学?谁知道是不是一个年纪一个班的。”马尾女孩瞪了一眼短发女孩,身上穿着一套旧款洗得发‘白’色运动服,隐隐约约看得出以前的粉色。

“要你去捡就去捡,废话多。”

短发女孩刚要过来又被马尾叫住,奇怪的指着小寒问:“我没看错吧,木依,她还穿着夏天的裙子,肯定家里跟你一样穷。要是伤了随便给她两个钱就打发了。”

清湛被蓝球砸中头部昏昏然,眼前发着花影子依稀看着是小寒。刚一起身腿一软又趴下去了。楚离回身看看脚边的蓝球又看看摔倒在地的清湛,大致明白了怎么回事。几个流星大步跨过来,搂抱起清湛。

“砸中你那个部位了?”楚离心疼的上下其手的东摸西摸。

“不是身体是头。我刚发现要她闪,没来及”小寒过来支把手摸着湛姐的后脑勺。

“你神经病呀,穿这么少,反正你也不怕冷,把衣服拿过来给清湛穿。是那个不长眼睛的狗东西干得事。”楚离满眼心疼的抱着清湛。好好的人砸得连东西南北都分不清了。楚离张大眼四处一望,就看见这一黄一白两女孩,洗得发白的运动服女孩一边朝这里走,一边在裤兜里掏着什么。

“怎么样?”看着摔倒在地的女子被个俊美的男生抱着昏迷在怀中。心里想,坏菜了没想到这么严重,这钱不知道够不够。

“你说怎么样,你挨一下试试。玩蓝球不去蓝球场,在这儿玩儿,到底是玩球呢,还是玩人呢。”小寒迈上前一步,发育良好的小胸脯使她站在小坡上居高临下的盯着短发女孩,更显得理直气状。

短发女孩注意到清湛身上盖着的水獭毛披。顿觉得她不像小姐说的那个是个贫家女孩,应该是有小资吧。捏捏了纂在拳头里的钱。一时心里拿不准该给还是不该给。

“怎么?手里捏几个小钱就想打发我们,还想着清湛姐是不是个穷光蛋还是个小资。后面是你家小姐是吧,那就是她砸得湛姐啰。”小寒的话让短发女孩大吃一惊,她怎么知道我心里想的。她怎么知道是小姐咂的。哎呀!不行,要是小姐知道我承认就算是我出卖她了。她回家一定会让我好看。

“不是啊,是我砸的,不关我家小姐的事,还有这钱可能是不够,我会多给你们。但是你们也休想讹诈我们。去医院该给多少给多少。”

短发女孩在权衡利弊之后,一改歉疚小可怜的样子,反说小寒讹诈。去医院当然好让小姐出钱,这样有医院的证明,小姐也不会说自己从中贪污。

一阵冷风吹来卷起地上的叶子向三人身边卷过去。短发女孩挥发汗之后被冷风一吹打了个大大的冷噤。看着小寒这身酷暑时的衣装,不由得从心里冷得一个激叮。

经过楚离声声切切的呼喊,清湛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略显得清醒。

“放你妈的狗屁,说谁讹诈呢?”楚离见清湛醒过神来,又见这女孩张嘴来了个讹诈,气不打一处来。张嘴就骂开了。

“小寒过来,抱住你姐。”

小寒抱扶着略显清醒的清湛,高声解释:“不是她砸的,是她后面的那个小姐,她只是个仆人,害怕我们多要钱,又怕那个小姐说她贪污钱,所以才说了那些话。”

小寒的话让短发女孩惊异的不得了。她怎么可能知道自己心中分分妙妙的思维呢?

小寒高声的解释也让后面慢慢移步而来的黄衣女孩听见了。 误会了。气得不得了,死丫头竟敢出卖我,还对外人告状,说我说她贪污,该死!

想到这儿,嘴巴一撇,人就快步走过来了。

马尾辫女孩以高高在上的睥睨眼神看着对面的三个人:“是我砸的,怎么了!我是无意砸,你们却是有意挨的。不是想讹诈是想什么?”刺辣辣的目光显而告之的宣布,你们三个是穷鬼。

“小姐。”看着小姐这德性,想着小寒的话,完蛋了小姐十有八九是误会我出卖她了。我完蛋了。短发女孩怯生生的喊了一声。

黄衣女孩一把推开短发女孩:“让到一边去,没用的东西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走上前来,跨上一大步,脚尖抵着楚离的脚尖,高仰着秀丽的脸庞,嘴里说着话,头还甩着后面束着干净利索的马尾辫,在脑后一摆一摆。一副你们不能拿本小姐怎么样的气势。

傲慢刁钻明摆明的不讲道理。

“我一双手,一对眼睛,就那么一扔,这叫什么?无意。哼!”她依势着脚伸进楚离两脚之间,另一只脚立在坡尖。额头贴平楚离的下颔。

“你们三个六只眼睛,三双手,还接不住个球,还闪躲不开,不是故意挨的是什么?啊!摆明了故意挨就显明了讹诈。”

黄衣女孩一把抓住楚离的双肩,看着楚离气得要死,心里更加乐了:“看什么?仗着自己长得俊俏,就想着本姑娘多赏你几…….啊…..。”

楚离没听她把话说完,直接一把将她抄起,狠狠的摔向一边。

黄衣女孩整个身体横着飞出几米远重重的爬到在地上,头插进低矮的灌木从。粉衣女孩飞快的跑过去,好不容易把黄衣女孩从灌木从中扒扶出来。

马尾辫被小树枝勾挂得散乱了一头披散开来。脸上也被划得生疼生疼。膝盖不看就能想到肯定是擦破皮了。两只娇嫩的双手已经因为惯力作用冲擦在花圃栏台,皮破血流。黄衣女孩不相信的瞪着愤怒的双眼,要知道,从小到大她没被人打过,更没被人摔得如此不堪。

“你….你敢打我?”看着楚离面无表情,眼布冷霜。黄衣女孩一把推开扶着自己的短发女孩。一个鲤鱼跳龙门,腾身而起凌空翻了一圈稳稳的站在楚离对面。这个仇她要报回来。将头发挽了一圈随便折了根细树枝,插在头上固定好头发。

平时里从没有派上用场,练了十几年的功夫。今天就在你个小王八蛋身上开开荤。可是她算错了,面前站的这个小王八蛋可不是一般的小王八蛋。

迎面射来的阳光使她的眼睛眯成一条缝。细细的打量着眼前的这小子,攻击他那个位置能将他一下放倒,慢慢**。以此雪恨。

当她的目光与楚离阴邪的眼神相撞时,内心不禁颤动了一下,心里暗暗想,他怎么这样看我。她从未见过这种眼神。管他呢,难不成我还怕他吗?等把他打趴了,再问他怎么这么看我。

“看着什么了?眯着眼睛看了劳子半天,看上老子那个部位了?”对于楚离而言,他太熟悉她的这种眼神。一但目光收敛那们部位,这个部位可能就是最倒霉的倍位。

可他这句话对于从未打过真架的黄衣女孩而言就显得有些太不正经了。黄衣马尾辫女孩经他这么一说,脸蛋一红,银牙咬:“臭不要脸的东西,下流坯”

“没见过下流是吧,老子让你尝尝什么是下流坯!”妈的,速度太慢了,花架子。楚离一伸手捏住黄衣女孩的虎口。一用劲,女孩疼的眼泪瑟瑟。

“就你这样还敢打架!一个女孩子不温柔待人也就算了,权当家里没教育好,居然还仗着会几手拳脚就想欺负别人。小丫头,今天就让你尝尝被人欺负是什么滋味?”说着楚离将马尾女孩的手往上一扭,女孩痛的眼泪再也挺不住了,直接江河纵横的流的满脸都是。

黄衣女孩又一次被他抛翻在地。吃了一口的黄土不说。小巧秀气的鼻子也被蹭破了,一张原来还漂亮的小脸此刻脏污满面,血合着泪水,粘着不少的黄土还有青草,整张脸看着就不像脸了。

“哟!脸还不错吗?”楚离从清湛的口袋里取出一片小镜子照着黄衣马尾辫女孩的脸。每个女孩都爱漂亮,何况是她—–。

从来练习都是别人让着她,她那儿知道跟外人打架是要吃亏的。短发女孩心里想着急了。装模作样以看打架的表情走到楚离背后,跟小姐使了个眼色。佯做被草芥绊倒而猛地扑上前,死死抱住楚离的双腿。:“小姐,快打”

黄衣女孩披头散发的从地上爬起来:“下流的东西我打死你。”她以为找着机会了。殊不知道更惨的在后面。

双腿被这个叫木依的女孩抱住的楚离,无奈的笑了一下,几米远的蓝球一下飞过来被楚离抓到手上。邪魅的冲短发女孩一笑:“小姑娘,这可是你害你们家小姐呀”没等短发女孩回过神来。楚离大喊一声:“看头”

直冲过来的黄衣女孩,听他大喊一声,看头。急忙将头一晃,以为楚离要用蓝球砸自己的头。即时飞身,一招燕子双剪尾。朝楚离踢过来。

楚离邪魅的眼神里流出一抹淫光。手中的蓝球飞射出去。

“啊!”半是惨呼半是痛的叫声急速的尾音硬生生的被呼叫之人收了回去。

旁边响起了小寒的欢呼声:“哇!主人好棒哦,打中坏小姐的小屁丫丫了,我都不记得人类有两个头哦,一个是人头一个是尾头。”

这是什么话呀!听得短发女孩在心疼小姐被打中之余,被小寒说得愣是满头黑线。人类?难道她不是人类。还人头!可以理解。尾头?呃!

黄衣女孩窘,羞,惭,得满脸通红。一种异样的痛楚从‘小妹妹’的心洞直袭而上到大脑神经。只以为一招燕子又剪尾可以踢中这小子,没想到蓝球会砸中小妹妹,更由于惯力主导性

整个人随着球的弹性飞上几米高,后,硬硬的砸坐在这个该死的蓝球上面,蓝球一滚夹在黄衣马尾女孩的两腿之间。

她可是从小到大都没吃过这么大的亏,泪眼婆娑余光的背后满满都是仇恨,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