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54章 谁耽误谁的一生?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听着清湛说黄霓来过说明了情况,苏美玦心里才释然了些,可是又一想,这学校,照清湛姐姐这么不粘他,应该没有多少人知道他们的关系,为什么黄霓找她而不找我呢?难道是因为我是富家小姐。

苏美玦想到这儿,身子更往被里缩了进了,头几乎靠在清湛怀里,心里不免有些小家子气了。

想着从自己上学开始到现在跟自己好的女生没几个,一般的女生差不多都不跟自己说话,当然如果不是特殊事情。想必这个黄霓也是出自这个原因吧。

清湛姐姐来这儿没多长就有好多女性朋友。可谓是朋友林立无论男女,不像自己这么孤立,黄霓找清湛姐姐的一大半原因可能还是听那群死党们说了什么。在她们眼里,清湛可能更适合楚离。那我呢?每天都跟着,今天又吵了架,会不会让她们看了笑话。说不定私下里还说我跟屁虫,死缠烂打倒贴着楚离呢。

想到这儿,苏美玦懊丧极了。纤细的身子越发倦缩了。

清湛看她半天没吭声,心想,为什么我说了黄霓,她就不做声了呢。是不是….?翻转了下略僵硬的腰身。

“黄霓跟我说的原因是因为她有多次看见楚离和我一起上下课,所以知道我们比较熟。人熟吗!就好说话呢。不找你说,我估计是觉得不好意思,那有绯闻中的女主角找正牌女友说话的!你说是吧。”

清湛拢了拢美玦的长发:“别缩太深了,这样对呼吸不好,导致睡眠质量不好。”

“她真的是这个原因?不是因为我不合群?”美玦抬起头来俏目微闭,鼻息如兰。

“我们美玦这么青春美丽怎么会不合群呢?你们说苏美玦可爱不可爱?。”

“可爱,可爱。”宿舍一片应合声。

“除了骄傲以外,什么都可爱嘻嘻嘻…….”

苏美玦听着宿舍里其她五个女生这么说。就大大方方的从被窝中起身:“以前有得罪大家的地方,我想大家不会怪我的。以后我一定改掉坏习惯和大家和睦共处。有难同当,有福同享。”

啪!睡在门边的姚科打开了电灯。雪白的灯光里,七个女孩嘻闹声一片。当然楚离是话题的男主角。因为苏美玦三句两句总是离不开他。他的坏,他的好,他的习惯,只在这不经意的花瓣唇齿间飘飞。

愉快欢乐的一夜就在几个女孩的熟络间不知不觉过去了。

阴沉的天空冽风寒流。庄重宽大的校门外停下一辆蓝色轿车,这是高云赐送给小寒的生日礼物。当然是不知道小寒的正确生日,小寒自觉的以除去封印的那天做生日。冬季。

一双雪白雪白的玉腿露出车门外,紧接着是令人惊舌的装扮,这天气!这风景!居然还穿蕾丝纱裙,藕节般的玉胳膊胖乎乎的露在外面,可爱灵气的小模样里。小寒终于出来了。自从熟悉了东海,胃口大开,吃炫了东海美食,越发的‘发福’了。蓝色蕾丝纱超短裙。修长的玉腿。露指短靴。脚指甲染着千里冰川的图案。

与随后钻出车的高云赐简直是天地之别,内着保暖内衣,毛织衣外罩短夹袄。一条加厚牛仔裤衬出高挑的身材。一米七八的个头。手上抄着一件水獭毛披。看着行人射出的异样眼神。好说,歹说的披在小寒身上。

今天真是太冷了,看着小寒就更冷了。楚离打电话回去要资料,这不给他送过来。半途遇见女友更要搭顺风车过来玩。

高云赐看了看高大的校门,心里怯了下,好怕进去碰见恩师。听说当了校长。心里长叹一声。真是对不起他,上次碰面还是在清湛的追悼会上。恩师悲戚失望的眼神像把钢刀一样刺进高云赐的心。真是对不起恩师栽培。回头一把拖住走得斗气昂洋的小寒。将资料递给她。让她送进去。

看见女友的背影渐行渐远,怕冷的高云赐刚打开车门想钻进去。

“高…云赐”背后苍老熟悉略带迟疑的声音,令他的心浪滔突涨。回头一看那熟悉的身影不就是刚才害怕见到的恩师吗!

左侧一位身穿黑色袄服的老者站在身边:“是不是…高云..赐”

“老师,是我!”高云赐从车内重新伸出头,站在校长面前。时过沧桑。老师头上的白发越来越多了。

“自上次一别,再也没见过老师,老师可好。”高云赐内心很激动。从小跟父亲战杀江湖,除了父亲的兄弟对自己好一些。其他人差不多都对自己是又恨又怕。只有这个老师将自己视同已出。咛呤教诲犹在耳际。

“老师,现在离上课还有些时间,外面冷,我们去茶吧坐坐。”高云赐扶着恩师校长,这一生最对不起的只有他了。

“暖气开足一些。”这间雅房我包了

“我不吃东西。来杯茶就好。”校长淡淡的一句话,让高云赐倍感心热。想起以前的小学老师碰见自己。什么都不问,只问自己在那儿发了没?随即就以过节为理由让自己去他家里玩。傻子才听不出来呢。明着要呗!

一杯淡茶,师风清廉。同样是老师,有些就是不一样。

“刚才那个小姑娘是你表妹吗?你家兄妹很多,”

“不是,刚才那个是……”高云赐想着小寒看着年纪太小,说是女友,老师听着肯定会不高兴。“我只有楚离一个表弟,再没有其他兄妹。刚才那个小姑娘是女友的妹妹。”

“呃……..”

校长一阵发愣。

赶紧的又问了一句:“楚离.一个表弟?再无其他。你上次就是为了楚离打架?”

“嗯,老师那事就过去了,不说好吗?”高云赐想着少年时期的荒唐事还连累了姚清湛,想到这儿心里一阵作痛,如果恩师知道清湛变成了女孩不知作何想!

校长看着高云赐日渐成熟的脸庞。思想往事心怀伤感。不想说,可是嘴不由自主的还是说:“我们学校来了个女孩,对,是楚离介绍来的,也叫姚清湛,长得跟你哥们一模样,包括表情,习惯。除了性别以外。”

这两个学生是他教书一生来遇到的学业最优异最有发展前途的孩子。他对高云赐及姚清湛寄予了很大的希望。可是只在一夜之间。这两个孩子一个开除一个退学。

更让他痛心的是两个孩子最后居然一个进了黑道,一个英年早逝。姚清湛是最得他心爱的学生。当年听闻清湛去世,他甚至有些恨高云赐和那个窝囊废表弟。

可是当他认识了楚离。这小子那是什么窝囊废?简直就是个人精。对了,前些日子他还怎么蒙自己来着。说高云赐有好多表弟。老校长心想再问问到底当年是谁帮谁打架。可是再一想当年调查结果确实是别人欺负楚离。

像楚离那种小子,还怕人欺负?他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这个高云赐是吃错药了还是怎么着。自己被开除了还带走了清湛……

校长在想什么,神情这么悲观隐带怨念。高云赐握住恩师的手:“其实这个清湛跟我哥们是孪生兄妹”

“胡说,清湛跟你同岁。这个清湛才十八岁。”校长想想过去的事情,都已经那么久了。再纠缠也没意义了。只是眼前这个学生,听人说他已经从事正当职业。这对他这个老师而言也是莫大心喜。

到底跟不跟老师说实话呢。老师这么喜欢清湛,清湛的“逝去”对他打击那么大。高云赐脑子里随时都可以想起恩师听说清湛不在了的眼神。算了,还是说吧,不就是个性别问题吗?恩师这么喜欢清湛是不会介意的哦!

高云赐想到这儿,就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倒豆子一般说了出来。

从始到终,校长的眼睛没有眨过。眼睛里的泪水积聚瀑流,虽然匪夷所听,但是他相信这是真的。因为习惯,因为眼神。因为当年的姚清湛知道他吃饭的习惯嗜好。每餐饭都是清湛给他端得好好滴。自从她来校后。给他那种熟悉的习惯—–当年清湛的习惯围绕着恩师的习惯。从没有间断过。

“是….是楚离把他救过来的吗?”校长哽咽不成语。

“他受那么非人折磨,在当今这个社会。是什么人干的?”校长的话让高云赐语塞。唯独没有讲明的就是清湛被军部抓去。说了没人信不说,搞不好还带来更大的祸患。

“老师,所有的事情都过去了,以后不要再提了,好吗?只要人活着比什么都好,是不?”高云赐起身绕过小桌,走到恩师身侧,半蹲在恩师身边。

“我的学生又回来了,我的学生又回来了”校长眼泪纵横鼻涕流。云赐站起身抽了几张手帕纸,轻拭恩师脸庞。

“云赐,你那个表弟很能,以后他再打架,你不要跟着参合。楚离根本就不是窝囊废。他..他..他白白耽误了你和清湛的一生啊!”

是啊!都是楚离这个混蛋。如果不是他,我就不会被开除,清湛也不会因为我而退学。我们也不会无聊到去钻那个该死的山洞。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害的。该死的楚离。要他赔偿。

“是那个在骂我呀。”楚离使劲打了几个喷嚏。

“好了,你快点滚回去”楚离手推着小寒,这个死丫头在这里勾得那些凡夫死党个个心动神摇。天天围着他,喊着要。

“你真不是东西呢,白白耽误了清湛和小赐一生呢。”隔得很远,但小寒依然能感受到小赐与校长心里语言。

一把推开楚离,真讨厌每次来学校都被他赶,怎么?难道自己就真的这么招人讨嫌。这回好了,直直感觉到小赐及校长心的里活动。小寒可不愿意放过这么个机会。

“赶,赶,赶,赶什么赶?告诉你,你们校长最讨厌你了,尽说话骗人说小赐有很多表弟,这回好,校长在学校门口碰到小赐了,你的谎言戳穿了。就是你白白耽误了小赐哥和清湛的一生,你混蛋。”

听着小寒边跑边对自己喊,楚离就不由的心里来气,原本来的是那个窝囊废,这个身体的原宿主本来就是窝囊废吗?谁耽误了谁的一生,清湛现在活得挺好,楚离冲着小寒的背后高声喊:“谁耽误了我的一生,小赐不是有你吗?这一辈子没有白活呢?老子才倒霉呢,你们统统耽误了老子的一生。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