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53章 强力胶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KS军部五位将军并没有怀疑圣师身上是不是因为中了奇世怪毒才会使身体呈现出玄奥的宇宙天体视觉,只是尊嘱历代师尊的嘱托而费尽心力使圣师再度复生。

一个黄色的木盒被打开了,里面最大的那颗正是楚离送给紫电的灵性能量黄晶石,其实这四个不用说,大家已经猜到分别是KS战略首席将军代号分别是:雷 电 风 雪

六颗灵性宝石分别放在床上这位尊贵绝美女人的额头,胸前,肚脐,最大的这颗黄晶放在口中,两颗特别小的则放在胸口。此时月光透过云层洒落在林间小屋的屋顶,圆形屋顶由聚能玻璃将月光灵气传入正印在床上女人的胸口位置。

六颗能量宝石合起来上千年的自然灵性齐聚她一人,吸收着森林里所有的灵气氤氲在她周围星星点点彩彩纷纷飘渺灵动。整间树屋仿佛如同童话里的仙境一般美妙。

“只差般琊石了。楚离上次练功天空变色,星相异动好像是驱动了四象郡星神。楚离的来历一定要查清楚。”

男人膜拜顶礼的向床上的女人跪下:“为了圣师,我什么都愿意尝试,那怕是假的。至少…..也许可以查一下楚离的痕迹。”

其她三个女人轻舒玉臂,悬空而起。双手合起,右手执兰花食指贴于左手小指头。四道强光如电流一般在整个小屋内狂闪。

“天遂正道,梵音婆娑,纯源一心,沧海没道兮于庵”

随着语音冉冉升高。四道强光化成光环融渗于女人的眉心。女人的身体猛一阵颤。身体的颜色。暗淡许多。

雷,电,风,雪四人的额头慢慢沁出汗珠,他们没有一丝停顿,一个又一个的光圈全部输入女人眉心。当最后个光圈输入后,女人的身体,目光坠落处皮肤的颜色更加遥不可及。蓝纱裳裙散尽处,皮肤上显现了一颗颗宛如星光。

“这是怎么回事?二师兄。”脚下一层雪霜的皓雪轻声问着。

“梵音来自纯元,星光启明于黑暗。”雷 恍如神游,目启远方星泪点点。喃喃自语又似回答。

“雪,你们看见了吗?圣师有反应了,这颗黄晶果然能量非凡。”

“二姐,如果我们早把圣师移来此处就好了。”风 看看二师兄知道他不愿意明说自有他的原因。总之圣师有反应,身体的反应是不是唤回失去的神识这个还不能确定,但终归是好事。

“我陪你去吧,二师兄。”皓雪上前一步。

“紫电,你那个侄子不是善茬,你要多注意他,我觉得还是由你陪我去。”雷回头看着三师妹。

意思很明白,怕紫电顾及亲情而手软。

“我明白该怎么做,我会将他清理出军部。三姐,放心吧,我不会伤害他。”风 一瞬间走到雷 电之间。

“二师兄,其实我真想陪你去。”风 嫣然一笑。其实她真想到处走走,师尊将自己的名字用 风 字,可是从来自己也没去过那儿。好羡慕云师姐和二师兄。云师姐就不用说了。是个特殊例外。

“没有军队或是势力保护,楚离会放过他吗?我姐只有他这么一个儿子”紫电忧心忡忡,眼前浮现姐姐期待的面孔,不能让姐姐失望,可是于波太不……太混蛋了。

只有二师哥明白紫电此刻的心情,紫电是自然门额外收的女弟子。原名浮华清自小失去父母,在表姐的照顾下长大,八岁被柳览清霜送去自然门做外长弟子,只因她骨格清奇心思纯灵。

自然门是军部设在外界一个不为人知的武功部,在科技发展的今天很多人都把武功忘记甚至成为传说神话。然,在自然门却真实的存在圣级高手。如他们。自然门不仅仅习练久已失传的武功,更提炼出自然能量中的异能之力以此来对付周边各国不为人知的神秘战事。

自然门弟子都是从军,政,商各大家族世族中精挑而出,因此他们的身份也从不为外界所知,即使他们的家人也无从知晓。紫电就是替代柳览家族而去。

“那就让他跟着我吧。”皓雪一脸的义气。心里想这倒是个好事,还不知道去那儿找机会认识楚离,有了于波这个活诱饵,还怕楚离不找上门来。二师兄说于波不是个善茬,到底是怎么个茬呢?也好想瞅瞅。

“这下好了,雪儿不寂寞了,一个于波,一个时刻会找上门的楚离。”

紫电微颔首笑得很美。

光阴似箭,日出月落,秋天一晃而过,秋末其实已是冬初。北方早已白雪皑皑,千里冰塑。东海叶已凋零,黄草坡,腊梅清。长空皓月。楚离特别喜欢的就是东海的冬天。尤是冬夜。最喜欢就是白雪种的两株腊梅。

暮色冷,暗香幽,佳人立。

绕着全校场跑了十个圈的楚离挥汗如雨,仅穿件单薄的汗衫,上了花圃干脆甩了鞋子赤着脚踩在这干枯的黄草坯土上,

满目苍夷,一片萧瑟。东南角上的腊梅此时却开的繁盛华荣。大多是女学生围着两颗树转来转去,自觉的不采摘枝头的稚嫩。只是落风了一地熟花被女生拾起,晒干了夹在课本里。

苏美玦从后面跑过来,将夹衫披在他身上:“快穿上,小心会感冒,即使有好底子也不要冻着”

苏美玦在风中打了个冷噤。

楚离看着她真心觉得很无奈,这个正牌女友,全身心交给自己,只等着大一就结婚嫁给自己的女孩。超粘人,强力型粘胶都没她这般粘性。早知道她这么粘,就应该晚两年勾引她,,。弄得现在水洗不掉,火烫不走。

“你还是回教室吧,看外面风这么大,教室暖和。”楚离知道说了也是白说,天知道不应该让她回学校。

果然。

“要回去一起回去,你看这儿都是女生,你一个爷们儿忤这像什么?”自从跟了楚离,美玦现在话里话外都变音了,纯粹一个管家婆。

“说话这么难听,什么忤这儿?女孩不应该这么说话。”楚离四下看看已有女生偷着笑自己。

“什么难听,还不是跟你学的,看什么?我都没怪你把我教坏了,你还敢嚷我!”美玦抬头看着楚离,蚕眉翘起,噘着小嘴巴侧过脸干脆不料他。

“好好,回去去。”算我倒霉。找了块强力胶。走了几步,楚离不走了停下来,看着前面美丽冻人的背影。心想,如果马上跟她结婚的话,她会不会不担心我跑了,就不粘了。

想到这儿,楚离又一阵猛摇头。不行,不不不行,说好了,姑姑老大,小瑾第二,她老三。这老大,老二都没娶,娶她算什么?哎!真是个麻烦。看着前面的尊贵富家小姐连打着几个喷嘴,楚离又动起歪心思了。要是她冻病了,住院也挺好的。

“快走啊,人家好冷,拖后面那么远,你干吗?”美玦回过头疑问的看着楚离。楚离赶紧走上前几步,搂着她:“抱着你不冷 了吧。以后不要穿这么少冻病了我会很心疼的。”

“人家还不是为你着想,我漂亮你有面子吗?以后记得带件大衣来,碰到这种时候,搂着我可以直接贴紧你怀里,又暖和又贴心。”美玦说完娇羞的看了一眼楚离。

“天!还贴!你干脆直接把我的心掏出来,用万能胶粘到你胸前算了。”

楚离终于说出了心里话。

“你什么意思,不要以为人家天天愿意跟着你,还不是为了你好,万一你再弄出来黄霓事件来,怎么办!楚离大少,请你不要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天下有几个女孩愿意这么对自己的男朋友,你还好意思嫌我!我可是挖肝挖肺的。”

“行,你不让我跟就算了,我还不稀罕呢,还我夹衫,冻死你。”一把扒下楚离的夹衫,披在自己身上扭头就跑了。不过跑得很慢。以跑的姿式中走。

“走就走,甩脸子给谁看。”说完楚离倒是朝相反的方向跑得比兔子快。

“臭楚离,跑得快摔死你啦”美玦见楚离不但没撵自己,反而跑远了,气得将夹衫甩在地上,并在脚下踩了几脚。快走了几步又折回来,捡起衣服气哼哼的拎着走了。

教课楼后面是一栋女生宿舍。夜晚一个纤瘦的影子拎着小包包从大门走进直上七楼右拐。也没敲门,她拿出钥匙,拧了几下推门进入,夜视能力好的她径直走到墙边床铺,脱下衣服。轻轻的钻进去,此时,床上躺着另一个女生。

“这么冷,怎么跑来了,身体都是凉的,还哭过?”

“嗯,清湛姐姐”

三年级女生宿舍里,美玦钻进了清湛的被窝,诉说着楚离的不是。并把被自己踩得灰溜滴夹衫拿出来当证据。

清湛看着上面的脚印,笑着问:“这是谁的脚印?”

“我踩的。”美玦伸手抱住清湛显得很不好意思。

“你踩了他的衣服还说他欺负你?对,他就是在欺负你,他应该躺在地上任你踩,这样他才乖,要不!我现在给他个电话,让他去你住的公寓任你踩踩。”清湛戏谑的看着美玦。

卟哧…..笑声落满整个宿舍。弄得美玦脸儿羞红

“我心不是这个意思了,我的意思是说,让清湛姐姐明个儿起跟着他,监视他,也不是替我监视,是替瑾姐姐监视。他最爱胡来了,一定要监视的。”苏美玦说到这儿的时候感觉自己的脸发烫,很烫,很烫,幸好这是晚上又在被窝里没人看得见。

清湛把美玦拉进被窝深处。悄声耳语:“小离是个独立随性的人,心里有你,走到天涯你也在他心窝窝里。至于黄霓那是个意外,前些日子黄霓来找过我,说明了情况。真的是误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