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72章 于波复元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楚离落寞的看着手机发呆。心里五味杂呈什么味都有,不过最多的还是甜味,还有期盼。有期盼就好。林瑾不仅仅是喜欢自己的,更主要还是因为她的原故,这身体原来的宿主才会短命,确切的说林瑾对自己有恩情。

只是她在犹豫,总在年龄上下不了决断,还有可能是她怕我花心,对她没有真情。这次去京城给于波治伤。一定要跟她讲清楚,我对她的爱情一点也不输给对美玦及清湛。哈!没想到那个王八蛋还有这份用处,可以让我提早见到小瑾。真不枉费老子对他的一翻折磨。

他妈疯了,还他外公外婆都不认识了。女人啊!无论多强盛的女人,孩子永远都是她们的弱点。

月稀星淡,三十七层的楼窗里看着天外云薄,林瑾穿着波点蝙蝠袖上衣,下着青蓝绣花牛仔裤,穿双水晶露趾凉鞋,坐在床边一勺勺的给于波喂着牛奶。泪水不断的从眼眶流出,从进了这个门看见于波开始,泪就没止过。

“瑾妹妹,你在这儿几天了,谢谢你对小弟的关爱,你也很累了,回去吧”

于糯柔抚着林瑾的肩膀看着她日渐消瘦的脸庞,哪儿知道她心里是在为楚离赎罪。只以为她对三弟的情义浓厚。

“柳姨还是神志不清吗?”林瑾回头看着于家二小姐。

“我们都错了,妈妈没有神志不清楚,昨夜外婆讲了,妈妈不是柳览家的孩子,是抱的友人的孩子。妈妈的老家是个与世隔绝的小山村。至于妈妈嘴里说的曾祖父。我外公不建议妈妈去找。家里正在商讨中。爸爸让我碰到你问你一下,你真的认识武功高手,绝世武功高手?”

林瑾低下头放下手中的奶杯。长发披下遮住了她的神情也隔开了于糯柔眼底的阴寞。

现在差不多已经确定三弟的伤跟那个楚离有关系,而且林辉认识楚离,那么林瑾也许也认识。能从二十四楼跳下无踪影,要么就做了充分的准备,要么就是绝世高手。第二个可能性最大,查过当天的摄影录像,没有那个少年的从楼里逃走的录影。

而且以妈妈的身手还被他玩耍,如同泥偶般毫无还击之力。

那么林瑾说出了可以救三弟的这个武功高手一定跟这小子有关系。爸说的对,现在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紧快救三弟为主要。无论他是谁?救了三弟一切真相就大白了。

“来吧 ”糯柔扶着林瑾走到旁边陪床边坐着。

“是男是女,需要多少钱,开个价?我们这就去接他过来。无论他真否救三弟,我们全家都感恩万分”

齐耳碎发,斜吹的刘海,冷灰色开领套裙使于糯柔看上去很精练。

听着于糯柔旧话重提,林瑾已经是欣喜异常,那里还能要他们家的钱。此时林瑾不曾意识到自己的言语已经将她归纳于楚离一家了。

更不曾注意到于糯柔眼中的嗔意。

“我这就打电话,他们明天就到”林瑾喜极而泣的掏出手机。

连自然门都无法做的事情,她,林瑾是怎么认识这么个绝世高手。这个绝世高手跟她什么关系。看样子他们很熟。熟到一叫就到?看她对三弟这么热情周到关心病情。就以前她对三弟的态度也没这么好,难道她是在赎罪?

糯柔走到窗边只手抱着腰,另只手支撑着下巴看着楼下人如蚁群来往匆忙。她为什么会从东海调来京城?糯柔从玻璃上的影子里仔细留意着后面林瑾的动作表情。

下午四点半。小寒与楚离,清湛三人出现在医院里。

“这个小姑娘就是?”这太不可思议了。

当于丹默看见小寒第一感觉就是不可思议,而柳览清霜却没有这种感觉。因为她知道武功高达无境界时,可以改变自己的形象。想必眼前的小寒就是如此。

这两个助手,女孩子面容谈不上美貌却自有一种诱惑人心的因子。身穿一件高雅镶钻绣花紧身裙,外罩一件粉色斗蓬。脚蹬黑色皮鞋,后跟处两只对飞蝴蝶结。

至于男助手。哼!柳览清霜心里已经认定是他。是楚离。即使他戴着口罩,可这身形,尤其是这冷邪的眼神,她一生都不会忘记。

“你们都出去吧,站在这儿碍手碍脚”楚离冷冷的一句话,使于丹默一愣睁大眼睛看着他,这个声音好耳熟,就是不久前,就是前几天。东海医院。就是这个声音。让他的孩子再一次受伤,妻子受辱。

“你,你………揭开口罩。你是谁?”于丹默指着楚离,本能的护着妻子的面前。警惕的看着他。

“于叔,没事的,他是来救于波的,是我朋友的助手”林瑾的解释让于丹默想起林辉是认识那少年的。那么同样林瑾也有可能认识他。

“我要确定他是谁?我才能让他靠近我的孩子”于丹默每根神经都紧张的崩起来。

“让他救我们的孩子吧,不要太紧张,瑾儿在这里”柳览清霜拉开丈夫的手,她一眼就瞥清楚离对林瑾的情意非同一般。

“妈的,老的靠近谁还要你批准”一道劲风将于丹默撞击到墙上,同时一团灰紫烟雾罩向于波的头颅。

“不要伤害我的孩子,求求你了!”

“于叔,他是在救你的孩子”林瑾顾不得什么同柳姨一起制住于总

“丹默,看看在说吧,他不会再撒野了。”柳览清霜双手使劲抱住丈夫的腰,生怕丈夫惹怒这个神秘少年。柳览清霜心清如镜,这个少年十有八九是伤害自己孩子的人,同时也是最有可能医治好波儿的人。

于丹默拼命的叫喊并没有引来隔壁医生,护士的注意,他的叫喊就像幼鱼落入水中,除了在这个房间听清之外,外面毫无感觉。

“爸,爸,爸爸,妈”虚弱干涩的声音,但足以让于氏夫妇听见,看见是躺在床上的儿子发出来的声音。

于丹默在叫喊中听到见儿子的声音,愣了一会儿,跟在妻子后面跑过去抱住于波。惊奇的发现,于波整个头形变得正常不说,连舌头都长好了。

“爸,妈求你们了,只有他能救我,他怎么说你们怎么听好吗?”于波祈求的看着父母,请求他们快速离去。

于丹默看着楚离,惊讶中透着恐慌,却发现楚离解开脸上的口罩,一把扔在他脸上。“看够了,可以滚了吧。”

于丹默恐怖的发现楚离的眼神正从他身上游走到妻子脸上,冰寒如刀的眼神定格在柳览清霜脸上。于丹默此时再也没有那种在金融界一呼千诺的威严,此刻他就像只护家的老羚羊,身体站在妻子前面。两个胳膊横在胸前作出一副拼死相博的姿态,同时眼里溢流出可怜祈求楚离能救于波

“小离!”林瑾过来拉着楚离的袖子,说实话,她从内心深处也害怕此时的楚离。但同时也知道楚离无论什么时候对她都是最温柔的,今天也不例外。

“扶他出去,你可以留下来看治疗你儿子”楚离向于丹默投去一个讥诮的眼神,温柔的亲了一下林瑾的脸。

可是看着此情此景的于丹默却有些害怕林瑾,因为楚离而排斥林瑾。惊疑,伤心,失望的眼神看得林瑾心酸内疚。

柳览清霜吃惊恐怖看着楚离,应该是说从楚离运功的双掌布洒出大团的灰紫雾体慢慢笼罩住儿子全身。

从浓雾中传出如骨头断裂亦如小鞭炮的声音。声声惨叫中于波积极配合,不敢将身体挪出半点。楚离邪野的眸光更多的是看向柳览清霜。

儿子的伤势已经大碍,可是在楚离的眼神中,柳览清霜却感觉血液快要凝固,确切的说,她快要成为一只冰棍。楚离的来历她猜的已经八九不离十,可是她不敢说,更不敢跟自然门提起。他是魔头,他是魔教中人。

不久前,也就是在去年,就是眼前的这个楚离还杀了自己的族人。虽说自己已经远离异人族,可是族人被杀是大事。她也得到消息知道大致情况,而眼前的这个少年与毁族灭村的魔教少年有着惊人的相似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