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52章 林中木屋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听着校长问自己,要得到什么样的惩罚,楚离眼珠一亮:“那就请校长罚我滚回家一个星期不准上课,这样史贯龙和蒙老师都舒服了。”

政教院长冲着楚离那张捣蛋的脸一瞪眼:“想得美呀,罚你不许上课一星期?不如说放假准你回去玩一个星期。我决定了,罚你站课一季,另外打扫全班卫生一季。

再向史贯龙赔礼道歉,侮辱别人身臭缺点,这种话换谁,谁受得了?站课和打扫卫生延罚二个月,到了冬季再执行。好了,就这样办吧。”政教院长左眉拉长,一眼大一眼小的戏谑揶揄着楚离。心想,小家伙这回你该傻眼了吧,一季呀,一个冬季呀。够你受的。呵呵呵!

楚离凭空听政教院长这么处罚自己,内心简直气晕了开始腹诽政教院长了。平时看你跟弥勒佛一样,没想到心这么毒,一个冬季呢。站课是要站在班级外廊的,整个冬季寒冷不说,外廊没有暖气。哈!你个老小子心肠这么黑。

“那样我会生病的。”楚离不甘心的大声嚷嚷。

校长呷了口茶正色严峻的表情看着楚离:“你也觉得不舒服呀,打人很爽啊!人家也很痛呢。要想自己舒服,首先就得让别人舒服,明白吗?下去吧,好好想想,想不通的问白雪,她会解释给你听。”说完校长对着楚离眨眨眼。

白雪?她给我解释….?内有玄机?楚离看着平时一脸肃穆的校长大人对着自己眨巴眼,顿时觉得有救了。赶紧响亮的答应。

“好,我认了。”

“不认也得认,由不得你。回班上去吧,这几天别到处跑了,多坐坐。”校长和院长相视对笑。意味深长。

看着楚离的背影,这小家伙什么都好,就是脾气上来了太倔气。不知道要投其所好消人心怨吗?

东南角花圃里,有白雪在里面种下的两株梅花,现在正是秋天,绿色翡色再过两三个月叶子掉了就要开出小指头大的黄色花朵,清冽的冷香沁人心脾。她正坐在树下背诵课文,她要报考的同样是琼都大学,选好了是艺术系。

暖暖的阳光照在白雪玉白的肌肤上泛着亮亮的光华,微闭着双眼全神贯注的背诵课文,手里拿着课文书卷成筒状。

楚离站在她身边没有立即叫她,只是慢慢的蹲下来看着这个长相一般性情极其温婉的女孩,柔柔的声音念着课文从薄薄的嘴唇间飞迭而出。均匀的呼吸声使小小的鼻翼一张一合像只小蝶的翅膀。。绿色的针织裙裹住纤弱的身体,胸前没有两座挺拨的高峰却已经显露出两个圆形包包。在针织衣的褶皱间。看上去有些像山峦谷间点点而露的小小蒙古包。

“给我。”纤瘦的手掌伸到楚离脖子前面。

楚离不禁愕然:“呃…….什么?”

见白雪依然没有睁开眼睛,紧紧的解释。

“我是楚离”楚离以为她要等谁,谁又要给她什么。

“知道,就是你,给我电影票两张。”白雪娇慵的伸了半个懒腰。身子往树干里缩了缩,头半仰着吸收更灿烂的阳光,午后,阳光安好,可是不似夏日那么长。很要珍惜。所以白雪特别喜欢秋日的午后。

楚离自作多情的一下贴倒她身边坐好:“你想陪我看电影?”

“我只要两张两影票,主角不是你。就在今天,明天,后天,以后的每个期五至期日都要这样!”

这么坦白,坦白的近乎命令一样的口吻轻柔的如同丝绡。

楚离像看陌生人一样看着白雪。这不像她说的话,更不像她的性情呀。记忆中的白雪从来不主动问别人要东西。而且还要的这么有范?好像楚离应该给她。只是轻柔的语气让人不忍拒绝。

白雪回头神秘的对楚离说:“总之,你照我说的做,保证你不会受那一季的惩罚。”

楚离恍然大悟:“主角是史贯龙”

“嗯,”白雪轻点颔首。“大家都是同学吗?”

“不,我不能让你为我受委屈。”楚离果断的说

“什么受委屈,这叫占便宜。最近我家搬新房子,有些远,周末多了个史贯龙护送我,我赚大了。他人高马大小鬼都不敢靠近我。再说还有件事你不知道,黄霓家租了史贯龙外婆的门面做生意。

史贯龙为了表示诚意减少了三分之一的房租呢,楚离,同学之间不是就要相互退让一步吗?眼看就要毕业了,各分东西,何必为了小事弄得不愉快呢。就算你是为了我,好不好?”白雪半商量半撒娇的看着楚离。

“可是那家伙那么臭。”楚离心想白雪这么个温温婉婉的女孩跟这么个粗俗的家伙看电影不是白白糟蹋了吗?

“臭什么?谁愿意身上狐臭?你当时侮辱他,他才生气滴。你给他一耳光占了多大的便宜呀,你还恨他。你呀….”白雪双手扶住楚离肩膀:“自从你变得强大之后,我这个班长就在你面前一点用也没有了。好了就当给我一个机会让我重新有点作用好不好。你到底要不要我当这个合事佬吗?”

“你不能就这一点用,你还得多有点用,帮我看看苞谷,我真的没有和黄霓怎么样。”楚离说到这儿头一低显得特别沮丧。“都是史贯龙个王八蛋。”

“我们都已经跟苞谷说了,你是知道苞谷的个性,他也绝对不相信你会看上黄霓,只是他相信黄霓喜欢你。…”

“不,不是的,黄霓不喜欢我,这是个误会,这样说吧黄霓是个性格有点断层面的女孩。懂吗?”楚离没有等白雪把话说完就抢着说。

“不懂,什么是性格断层面?”白雪一脸的茫然没听说过。

楚离看了白雪很有一会儿:“以后在跟你解释,总之,我跟她没什么。”

“你现在是全校的名人了,几乎没有人不认识你,没有人不知道你,大部分男生视你为仇敌,因为女生的缘故。”白雪冲着楚离的后背喊了一嗓子。

“我知道怎么做的。”楚离回过头说了一句就跑了。

苏美玦不像清湛个性独立,只要是楚离走到那儿,她基本上就跟去那儿,典性的粘人。自从回到学校之后,她就像条尾巴一样,天天尾随着楚离,除去厕所与睡觉。

一如往常楚离懒散的爬在课桌上发呆,两只眼睛似看非看的朝着黑板方向。自从习课蒙老师事件后,楚离变成点心了?典型了?每节课进来的老师总是第一眼看向他。有没有落坐。回答问题鲜有老师问他。总是点坐在身边的苏美玦回答。不知是不是以示警告,表示老师,嗨!注意着你呢。

显然昨天没有睡好,眼皮有些浮肿,双眼半睁半闭,鼻息哈了成个雾圆形在嘴巴的上方,不经意看以为放了只糯米饼。

美玦低头看着他坐在椅子上身子快要溜下去了。从桌里面拿出水杯,沁了些水在手上,照着他的脸弹了几下。好,清醒了。睁开眼睛保持姿势四处望了一圈复又垂下头。

“听听课,这堂课很重要。”美玦小声嘱咐。

我多聪明呀,课本看一眼就知道了,还用听老师讲?不过来学校走走过场,让姑姑不担心,顺便交几个美女朋友而已。楚离摇了摇发酸的脖子,稍稍坐直了身子,不一会儿软靠在美玦身上。

“楚离,同学请你坐直身体,注意影响。”老师的话在前方响起。这是个个矮的女老师,敢情她是一直注意着楚离呢。

“啊….哈….”楚离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七扭八弯的总算是坐直了身体。

“我希望,楚离同学在我的课堂都能保持这种姿态。”

周围一圈窃笑声。

“都是你不好,丢人,跟没骨头似的。”苏美玦嫌弃的看了楚离一眼,高仰着美丽的脸蛋凝神而听。

这个学校除了林老师和校长之外,我都讨厌,特玛的,个个都针对劳子,听着苏美玦的话回瞪了她一眼:“嫌弃劳子就坐别处去”

美玦斜眼回瞪他,骄傲的送给他一个大大的眼语“想得美,赖定你了。”

窗外,月亮半低头。楚离看着那一笼蒙蒙的月光心里想着许久没听到那群KS战略首席将军的消息,他们是不是照我说的去找般琊珠了呢?

月亮在乌云里爬行染亮云彩的边际,秋风在空气中伸展着身体宛如一条无形的长龙游弋空间。

莽远山林,植被丰茂,大腿粗的藤蔓纠缠于六株原始林木之间,六层高的地方一个被凿空了的树洞隐蔽的出现在月光里。

“二师兄,你真的要去吗?我觉得大师姐说的靠谱些,这小子有些带蒙人滴”

看似窄小的树屋进得里面才晓得空间颇大,这是一个蛋形树屋,空间悬着一张床,上面似乎躺着一个人。

被叫做二师兄的高大男人走到一侧轻轻按下一个圆形按扭。悬高的单人床缓缓降落在地板上面。

而在这床的四周,伫立着四个人。三女一男

三个女人着装各异,素雅者一袭雪白裙装。奢丽者雍容华贵。奇异如风似浪。唯一相同的是这三个女人身形修长秀美,窕窈丰韵,看起来都很年轻。

男人身形削瘦骨骼宽大身高有一米八零左右。脸色严峻神情谨慎。

那雪装素雅的女人突然一掀床上白色的清纱,露出床上的人来,这也是一个女人的身体,不过用笔墨似乎很难形容。

此刻闭眸浅睡,尊贵绝美的脸上,泛着几许娇艳,让人不得不称赞造物者的神奇,竟然让世间诞生如此美丽的娇容,就像是沉睡中的公主,等待着神明的召唤,身上穿着绣花靛蓝裙裳,一头乌黑的秀发从左肩一泄而下披散开来如匹发光的天鹅丝绒缎子。此刻躺在这里一动不动,似乎连呼吸也停止。

不过让人更觉得怪异的是她竟然从脖以下,整个身躯呈现夜空一样的深蓝,目光注视之下竟然会有种延伸宇宙苍穹的感觉。无限深远,这是中毒了吗?无从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