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71章 不忍看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你不答应的事情,我答应有么用。不过他真的很可怜,人心本善吗?你这样对他了,他就是傻子也不敢再你面前胡作非为了,你放过他吧。这样也让林辉哥哥面前好做点,是吧!林辉哥哥”

“嗯,对对”林辉点着头夸奖小寒懂事。

“自从你学会了人类的语言,这马屁也越来越拍的有技术了,啊!”楚离偏着头斜眼讥讽着小凤鸾。心想:还懂事呢?对我,还不如木依对音姒那傻妞。

楚离的手机响了,一看是林瑾。就接下了。起身走过来,踢了林辉一脚。大呼冤枉对着电话那头的小瑾。“我是看着那个老女人欺负你哥,所以我才出手的,别听你哥胡说八道,听我的,我的才是真话。”

“好好好,你别生气,还有小半年我们就要见面了。你想我吧,瑾瑾”

电话那头传来林瑾的声音:“我现在就在医院里,真的,从没见过这么悲惨的人。小离,就算于波真对不起我们,可是事情已经过了,你饶了他吧。我跟他说了。他的眼神我看得出来,真的改过了。”

“好了,好了瑾瑾别说了,我什么都答应你,只要是你让我做的事,我统统答应你,你别哭了,哭得我心都碎了。又酸又痛。这么长时间你都不想我,不为我掉一滴泪。为他哭。我不舒服。”

正当楚离跟林瑾道着这一年来的相思之情时。高天虎在背后捅了他一句:“小瑾为你哭什么?听你这说话的语气,那像个男人,分明就像个儿子对多年没见的妈妈撒娇。”

换着别人这样说楚离。楚离早就蹦起来了。挥着拳头就上去了。本来小瑾就觉得自己年龄大了,不愿意跟自己相配,这回好了。幸好,小瑾没听见。否则还不知道要费多少唇舌去解释呢。

楚离侧过身子,翻了高天虎一个大白眼。

“就是,你就没把小瑾当媳妇,你把她当妈妈,她当然…….”小赐看着楚离揍人的眼神。剥了颗巧克力塞进嘴里,不说话了。

京城,国大中心医院。国内外最著名的专家齐聚一堂,研究于波的身体状况,要怎么样才能复元。三天之后,得出的结论,骨头可以重新塑好,但是盘根错节的筋络及神经大动脉就没有办法了,他只有一辈子这样躺在床上

“算是废了吗?我的波儿还这么年轻就这样废了吗?”柳览清霜目光呆滞喃喃呓语。

坐在一边的林瑾捂着脸难过的呜咽着走到于波面前,征询他的意思,得到许可后。大胆的站出来:“柳姨,于伯伯,我认识一个朋友肯定能够医治他,这个朋友不是用现代医药器械而是用武功心法”

一句话,惊醒柳览清霜。

“你这位朋友是谁?我可以回去找曾祖父。对的,可以的,可以找曾祖父的”柳览清霜突然像中了魔怔一样的喃喃自语,痴痴发笑。吓得林瑾和于丹默双双扶着安慰着她。

柳览清霜一把推开丈夫,拉住林瑾:“瑾儿,刚才说的很对,只有……”低头思想了一会儿,抬起头来,睁大一双眼睛:“能够把波儿伤到如此严重的人,肯定也是个绝世高人,他是谁?跟那个小子有关系吗?”

林瑾看着柳览清霜的眼神变得阴狠,心一下子沉默了,生怕再说出什么话来勾起了她的想像力。她知道哥认识楚离。

除了曾祖父,这世上还有比他能量更大的人吗?柳览清霜脑子里浮现出一个男人,一个二十多岁,永远不会老的男人。爷爷曾经告诉她,这个男人在他小时候,就是这么年轻。是他不认识波儿,所以伤了波儿吗?

“不不……不会的”

柳览清霜的脑子陷入一团团麻乱中。

爷爷去世前,她回过老家,那个与世隔绝的地方。记得爷爷拉着她的手说过。霜儿你是唯一一个跟人族结婚生子的异人族。记着,你的身上永远流淌着异人族血液。包括你的孩子。我们无法摆脱的就是我们身上的阴暗性。你一定要好好教育你的孩子,否则,孩子身上的阴暗性会给他们招来杀身之祸。

异人族会嗅出同类的味道,而人类却不会,所以不要担心孩子们会被异人族伤害。恰恰相反的是要害怕孩子因自身的阴暗性而伤害别人为此给自己带来人族的报复。

巨烈的头痛使柳览清霜神情恍惚,眼前花影转动。晕倒在地。“我要救我的孩子。我要回家。”

林瑾见此现状,真的不知道再怎么下去将才的话题。悲伤的看着于波,却意外的发现于波也正看着她。眼神似要倾诉什么,可是发不出声音。

林瑾不敢看他这无舌的嘴巴。难受的扭过头去。心阵阵绞痛想起幼时少年的快乐。摸索着伸手紧紧抓住于波这有皮无骨的手。豆大的泪珠滴在上面。

心里开始埋怨起楚离的心狠。又开始想着为什么楚离要这么心狠,自从离开东海之后,东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以致于楚离下如此狠心。有时候想起他的残忍真心害怕。可是更多的是思念,恰如此时,心里千般埋怨,还努力的为他找借口,找托词。

“我就知道林姐姐不行”小寒远在千里之外凝神觅思来自远方林瑾的心声。槐树下,楚离坐在软椅里咬着槐花一朵一朵。

“她不敢看吗?不敢看于波的嘴巴,对不对”楚离吐出最后一朵槐花。

“你怎么知道主人?”小寒很惊奇,主人见都没见到怎么会知道,林姐姐的想法。

“这就是瑾儿温柔的地方,不像你什么都敢看,恶毒”很多时候小寒好似无意中变成了他发泄的人儿,或许是关系太好不怕得罪吧。

“我呸!我有你恶毒吗?我还替他止痛呢,人家那么悲惨还不是你造就的,都那么惨了,你还追去医院,狠心烂肝的让人家妈摔在人家身上,有道是,母子母子,心连心。你这样做不是在人家伤口上撒盐吗?”

看着楚离狠人的眼色,小寒没有半分退缩,反而挺起小胸脯站在他面前说:“我为这个家里做的贡献有目为睹,看看这个露天阳光小厅,就是我设计建造的。你干了什么?只会惹祸,泡妞,打架。败家精,闯祸精,啊~~~!”

楚离一把拽住小寒,将她塞进这软靠椅里。这几天霉透了,除了清湛和美玦,没人给他好脸色看。连姑姑也不大理他。这只死鸾凤这时候还敢给他颜色。

“叫你辩嘴,谁是败家精,这钱都是谁的,不得了啦你!”接下去就是几声啪啪啪声。楚离掀开小寒的裙子露出可爱印有咪猫的图案的小内内。毫不客气不容商量的楚离照着肉嘟嘟的小屁屁就是几个大巴掌。

一会儿的功夫白晰细嫩的小屁屁又红又肿。小寒从软靠椅中软溜溜的爬下来,咧着小嘴开始嚎啕大哭。伤心委屈的眼泪像洪水一样淹没了清灵的小脸。这些天还不是为了他,这个没良心的主人东奔西跑,没得一句安慰话,还挨打。凭什么?

华灯霓虹,站在天桥上面可以感觉到天地合一。站在河水边月亮就在脚下。踩一脚碎成片。斜风清凉吹不走心里的烦恼,先是舅舅受伤,后是报仇,又出现个姐姐,仇报了,可是一圈的人都不能谅解他。反倒说他下手毒了。真窝囊,悔不当初把他宰了也没这么多屁事。

“小寒是小女孩,你跟她呕什么气”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楚离抬头看着舅舅。“你身体还没怎么好,吹风会感冒的,我扶你回去。谁说我生气,我只是散散心而已。”

鸭子死了嘴壳子硬,楚离就是这种人儿。

“给,你的电话,小瑾打来的,我找你就是因为你的电话掉家里了”高天虎把手机递给楚离。一个人走到汽车里坐着等他。

“好吧!好吧,他妈妈疯了?连爸妈都不认识了?那好吧,我做为小寒的助手过去。小瑾,你到底想不想我,,我真的想你,好像现在就飞到你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