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61章 蒙老师的鸡毛惮子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昏昏欲睡的夏日被这似人非人的叫喊声,吓得很多同学纷纷跳下床朝这边观望过来。这叫声越发激起了楚离英雄救美的念头,木依被甩到一边。

“你不要过来,不要碰我。”看着南风音姒两只惊慌恐惧的凤目,楚离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怕我怕成这样滴。从心里深处激出一阵懊恼来。郁闷至极。不幸的是四野之内有很多学生老师纷纷朝这边过来。

“楚离,你对南风音姒做了什么?”

惊慌之中,这对小主仆愣把楚离两字听成苏梨。

经一旁观望的学生的嘴里纷纷得知,老师七凑八凑算是拼接成了一个貌似不是原因的原因,而且这个原因还有点色的成份。大致事件中心内容是楚离意图猥亵南风音姒

“你,跟我到办公室来,你们俩个先回宿舍。”蒙老师几乎用抓到贼的眼光看楚离,这么多同学做证,看你如何逃?

公寓里,粉色墙壁,粉色莲形床,桃花流水的图形被褥。粉色床柜所应家俱全是粉色。南风音姒抱着印有粉色青蛙的小枕头忧思重重的对木依说:“我看到了他临回头的那眼光,是盯向我的,真的,感觉那眼光里有气。你说他会不会隔空,真的隔空再次报复我。木依,我好怕。你看我们是不是去蒙老师办公室。”

“去求蒙老师把他放回来吗?小姐。”木依端了个蓝色木质小杯喝水。

“嗯,要不怎么办?你说我们都好久没见面了,他怎么突然到花圃来找我,还追着我,你是知道的当时我可吓坏了。不过,为了保命,我想我还是要去找蒙老师求求他放了他,否则我怕最后的半年,我不会安全呢,以他的神功,我想过了就算是表哥也是无能为力的。”

“不过,一定要跟他讲清楚,尤其他这种喜怒无常的人,”想到上次在医院里他的脸色跟闪电炮一样变得快。心中的担忧不低于小姐。甚至想到这个家伙会不会也对自己下手。

“对的,一定要跟他讲清楚,我们这次替他讲情之后,请他以后不要再针对我们,,我们是弱女子,木依,你记得跟他说话时一定要低调要弱气,跟他说,我们已经决定跟他生不相见,死不相遇,求求他放过我们啦,好不好,就这样跟他说。”

南风音姒从床上爬起身来从枕头边拿起小钱袋从里面抽出几张大票给木依:“那,这是给你花的,要是事办的好,我把那只流香草的戒指送给你,乖哈!去啦!”

眼巴巴的看着木依跑出去的背影,南风音姒心儿七上八下,走到窗边咬着窗帘子角发呆。

办公室内蒙老师威声如雷。“楚离,你胆子不小吗?如果敢猥亵校长外甥女南风音姒”

一记惊雷击中楚离头顶骨。什么!那个南风音姒,这个小太妹会是校长外甥女。晕!狂晕!怎么从来没有人告诉我?吃惊的表情让蒙老师看在眼里。哼哼哼!现在知道也已经晚了。

“慢着,慢着刚才你说什么来着?猥亵?我…猥亵?”对对,当时是有那么一点点想来着,可是我必竟只想想,没有碰,根本没有碰到吗?甚至还差几步远就被你揪过来这儿啦。怎么能算得上是我猥亵呢?

就算是猥亵也是她先勾引我滴。想着南风音姒的那个坐姿。只要是男人,血气方刚的男人谁不想?

楚离觉得大冤特冤,冤到极致。

比楚离矮几公分的蒙老师,仰着头,故作惊怒状,实则心里早笑开了。怒视楚离。耍流氓不说,还敢把对像直至校长外甥女,而对南风音姒还是全国七大家族之一南风世家的三小姐。他楚离简直就是瞎眼了。想女人想疯了。

对着蒙老师如此这般的诉说,楚离这时才好像脑子有点转过拐来,为什么苏美玦会跟南风音姒那么亲热,为什么清湛会认识。

以前听表哥说来着校长有个小外甥女放假来东海玩都是表哥和清湛陪着的,想必就是她了,天啊!妈的,这叫什么事啊!只想着清湛以前是小混混小江湖的原因才把南风音姒这个看上去丫的个匪匪,以为是小太妹。

兴灾乐祸,得意菲然,兴致昴然的脸,这张脸的主人是蒙觉老师。

门外敲门声响。

短发小白裙的木依走了进来,几乎根本不敢看楚离,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怯怯的走到蒙老师身边还未等她开口。

“放心,像这种重犯,流氓,猥亵犯我们学校是会重判的,何况南风小姐还是校长外甥女”

“啊!啊!啊!流氓?猥亵,你….承认的?”一声比一声高音律扭着弯儿,疑惑,吃惊,直到最后的愤怒。

“没有,我没有,是他栽脏的,我也很冤枉。”楚离看着木依的态度,觉得这丫头好没有跟着起哄报复自己,还说出了实情

“没有啦,我家小姐哪有被他猥亵欺负。”木依大声争辨,心想就算是欺负那也是好久的事也不在于今天哦。

“放心,学校的保密性能很好,你们的事情没有谁会知道。”蒙觉老师说的自信满满。

屁!

木依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的阻拦及小姐的慌张会造给大家这么大的错觉。再看这个老师,一脸的有问题。至于什么问题懒得去想。但是值得要说的是这个苏梨绝对没有猥亵我家小姐。

“算了,木依你回家陪你们小姐,她受惊了需要休养。这个我马上带去校长办公室,我保证你们明天早上眼睁开就看不见他了。”

蒙觉这时有点担心万一这小姐主仆不承认,这个小子的罪名就定不了啦,让他考上大学,他凭什么读大学,他也配。

校长办公室内,几名当时有目共睹的学生轮流说当时的情形。

“我看见这个男生直直的盯着南风音姒的那儿,一会儿好像是木依发现了,就拉她起来走。这个男生就追,南风音姒和木依见到他追就吓得大跑还大叫起来,木依在前面拦着,南风音姒在后面跑着。楚离一把将木依拽到一边摔倒在草地上,刚追到,不是,还差几步,南风音姒就喊着:不要过来不要过来。样子像很害怕楚离。这时候蒙老师就来了”

幸好,南风音姒不在这儿,否则让她如何自处,死丫头从来坐没坐相,站没站相,好吧,校长咬着牙齿又看了楚离一眼,臭小子,别人都不去看,扭着头或干脆跑去太阳地,你倒好,偏偏盯着不放,这还不说,还跑上去。

“说,你跑上去干什么?为什么追着她们跑。”校长一声怒吼让楚离仰着头毫无征兆的看着他,这模样就像一个大梦刚醒睁着眼睛看人一般。

“我看她喊得吓人,以为被什么给咬了,所以追上去看看,没想到蒙老师就栽脏嫁祸,人家 可是女孩子,这样要人家以后怎么嫁人呀。”楚离颇为惋惜的说。一句话所有的责任都归到蒙老师了。

“你,狗嘴吐不出象牙”

没防备蒙老师居然拿起鸡毛掸子抽过来。楚离闪开速度惊人,鸡毛掸子抽到校长脖子上面,,一条青紫色的痕迹。

校长非常儒雅的拂拂手臂:“不碍事”

这边却把清湛心疼死了,跑进来拿起抽屉内的跌打油擦上去。回头瞪了楚离一眼,眼神说:“真不要脸,害人精”

“对不起啊,校长我不是要打”说着又拿起鸡毛掸子抽过去。喊着为校长报仇朝着楚离抽过去。

这下楚离不闪了,气也上来了,嘴角浮起一丝冷笑。两只指头捏住蒙老师的手腕,看似没用力,蒙老师却一下下往自己身上狠抽不住手。

校长是在警局见过楚离的身手,知道他的厉害。 这回又亲眼见到这场景。看着蒙老师疼得牙只呲,身上青紫一片。忙过去抓住鸡毛掸子,可是谁也抓不住。回头看着楚离正嗔怪的看着姚清湛。清湛也不理他们了,转身出门。

楚离见清湛出门了,回头看看蒙老师一副惨相,嘴角撇了撇。腿一抬出门了。

一天清湛都没理他。苏美玦也没给他好脸色。这个吃到碗里还看着锅里的坏蛋吃鳖了,想着没趣,刚刚洗了澡躺下。

黑暗的走廊里一个鼻青脸肿的人愤恨的看着这间宿舍,半天慢慢走到后面女生公寓。

“啊呀!”

一个头面青肿的家伙站在自己面前。南风音姒吓得大叫,正在洗澡的木依慌得裹着浴巾跑出来打开大灯,才看清原来是蒙老师。

南风音姒并不知道今天下午的情形,请蒙觉老师进了客厅,泡了花茶给他喝。

“你一定要告楚离,说他想要猥亵强奸你。”

吓!没把南风音姒给说蒙了,钟离又是谁?看着肿着脸庞的蒙老师,音姒才明白过来肯定是在说那个苏梨吧,可是后一句彻底让她蒙仁儿了。强奸!还一定!这哪儿跟哪儿呀,是,自己是对那个苏梨又怕又恨,可是也还没到牺牲自己清白去告他的份上。

何况众目睽睽,也不是这么个栽脏法呀。再者这个老师为什么要让自己这么做?看他一头的青肿,难道是让那个他,给教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