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51章 语词错误的后果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习课老师可是狠狠得记得上次风波,不但让他莫名其妙的摔倒在地,痛的不轻,还扯破了老婆给自己买的衣服。他当时就发誓不能原谅楚离,那怕惩罚他打扫了三天全校校场,仍然不能消气,仍然不能原谅他.

上课前,史贯龙向他汇报,看见楚离和低年级小女生调情,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十有八九楚离会迟到。那就守株待兔吧。

这个臭小子害得我被老婆骂,即使你是我的学生,我也不能原谅你,更不能便宜你。

楚离看着习课老师的怨恨的眼神,这下才明白过来,原来习课老师心胸狭隘,不就是扯破了件衣裳吗?不就是摔了个跟头吗?有必要和别的学生联合起来抓我的错吗?还惩罚我扫了三个校场。

想到这儿,楚离一改平日可怜兮兮的表情,冷冷的看着这个小气鬼老师。既然你这么怕老婆,好!我就让你一次性怕个够。让你吃了鳖还不知道是谁请你吃的。楚离心里冷笑着。

“那……请问老师要怎么处罚我,才能消掉你摔跟头,破衣裳的仇恨呀?”楚离歪着脑袋斜眉吊眼的看着这个大近视。

“原来老师是在报仇”

不得了啦,一时间课堂里像开了锅的粥,议论纷纷。

“老师,上次你摔跟头真的不关楚离的事”

“楚离有钱,让楚离给你买件衣服。”

这是什么话,嚷嚷的声音让习课蒙老师的脸一阵红一阵白。

“肃静,我不是在报仇,我是在告诉大家,楚离这次迟倒给大家一个很不好的影响,所以一定要从重发落。”蒙老师的脸色像极了一个在大街上底裤被扒掉的女人。要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蓄积了满满的尴尬和势如破竹的凶悍,准备一怒到底。

“是吗!老师。”楚离轻浮戏谑的眼神紧紧不放松的盯着他。

“老师是姜子牙的徒弟吗?”楚离一句询问让全班哑然,更让这个瘦高个子的习课老师丈二和尚莫不着头。愣了

“什么?”

听着习课老师愣不啦叽的反问。楚离的嘴角弯出深深的蔑笑:“神机妙算呀,你怎么知道我会迟到,竟而在他-史贯龙的耳朵上挂个微型扩音器,还让这个臭啦巴叽的东西坐在我身边,瞧瞧我身边人都被他熏成什么样了,男生就算了,老师你看看白雪,再憋下去就快要断气了。”

听着楚离毫无保留的辱骂,尤其是在自己喜欢的女孩面前。这下可大大挫伤了史贯龙的自尊心。让他气得暴跳如雷。

两只肥大的拳头捶在课桌上,一蹦而起,膝盖将课桌拱的翻倒在前面学生的背上。书本 哗 的一声掉了一地。

指着楚离的鼻子大声咆哮:“是老子说的怎么了,是老子亲眼看见你跟低年纪的黄霓勾肩搭背,调情**,地点就在楼下校场。”史贯龙愤怒的瞪着火红的双眼,两颗眼珠都快要因为愤怒而突出眼眶。毫无大脑思维地说出震惊天下的话语。不仅让全班同学哗然,连狼狈为奸的蒙老师也大跌眼镜。

“**,这个词是这么用的吗?是用在此情此景上的吗?”

“楚离”一声悲愤极为凄厉的叫喊从课堂的东北角传来。同学们又一次将目光看向苞谷。

全班又一次掀起**,叽叽喳喳有不少人知道苞谷和低年纪的黄霓在恋爱哟!

楚离不用看就知道苞谷的脸色眼神。是多么的痛彻心肺。

“你他妈的放屁,你他妈的随便侮辱一个少女的清白。”楚离将头扭过一边,咬咬牙,回过头来一个大嘴巴抽到史贯龙脸上,顿时赤红的五指山印在他肥胖的脸上。由于巴掌的惯性,史贯龙整个庞大的身躯倒向课桌又一次砸到前排人的……..这回前排学生很机灵,早早的站起身来站在走道上。

随着一声课桌倒地的声音,史贯龙呈大字型爬在两个课桌上面。嘴巴肿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恨透了楚离,笼络了白雪的芳心,又在白雪面前揭自己的伤疤,现在又当众抽打自己,不管了,反正蒙老师是站在自己这一边。又是他先动手打的。无论如何也要在白雪面前把面子找回来。仇恨!仇恨!像火一样的在史贯龙胸前燃烧使他完全失去了理智。

“唔哇!”发出一声近乎野兽的叫声。没头没脸的向楚离撞过去,像火车头一样朝那个方向。速度!非常快,从地上站起来楚离就在自己身边,没头没脸的撞过去,速度相当快。

可是再快也没有楚离快。谁也没有看见他是怎么闪身的。包括楚离后面的习课蒙老师。

“啊!”一声惨叫发自习课老师的口中,速度也是速度,谁也没有想到史贯龙撞向楚离,楚离逃开而站在他后面的习课老师没有躲开。冲劲!速度!1米75的身高肥胖的身体二百多斤,就这样像火车头一样照着习课老师的胸口撞过去。

习课老师没有防备四仰八叉的向后倒,瘦高的个子砸在身后同学的课桌上面,冲力,惯性,老师的身高体重,谁也没有拦住,课桌,书本,学生,老师。尖叫,惨嚎,倒了一堆,洒了一堆。

好痛,二百多斤的力量撞到胸口,不痛才怪!胃里的酸腐往冒,酸水,吐的一塌糊涂。胖子,及附近好多同学拉住使猛劲的史贯龙。他也傻了明明撞去的是楚离,怎么变成了蒙老师。吐得一塌糊涂,眼镜也摔到一边被学生踩了。

看不见了,彻底看不见了,眼底一团团黑影子,无数声弱弱的声音安慰着老师的声音,伸手拉扶他。

白雪见势不妙,清湛也知道真惹烦了楚离,百个史贯龙都不够他打的。跑上去和白雪一边一个扯住史贯龙的胳膊。温言细语的劝阻蒙得一团雾水的史贯龙。

楚离早就换了个方向站着冷冷的看着这个同学,冷若冰霜的瞅着蒙老师,要不是他小心眼史贯龙也不会执势妄为,不会乱说……楚离扭头微微看了一眼东北角的苞谷,这是他在班上来上的第一堂课,原是邻班的他,今天才调来。

此时正一脸的不信任的看着楚离。那眼神像一把利剑………

“他在放屁,我没有。”楚离郁闷的向他解释。

“楚离不是那种人,黄霓也不是那种女孩。”死党们纷纷帮助解释,个个都鄙视的看着一旁狂吼乱蹦的史贯龙,这家伙还高中生呢,玛的!说话连词都不会用。

“楚离,你殴打同学,罪无可恕,我要告到学校教政处去,处分你,消除你考大学的资格。”蒙老师气急败坏在众人的搀扶下从地上爬起来,面对着楚离的反方向怒气冲天。高度近视的蒙老师根本就看不看楚离站在哪个方向。

这回可是找到把柄了,可是他似乎忘记了自己身为师长,设计陷害学生可是犯了东海中学第二十一条教师规范。

东海中学教政处办公室。

“蒙觉教师,你太让我失望了,做为一个老师的责任就是教导学生怎样成为一个优秀高尚的人,而不是教育他成为一个阴险黑暗的人。你这样的做法,跟小人有区别?”教政处关紧的门窗里隐约传来校长严厉的声音。

“我阴险?我黑暗?”蒙觉老师此刻如同一个身陷牢笼的狮子,面对严厉的校长,他想大发脾气可是底气显然不足。

“我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要给学生们看,对待一个善于诡辩的人,应该用点脑子,用智慧,而不是一味的听之任之由事情的发展,由恶事者逍遥。楚离就是恶事者,上课不好好听课,还弄些光呀一类的推到我。

还否认自己的错误还敢当众顶嘴逞强。这是我不能容忍的,校长,你没有亲眼看看楚离彪狂的样子。是多么的嚣张当着我的面,侮辱其他学生,还殴打史贯龙,这样的学生不能留在学校,要开除,要清净学校风气。”

蒙觉老师振振有词的在校长及各大教政院长面前诉说楚离的种种不是。煽动教政院长及校长开除楚离。

校长和院长相互对望一眼。微胖的教政院长递了杯茶给蒙觉老师。心平气和的说:“首先楚离是个学生,你是老师,你不应该设计他……..”

“如果校方开除楚离,我愿意接受处分。”蒙觉老师的坚持让院长摇摇头。

久久看了看蒙觉。“好吧,我们现在先说校风问题?校风是靠师生们共同维护,而不是将事情一味捅大最后将责任推到学生头上,就可以严正校风。既然史贯龙告诉你,楚离在楼下校场的事情,你就应该让史贯龙马上下去喊楚离来上课,而不是意识到楚离肯定会迟倒,而设计楚离让他当众出丑,以达到自己的目的。

如果说到楚离殴打史贯龙,你觉得。蒙觉老师,你觉得你不应该负一半责任吗?楚离是个性格骄傲的学生,他怎么可能在知道有人设计他的情况下,还和对方好好说话?史贯龙出言侮辱黄霓,这是一个青春花季女孩,史贯龙这么说,以后让她怎么在学校立足,勾肩搭背就一定是调情吗?

学生到学校是来学知识受教育,学校本身就背负着教导学生的责任,你要时刻记得自己是个老师,更要以正确的智慧去教育学生,你纠合史贯龙这么做只能让其他学生鄙视你,史贯龙挨了打之后,你又对史贯龙做了什么?你又能给他什么?他的心态能平衡吗?别人会对他做出种种猜测,你这不是让他在最后的一年受到孤立吗?这样会让史贯龙性格扭曲甚至以后长大形成偏执的个性。蒙老师,你不要忘记了现在的学生正是成长期,叛逆期,这段时间我们做老师的肩上的任务很艰巨,不仅仅是教育他们学文化,我们更肩负着他们心态形成日后在个性上的影响。”

“都是我的错是吧!你们以为我想啊,都是他,…..我也很无奈啊,我老婆给我买的第一件衣服,我结婚很久啊。还有,他专和我作对,你们每个人都说他好,可是他专在我的课堂上捣蛋。自己不好好学习还干扰别人,我也教育过他,他听吗?他能言善辩比我还凶,我要求调课。这样的学生我教不起。”蒙觉老师很不服气的将头扭向一边要求调课。

秋日午后的阳光总是让人昏昏欲睡,前面的教政楼前已经围满了学生,早就有人偷偷报告楚离。楚离懒散慢腾腾的走进去,错不在他,他怕什么?打同学怎么了,同学打架很正常,况且,校长是什么人,楚离心里早就明白。大不了挨顿处罚,蒙老师挨训已是意料之中。

教师算计学生,哼哼!

出门的蒙觉老师一脸郁闷的看了楚离一眼。一副不服输的脸色无惧的神色。

“你们看他的表情。”蒙觉老师又折回来,指着楚离对校长及政教院长说。

“你先回吧,我们来教育他。”校长 挥挥手让蒙老师先回去。蒙老师悻悻的离开了。

“整个学校数你最顽皮,虽然做了很多好事,可是也不能随着性子乱来。打同学,跟老师顶嘴,楚离你实在是太过份了。自己说你要得到怎样的惩罚才能让别人消除对你的怨恨。”

校长心里想,我才将跟你讲了一通道理,你后脚就打人。嘴皮子说肿了都没用。

“我已经想好了,是我不对不应该,真的是不应该让老师莫名其妙的摔一跤,真的不应该跟老师顶嘴,真的…..”楚离低头想了想,抬起头来:“给史贯龙一耳光算是轻的啦,要是换了学校外面的人,冲他那样说,早就去医院躺着了。”楚离低头头敝敝嘴抽史贯龙那一耳光,他真的觉得没得错。让他认错?难度挺大。

“你 你说什么?死性不改,真的想被开除吗?”校长瞪着眼前这个学生,自己不 讨厌他,况且,林老师走时又万般交代让自己照顾他,刚刚接到电话军方谈着也是他让东海中学重新回来。校长在肚子里翻来翻去也不知道该怎么修整他,才合理。才能让蒙老师消气。史贯龙消除怨恨。

毕竟师生在一起相处,都要心态平衡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