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70章 二十四楼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柳览清霜刹时面色一变,左手掌风回收,侧旁一股气流随着掌风的劲道卷着耳环嵌入洗手间外墙壁。摇了下蓬的掉在地上。

楚离一见就看出她没有用多大功力,只是想给自己一个招呼,并没想真伤害自己。即使是如此,老子也要给你点颜色看看,瞅着一边紧张的心肺都要吐出来的林辉。嘴角划过一抹玩笑。

“于波不会说话是吧,我让他说话,由他自己告诉你们,谁伤害了他好吧”

开什么玩笑啊!林辉从地上爬起来。真搞不懂楚离的想法。难道他真不知道这是法制国家。无论他再多厉害,一旦真跟他干上了。他楚离还真跑得了?林辉不是太相信。他真的要让于波说话,让于波供出是谁伤害了自己?这不是自己往火坑子里跳吗?这么大的事,我林辉能给他兜着?

楚离摇摇歪歪的走到于波面前:“你受着点哈,会说话了,自己跟你爸妈说,别冤枉好人,嗯。”

“你要对我儿子干什么,不许碰他,滚…….滚出去。”于丹默冲出病室叫着医生喊着保安,要把楚离轰出去。

“放开我儿子。”柳览清霜看出这少年不但机灵更有些来头,要不林辉也不会这么护着他?虽然林辉表面是护着我们,可是骨子里更像是怕这小子受了伤害。这一点柳览清霜看出来同时也很生气,气林辉胳膊肘向外拐。跟自己的波儿好歹也是从小玩到大,而且波儿又伤成这样,他居然还去卫护一个外人。真混蛋。

柳览清霜有心再给他一记,可是看他在波儿身边,怕殃及池鱼。于是干脆用手去扯开她。却被楚离反手一推一拉入怀中戏谑:“啧啧啧…紫电绝世美貌,怎么会有你这么个丑姐姐。”

本来是要拖开楚离的清览没想反受他轻薄,顿时怒火冲天。又看见儿子看他的眼神如此惧怕慌恐,就像一个小孩在黑夜里见到厉鬼一样。心里断定了这小子一定与于波受伤有关系。

想到这儿,恨从心来脚下使劲,膝盖使劲向楚离命根子顶去。

“吓!来真的啦。女人啊女人,还是受不了激。”伸手在柳览清霜膝盖上给了一措。她受痛的弯下腰。

“你不是疼你儿子吗?这好你好好疼,疼个够。”

“不!”柳览清霜下意识知道他要怎么做时,已经晚了。身体呈直线被楚离双手震高到房顶呈圆拱孤形重重的摔倒在于波的病床上面。

并并并碰碰声一片。药水瓶子全掉到地上碎了一地的玻璃渣。更让人触目惊心的是插在于波身上的针此刻血液倒流。黑红色的血液大量的从塑料细管中向外流处。混合着药水流满一地。

这回林辉一看事大了,于是顾不得楚离了。再怎么说他也是一方城市的警司。保护市民才是他的责任。

楚离调皮的看着床上可怜巴撒的于波。深深叹了口大大的气。无奈的双手一摊:“看吧,不怪我哈!是你妈先动手的。不是我不救你哈,是你家人不让我救哈。”

病房的动静惊动了隔壁房里的医生护士,纷纷跑来看得呆了。迅速的推开一边的楚离,扶起拉开愤怒伤心的于夫人,以最快的速度拨掉于波身上的针头。并开始大声呼救,跑到医救室重新装起药液。

此时于波的表情极度的恐惧中透出强烈的盼望。小寒告诉过他,能救他的只有楚离。昨天从死亡边上跨过已经证明了楚离的能力。可是…..可是……转眼事情却不到几分钟,于波眼睁睁的看着妈妈从房顶重重的落在自己身上,可是他已经听不见自己骨裂或骨碎的声音了。

于波张着口大大的哈了两口气,晕过去了。楚离看着面色难看的林辉手里拿着铐子来拘捕自己。看着于氏夫妇仇恨的眼珠都要从眼眶中崩裂出来。轻浮的吹了声口哨,笑了一下。转身在众目睽睽之下以惊人的意想不到的行为,从这高达二十四楼纵身跳了下去。半空中听到病房内传出的撕破喉咙的尖叫声。

“他不会死。”斩钉铁截的声音从众人惊吓万分谈论畏罪自杀人的声音中铿锵而出。

众人回头望去,说话的正是于夫人柳览清霜。

二十四楼啊!不会死?众人向她投以同情的目光。想必她是恨疯了。下去的保安回来的报告让众人再一次看着这位目呲欲裂的于家贵妇。证明了她的话是正确的,楼下没有寻到楚离的尸首。

背过身僻开于氏夫妇,大家纷纷议论着,于家公子干了什么丧天伦的事情,才被人弄成这样。而这个少年是有备而来,说不定从那一楼逃跑了。

于波当天就被送去京城。林辉接到一个任务寻找楚离。务必拘回警局。

夜色降临,没回家的林辉从警局里出来就一路朝金园小别墅而来。

“你还有闲功夫吃饭,真的不怕事?”林辉端着美玦给自己盛的饭。毫无形象的吃了一大口。难解的目光让大家疑惑的看着他们俩个。

晚间新闻:神秘少年大闹东海市国民医院,狠摔沧涑集团董事长夫人柳览清霜于其子病床。后。神秘少年从二十四楼跳下神秘失踪。我们可以从摄像头中看见这位少年的长相……..

“你想怎么样?”高天虎严肃的问他。

“主人,你出名啦呢!”小寒颇有些惊喜,一点儿也不会楚离担心。

“辉哥,小离不会真的坐牢吧。”苏美玦秀目浸泪。云姜更是人都怔住了。

“其实这也没什么大事,首先,于波不能言语证明伤害他的人是楚离,所以仅以楚离大闹医院病室来看。实则是于氏夫妇先动的手。只能说小离防卫过当。”清湛慢条思理的替大家理清事情脉络。

“你说的好听呀,又不是让你去坐牢。”美玦不由自主将憋在肚子里对清湛的嫉气发泄而出。

高天虎吃完饭将饭碗一推,抽了纸巾擦擦嘴:“清湛说的不无道理,你怎么看林辉?”

“我当然不可能让我妹夫去做牢了,清湛说的对,这就是个防卫过当。不过也太过当了,万一这个于波要是真有个三长两短…..”

林辉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小寒给堵了回去:“没关系我去跟他商量一下,他还听我的,起码对我的印象比对你们好。”

说完一道寒光人就不见了踪影。

云海翻腾,月亮看着出奇的大,凸凹不平的外表使月亮看上去没有陆地上那么美丽。飞机驾着巨大的轰鸣声穿梭于暮星云海之间。

一架波音841小型救护飞机此刻正穿梭在万里云海之中。

稀!这么多人陪着他?

小寒,穿了件护士服,端了个医药盘子走进去。朝惊讶万分的于波眨眨眼睛。

“乖!不要害怕,我有事跟你说。”小寒笑嬉嬉的看着床上的可怜人。

冰蓝色的星星晶晶亮亮布满整个机舱。一会儿所有的人除了于波以外都进入梦乡。

“你不用说话,心里想的什么我都知道。我说什么你答应就张张嘴,不答应就闭着嘴。”小寒有些可怜的摸了下下于波的额头。

于波张了张嘴。

“不要让你妈妈告他,我可以让他整理好你周身的骨头。至少让你会说话。会走路。嗯”小寒偏着头看着于波。以希他会张嘴。

谁知道于波即没张嘴也没闭嘴,歪了歪嘴。

“你是怕你说不动你妈妈是吗?”小寒继续倾听着于波的回复。

“没关系,一切由我来,为了你,你妈妈会愿意的。你想全部治好?可能性不大,主人太恨你。我回家好好劝劝他,你真的很可怜”小寒再次运起凤玄心法。于波感受到一股从未有过的舒服感。感激的向小寒张张嘴。

“我走了。”蓝光一闪小寒忽而不见。

小寒侉着零食编织蓝从外面进来,一去一回不到两个小时,瞧这蓝子里塞的满满滴,就知道她又去零食超市逛了一大圈。值得意外的是她换了条裙子。

“怎么样?我自己新买的。”海蓝色镂空蝴蝶袖,高腰小短裙。露出两条纤细雪白的长腿。一双镶钻的银白色高跟小鞋。

“怎么想起来买裙子。”小赐有些失落。自己为她买的裙子从没见她穿。

“本来是想叫着你一起去买的,可的刚好就碰上了,所以就买了,店家说我长得漂亮,可是一年四季衣服太少,看着单调。”

蹦蹦跳跳跑到楚离跟前。小蓝子往他面前一放:“不许吃光了哈,给我留点。他答应了。”

“你没替我答应他什么吧。”楚离扔下书懒洋洋的看了她一眼。心里想着这个喜欢随意做主的小寒一定替自己答应了那个狗小子一大堆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