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69章 医院慌剧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东海市,医院急救室内,医生,专家来往匆匆在床上重伤者面前用各用仪器探测救治,最后,均摇摇头。无奈的走出急救室。对一位年均五十以上偏瘦的中年妇女面前。致以抱歉。

“真的想不出办法?医生再想想办法吧,他可是我唯一的儿子,求求您们了,用多少钱都没关系,只要能救好他”

中年妇女泣不成声。苦苦的哀求着面前的老专家。此时乌黑的长发从漂亮高雅的盘髻中脱落,纷乱的披散在脸庞。月白色的套装沾满了灰点子,昨夜也是半夜,听东海市家人说在一个垃圾堆旁边救到少爷,已不成人形。

看见儿子的惨状,柳览清霜无法再沉静。痛苦几欲将她淹埋。

“国内是没有办法了,去国外吧。估计希望不大,他身上的残疾部位骨碎经络与大动脉错结纠缠,能活着已经是奇迹了,真不知道你家公子为什么会伤成这样”

中年妇女听了老专家的话,抓着老专家的手缓缓松开,不由自主往后退了几步的身体,腿脚松软向右侧仆倒在地。

“夫人,夫人。”旁边的一男一女急忙将她扶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来。

“赶紧打电话给老爷,说明白少爷和夫人的现状。”白套裙的女人推着西装男人的手急切的说。

“我早就打电话了,老爷就在路上,一会就到。”

中年妇女伸手拢起半披散的头发。露出因过度悲伤而显憔悴的脸。眼底渐渐升起一团恨毒的火焰。抓住西装男人的手用力的支撑着身体,直起腰。强逼着泪水狠狠的说:“谁伤了我的孩子,我让他十倍奉还。”眼底射出无数道精芒。

跄踉的步伐跟随医护车歪歪斜斜的往医院住院部走去,拒绝两个仆人的扶持。漂亮的指甲在墙壁上画出深深的血痕。

“夫人,林警司到了。老爷,少爷他昨夜被人发现…….”

西装男人看见走廊尽头来了一拨人,匆忙跑上去。跟在一个面色严谨焦灼,身穿一身灰色条纹休闲装男人的后面说明事情的经过。

来的这个正是国度最知名的沧涑集团董事长于丹默。高大魁梧的身材,面庞轮廓分明,头发略显疏密。眼角处透着几份谦和。

旁边走的林辉带着几个记事员匆忙而来,心里犯着嘀咕,真害怕这事是楚离干的,千求万求千万与他没关系。

男人搂住中年妇女的肩膀轻呼:“清霜,波儿怎么样了,回京都请最好的医生吧,要不去也列国那里的医疗技术是整个大陆最好的,眼下是治孩子的病,其他的都不重要好吗?”男人亲吻妻子的额头,流着泪水看着床上躺着痛苦哀绝的儿子。

林辉见于波躺在床上,已经失去了人的形质。肩膀上扭与头挤歪在一起。整个身体惨不忍睹。床上吊了十几个瓶子。针头从头到脚。一看这手法,林辉不需要用大脑想就知道是楚离那小子干的。除了他没有谁会干的出来这事。

果然,于波见到他来了,眼中的光彩都不一样了。因为上下颚严重错开且骨骼粉碎。咽喉被封,舌根俱毁已经不能言语。可是看见林辉来了,眼里的神彩让伤心欲绝的于夫人(柳览清霜)一愣。知子莫如母。林辉一定知道些什么?

“辉儿,告诉阿姨,他为什么用这么眼神看你。”凌厉悲伤的眼神让林辉不敢在长辈面前撒谎。可他也不是笨蛋。脑筋一转:“关于这个吗?……..你问问清姨吧。她知道的比我清楚。”

“她,我自然是要问的,可是波儿看你的眼神如同看仇家一般。而这种间接性的眼神,让我明白,波儿一定是想让我们知道。你明白是谁伤害了他。林辉,不要躲避我的眼光。看着我。”审视的表情,内威颇重的口吻。像九天寒冰雪水临头向林辉浇下。

林辉绕过柳览清霜的身体,向于波投去一个眼神。一个愿意从中作解的眼神。机灵的跑到于波身边,咬着他的耳朵说:“你家不是楚离的对手。别恨了,我可以帮你!啊!”背着柳览清霜,林辉几乎用哀求的眼神看着于波。

眼泪从于波的眼角滑落。他明白楚离完全是个妖孽,一个无人能敌的非类。如果林辉能从中周旋,说不定楚离能够治好他。可是他的希望在哪?林瑾,他想到了林瑾。

张嘴无舌无音的于波,可怜至极。

看着儿子在林辉附耳说了几句话之后,眼神变得自怨自艾。柳览清霜上前一步抓住林辉:“你跟他说什么?告诉我。”

林辉从来不知道柳姨是会功夫的。一时间痛的脸色全变。全身拧成一团,腿一曲蹲了下去。

“放开他。”声音不大却透出威严。有令人不得不从之感。

床上的于波微之颤抖,刚刚努力张大的嘴巴一下合住,眼底射出恐惧,极度的恐惧。让正在给儿子喂水的于总裁警觉的回身看着这个慢慢走进病房的少年。

“你跑来干什么?”林辉从柳览清霜手中得逃生天。急步跑过来要把楚离给推出去。

“我去警局找你聊天,散心,你的属下说你在医院里,所以我就来了。”楚离拨开林辉的手看着房内两个陌生中年男女,尤其是这个女人不怒而威的气势甚是凌人。

“他们是….”楚离正要问林辉这俩个人是谁时,目光扫到床上躺着的于波。明白了。

“切,这狗小子还能活啊!”

于总夫妇听到楚离这么说自己的儿子,勃然大怒。

“你放什么屁,你是谁,给我滚出去。”于总愤怒的看着眼前这个少年说话这么没教养。如果不是看他是个少年,就想劈面给他两个响亮的耳光。

柳览清霜一把拉住丈夫到身后,眼睛底透出一道精光仔细看着眼前这个高中在读少年。除去俊美的外表,眼角眉宇之间透着一股不屑于他们的蔑视。只是刚才的那一句“放开他。”展示着这少年的内力浑厚,气势迫人绝非一般的少年可比。

让柳览清霜不会小看眼前这个小子。直视楚离的眼睛。眼底深处,她看见不同于外表平淡的威赫。这少年绝非泛泛之辈,可是像这样的人是怎么跟儿子结上过节的呢?听他的口吻,我的波儿是不应该活在这个世上?

“我儿跟你有仇吗?出言出此歹毒。”柳览清霜冷漠愤慨的说着话,眼睛丝毫没有放过楚离的任何一个眼神。

林辉紧张的神情让她生疑,儿子极度恐惧的眼神更让于丹默不能沉默,不顾妻子的拉后,上前一步:“你,或者是你的家人对我儿子做过什么?他为什么这么怕你?我波儿现在的这一切跟你有没有关系?”于丹默上下打量着楚离,以于波的伤势,他当然不会想到是楚离干的。但绝对跟他有关系,或者说眼前的少年跟凶手是一伙的。

林辉可不愿意楚离在这偌大的医院里发威。要不他这个警司真当是吃干饭的啦。

“回去,回去,你来这儿喝病风啊,回去我给你看小瑾写给你的信。”不吃干饭也没用,这两边,他哪边也惹不起,只能在没出事之前把这小子诓走。

柳览清霜伸手拉过林辉的袖子反手一挥将林辉扔到墙旮旯里。一屁股坐在地上,帽子从头顶上掉下来遮住面孔。她想试试楚离的反应。看着儿子恐惧的眼泪。

当着我的面打我大舅子,这个老女人找抽,看不出她力气还真大。体内有股真气转动,有些功夫。呸,有功夫又如何。照样抽。

“楚离,她是我柳姨,跟我爸爸自小玩到大,关系很好了。”林辉真急了恨不得把祖宗都搬出来了。

“我把你儿子怎么了?还是我家人把你儿子怎么了?你老年纪也不小了会说话吗?” 楚离的话气坏了于丹默。走上前就要抽他。给他点教育。

刚举起的手停在半空。

“不带打人玩的啊?我可是少年未成年。让你儿子告诉你,我或者是我家人把他怎么了?没证据就乱打人,嗯”楚离斜眉吊眼的瞅着这个在自己手中纹丝不能动弹,一个劲干冒气的傻男人,心里乐着呢。

老女人,过来呀,过来护你男人呀。啦啦啦…..楚离心里唱着。

于丹默刚举起手就被眼前的少年轻而易举的制住,不但胳膊,手就连全身也不能动弹。他也是见过世面的人。明白眼前的这个少年人不是一般人。也许他就是给自己波儿带来伤害的人,可是无论他多么强大,他都不能放过这个少年。只是此刻他不能再让妻子受伤。

“清霜,不要碰他。你不是他对手”

说时也迟,柳览清霜取下耳环照着楚离的面孔扔过去。楚离一闪身,左手将制住于丹默往前一拉。柳览清霜眼看耳环就要带着劲风打在丈夫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