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50章 倒霉的一天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看着黄霓的背影刚转过头,就看见校长朝他走过来。失神的样子让楚离有些好奇,顺着校长的目光看过去。姚清湛正拿着抱着一叠书本朝楼梯口过去。

“校长!”

“校长”楚离又喊了一声还是没反应,几乎身子快要撞到楚离了还没有意识到身边有个人。

楚离这回增大了声音:“校长!”并且直直的挡在校长面前拦住了他的去路。

眼前一黑,什么东西挡住了阳光,挡住了前方那张熟悉而陌生的面孔。恍惚之间定神一看,是楚离这张顽皮又捣蛋的鬼脸。校长不禁稍加整理了飘飞的思绪,正色说:“干什么?喊什么?这么大嗓门。”

“不是,我是看校长走神了,所以嗓门大了些。清湛是不是长得很漂亮。”楚离嘻皮笑脸的神情让校长脸色微微发红理解错误。

“漂亮个么,我是看她长得像我以前的学生,是个男孩也叫姚清湛,除了性别以外,什么都相似,所以…….”校长猛然觉得自己干嘛要跟一个学生解释,而且还是个老不正经的学生。

他什么意思,我刚才很失神很失态吗?尴尬的情绪让校长颇有些气愤。看着和自己一般高的,睁大眼睛,一脸的好奇?等着…..这表情像什么?就像等着我应该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

“看什么?瞪这么大眼。不好好学习跑到校场干什么?所有的学生都在楼上,你跑下来干什么?回班级学习去。”校长说完离去边走边想,世界上还真有如此相似的人,连走路及喜怒悲欢各种表情都是那么相似。哎!以前清湛总是逢年过节时都不忘记我,知道我独自一人孤单,总是会抽时间来陪我。可是自从他去世之后。真是死的太早了,不应该呀?要是不退学说不定还不会走那么早。

年轻人个个都血性冲动都是义气害了他,想到这儿校长又想起另外一个学生高云赐。这俩个学生学习都是极好的。当年高云赐就是为了给表弟报仇把人家打伤了。结果被校方开除,清湛也跟着退学了。

想到这儿,校长又想到高云赐是楚离的表哥,难道当年就是为了这个楚离…….校长回过头来看看楚离,还站在原地,正看着自己还有那一脸的委屈。

校长恨恨的瞪了楚离一眼,这小子太皮了,惹祸精。害人精。不管是不是当初高云赐为了这个楚离打架,反正清湛因为讲义气也随着高云赐被开除而退学了。如果不是退学姚清湛自己一生中最得意的学生不会死的这么早。想到这儿校长无来由的对楚离生起了怨恨。

不至于吧,都走那么远了还回头用这种眼神看我?我有那么招他恨吗?楚离刚想离去,就看见校长回头瞪他的眼神充满怨念。楚离真是感觉百般委屈。

“主人,这老头子说你是惹祸精,害人精。”一股冷清清袭来小寒贴上来了,修长的尾羽轻轻地吧嗒着楚离的下颌,自从上次同学们表现出喜欢她的样子,她可就乐意跟楚离来上课了。

楚离可是万个不乐意被小寒贴着来上课。他可不是个喜欢窃听别人心思的人。更不情愿小寒将学校所看所见回家里去说给表哥听。还没等楚离开口让她滚。

小寒一下贴到他鼻梁上,握着两爪敲打楚离。

“那老头子心里说了,都是小赐为了保护你,把人打伤了,被校方开除,老头子可喜欢清湛姐姐了,为了义气就退学了,所以你是害人精。惹祸精。他讨厌你看你就来气。”小寒不停的呱叽。

楚离重重的哼了一声,还没等小寒适时飞走就生气的一把抓住她扔出去:“回家去,不许来,八百年前的事现在还说,你才是个口舌精,是非精,再跟着我,就小心我捏死你。”楚离冲着她做了个捏死的动作。

“谁希罕跟着你,跟着你只有学坏。”一阵淡淡的蓝光,小寒不知去向。

本来是要去找校长,说明苏美玦转回来上学的事情,这一搅和,看那校长的眼神,我为学校做了这么大的贡献,还不及表哥和清湛在他老人家心中的印象。切!看着校长没入楼层的背影。低头看看手表,离上课时间还差十几分钟呢。

讨厌归讨厌,事情还是要跟校长讲。楚离抬脚跑过去就跟上楼。

“校长”楚离轻轻的推开校长办公室门。

刚走上来,还没坐下息口中气,门外就伸一脑袋,一脸的谦和笑脸。楚离这小子阴魂不散的跟来了。速度真快。

“什么事?”他这么大本事,还需要人为他出头保护他?校长决定问清楚。

“楚离,高云赐除了你这个表弟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的表兄弟。”

“呃…….”真是多亏了小寒这个口舌精给打了针预防。

“有啊!”

楚离说谎话都不带交税的,张嘴就来。

“校长问的是那个?”楚离很认真的回问。表示原意解答校长心中的难题。

校长喝了口茶用同样严肃的表情口吻问他:“当真不是为了你,云赐才打伤别人的?”

这关他咩事,值得他这么关心。楚离心里这么想着嘴里还是说:“当然不是为了我,想当年我还为了表哥打架了呢,保护表哥大打出手。”楚离脸上挂着亲情的招牌心想这么说,你可满意了吧。

“你表哥有个最好的朋友,也叫姚清湛,长得真是叫英俊跟班上的女孩姚清湛长得一模一样。学业也优异只是………死的不值啊!如果不是为了年轻人讲义气。”校长眼中流下两滴惋惜的眼泪。

“一步路走错就毁了终生啊!楚离啊,你年轻气盛也不要在外面跟别人打架,凡事要靠脑子多想,不要动不动就打架……….”叽哩咕啰,校长好一番谨戒训言,苦口婆心念着楚离都要去见周公了。

清铃铃的铃声响起。

“好了,我对于像你这样的学生也只能言尽于此了,楚离,你这段时间的学业很优良,一定要保持啊!上课了,回去上课吧,我也有些文件要看。”说完就翻找些文件夹。看着校长低着头,那一头黑白参杂的头发,浮肿的眼敛证明这几日都没有休息好。

真是倒霉没来由的找来一通训斥,难道他不知道是我为学校做了大贡献吗?难道我不值得表扬吗?更呕气的是关于美玦的正事,半句也没说。就叫我回去上课。唉!….楚离叹了口长气。

“楚离”

刚走到B楼梯口,身后传来清脆的声音,回头一看是黄霓。

“我问了很多人,他们都说我很多时候是盛气凌人的,不管你喜欢不喜欢我,我都会改正这个毛病,只是你说我不温柔,我想不通,我更想不通的是,别的女孩一样在笑或小声说话,我也是同样,为什么别的女孩是温柔,我就变成了勾引呢?很多人尤其是女生说我勾引男生,我没有。更可恶的是有时候我跟陌生男生说话,话刚说出一半,他就说他不吃我这一套,我什么套都没有,为什么会这样?还有……..”

晕!狂晕!今天是什么日子。楚离觉得一阵天眩地转。

黄霓抬头瞄了一眼楚离,小脸巨然通红。“我…..才将那一会儿那样对你也不是勾引你,只是….听到你的传说,从而从内心对你生起崇慕之心,没有想清楚,把这种感情当成爱了。对不起,打扰你了,其实我没不了解你,不了解的人是不能生起爱的。”羞怯青涩的坦白让楚离满心了然。.真是个机会。苞谷的机会。

“你看,都上课了,你的这些问题呢,苞谷会很好的答复你,放学后,他去找你,就这样啊!其实他很聪明就是见到你以后因为太在意你,所以变得磕巴起来。”楚离尽一万个可能的将二人往一起撮合。

“你说的对,很多问题上,苞谷不排斥我也不取笑我。不像别人那样对我……说我像神经病。”后面这句小声的只有她自己听得见。尔后抬起头来真挚的眼神荡着一丝笑意夹着浅浅的悲伤。“我在回去多想想,我想,我会想明白的。”

从后门偷偷溜进教室,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坐上去。庆幸的刚刚从课桌里掏出书本。

“楚离同学”

压抑的怒气,冰冷的平和使这四个字充满怪异。

谁?谁在喊我?楚离左右扭头,同学们都正襟危坐。每个人的神情都是那么的正经八板。只有死党的手指极不安分的,试图想告知一些什么。

扭头之中,楚离骇然发现,旁边原本应该坐的清湛已经换成了五大三粗的史贯龙,这个家伙素来与自己貌和神离。还有一身狐臭叫楚离难以忍受。

“楚离同学”

怪异中充斥着飘渺,沙哑低沉的声音弥漫整个教室。楚离忽略而不见的是讲台上习课老师的脸色阴沉,双眼如勾。

“谁让你坐在这儿的?那个老师让你坐在这儿的?老子不要你,滚,臭死了”

谁愿意自己的缺点被人骂,平日里互不招惹也就算了,过去了,可是现在这个楚离,传说中一个打十个的楚离,居然敢当众叫嚣自己臭,而且还……最喜欢的白雪离这儿不过两排坐位这会儿她也回头看着自己,那眼神里盛满满的可怜。这让史贯龙情可以堪。

只顾着让这个混蛋离开自己,那想到喊自己的人是谁?而这个喊声又如此的让人捉摸不透,看不见人。四周一转同学没人。老师更不可能喊自己了,习课老师高度近视离那么远,看不见。

“楚离同学”

“谁他妈喊,滚到….”这是习课老师的课堂,已经得罪过习课老师的楚离,不愿意在习课老师课堂造次。压低的声音在课堂里振声如雷,声如洪钟吓了楚离一跳。

不是吧,这是我的声音????楚离顿时满头问号。条条黑线从头顶而落。明明声音压得很低,怎么会这样?

楚离抬起头来,不知何时高度近视的习课老师已经站在身后,脸色臭而喜悦,怎么形容呢,就像是便坨坨醮上芝麻酱的感觉。

“史贯龙,”声音充满威信,像将军。

这时楚离才注意到,史贯龙的耳际垂子上有一个小小的黑点,这是什么?微型扩音器。

难怪自己的声音会那么大。大到让自己都震惊。阴谋。楚离冷冷的看着眼前这个局面。

“啪”大大的手掌拍在课桌上面。一身蓝灰色旧西装的习课老师像审判无处可逃的小偷一样看着眼前的学生楚离。

“无话可说了吗?无语可辩了吗?无人为证了吗?”习课老师在楚离身上发泄着,因上次风波而引起的后遗症,自那天起,老婆就不给自己买新衣服,甚至稍微好一点的衣服也不许他穿来学校,看着身上的旧西装,这可是十年前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