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68章 于波的下场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楚离看着舅舅那对震惊得难以置信转而又惊喜万分的泪眼。直接说:“她,被人救走了”

客厅内,于波满口喷血的大嚷大叫:“高天虎,你杀死我吧,你对不起飘娘,更对不起你的女儿。飘娘恨了你一辈子,她的女儿也不会饶恕你,更不会认你这个父亲。”痛苦折磨得他数次晕倒,数次苏醒,周身的骨裂已让他完全不能支撑起这个身体。整个皮囊像个软布袋一样兜着一身的碎骨烂肉。

高云赐虽恨他至极可是见他如此惨状也不愿意再度折磨他。甚至还有些于心不忍。可是当他听见于波的这番话。飘娘这个名字,他不陌生,数次午夜梦回时分,他躺在爸爸身边听见爸爸夜里呓语。言语之间可听见其无奈酸楚。可是于波怎么知道,还提到女儿!

“爸,我有个姐姐或者是妹妹?”高云赐看着父亲。而云姜却是满眼的复杂在客厅站了一会儿,就独自上楼去了。

“舅舅,你宰了他吧。”楚离没有加入到这个话题里面,而是继续他的任务,只是将任务转移给高天虎。

“你说,说清楚我让你活。”高天虎的话让众人大吃一惊。

更让楚离费解:“舅舅”

“他要你的命,你还要他活。”歪着头看了于波一会儿:“活也没什么,就他这样不如让他死了”

与此同时,于波艰难的说出:“我不要活,我要死,死得快些。”

那日,于波由表姨带去自然门交给皓雪,当时就惊呆了,世上还有这般超凡出尘的女子。成天跟在她后面打转,皓雪知道他的心思,那日叫他到偏僻处一口回绝了他。

不料被他看见飘娘与高天虎的照片,皓雪想了想,就告诉于波如果真的到了无人保护他的时候,可以说出这段往事以求换条性命。可是现在性命已经不重要了。无以复加的痛苦折磨着于波,他只求一死,能速死倒是他最大的愿望。

“飘娘的女儿?那么说飘娘跳崖的时候已经怀孕了?没有死生下了皓雪?”高天虎从骨髓里激出一阵阵寒噤。

暮楚浩秋,大地枯黄,那天的太阳躲进深厚的云层。秋风在没有遮挡物的山顶呼啸。一片凄冷萧瑟。

“我那一点比不上明珠,她是个瞎子。”这句话在飘娘心中藏了很久,也让她愤愤不平妒忌酸痛了很久。

高天虎冷冷的看着眼前这个姿色美貌,气质清丽的女人。这么好的条件为什么要苦苦纠缠自己这么个一无所有的男人。

“天哥,你心里有姜妹妹,身体给了明珠姐,我….只要你心与身的点点夹缝。我可以替你照顾明珠姐,你就要了我吧!”这句话说过无数遍至今回荡在高天虎耳边。

飘娘是另一个黑社会势力的妹妹,因爱上了天虎不惜出卖自己的哥哥,一夜之间从她哥到底下马仔全数覆灭。没死的也归顺了高天虎。

“你以为我真的不知道你是在利用我吗?我愿意让你利用,我高兴被你利用,这样你可以跟我多说会儿话,这样你可以用心的多看看我。天哥,我不美貌吗?”飘娘泪眼婆娑的看着这张让她爱极恨不能的脸,面无表情。

泪珠一滴滴落下掉落在地板上的声音这才让高天虎惊奇她是传说中的‘泪落子’。眼泪赋有高超的治愈伤情。

就这样,没有人知道,包括她自己也是一知半解。可是高天虎知道啊!当年的高天虎义气而狠辣。知道后,追到她家里当着她的面杀死了她哥哥。

她好恨,可是她恨不起来。没有人理她,所有的人都唾弃她。

无家可归,即使如此她还能以己身之力在外资银行有一份不错的薪水。在黑社会她无立足之地,在正常社会她可是千人追万人捧。她统统不屑一顾,无论你是官,是贵,是富,。她心里只有高天虎。

“天哥,我在问你最后一句,你到底要不要我。愿不愿意接受我。如果不要我就要走了,远远的离开这儿。”

今天飘娘约高天虎在这祁幽山顶见面。一件粉色的风衣,还是天虎初次与她见面时送给她。衬着也玉白的肌肤如十三月梅雪。冰晶靓丽的脸比往日平静了许多。

冰冷的容颜下是颗激情热烈的心。以前只以为她轻浮任性,可是相交下来才知道她痴情婉约。无论如何他都不可能接受她。那几年为了争地盘,每天都在流血。每天都在生死线上徘徊。

“你要去哪儿?”问了之后,高天虎马上后悔,这与他何关,她爱去哪去哪,走了更好,干净。心却在此时不争气的酸痛。看着天际的流云隐藏心底的感情。可,她以为他连看她一眼都是那么厌弃。

高天虎没有任何防备让她走到山崖边。凄厉的风吹起这件无数个夜里让她抚摸不停的粉色风衣,这里将是她的人生终点。不看她也好,省得她舍不得离开

关雎长夜,廊前抚琴小庭冷。梭织长河汉。鸳衾火烛佳人寒。月下霜满地,倍思量。

皓雪浓裹千山………..

“皓雪,是的,是她,是飘娘。”高天虎一生都不能忘记,飘娘念完这首词之后,随着阳光从浓云里探出第一道金线。她像只披着金光的粉蝶仰面倒下深渊。

他毫无准备,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她掉下去,平静的面孔,忧伤的眼眸,嘴角最后一泓笑。不亚于被雷击中胸口,痛瞬间妙速遍布全身直袭大脑细胞。

当他从山顶下来,毫无知觉的走去一间常去的酒吧,遇到清湛的外公是个江湖中医。劝告他,还是娶了飘娘吧。她已经怀了你高天虎的孩子有月余的身孕。她要他真正娶她,不愿意告诉他,她怀孕不想造成他两难境地。

高天虎回去正式要求明珠生孩子,无论是男是女,他都如珠如宝,高天虎是以云赐来弥补对那个孩子的亏欠,飘娘这个名字被她深埋在时间记忆的深谷,无人敢提及。

望着父亲深埋在掌心里的脸,高云赐即高兴又伤心的说:“那她是我姐姐啦,她长什么样?”

“貌若天仙。人间难得一见”

楚离呕得几乎要喷血。有这么个漂亮姐姐,当时怎么不接住她,这摔断了骨头不知道他们那帮废物能不能治好。

“你们高手对决,楚离,你说实话有没有把我姐姐伤得不像个人,像他?”高云赐指着地上晕倒的于波,此刻已经被小寒止痛晕过去了。

“这个不怕,你姐是‘泪落子’眼泪有天生的治愈功效,无论多重的伤,就算是穿透心脏,割断大动脉,第一时间她就能让伤者治愈。只怕会吃痛了这孩子。”高天虎慢慢将头从掌手抬出,万般复杂的眼神自恨自责。站起身来腿一软又一下扑倒在地。

“求求你,救救我!”苏醒过来的于波,感觉身上的痛楚减轻许多,周身清凉此时求生的欲望也升起来了。昂着头悲哀肯求的看着小寒。

“救你妈比,不杀你就不错了,还要劳子救你。把他扔出去。”楚离说着抬腿走过去。

于波看着楚离要走过来,恐惧的瞳孔暴睁,张着嘴发出啊啊啊 啊啊!的声音

楚离从桌上拿起一块抹布扔进他嘴里。

“再从你喉咙里出一声,老子拧断你脖子。”转过头来对着高天虎的背影,致以无限的歉意:“舅舅,你放心我一定把姐姐找回来。等我考试完以后,姐姐现在他们那边没有危险,真的”

“我知道”高天虎在儿子的搀扶下上楼休息时,还懊悔没有跟楚离说清楚,如果说清楚了说不定此刻无论皓雪愿意与否都会站在自己面前。

“要治好你的伤,必需得主人,我只能缓解你的痛苦,知道吗?我过我看主人也很难帮你”小寒蹲在于波面前说着话。

“找快传递打包邮回去”

楚离的话让大家集体喷饭。

“怕没几天,他就死了呢。主人还是救救他吧”小寒求着楚离:“刚才清湛姐还跟我说,要不是他,湛姐也碰不上你,更不能因你原因完美这个身体。”

“他还好像话说”小寒一把揪掉于波的嘴里的麻布。

“既然你不愿意治好我就算了,死前做件好事以求你杀死我”于波眼泪巴撒的哭着表巴自己对生无望。以求速死。

“你个王八蛋还有好事做?”楚离上去就是一脚踩在于波的肩膀上面,像踩在烂骨肉上面发出嗞嗞声响。听着这个声音美玦心里一阵难受,一把推开楚离。

于波贴在地面的表情恨意,如果让楚离看见一定会加倍折磨他。如果让小寒云赐看见一定会同意楚离的话打包邮回去给他爹妈献献眼。

于波痛苦的**着:“在我兜里有照片,里面…..有雪儿”

楚离听说后一巴掌把他翻过来:“妈的,不早点说,藏着干什么?保命吗?小伎俩也想骗过老子。”楚离真想一巴掌打死他算了。

上衣口袋钱包里一张彩照。

“别抢撕掉了,慢慢看”

“自然门分派所有人都是因为他而死,你们以为他活着没有人恨他吗?算了,让他们狗咬狗也好。哼!治好他,想得美”说完运起功力。于波在一阵巨痛中又晕过去。

“醒了,也是残废再也作不成恶了,把他扔在大街上,不出我估计会有人把他带走”

楚离说完话,吩咐下人照他说的做。洗完手,探过头来看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