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49章 奇怪的女孩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楚离第一时间知道了军部已经将学校归还,高兴的屁颠颠的第一个跑到学校去并爬上这张早久违的床上翻来番去看着室内这些精编营的军士忙着收拾行李迁走。

看着军士冷峻着面将被包收拾得跟豆腐块似的背在肩上向外面走去。

楚离嘴贱的翻过身冲着他们说:“早就说了这床是我的”

没人理他

“我知道你们挺恨我,我也是受害者。”楚离原本是不爱说话的,可是今天神经抽大条还就想说了。说的这话的味道就跟吊刺似的,矫情的厉害。

没人理他

看到如此局面,楚离不禁有些无趣想想也对,打得他们这么惨。为了抱以最真诚的歉意,楚离张嘴说:“大不了我让你们打一顿。”他说的是真心话,可人家不这么想。

终于有人肯说话了:“不用了,如果以后看到于波,你揍他一顿好了。”

邻床铺下,高个子白脸抬起头来:“我们都挺恨你的,你也很结实非比寻常人,我们也奈何不了你。我们要走了,你也别拿我们耍了。”

耍?楚离蒙了,愣愣的想,我哪儿有耍他们呀!我是真心的。

楚离想起自己刚才的口吻,也对,他们都是兵,又不是他们要占自己的铺位,他们也是服从于上级安排。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本来还抱以兴灾乐祸的楚离内心真的生出歉疚来。没办法,军纪严格。给他们钱,他们也不会要。

楚离敲着腿看着天花板,去见周公了。

朦胧中一个巨物压在身上,并且发出浓重带有腐菜味的呼吸声。两只手不安分的在楚离身上摸着。

“哥们!你咋就这么神奇呢?忽然变得勇敢,忽然变得有钱,现在又能让这群当军的把学校还给我们,哥们,遇到神仙了吧。”胖子死死的压在楚离身上,不但呼吸中带着牙齿没有刷净的腐肉味,还继而连三放着臭屁。

就这带有韭菜味的臭屁也不能熏走连续往上爬的饿鬼,苞谷,米条。窄小的木床上面秒爬上来几条肥瘦不等的肉虫。压得床板子吱吱呀呀的唱起断头歌来。

“滚下去。劳子又不是女人,特么的全压在劳子一人身上,滚”楚离刚刚爬起半边身体,又被几人重重的倒压回去。

楚离太有钱了,这几个哥儿俩已经商量好了。乡野里的那栋小楼,虽然没有盖好,但是这几位死党已经有了分食之心。不打算归还楚离。这小子太有钱了,不差这点花。有秘密都不跟咱们分享,分他栋楼,他还有脸叽咕吗?

也不知道是谁暴喊了一声:“床快要塌…..”

咔….嚓…..

一片惊叫惨嚎声中,七八个人随着厚重的木架子摔倒在地。站在下面看热闹的人机敏的逃过一劫,要是给砸上可就大惨特惨了,脑瓜仁可不仅仅是开瓢的问题,说不定颈脖都得断了。

楚离站在门口皱着眉头满脸悲情的看着地上这堆脸歪鼻肿的死党,惨吭吭的扶腰捂头的从地上爬起来。

“是那帮该死的军人将钢筋床变成木架子床滴。玛的!”死党们爬起来喊着当兵的骂他们该死不应该换床。

“楚离被你们压在身上看看他怎么了。”楚离在门边变着腔调喊了一句。

一句话惊醒惨嚎人,纷纷从歪斜的木板上爬出来。

楚离开心的看着这群死党为了自己是否被他们压成肉饼。而跛腿流鼻血的费力翻开厚重的床板时。就开溜了。这群家伙们这回摔得可惨了。一会清醒过来发现我不在了,肯定知道是我耍了他们。想着他们刚才在床上死劲扭捏着想要的份上,这回可称他们意了,必竟一栋小楼啊!怎么说得出口呀!这回摔成这样,可有依赖了。可会赖上我了。

楚离在楼下抬看看宿舍里的动静,哥们儿,不是楚离有心耍你们,实在是楚离有心让你们称心如意,让你们有依赖有理由的赖上我,一栋小楼吗?在我身上压得我半死也说不出来,这回好了,赖上我了,可有理由不吭叽了。我对你们这群哥们可是最好滴。哈哈…………

“楚离”

眼前一黑,花影一个遮住身影。楚离定神一看,哦!是苞谷的心上人。低年级的黄霓,娇小的个子,穿着一条窄窄的牛仔裤,澄黄的蝙蝠衫里一对灵秀的小山峰半隐半掩在宽大的衣衫内。小巧的脸蛋,双眼皮眼睛不算大,小小的鼻翼,小小的嘴巴。尖尖的下颔。整个人就一个字“小”。

她手上拿了张画报挡住楚离的视线。

“去哪儿呢,一路走的都笑。”

“高兴啊!”楚离看着她,脑子里想着苞谷是怎么样青肿着脸拿着小楼的住宅证去哄她开心。并瞎吹着他自己是多么英勇豪杰。

哄女孩吗,无论是男孩还是男人普遍都是用吹的。女孩天生依赖性重,就喜欢能力强大的一方来保护自己。

“是啊!是高兴啊,现在我们全校师生看到你都高兴”黄霓一手插入楚离的臂弯中,大大方方的挽着楚离向前走。

楚离扭过头看着齐自己肩膀的黄霓。心想,你倒是挺大方,可你是苞谷的心上人了,朋友之爱不可随意。

楚离轻轻抽出自己的手臂。浅浅一笑,很感谢全校师生对我的厚爱。做为学校的一份子,这也是我………

卟……………黄霓笑的弯下腰身,直不起来的捧着肚子看着他,笑个不停。

我怎么了,不至于让她笑成这样吗吧。装的?可当楚离看见她眼角笑出的泪水。又摆摆头,不是装的!那她笑什么?我怎么了?

“我怎么了?”楚离被她笑得愣愣的问她。

“你,你…..你太搞了你,你以为这是演讲台呀,说的那口吻跟颂诗词一样。”黄霓抹着眼睛大笑不止。

当黄霓说出这句话时,楚离顿时醒悟过来,也觉得刚才物语气和神情太一本正经。搞得跟在台上致词一样。

楚离摸摸额头也禁不住笑起来。这女孩很爱笑,见她三次面,她都笑得这么开朗豪爽毫无顾忌。

“楚离,他们都说你很神奇,我看你除了长得好看点以外,也没什么。会打架?我觉得,我只是说我个人觉得,如果一个男人豁出去打人,只打不防的话都很厉害。说你突然变得很有钱,我个人觉得吧,你一个学生不应该那么有钱。钱是哪来的?当然对于这种私人财产方面,我不方面打听。我只能说你很勇敢,再者嘴皮子也相当了得,要不学校也不会让你给说回来”

“呃?……嘴皮子了得,学校让我给说回来?”楚离这回真好笑了,谁的嘴皮子能无缘无故的把这么大的事给摆平了?说来说去还是个机缘的问题。只是个中缘由你不知道而已。

看着黄霓小模小样的,还这么自以为是。好吧!你就自以为是吧。楚离也不说破,将就着她。

“是啊!我嘴皮子是很会说呀,太阳都能让我变成月亮。”

“我就喜欢你这样的男生。”说着黄霓的手就伸过来要挽住楚离。

楚离一闪,恰!听这话,好像我就是站在这儿等着她来爱似的。不好意思哈!别说你是苞谷的心上人,就算你谁也不是谁的心上人。我对你也没有爱了。自以为是的女孩往往无形或无意中就想把男孩压倒。显出强势我不喜欢。

“不好意思,我有爱了”

楚离向后退了一步。

黄霓一愣神,脸红了下下,随即很快应变:“你做梦啦,我说喜欢你,是把你当哥们儿的”即使这样说,说完后黄霓的脸还是红得像苹果一样。

当然,被男生当面拒绝不是什么好滋味,无论是友谊还是爱情。况,此前番情景,后者多于前者。真是人不可貌相啊!小小的个子,小小的脸蛋,除了皮肤黄了些以后,黄霓还算得上是个美人坯子。特别耐看的那种。

“苞谷在宿舍,要不你去找他。”楚离绕过她,准备离去。

清香袭鼻,米兰混合玫瑰的香味搭在楚离的肩膀上。站在楚离右边的黄霓柔软的胳膊细短的手臂正好勾住楚离的脖子。细细的指甲轻轻的划在他脖骨。紧张羞涩,伪装出的哥们豪情使她弱小的身体微微发抖。脸蛋像短路的灯泡瞬间里红白交错。

看着她大胆执著的眼神,楚离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原本平和自然的面孔挂上一层冷冻的冰霜:“不要这样,我没有爱给你。”楚离有些奇怪,全校基本上无人不知他与美玦,雪仪,清湛的感情。为什么她还要来插一脚。

琼山大陆可以一夫多妻。可我楚离要女人,可以自己去找,可以同时两情相悦但不喜欢女人倒贴送上门来。

尤其是朋友的心上人。无论你伪装哥们还是友谊,我都不会接受,楚离这样想着。

冰冷的脸,不屑的表情让黄霓自尊心很受挫。

“就因为我不漂亮,还是因为苞谷?”幽怨的眼神略显激动的她咬着下嘴唇一抹红染红银牙并凝结出一滴越长越大的红豆。楚离能感觉到里面的咸味与痛。可是楚离并没有因此而化掉脸上的冻霜,反而越来越冷。整个身体里向外透出一股冰雪气质将黄霓拒绝于千里之外。

“我不喜欢倒贴的女生,更不喜欢无形中想要强势过男人的女生。尤其是像你这种无论长相,人品,能力都很平庸却总想压倒别人的女生。苞谷很厚道,嫁给他是你终生的幸福。请你自觉不要自以为是了不起。能力强势的男人不会要你这种女生。不温柔是你最大的弊病。”楚离说完这句话,清楚的看见黄霓眼中“我不温柔?我自以为是?”的自我疑问。

心下一愣,难道黄霓分不清楚温柔与勾引的区别与特点?她的自以为是不是来自她的性格强势?楚离突然想到很多哥们都说她单纯也有很多议论她老练,更有甚者说她有些神经兮兮。当有人知道苞谷爱上她时,弄得很多人都莫句其妙不可思议、楚离决定试探一下她。

“黄霓”楚离伸手抚摸她的肩膀,而此刻的黄霓却突然间像被毒蛇咬了一样,一下惊得退出好几步远。羞急略显惊讶的看着楚离。这一反常的举动让楚离更加肯定她的个性里有缺层。她是个很单纯的女孩,她可以因为内心对某人产生了好感进而想去亲热,但这种感觉只限于最基础的朋友之间的友谊,就像是俩个小朋友一样。但是她在那时刻却忘记了自己的年龄是个大女孩。所以她的举止往往让人误以为轻浮勾引。

“你不喜欢我就不要碰我”黄霓显得有些腼腆尴尬一丁点也不似刚才的大胆,两团酡红浓浓的在脸上,眼睛里的胆怯,羞涩,甚至有点莫名其妙的恼怒,这些都是装不来的。

“我有些事情没有想清楚,对不起打搅你了。”黄霓说完扭头就跑了。

楚离看着她的背影,心里想一个性格里有断层面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