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58章 抢衣服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面对满面怒气的质问,头昏得七晕八素,说话都绕哩哝的胖子。楚离即好笑又略觉得愧疚。不过,真还不是他让胖子露人家隐私滴。

“我要你去送她,又没让你回来广而告之。更没让你当着全班女生的面说,你忍着过几天,也可以跟我们几个死党说不行吗?过几天也能传开,不在乎这一时吗?说来说去还是你自己要显摆。关我么事。”

楚离推的一干二净。

哎!也难怪自己秉性如此,难得别人利用。

“可我总觉得被你利用了,可是又说不上哪一点。”胖子隐约觉得楚离这次利诱他送南风音姒没那么好心肠。再者,要真好心肠自己怎么不去送。

胖子缩在羽绒服里庞大的身躯此时更像一块隔夜面包,有点皱,鼻涕也多了时不时的抽着些,说话嗡声嗡气嗓子呼吸也不顺畅,所有的痛苦都是拜楚离那句:“把他赶出去…..”所致。

“算了,不说了,看你可怜,这样吧!除了我答应给你的东西之外,你说你要什么,我买给你。这样你总满意了吧!”楚离懒得再跟他纠缠下去。没意思。

“可怜都是你害的,看吧,楚离,不要以为你聪明,总有一天我会自己查出来你让我去送的真正目的。”一听有利益可得马上改变口气:“我要你给我女朋友买………我自己还要……”胖子的要求太多说得楚离都不耐烦了

胖子话没说完。楚离就甩给他几张大钞,

“自己喜欢的人自己去买,别拉拉扯上我。我忙着呢。作为同学,我想我应该去看看新同学,省得你说我有目的。带上几个女同学一起去看。”苏美玦和清湛是少不了的,一块儿去看看这个盛气凌人不可一世,没有女孩形象的小太妹。看她的可怜相,再不失时机的让她知道,我们全班都知道她的病情。看看她的窘相,适当的点拨下下她,要是聪明的话就要来求本爷。她是不是会被我活活气死在病床上呢,突然来个大血崩。哗!天血瀑布。嘿嘿嘿!

正当楚离一个人想的出神,笑出声的时候。苏美玦走过来:“小离,我们晚上去看看音姒吧,她要是知道自己的事情被男生这么在全班说,可是要活活气死了呢。胖子真讨厌,当时你就不应该让胖子这个广播跟着去。”

苏美玦的话让楚离大为不解:“你不讨厌她?她自作自受,谁让她不可一世坏到家。”楚离重新恢复到懒秧秧的说话态度。

“讨厌谁?你说谁?”苏美玦又不喜欢了,这家伙总是云里一句,雾里一句。皱着眉头看着男友。

没有一个人愿意出教室,哪怕是大食堂里依旧有热热的暖气。可依然没有几个人愿意去食堂,哪怕肚子个个饿的咕咕叫。

“抽签吧,抽到谁就替谁带饭”莫想想捧着她的烤红薯,反正她肚子不饿正吃着呢。

谁也不愿意抽到那个倒霉的签。没人响应。

“所有的男生都去给女生带饭。”楚离总是在关健时候显出男儿本色,即使很多男人不同意,当然如果不想被他揪出去的话,尽可以不起身。

“小离,我和美玦,白雪跟你一起去吧,一会儿就在食堂等你然后去医院。”清湛站起身来披上长袄。

“要去医院呀,我也一起去。”莫想想将没吃完的半筒红薯扔给胖子,让他帮助消化。

“这天儿你也去?”楚离看着外面黑雾沉沉。觉得非常惊奇,这女孩可是平时最怕冷的一个,记得有一年,读高一的那一年冬天,她直接不怕人笑的将头硬送到楚离怀中,抱着楚离死活不放手了。坐同排吗?弄得楚离面色大窘不知所措。

“看什么看,我为什么不能去,你就从软蛋变成硬汉啦,我为什么就不能去看看新同学。”

楚离没有想到她已经黑上自己了。就点点头,反正就是出校门这一段距离吗?出门有车。”

哗!门刚打开狂风袭卷而进,将刚要出门的白雪等人复又吹了回来。

外面的风太大了。坐电梯吧!

“这可是数年来东海市最大的寒流了。”锉子暴长的羽绒服齐到小腿,整个人看着就像没腿的球,如果不是夹在众人中间,就这鬼天气,吹走了保证没有知道那个滚动的是人儿。

楚离一把将他拉到清湛旁边。夹在众人堆里。

“别说话。”楚离看着锉子没带围巾就取下自己的系在他脖子上。“看你说话,风吹得嘴巴都打啰嗦”

几个女生在男生狼吞虎咽之后目送着他们拎着食盒淹没在暴风之中。这才拼命的吃自己的饭,多吃点,补充热量。

“想想,你一向怕冷就不要跟我们去了吧。”白雪夹一大块肥肉给想想。她最爱吃五花酱肥肉。

“不,我去”。昨天楚离跑步前脱下的毛织衫,想想帮着收在更衣间。想想的手放在里面才一会儿就暖和的不得了。死楚离,长得这么结实干吗还穿这么好的毛织衫,轻柔暖和。看着就不像凡品。

“你们怎么不穿楚离那种牌子的毛织衫。”想想这么问姚清湛和苏美玦。

“哎!那不是一般的衣服没得卖。”清湛看了想想一眼,从她的眼神里看出贪念。

也对,就算有的买,我也买不起。想想那里知道这件毛织衫是从小寒的羽翼中织出来,能挡世间一切阴寒苦冻。

一阵猛烈的咳嗽,阻断了想想正说的话。

“不去了吧,你都病了。”看着想想执意要去,楚离大方的脱下羽绒服给她披上。

苏美玦看着男友这么大方的当着自己的面也不象征性的问问自己,就把羽绒服关心的脱给别的女生穿。心里非常不爽。再怎么说,即使知道我不冷也要讨好关心的问问吗。好歹我也是你正牌女友吗?

一行人在狂风中奋力举步维艰。好不容易出了校门拦了辆出租不够坐,楚离和美玦在后面又拦了一辆。

“医生,为什么我家小姐一边打针还一边流血不止呢”

医生面色凝沉的听完木依的问题。沉重的叹了口气,非常严肃的说:“对不起,虽然这家医院是东海市最好的医院,可是我们用了最好的医生和医疗器械都无法断定南风音姒小姐是因为怎么原因造成倒经。所以只能暂时打点滴,不能对症下药,请原谅,请病人家属尽快从京城请专家来看吧”

“医生,我这样会不会流死啊,……”音姒此时再也没有了半丝嚣张气焰,从上午的鼻血发展到现在吐血。而且不定时一阵阵发作。鲜红的血液使音姒精神受到巨大摧惨。从未如此的她濒临崩溃边缘。

“不会流死啦”美玦关心倍至的跑到音姒床前。

“姐姐,我好怕”音姒如同见到久别的亲人一样抱着美玦痛哭。

“不是吧,她们两个这么好?”楚离跟在后面看着。诧异的自问。

“你…来干什么?”木依看见随后而入的楚离,大惊失色这家伙是来看热闹的。人都成这份了,他还来看热闹?美玦小姐是副班长,他该不会乱来吧。

“我们当然是来看望你家小姐,要不我们这么冷来干吗?”裹着1.8米楚离的羽绒服,穿在1.65的想想身体上面此时看上去,不用想就知道是什么模样了。

“我不用你们看,你们都滚。”内心极度难受的音姒小姐从小骄傲惯了,哪里受得了别人同情的眼神,何况这家伙也来了。

“滚!”血随着滚字的气流喷了苏美玦满脸,头发,衣服上面。虽然早有心里准备,可是当苏美玦看见音姒这样子。还是惊吓不止。大声呼喊医生,并手忙脚乱的帮她止血。

楚离看着被经血糊了满脸的女友,心疼的抓起毛巾就给女友擦拭。

清湛,白雪听了医生说了之后,看着床上和着鲜血眼泪流的音姒。都觉得心情凝重。只落得陪着流眼泪的份儿。整个病房乱做一团,门外隔壁房的八卦嫂们听说之后,个个都探头探脑的乱叽咕,纷乱的猜疑更使音姒恨极,望着窗外阴沉的天死的心都有了。

楚离在门外拖住急匆匆往病房内走的木依。

“你们家小姐分别二个小时,两个半小时,五个小时。喷出的血有多少色块,颜色,量深多少等等…….”

看着楚离面上挂着得意之色,木依大惊失色,愣是看了楚离好一会儿:“原来真的是你,是你弄的鬼。你昨天说的上流,这就是上流,你你你…..”木依看着楚离盯着自己的手指,吓得赶紧收回因惊色而指着楚离的手。

“你果然比你家小姐聪明哦”

“你到底想怎么样,不怕法律吗?不怕校规吗?”木依努力使我自己镇定下来。正要去告状,走廊那头校长走过来。

“你有证据吗?不要胡说八道。”楚离严正词威的警告木依。

这家伙真的连校长的外甥女都敢欺负,校规对他而言算什么东西?没有证据告他也等于白告。

在门外看着小太妹简直快要自杀了。看着音姒痛不欲生的表情,想着她哀求自己的样子,楚离不由的又一阵乐呵。没听见南风音姒抱着校长哭诉着什么。如果听到的话,楚离转过头去哀求音姒差不多。

“楚离,你过来我有话对你说”

回头看见莫想想站在身后,已经脱掉了身上的大羽绒服。医院里的暖气很足三十度呢。

“楚离,你的心很善良,大家都知道,你能不能对我好点。”莫想想可怜巴巴的看着楚离:“你蹲下来,”

“蹲下来干吗?你是不是想让我给你……”楚离心想她是不是想要自己背她回家或是给她买件漂亮保暖羽绒服。

“手举高点。”楚离不知道她要干吗?但还是照做了。

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莫想想以极快的迅速将楚离的毛织衫抢了过来,跑进洗手间套在自己身上。楚离不防备也没想到想想会有这么快的速度。

“楚离你就对我好点,把这件衣服送给我,我感激你一辈子。”有了这件毛织衫抵掉身上的厚薄毛衣和小棉袄。更贴身更漂亮更苗条。

楚离这才明白她的意思,脸上露出一抹为她担心的苦笑:“你不能穿这衣服,小寒不会同意的,给我,我再给你买件好的。”

莫想想抱着双臂死活不让楚离碰她:“谁是小寒,我不认识她,衣服是我的不许你碰我,再过来我就要喊了。”

楚离苦笑着看她摇摇头:“好吧,你要是觉得很冷就再把衣服还我,我给你买件好的。”真没想到这女孩居然明抢男生的衣服。是不是我平时对女生太好了。弄得所有的女生都可以对我强取豪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