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46章 雨帘后,阴沉的脸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晃飞送走了楚离他们。想到了女儿。由于于波没有得偿心愿像他这么一个狭隘心胸的人会不会去…….

窗外的小雨像花洒一样淋湿万物,雨雾中瘦长的影子逐渐模糊消失。

今天晃飞没有像往常一样挽留于波吃晚饭。甚至用逐客令的语气驱赶他。雨雾中回头虚假的笑容背后隐藏的阴鸷眼神证明了于波的人格低劣。

晃飞想到女儿想到去世的老婆。感觉鼻子发酸有想哭的冲动。

楼上的女儿经年华过三十,幼时因自己不顾家而忽视妻女,一场意外的车祸妻子不幸遇难。妻子临终前的话语犹在耳际:照顾樱儿,尽量随她喜欢。自糼害羞孤僻的女儿,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男人,却是个品德低劣的豪门世子。

今天他送走楚离他们后,他没有找到于波,带着忧寂的心情赶回到家中。看见门口于波的皮鞋。他是真心爱女儿的吗?心底的疑问直觉一股寒意直袭心脏。为了女儿。他果断的做了回‘贼’。

脱掉鞋子轻轻不露声音的走上二楼,不用走到门口就听见于波的话。

“你爹今天真是个老糊涂,没有把那个小王八蛋杀了,你知道这是个多么好的机会,是我梦寐以求的机会。”

“波,你就那么恨那个少年吗?他那么坏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护着他。你的意思就是说我爹也在危急的关头放了他?那肯定是有理由…. “樱露的话还没有说完

”你给我闭嘴。“于波一下从樱露的身上跳下来,厌恶,**裸的厌恶的情绪是这么赤诚的从于波内心不加掩饰的释放而出。”你和你爹从不相信我的话。不能杀楚离,我跟你在一起有什么意义。“

原来他真的不喜欢我,原来我的直觉是正确的,原来他…….我一直以为他是看中了爹的权势,没有想到他居然看中的是爹手中的杀伐之权,原来他一直是想玩弄我的感情进而达到将爹当成杀人工具。还枉我自作多情,自我欺骗意想天开的想要用温柔讨好他,以讨得他一丝半分真情意。

樱露的心在听完最后一句”不能杀楚离,我和你在一起还有什么意义?“精神陷入恍惚状态大脑一片空白,心被一双大手无情的狠狠撕裂。躺在沙发上瘦弱的身体内有种骨髓被掏空的感觉。

厌烦,憎恶这种眼神像把明晃晃的尖刀实实在在的捅进樱露的胸口。

眼前于波的表情变成陌生而暴虐。

嘭!的一声响动,樱露感觉爹爹这时进来,可是来不及看到底是不是爹爹,眼前一黑,赢弱弯曲的腰身一下从沙发上滚落下地。模糊的声音,有力的双手将她扶到床上平躺两行清泪不由自主的顺着脸庞由耳际流下。

冷暖半日空,仅仅不足一天的功夫,原以为可以成为一家人的满意女婿于波,被自己给驱赶出门,如果不是看在师叔的面上,可能他会被自己揪着打出去。欺骗自己,玩弄女儿的感情。这个混蛋,真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

更是在军营里搅起滔天巨祸,而真正被殃及的就是那些躺在医院里的军士。这家伙仗着有几个臭钱天天请那些精编营的军士吃喝玩乐,联络感情,无形中就相信了他的话,那夜操练过后,天放异相上山之后碰见楚离和那个小姑娘。如果 不是早有圈套,于波怎么就知道怂恿军士调戏那个小姑娘。

于波这个王八蛋太精于算计心思太细密看似一切都是那么平常的不能再平常顺水而流的事情经过。原来都是他一步步策划好的。无耻至极。他甚至算准了每个人的脾性及心思。

雨越下越密像一层层冷灰的雨帘隔断视线。隔不断的思维延伸在雨雾中。晃飞抬着头看着天花板,楼上的女儿至今未醒。女儿受的伤害太大了……

晃飞决定将整个事情弄清楚,凭着多年做军人的敏锐他感觉到于波不止只做了这些。也许还有其他人受害或是即将受害……晃飞掏出手机拨打了楚离的号码….

夜…从市区的繁荣街道中穿行过来二辆轿车先后停在一家夜总会门前。

夜总会内震耳欲聋的音乐穿过隔音墙被拦在超厚钢化玻璃门外。这是夜合香夜总会内一个酒吧室。

环境相对而言还比较幽静,阴暗的角落里三个男人坐在那儿谈话。不俗的气质让浓妆素雅各色的女孩在他们桌边如同鲜亮的蝴蝶往返不停,也未能吸引他们的注意。

”这就是整件事情的过程,林辉不但是证人还是受伤者。“楚离指指身边的哥们。

”对,是于波骗不到那个女孩,叫人去害女孩的家人,那天我妹妹找到我,去欣欣向荣超市帮忙,结果被于波喊来流氓捅了一刀。“将裤腿上卷至大腿,露出一个骇人的伤疤。林辉做证的时候面色微微发红心情有些激动,必竟警察被流氓捅不是光荣事。而且从小玩到大的哥们,真心把他当兄弟,没想到内心却是这么渣货东西。

”我虽然不懂部队的规矩,可是去的时候多了,也记得他们是很有时间概念。我打精编营几个人时,按平时来说他们不应该那么多人一块儿上山。”楚离指出事件的时间漏洞….”即使天生异相,军队里也不会乱嚷嚷的一片。

从吧台边上走过来一个大奶妹,镶水钻的小黑裙短得只遮住中间一段。黑色凤尾蕾丝边刚刚遮掩那两只雪红的兔儿睛:“三位哥哥,要不要尝一尝我店里新调的:夜归美人醉。”甜腻而软绵绵的声音随着一双染着豆蔻的雪白小手向三人送上一瓶红酒。媚眼如丝闪如电蛇游曳在三位男士的身上。

介绍过后一对粘满假睫毛的大眼睛在楚离,林辉身上转动多时的小姐突然细腰一扭翘臀摆动大半个身子就挂上了晃飞。换上便装的晃飞浓眉大眼,宽脸平肩看上去不仅威猛更显出多年军人磨练出来的稳重气质。

小姐心里想着两个小帅哥或许看不上我,你这个大叔应该会…..

“滚下去。”晃飞低声断喝。吓得小姐一激灵差点跪了下去窘绿了一张小脸连回头恶瞪晃飞的勇气都没有,吓得赶紧跑了。

楚离抚着头“卟哧”笑出声来。看着小姐的眼神,楚离就知道她算计错了,若是坐在跟前这位哥们身边说不定还不会出这大洋相。

“你们俩个可真会挑地方啊?”晃飞恼火的拍拍刚才被大奶妹挂过的地方。

林辉马上解释说:“楚离是让你看看于波的真实品性,这里是他经常晚上来的地方。”

“我已经将他从我家赶出去了。你们俩个的消息还挺灵通啊!”晃飞明白了楚离的意思,楚离不知道是从哪儿打听出来自己的女儿在跟于波恋爱。所以就让自己到这儿来看个真切。

“接着刚才的说吧!总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

”是的,那个时间段,他们应该在操练“晃飞浓眉深锁,所有的事情放在一起,就看出这件事背后有双手在操持,晃飞真的不愿意相信。可是真相往往令人难以接受,受伤最大的就是女儿樱露,还有这二十多个精编军士。

晃飞拿起手机,打电话询问了当时在场的那几个未受重伤的军士,事实果然是于波和他们打赌。他们真没想真的去调戏那个小姑娘,只是做做样子而已。

楚离见他听信了自己的话,进而又简略的说了姚家兄弟的事情,这件事情对晃飞来说相当动容。眉宇之间流露出的震惊与愤怒让楚离大惑不解,想进一步问他,却见他眉头深锁。经过短时间的接触,楚离看出晃飞是个有担当不循私的男人,楚离对他倍增好感。

…..楚离开始思索,如果有可能他愿意帮助晃飞。辞别后,楚离坐在车上想着。

”你想什么呀?一路上一句话也不说。“

”晃飞家除了女儿还有什么人?“楚离猛不惊的一问,让林辉有些蒙了,这小子怎么管起别人家人来了。

”居说他老婆早已去世,这个女儿是个癫痫病人,过三十未嫁,长得怎么样不知道“林辉递给楚离一块糖,知道他爱吃,所以每次只要跟他一起,他的车里都会备有吃物。

楚离拿过来塞进嘴里:”晃飞这种人怎么一下子跟于波的关系搞这么好?于波进军方还不到半年吧,你帮我打听下他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好上的?“

”晃飞很相信我们的话,他不会再包庇于波,说不定还会找于波算帐呢,管他们什么时候好上的,跟我们没关系,走走走,找个地方吃东西。你小子尽会管不相干的人事,什么时候给我找个媳妇?“

楚离回头看了一眼大舅子,这个林辉天天在肚子里骂劳子,天天追着劳子要媳妇:”你这么想吃又想女人,干脆跟一群母猪住好了,又能吃又能睡还省钱,多好哈哈哈………“楚离的笑声洒落在身后雨雾之中。

东海市军政家属院。

大雨纷飞,从雨帘后渐渐清晰出一个人影。

”看什么?想哭吗?“一个背着画板的中年男人出现在晃飞家门口,暮色冷雨中他的衣服并没有湿多少,只是鞋子底站的地方一滩水。

”师尊“

被叫做师尊的中年男人就是的军政宫KS组织‘雷’部首席总将军。走进屋内未将身后画板放下而是来到弟子晃飞面前。面色温和的看着晃飞:”又在为樱儿伤心?“

”别伤心了,樱儿有救了,夜明幻意珠有着落了。“眉间的喜悦使整个原本严谨的面部变得明朗。

”是吗?师尊。“晃飞喜极而泣紧紧握住师尊的双手。

吃完晚饭,师徒俩坐在书房聊天。晃飞低着头思虑着:”他会给我吗?只是借而已。“对楚离的印象并不坏,尤其是今天的接触同样他也对楚离略有好感,他并不是个坏男孩。

”他虽然个性邪野但不乏正直的一面。“这是晃飞给楚离的评价。

”师尊,你的意思是说他不是一个普通人,我也感觉到他不是个普通少年“

”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我并不是说他不是个普通人,而是说他根本不是人,换句话说真正的楚离或许早就不在人世了。”声音不大却把晃飞惊得从椅子上起来:”不可能,我跟他接触了。“想起他神奇的功夫,晃飞不在言语。愣了半晌:”他是什么?鬼?妖怪。“

”那也不是,前天天空星相大异可能就是他在练功所影起,如此说来他或许已经与这副皮囊完美互相受用。成为一个崭新的楚离“

师尊的话让晃飞更加迷惑,一会儿是一会儿不是。想到女儿,晃飞拿起电话:”我要给他打个电话,借他的珠子用。无论他是谁都不管了,只要他肯借我珠子,求他,跪他,缠他,我都愿意。“

”你就告诉楚离,说是紫电告诉你夜明幻电珠可以救治你女儿的病。我在暗处观看就可以。”KS总部将军‘雷’站在一边看着爱徒心喜若狂而惴惴不安的打电话。嘱咐着他不要泄露了自己。

晃飞点点头。

接到晃飞电话的林辉瞟了一眼身边吃相难看的楚离:”要他的电话号码吗?不用啊,他就在我身边,我让他接就好“

推推埋头苦干的楚离。

”么呀?“楚离最烦吃东西的时候被打搅,讨厌。

”晃将军有话要跟你讲,快点人家候着呢“林辉把手机递给他。

”这样啊,什么时间。是我去你那儿,还是你把她带过来,我觉得最好是去原东海中学,那里是整个城市灵气最盛的地方。“楚离好不容易的伸着脖子把最后的食物咽下去。

”好好,那就这样吧。大后天“楚离说的很爽快。

忐忑不安的晃飞没有想到楚离答应的这么爽快。晃飞心里倒是觉得有些怯然,梦想多年的宝贝突然出现,女儿的病马上就会好,他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少年面对自己所爱的在面前反而不知道如何去爱。他决定整理好心情告诉女儿在保持心态平淡的心情下接受这种非同一般近乎神圣的治疗。


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3): Error writing file '/tmp/MYwRiCvk' (Errcode: 28 -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yafsqx.com/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2033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