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37章 天空花园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今晚的夜色很美丽,东海的秋季夜晚是最美丽。高而广的苍穹黑得能滴出墨的夜幕泛着缎子的华丽,繁星似钻清朗的夜空没有夏的灰蒙。没有冬的冷冽。没有春的朦胧。

整个夜晚天空就像是灯光下的珠宝展清晰,耀眼,明亮,闪烁。整个东海像个雍荣华贵的皇后将华丽的黑夜披在身上,雪白圆润的月亮当头而耀如皇冠。人们走在她的怀中都领略着她的高贵与温情。

天宫花园位于东海六百层西丝大厦顶层占地面二万多平米,花园四季花开,山石皆以玉为主,流水拱桥灌木绿野,廊环梯绕地面每隔五步嵌以地灯。

小寒发出阵阵欢呼的鸣叫惹的众人观望。小赐和楚离拦都拦不住。小寒太高兴了还是第一次到这里来,各种山珍名贵都在眼前琳琅满目。饱享口福就在眼前。楚离是不会让她胡来的,很容易被抓住,抓不住就要暴露身份。自从见到紫电之后,楚离就有种危机感。

这个城市,这个国家并不是个纯粹性武学末落的国家。防范一下是最好不过的尤其是小寒高兴起来就忘记一切。所以这次楚离看见小寒这样忘性。知道表哥约束不了她,

楚离一把扳住小寒饱满的脸蛋面对自己,严厉的目光下,小寒哼哼唧唧几下化成一道蓝光贴在楚离胸前不安份的用凤翎敲打着楚离的颈部锁骨以表示愤满。

斯穆尔套房内清新马蔺图案壁纸铺满四面墙壁。巨大的宫型水晶八角吊灯闪动着雪白光芒。地面由德马其石所铺成视觉高底不等效果,可是人走在上面没有丝毫感觉不平。孔雀石装饰的桌椅尊贵华丽。桌上是水晶,黄金套组器具。

宽大的布艺沙发上面坐着一男一女,男人似乎要比旁边的女人大五六岁,容貌说不上丑陋但也不好看,宽厚的嘴唇让人响起河马。在女人眼神的摄迫下,他低着头一声不吭。

一头乌黑的青丝披散腰际,被印有牵牛花图案的丝带蓬蓬洒洒束缚在脑后。米杏色素雅棉质休闲套装略略掩住三围分明的诱人身姿。细瓷一样的皮肤在雪白的灯光下泛出莹莹毫光。就像阳光被白雪反射刺入人目的感觉。

红妆未涂,素颜。美貌中透出让人不敢与之亲和的摄力

“说话”

简单明了的两个字硬是让旁边的男人半天不哼声,低头想着如何应对。

“我发现楚离并不像你说的恶毒,相反我看出他的善良。”

“表姨,不要相信他,他在装是虚伪。”男人抬起头看了身边的表姨一眼又迅速低下头。

“在生命攸关之际,装有何用。那场仗如果不是他用尽全力将爆炸引到后山。他不会受伤严重。”

“千均一刻之际,我就在试探他,如果他不将爆炸引向后山,小姨也会拼尽全力将爆炸引开。可就在这千均一刻他引开了。避免过多伤亡,由此而见楚离的心并不坏,至少没有你说的那般恶毒,杀人不眨眼。”

紫电优雅的抬起头,侄子在说谎。此时心里这样肯定。

“小姨,其实是这样的。”于波抬起头,眼镜片后薄有星泪点点。

“都是侄儿不好,爱上了不该爱的女孩,她叫雪仪。她也答应要跟我好,后来楚离在其中煽风点火,雪仪就不要我了。我去找她说理。楚离就叫上他表哥高云赐还有一帮流氓,来找我麻烦,我有些害怕也花钱雇用了几个流氓,双方就在兴兴向荣超市外打了起来。”

“我雇用的不是真流氓打不过他们,反而被他们打了一顿”

“是吗?”脑子里闪现出小瑾看于波的眼神是那样的憎恶以及林辉让他滚蛋时的情景。

这兄妹俩可是从小跟他玩到大的,尤其是林辉可是非常照顾于波,怎么可能因为楚离而远离他,就算远离也不至于恨恶他。

于波小时候就露出阴险狡诈的一面,当初还是自已劝说姐姐不要让于波进商界免得越学越坏。姐姐就让他教书,在这样一个单纯的环境里他也能搞出这多事来。

“姚家兄弟可是军部挟制姚娥子的重牌,如何都交你去换人?换什么人?”紫电这才想起来于波并没有告诉自己要交换的是谁?直觉却告诉她,要交换的正是于波自己。

他在怕,在逃避。

“不行,不能全交由你换人。”这可是军部要事不能胡来。至少现在这两个人不能全放。况且我也做不了全主。紫电心里这样想。

于波听见紫电变了主意。这下疯急了,不能放?那就等于自己时刻都在楚离和高云赐的刀砧上,自己的生命攸关。

“小姨,求你了,这事不是你说了算吗?再说这俩人放了随时可以捉回来。军部吗!随便捉俩个人,抢学校地盘不是很容易的事吗。

“抢学校地盘?什么意思。”紫电从沙发上站起身来,侄儿的话透出很大的玄机。随便捉人,这话轻松的从于波的口中说出让紫电听着有一股痛心的寒冷。这个孩子其心不善。

QSDLK强占东海中学不合规矩,如今听侄儿这么一说,紫电更有一种这事与他有关的感觉。

“你老实说,你要交换的是什么人?”

口气如同一阵飓风扫向于波。于波不由自主站起身来退了几步,背对着表姨。口气强硬着说:“我跟别人说好了,我不能食言,小时候表姨不就教我做个男子汉吗?说出的话就要兑现。”

“你要交换的是你自己,你害怕我不在你身边,你就会被他们打死,所以你就想利用我放了姚家兄弟来买你的小命。于波啊于波你即自私又狭隘。你离男子汉的标准差十万八千里。”

“阿音,你小侄儿不教书了,你姐夫说让他跟着你在军部谋点职位。”这是表姐的话,大约三个月前表姐找到自己。正好军部也差个文秘之类可是干了还不到一个月,他就被调到东海,近尔就发生了一系列事件,利用苏家豪园的事情自己还没找他算呢。

紫电看着于波。心里想着将他留在军部,自己身边不差于一枚弹药随时都会给自己添麻烦。何况如今离圣师苏醒的日子越来越近。隐约觉得于波背着自己,并以自己的名义在干些什么,可是他又和谁在交际呢?

还有楚离这个力量强大的少年仅仅是生存在底层社会的穷苦少年何以短短几天内就变得如此强大,他身边的瞳媒隐藏的阴世能量可以翻天覆地。看林辉的表情楚离在重伤之后可以恢复到没事人一样就这一点就很诡异。可是说明他不是一般的高手。

紫电在大厅来回走动思考着事情,这一连串的事情让她有些拿不定,抬头看看时间楚离就要到了,自己可以亲眼见见重伤后的楚离是什么样子。五天的时间,以自己的功力如果伤成那样,五天时间肯定难以复元。是什么帮助他复元?难道是?般琊圣珠。

当前几天看见楚离用火明珠攻击自己时,心中已是大惊,火明珠是神魔两界灵性珠宝怎么可以在一个平凡少年手中,而且还听从他的命令。尔后,他又放出夜明幻意珠更让她不可思议。

楚离到底是谁?难道是魔界中人!想到这儿紫电的心猛的收紧。

叩门声打扰了紫电的思索。紫电示意于波开门

哇!真是富丽堂皇,美伦美奂。不平等视觉的地板让小赐踩着凸处慢走,旁边的楚离推了他一把,他这才发现不过是视觉问题而已。

从外面上看他真的一点问题也没有。紫电细细观察楚离,借着端茶给他的时机探他经脉。

“探什么探?我身体好得很,那点小伤对我而言算不得什么?要不是那天顾及大片游人及住宅,老子还不会受伤呢。”楚离色迷迷的看着紫电戏谑的说:“姐姐摸了我半天,我也摸摸你来。”

就算这个恶婆娘今年五十岁,以这年龄能练到这份功力已是不简单。说着话时已伸出大拇指,食指呈八字型向紫电手腕处扣下,想看看她的功夫源承自何方。

在清湛脑中发现的幻天正气让楚离想到KS组织这五个首席将军。会不会是当年慈航门的传人。

紫电怎肯让楚离握住手腕,二人在轻松嘻笑中暗自较劲。一边的高云赐看着看着他二人的脚步转向。转身离开沙发,反手迅速一把抓起靠垫遮掩住紫电的视线。

楚离电闪火石之间捡着个大便宜。紫电行军多年碰见各种高人,早已闭气行经不过是让鬼狡奸滑的楚离摸了摸玉润凝脂的酥手而已。

紫电气得粉脸通红。斜看了一眼憨站在一边的侄儿。白痴。

“紫姐姐是要向楚离赔礼道歉吗?请楚离到这么豪华的地方来小聚,自己来就行了还带这么个累赘,看着都打眼。”楚离喜笑颜开不奔主题反到调情逗趣。

此刻于波自动走到表姨身后。沉默着一张河马脸。头微向内室

“你不是也带了一个吗?”话一出口紫电就后悔上当。

楚离眼中戏谑更加浓厚:“姐姐的意思是想与楚离私密约会?”

“放肆”眼中冷冽星光直射楚离。楚离仰仰然一副嬉皮无赖的样子

“请教什么是放肆?放牛我听说过,也见过在山上,对,小溪边草地都有甩一鞭子跑的很快。”翘起二郎腿拿着茶杯细细品尝,这可是在外面喝不到的。虽然不喜欢喝茶,但来了就要做做样子。

“没想到你恢复的这么好,而且功力也见涨了。请问是什么原因。”紫电知道这小家伙不会告诉自己。但他总要说出什么来吧。

“我是很想告诉你的,可是怕你……”楚离很正经很正经的喟叹一声,眼神里露出遗憾的神采:“我怕姐姐羞于知道哈”

女人是天生好奇的动物,听他这么一说本来就很想知道的紫电越发想知道

楚离朝紫电勾勾食指,紫电低头微微凑了过去。

“听说过御女心法吗?哈哈哈。”楚离爆发出一阵大笑。邪魅的眼神向瀑布布满整个眼眶溢流在整个空气里。

“你”紫电本就彤红的脸蛋越发灿如宝石透出莹亮,银牙一咬单掌向楚离拍下。

楚离闪身而过,刚才落坐的地方“哐!”的一声响四断五裂。

“别生气,表姨你千万别生气,好好说言归主题。”于波祈求的眼神看着紫电,这紫电一走,他可就是孤家寡人了,这东海市就难以存身了,不能说天天呆在军部里。以后还要过日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