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45章 终于露脸了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听见军官的咆哮声以及耳闻听说的伤残精编营事件的主凶楚离也在这里。大家纷纷从办公跑出来挤在门口看看这个少年是谁?这么张狂,这么嚣横。

“看什么看,都回去?”晃飞蹦起一脚把门给踹严实了。晃飞圆瞪豹眼,一拳擂在办公桌上,受到巨大震力的电脑“哗”的一声翻倒在地。办公桌晃了几下,哗啦啦四分五裂散架。书籍,笔记本散了一地。

林辉看着晃飞勃然大怒,怕殃及池鱼身形一转到楚离身后。

晃飞气得用手点着林辉的鼻子说:“你说他有病,啊!还是个遇到不平事就会发病的人。好,劳子今天就要看看他小子是怎么遇到不平的就…就发病。你说劳子的人抢他姑姑是不是?啊!你给老子滚出来,别他妈的藏在一个未成年的孩子身后。啊!”晃飞气急败坏的指着林辉咆哮大吼。看着这个胆小鬼躲到楚离身后。就个气呀!简直就是气得没 法了,要不是碍于这身军装。要不是碍于这小子的那件警皮。玛的!老子就要狠狠的踹他了。就这副软蛋德性还当特码的警司!我呸!

“是,你的人说要把我姑姑和我一同带走。”站在前面的楚离面对气色难看的晃飞,神清气定的将发生过程讲出来。

晃飞看着楚离眼中流露出的坦然自若,根本就不像撒谎,难道自己的人真的想色劫………?

晃飞看着那缩在楚离背后的林辉,心里想着:这小子虽然极为讨厌但是终究不是主事的人,不停的在旁边说以至于扰乱老子的气息跟他扛上了。再看看楚离……相比之下马上警觉自己过于浮燥了。

上下一扫楚离身上透出沉静稳重的气质根本就不像一个十七岁少年应该拥有的气质。隐隐而让晃飞觉察到的不止是楚离的沉敛更重要是楚离内含强大的能量。投射给自己心理除师尊之外没从未有过的压力。

这一觉察让晃飞更加不敢虚以妄为,马上整理好心态从容相对,不能让自己处于被动。

剑弓努拨的紧张场面在彼此三人眼神交流影响心态中,使整个局面变得貌似平和但每个人都能感觉暗流涌动。

“行,照楚离说的,我把当事人喊来,历演一下当时的情景。”晃飞走到门口摸到手机。打了一通电话。

等人还得一会儿功夫,坐在这儿无聊,晃飞为了缓和僵持的气氛:“楚离,你师从何门派?”

“无门无派,有一天走在路上,觉得头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晕过醒来就会了。”楚离说的很严肃,煞是像有这么回事似的。听着晃飞生气,听着林辉也觉得笑不出来。

“是吗?”

晃飞闷声淡淡的回了句。这小子真是深藏不露虽是满嘴胡说,可也回答了我。一句话即挑明了他会武功,二来砸到了他的头。所谓病了就胡乱打法也在这句话中似无似有模棱两可的全部化解,而又让我无从找到,他真的会武功的证据。

晃飞与楚离对视了一会儿,笑了笑。又打了个电话,当电话那头告诉晃飞是谁领头去的时候。他面色微微变了一下。这回他改变主意了,不让属下来演示。而是单个单个喊来询问。

以免他们心领神会真的互相袒护。目前他还真不大清楚楚离的能力有多大。不敢冒然行动。再者自己的属下真如果去民宅骚扰抢劫妇女,那这个罪也是要从重发落。不能姑息。

“是那个女人跑下楼来干涉我们抓楚离,司龙少校才下令要把那个女人一同带走。”看着面色肃穆眼神严峻的将军,还有这一地的狼藉。这个年轻的少尉不敢再有任何虚言。

“楚离的姑姑说什么了?”

冰冷的语气像寒九的冰棱直刺少尉眼底,他心头一惊头低的更下了,根本不敢抬头看上峰的脸色。

“你们是谁?为什么私闯民宅,无论小离做错了什么都有当地警署,由不得你们当兵的等等…….”

也不晓得是这个少尉太紧张还是心慌居然把云姜的话说了似是而非。豆大的汗珠随着鼻梁滴滴而落。

“出去。”

少尉像逃难一样快步出了办公室,迎面就是阴沉目光的少校,看了一眼少尉。快步走进办公室室。

“将军,这里是怎么回事?”

看着一地狼藉刚在心中升起一阵窃喜的少校,环视一圈看到模样好端端毫发无伤就座于沙发上的楚离和林辉。不由得一愣。这使他内心刚还以为将军痛打了楚离的念头荡然失落。

回过头来直视见到目光如炬面色寒冷的将军。顿时心生畏意。

楚离看着他神色倏尔两变,不由从心底发出一阵冷笑:“怎么?看着这满地垃圾是不是以为我和林辉被将军打死了。嘿嘿嘿….”.

“将军,属下无能不能替军士们将人抓来,虽然这楚离的姑姑是个刁妇,但属下只是说要抓她,就被这小子又打伤了一个军士。事情真相请将军明察。”

少校狡辩为自己脱罪。

“那你说说看,他姑姑是如何刁,这是你最后的机会。”话语间透出,只要你老实交待,我可以从轻发落,必竟自己这一方已经伤残过多。

可是,少校却不这样理会,心里一直琢磨着那些军士少尉是怎么在将军面前说的自己,说的当时的情况。阴沉的眼光环视了四周看每个人的表情。也好确定自己说什么话才能御掉责任。

“那个女人穿着睡衣跑下来,光着两条白花花的肉腿,上面还露出大半个胸。将军。你是知道的属下那些都是血气方刚的男人。怎么经得起这个女人刻意诱惑。

她使劲扭着臀部指着我们说,让我们滚出去,还说要找一个叫林辉的人来,说无论楚离做了什么都轮不到我们管。我一时生气也想教训下她不要这么风骚,为了东海市民风着想败败她身上的骚劲,结果楚离就出手打伤我们一个军士。….”

少校满嘴乱七八糟的一通,瞥见楚离眼中寒芒四射,赶紧地要往晃飞身上靠。说时迟那时快。还不等少校迈出一步。楚离这边就已经到了他面前。当面辱骂楚离最喜欢的姑姑的下场是什么?林辉懒得去拦,拦也拦不住,这小子邪恶起来让人害怕。

少校闷叫一声,晃飞还没有看见楚离如何出手,少校就已经痛苦不堪忍受呈弯曲形侧躺在地板上面,浑身抽搐五官变形。双目眼神涣散,嘴里喷着鲜血,暗红血浆肆流一地。

晃飞这才真正见识到并震惊楚离的身手远在自己的估量之外,少校瞅着已不能有活气。

“即使你是学生,即使你有病,这下这个军士死了,楚离你也逃不了干系!”不知道为什么,将军心里仍有这么个感觉,觉得楚离可能救得了少校,否则,以他再多能打,两支手打得过子弹飞得快吗?他是傻子吗?这点他想不到吗?他应该会给自己留后路,眼前的小子绝非等闲之辈说不定只有师父那样的高人才能与他相抗……

门外响起纷乱的脚步声,窗口,门边已经伸进来许多黑洞洞的枪口。严肃以等待命令的军士端着重型枪械满面愤怒的瞪着这个让人觉得危险至极的家伙。

无形的压力如股强劲的气流笼罩着将军,这个少年绝对不对死,至少现在不能完蛋,他的背后肯定还有强大的力量,将军以俗世思考方式迅速思考着。少校虽坏可是命不该绝,楚离的力量或许只有师尊看得出来。

“开枪,打死他,他是个危险份子。”门外响起河马的声音。于波的脸慢慢显露在重型号枪械背后,脸上露出阴险狠毒的笑容。他似乎已经看见楚离血流满地的惨死现状。

“都把枪给我放下,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去。”将军的命令让众军士愕然,更让于波不解愤慨,这种场面可是他做梦都想看到的,楚离被万枪穿孔死在血泊之中。当他听见将军的命令。恍恍然感觉阎王向他索命一般,这下自己的露面让楚离知道。楚离岂会放过自己?

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这个小子在捣鬼!进门前就听见他怂恿将军处置谁?原来是想处置劳子!当兵的不会在自己营地调戏女孩。那天和小寒下山,一下涌上二三十军士,当时正是军人们练操之时,怎么会有这么多闲兵上山?看来一切都是于波这个王八蛋布置好的。那些军士只不过是他的棋子,用他们来害劳子。

楚离看着突然从暗处跳出来的于波,指手划脚的让众位军士射击自己,前后一想,顿时明白了最近所发生的一切都是上了这个王八蛋的蛋。这已经是第二次设计害劳子了。上一次要不是看在紫电的份上,劳子就要揍他一顿了。现在他个怂B居然想杀劳子。还搅出这么一大摊子事来。劳子岂能轻饶你?

回头看着将军已经命令全部军士退下。低头看看脚下的少校离死不远了。

“我可以救他,但是救完他,你要听我说一件事,关于这件事的幕后阴谋。”

将军看着眼前的楚离,别说普通人,就是非常人看着自己被一个排的重型枪械指着也会吓得满头生汗,可这小子不但跟没事人似的,而且还跟我谈交易,还什么阴谋?看着楚离严谨中略带鄙视的目光。回头一想整个事情的经过,内心不禁一阵疑虑。难道…..?

“嗯 ”晃飞看着楚离点点头。

楚离走到少校面前,蹲下身来,翻翻少校的眼皮毫无生气。照一般人看来,这家伙已经死去多时,只是尸体神经抽搐而已。

只见楚离五指捏紧少校后颅,未到十分钟少校开始发出**声痛苦而毫无意识。楚离又照着他的身体各大部分连击数掌。少校身体平躺在地板上不再抽搐。意识慢慢复苏。喉咙处哽了一下,哇!的吐出一口紫黑色血痰。睁开眼睛看见楚离,如见到鬼一样,骇怕的眼神里注满了泪水瀑布般稀释在早已结成血痂的地板上。身体拼命的往后缩。

“府龙少尉进来”将军喊了一个年纪青面色稍黑的军士把少校背出去。

黄昏时分,整个大楼的工作人员都已下班。办公室内只有他们仨人。

“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晃飞将军不大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个于波可是在跟自己女儿恋爱而且非常深受女儿迷恋呢。看楚离的眼神不像撒谎。林辉与于家的交情,自己也是略有耳闻。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偏向楚离。自从跟于波认识后。明里,暗里于波就经常诋毁楚离,表面见到楚离又对楚离特别推崇,早已觉得奇怪。以前不曾留意。现在听楚离这么一说,这个于波还真有问题。

那么他对我女儿所谓的迷恋,是不是想利用我杀了楚离。如同刚才那阵……如果我不冷静沉稳?….晃飞回想到于波站在背后指挥着军士们对楚离开枪。他不在屋内怎么可能知道屋内的情况。这一会儿的时间就叫了这么一群军士来。从他们去枪弹库配枪到跑过来也没这么快的速度呀?

原因只有一个,他是个心思慎密的人早就了解了楚离及少校的脾性,算准了那个时间点会起冲突。这群军士早就是他安排好的…..天啊!于波这小子太有心机了。

那么他主动接近我女儿一定是因为这个目的。他是在利用我女儿的感情……跟我套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