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36章 回到家里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被习课老师好好教训了一顿的楚离,这个星期实在是难得的老实上了满满一星期课。

周末,星期五。傍晚。

车上,楚离和舅舅交换了意见。

“紫电知道你们恨于波很深,为了他的安全问题,可能会同意换人,但还拿不定主意必竟姚清澜是控制姚蛾子的法码。”高天虎听林辉说的口气猜测出来。

“紫电不会再来找麻烦,她现在想的就是怎么从我这儿套出般琊珠的下落,至于他侄子于波,她肻定是担心他的安全。问题现在摆在眼面上的有三件事。”楚离塞了块点心在嘴里说。

“你就不能吃东西的时候别说话,喷得我满脸都是。”高天虎抽出纸巾擦脸。

高天虎刚从北方赶回来,还穿着休闲夹克,车内开着暖气,车身布满泥浆,北方正下连阴雨,空气潮湿而阴冷。高天虎对着身边吃的粉飞唾涨的楚离说:“小离,下来坐后面去,舅舅有些感冒了,小心传染给你。”

“没事,小舅,我不怕,你带的点心真好吃,这一包是什么?”楚离伸手就要撕包装袋。

“别撕不是给你的,给你姑姑带的保养品,你少吃点晚上还要吃饭呢。”高天虎翻了下楚离衬衫从腰带里抽出:“看你的衣服都破了,回头让你姑姑给你挑一件。”

“今天早上才破的,你陪我去买。”楚离转过头对着舅舅说。

“舅舅,紫电这个恶女人可能查到你了。”

“我高天虎在东海市也是颇有威望的人,查我很容易,两个字,黑道。不过没事那是以前,十年前我就开始洗白了。再也没在干非法的勾当,那两个混蛋一个死一个疯没人知道。她查不出来什么!查出来也是那两个混蛋兜着。你舅做事,你放心,我不是还有你姑和你表哥要照顾吗”

“对了,你刚才说的三个问题是什么?说你吃东西说话就掐断了主题。再重新说。”高天虎想着楚离的事情。

“哦!我是这样估计这三个问题让紫电一时间犹豫不决。一以姚清澜牵制姚伯伯。二,紫电想打听般琊珠的下落,看样子这件事情对她最重要。三,就是她的私事,她要保护侄子于波的安全。第一件事关系到整个KS军部,第二件事关系到她们自身,第三件事关系自己私事。现在是第一件和第三件事联系在一起。用姚清澜换于波安全。她一个人不能做主KS军部。她必需得做出一件有利于其他几个KS战略首席将军的事情,有道是人多好说话吗?”

“那么什么才是有利用其他三位将军的事情呢!这就关系到第二件事情。如果这样说,紫电拿到般琊珠征得其他三位将军的同意,这样才能共同向军部报告商量以姚清澜换取于波的小命。是这样吧!小离。”高天虎看外甥吃的津津有味。

“嗯嗯,舅舅聪明。”楚离伸出大拇指表扬高天虎。开着玩笑。

“舅舅你为什么不教我开车?只照顾他们不照顾我?”楚离看着街上人来人往,心里有些吃味,在家里经常看见小舅和他们有说有笑,跟自己在一起就是讨论事情。

“你是非常人,不需要照顾只需要长大,长成男人”看着楚离的表情,高天虎心里笑,这小子吃醋了。

“教你有个用?你跑的比火车还快,我让你表哥和小寒练情愫手,你没意见吧?”高天虎征询楚离的意思。

“什么情愫手?吃的。”楚离一脸茫然。

“把头伸过来,低下。”

楚离很听话。只觉头上好痛。

耳边传来舅舅的声音:“就知道吃,没见过你这么爱吃的男生。”

“你打我,舅舅。”楚离非常不理解,吃怎么了吃有错?

“你是魔教传人是吧?就算情愫手是低等武功,可你也不至于不知道吧,是你小师叔传下来的那个册子里的武功,必得男女结合修练。”

“我想小赐没有功力,希望你输些给他,这样遇到危险也可以自已应付。”高天虎商量着跟楚离说。

“没问题,我还想教你武功呢,舅舅。”楚离说的很诚肯,可是真没听说过什么情愫手。

“舅舅,你的功夫都是那本册子里自己练习的,还有那个高难度易容术?”楚离很佩服舅舅,这种高难度易容术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学会的。“小舅你的武功应该不错吧!”

“比你差很多,行走江湖动脑子比用武功的时候多,你看我新剪的发型不错吧!”

“嗯,好”

“小寒给我剪的,这丫头很聪明,今天晚上让小赐陪你去应紫电之约”

“不用,让小寒陪我去,她去有用。”

“不要瞧不起你表哥行吗?你们是亲人。而且他在人情世故方面比你们懂。”高天虎的目光变得严肃。

“我没有,他小心眼,我都给他夜明珠了,他还耿耿于怀我对他的伤害,到处说。”楚离颇显委屈。

“夜明珠,你给他夜明珠?”高天虎一下变得紧张伤怒起来

“是另一种夜明珠海水里长的又名夜明幻意神珠,遇到高手可以助他逃跑。不是鬼珠啦。”楚离看着舅舅的表情,真不知道他怎么会这么想。他那只眼睛看见我金丝袋里有鬼珠了?还是对他自己儿子好。哼!

高天虎心想怎么误会楚离了呢。

“我受伤之后给的,想着他是表哥吗,万一那天跟我倒霉岂不是对不起他,再就是真的想跟他修好。他小心眼。”楚离看看舅舅不再哼声

“好吧,我回家去说他,谢谢你哈,小离,舅舅歪想你了。”高天虎伸手抚摸了一下楚离的肩膀。以示安慰。

“没什么,你不也是一介凡人吗。”

“你小子说话”伸手轻轻打了外甥一拳 哈哈哈………

刚走进别墅花园就听见从二楼传出美玦的哭喊声,竭斯底里的叫喊声。其中交杂着小寒,小赐的劝慰,家里闹成一锅粥了。

“怎么了?”楚离跑进屋,抱着美玦轻哄着,其他的人看见楚离回来就退出去了。美玦抬头看见楚离。一愣神之后抱头痛哭久久不能息声。披散的长发被泪水汗水糊的一络络粘在脸上。

“美玦别哭了,这是家里,是小离的家,刚才那些都是亲人,是自己人。”

美玦根本不相信睁着红桃仁般的大眼睛:“亲人?于月依是亲人?还有上回打架的那个小流氓也是亲人,这是你家,你不是很穷吗?”不信任的眼神的将楚离上下来回看:“你一直在骗我?”

幽怨的眼神让楚离心痛。

“美玦,你听我说,这里面有一连串的故事,我以前没机会告诉你,现在慢慢讲给你听”看着美玦看自己的眼光越来越陌生。楚离急的紧紧抱住她,生怕她从怀里溜走:“我要是骗你,怎么可能把你从家里救出来。”

“那个胖警司说的没错,你姑姑真是高天虎的情人。”空洞绝望的眼神看着楚离心一阵紧似一阵。完了她的误会太深了,是什么原因让清湛又换上于月依。这不是没事打喳吗?

“他在放屁,不是,美玦你吃点东西听我说,我不是演戏,我要是演戏那林辉是警司是吧,他不可能配合我演戏呢,还是那个总警司也不可能配合我是吧。这中间很曲折复杂我慢慢讲给你听”

楚离轻轻的将她的头发梳理顺,扶着她靠在床上。看着美玦哀伤激动的神情稍微平息。刚松了口气,不料美玦又一下子坐起来指着他身后的于月依:“她也是亲人?”

“出去,”楚离站起身来看着姚清湛还带着这个易容面罩,一把将她推出去,低声说:“笨蛋,还戴着这东西干吗?想气死她。”

清湛这才想起来,为什么苏美玦看见自己又哭又闹,原来是自己没有取下于月依的面具。赶紧去洗手间洗去露出本来面目。

楚离回到房间:“看,我把她赶跑了,她滚蛋了。”

美玦疲惫的靠在床头无神的看着眼前这个男友。为了他,自己受了那么多苦,可是到头来连他是什么人,家境是什么都一无所知。

渐渐地回想起自己原本在家里受禁闭,让一琅表妹去通知楚离,一心想让楚离来救她,她想通了,为了他可以私奔。就在表妹走没多长时间,于波和一位气质冷凛的美女来访,美女不知道给妈妈看了一张什么。

妈妈就对她俯首贴耳,甚至还非常怕她。在她的要求下给自己喝了杯水,然后自己就昏昏沉沉,只觉得被两个男人架着出了家门迷湖中看见平时喜爱玩的潭水被她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变成一大块固体。并在她的威吓下,妈妈惧然下令让下人们将自己放在这一大块固体潭水内。

不懂事的小妹还在一旁起哄,并告诉美女,一琅去搬救兵的事情。慢慢自己就毫无知觉。

醒来后看见雪白的墙壁,舒适的摆设,温暖的灯光但不是自己的家,正在想这是哪儿。就看见于月依进门站在自己身边。此刻她好憎恶于月依,就是她逼着楚离在食堂当着众人的面说爱她。

美玦明明知道那是楚离配合演戏,可是美玦觉得自己的心在那时刻千疮百洞。更让她想不通的是妈妈居然看到那一幕。回家就将自己囚禁起来。然后就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

为什么我会和于月依在这个陌生的房间,这里是哪里?

可是于月依对她的态度像变了个人一样,端东西给她吃,她恨于月依都来不及,怎么会吃她的东西。摔了碗让她滚,一会儿小赐就进来了,还有个清灵纯净的女孩跟着进来。

她认识小赐,是个黑社会流氓少爷,美玦认定自己可能被他们害了,所以就大声哭喊救命。又听他们说到了楚离的名字,脑子一糊涂就想到了各种可怕的情景结局。假如:被卖掉,强奸,楚离被他们打死等等全部充斥在美玦的脑海。她哭闹以死相逼。只为了要冲出这个陌生的屋子要寻找楚离。可是………

可是事情的结尾却让她一时难以相信,世上真有父母仅仅因为儿子不听话而将其赶出门?世上真有姐姐因为弟弟学坏而不认。看着楚离清澈明亮的双眼,美玦一时心痛恸动。已经出了家门,因为爱他,自己不也一样离家出走了吗?世间的一切有时候真的是这么在别人眼里难以理解,可是临到自己又能如何?

不相信他还能相信谁?

“多躺一会儿,我下去端饭上来。”楚离见她平静了许多。

想着富贵人家的女儿怎么想得通贫贱家庭的骨气,另可穷死也不愿意孩子在外面不学好。

不像富贵家庭即使孩子学不好。像于波那货,家里也可以包容溺爱,甚至还可以为了自己的孩子反去回头诬蔑伤害别人的孩子。

楚离刚走出门口,美玦就抛开毛毯起身说:“我和你一块儿下去,见见亲人。”楚离回过头笑着伸出手牵着美玦走下楼。

卸出面罩的于月依(以后就叫清湛)面带笑容过来牵着美玦。美玦对她报以亲密的笑容,内心却为她隐隐作痛。比起姚清湛的经历而言,美玦自认为吃的这些苦都不算什么。

“小离,今晚你选谁陪你去。”清湛想去接哥哥。

“你在家里等着,小寒和表哥陪我去。”

当美玦看见高天虎时,真的不敢相信,眼前这个跟楚离七八分相似的男人就是那晚在兴兴向荣超市外见到的黑道大哥。这回总算相信了楚离的话没错。看着他们一家人亲密无间,心想从今天起,我也是这家里的一份子,柔软的心更加绵柔似乎装满了水,轻触就能哭出来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