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44章 老子就值几个钱?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满天的奇景早就吸引了各方人群仰头观看,山下的军人们当然也是不愿意错过这方天空奇异景色,纷纷跑到山顶。

自天相奇景消失他们还在山上嬉耍。

楚离神清气爽的拉着小寒慢慢出林子还没走到山下,就碰见两个兵痞子,站在左边的有些面熟。听他说话才记起是上次进宿舍时,他还刁难过自己。

楚离不想实在是没有心情招惹他们。把小寒拉过身边将自己与他们隔开,低着头寻山路下山。

俩个兵痞子老远就直愣愣的看着小寒呆住了,只到楚离拉着小寒已经与他们擦肩而过了,他们才相继醒过神来。

“小妞很漂亮,陪哥哥们玩一会儿吧。”右边的那个歪带着帽子家伙伸手就去捏小寒的脸蛋。

小寒鄙视的看了他一眼,不理他依旧自己的路看似不快,这时人已经到了山腰。如鬼魅的身影一晃人就已经在山下,小寒的速度惊得矮子吓一跳。高喊一声:“这个女孩有问题拦住她。“

在说话的同时就过来攻击楚离。

虽说他个子矮可身形灵活,出招快如闪电,左手食中两指戳向楚离双眼,可他没想到楚离比他更快,身影一晃扣住他手腕往后一扭’咔嚓‘矮子痛叫一声。本来是想虚诈一招趁楚离闪身躲过双指之际,他可扳住楚离头将其摔倒在地。没想到…………..一阵巨痛从胳膊直袭全身各处神经。顿时痛不欲生。黄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毛孔渗出,脸都变形了。

周围一些看热闹的兵丁,本来抱着兴灾乐祸心态旁观,此时一听矮子痛苦的喊叫,纷纷从四面八方出手直取楚离。

楚离本就对他们毫无好感,又见他们不讲道理。

楚离心想:尼玛,干脆就教训教训你们这帮混蛋。遂即抓紧矮子的双肩,朝他肚脐就是一脚踹去,矮子本就没有多少重量,这一脚更是将抛向十几米的高空。吓得一群正往楚离这儿奔来的兵丁纷纷回身朝矮子聚拢伸出双手想接住他。楚离凌空一掌强大的气流将往下飞坠的矮子吹向山下。

短小的身体在强劲的气流里擦向一群兵丁的头顶,数十声惨嚎声中,连滚带爬的棕色滚球噼里啪啦惨叫声中。重则从小山崖砸下,轻则从山上滚下一路撞向山石,树身。不是四肢断节就是头破血流。**哀嚎绵绵不绝。

看得山下的兵丁心惊胆寒,这小子不过是一脚一掌之力。居然让一二十精编营的军士毫无还手之力,伤残痛吟?那……我们还上不上去,上去肯定跟他们一样。山下的兵丁们张望着双双 恐惧的眼睛看着楚离大大方方从山上下来。

从他们的眼中看出惊骇,震惊,恐惧。

楚离走到他们面前对着他们一声长长鄙视的冷笑,拉起小寒几个闪身就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之中。

回到家里。

懒散的坐在沙发上听着清湛的叙述。右手撑着下巴眯着双眼思索了一会儿轻轻笑起来:“来的真快呀”

“他是谁?”小寒急问。

“雷,紫电的师哥,同为KS战略首席将军之一的‘雷’”

“你说他的功力跟我不分上下?那‘云’的功力肯定在他们的总和之上。不分上下嘿嘿嘿……….”楚离发出一声不屑的冷笑。这个世界太寂寞了,尤其是对于他这种身怀绝技的人而言,既然出现对手,当然可以玩玩,真好。

此时的楚离由于刚刚功力大增,的确有种想尝试一下,打个痛快的心态。

清湛以涂着金星紫珠的指甲油纤纤玉手推推楚离:“你不要轻敌,他即狡诈功夫又好。”

“咦,我们不是跟紫电的事了结了吗?为什么他还要来?”清湛突然间想起来。

“好了,我的事你就别操心了。”楚离看着她诱人的身体前凸后翘,心里一阵燥热。起身抱她放在腿上。两片滚烫的嘴唇毫无道理的强行压在清湛两瓣娇嫩的花瓣上。

“你耍流氓。”小寒说完就跑了。清湛看着小寒的背影羞得脸儿彤红。娇羞的粉拳直捶楚离的胸部。正当二人卿卿哦哦之际,门外响起一阵突兀急促的脚步声。楚离忙将清湛放到一边。刚站起来走到门边。门就被一股外力冲开。

“就是他。”一个浑身包得像棕子一样的兵丁指着楚离,眼中的恐惧在自持人多强势之下愤怒的双眼冒火。

“干什么?”楼下的动静惊扰了楼上看书的姑姑急匆匆从楼上下来:“你们是谁?跑到我家干吗?”

丝罗睡裙,自臀下开叉,因急忙下楼奔跑之中露出两条修长雪白的玉腿。蓬松的卷发未经护理如狂云飞浪衬着酥红惊愕的小脸。

猛然看见楼上奔下来这么一个性感妩媚的女人,把这群军人看得犹如兔抓心跳个不停。

“把这个女人和他一起带走。”站在前面肩膀上有两个月星图案军人舔舔嘴唇一双鹰眼深深的往云姜酥红软雪的胸部贪婪的挖了一眼挥挥手。

“放尼码的屁。”楚离看着两个从身后窜出的兵丁像老虎抓山羊似的冲向惊慌失措的云姜而去。楚离一脚踢向离自己最近的一个人。‘叭’的一声那人肩膀撞到墙上,当即头偏身残起不了身。

“清湛带姑姑上二楼。”楚离面对一群抢入民宅的疯狼。底气十足丝毫不胆怯。两只眼睛射出血性的光芒。

“不不,不…去找林辉,无论小离做错了什么事,都有当地警察来管,轮不到你们这群当兵的。你们无权。滚出去你们私闯民宅,小离这是自卫保护,不算犯法。”楚云姜拒绝跟清湛上楼,而是扑向电话机旁。一边颤抖着拨电话一边情急之下说了这么多话,倒是提醒了楚离。

就这一群怂货根本不会放在眼里。何况还是他们先挑起事端。

看着自己手下半招之内成了这副样子,站在前面的军士也慌神了自知不是对手。挥手撤走。临走时撂下一句:“你等着”让手下的人扶着半残的兵丁和其余的人仓皇而逃离现场。

楚离看着他们匆匆离去的背影。

沉思了一会儿想着家人。与其让你们来,不如劳子自己找上门去。于是上楼好好安顿了姑姑和清湛。可是姑姑死活不让他再出门。楚离轻轻的抚摸姑姑的头发说:“姑姑放心睡一会儿,小离没事那儿也不去。”不一会儿,云姜就觉得眼皮沉重,头一歪慢慢睡着了。

“小寒,你陪着她们,我出去一趟。”楚离站起身向外走。

小寒跑出门嘱咐:“主人,你别把他们都打死了,他们现代科技也很厉害,你小心点。”

“明白”人已经下楼,走出庭园。

走到街上,看着车水马龙的街道,码的!今天什么日子,怎么搭个的士这么难。平时眼睛晃处都是,今天半天看不见一辆,有这等等的功夫早就到了。

楚离看着这宽阔的道路及满眼的正规军人肃穆的表情。楚离记得是这栋楼。

楚离边走边想着应该找谁?就找那个晃飞吧!楚离站在军司部公办楼下,目光一扫就看出他的办公室。刚走到门口就听见一人熟悉的声音。

“你不信,怎么这会信了吧?你准备怎么处置他?”

于波的声音,他又想害谁。处置,处置谁?楚离站在门口听清楚了就是这只狂狒狒。妈的,三天没教训他,他就撒起野来了。还撒到军司部,怂恿着晃飞处置别人。

楚离把门推开,于波看见站在门口的楚离吓了一跳。

“你好…你怎么站在这儿?进来进来快进来。”于波刚开始下了一跳,但是马上就换了副表情殷勤的不得了。

这时,楚离才看清这只招人厌恶的河马穿着一身棕色军装,而且还是参士级别。想着紫电,原来这小子借着表姨的风头当兵了。看着楚离满眼的鄙视与瞧不起。于波内心愤怒的到了极致,脸上却笑开了花。又是让位又是倒茶。

晃飞不明所以的看着于波反常的举动,心想这小子真是滑头看样子很怕这个楚离,上次自己及学生就是让这个楚离和他舅舅忽悠了,结果真让人气愤,想起上次自己还抽了学生一耳光,晃飞对这个楚离也心生戒备谨慎。这小子这么年轻打起人来会那么狠?是什么功夫?

刚才来电话说去了几个硬手没有请动他,这会子自己跑来了,来得好。

晃飞的功夫是东海市军司部最高的,他很想领教一下这小子的功夫。但是站在一边的于波却朝他不住的使眼色。晃飞看看于波警惕性的眼神想想,这小子可以在一掌一脚之下让精编营二十来个军士统统伤残。如果真跟这小子打,我能有几成把握?万一输了丢脸事小,影响了军中士气就不好了。

“你们不是要抓我吗,是你们的兵丁调戏我妹妹,还对我出言不训殴打我,我是被逼无奈才无意伤害他们,我是有病的人。上次已经证实过了。”随着楚离的到来,林辉带着警察也追赶而至,并做了证人。

晃飞看着带着大批人马不打招呼就闯进来来的林辉,就这小白脸最他妈的讨厌,这回又跑来干吗?准备放什么屁?

“做个屁的证人,上次你是证人,这次你算什么证人?他把我们东海空四军精编营军士打伤了二十多人,当时你在场吗?你不在场你能证明什么?今天我们的人去请他过来谈谈,他不但抗拒还出手重伤我方军士,这些你都看到了吗?啊!带着质疑与讨厌的神情。晃飞瞪着随后跟来的小白脸警司林辉,一丁点都不掩饰自己的情绪。

“你们私闯民宅还想带走人家姑姑,楚离才发病打伤你们军士,这些他们家的人可以作证。”林辉是听了清湛讲的事情经过之后赶过来

”他们家的人?他们家的人当然护着她说话了,这不是废话吗?我的军士怎么可能无原无故乱抓人。“晃飞一脸的不信任,尤其是看着这个林辉, 这小子明显的偏信一方。

”这样说来,你们军士说的话也不可信,你们军士难道不是卫护自己的人。“

林辉一句话堵得晃飞气晕了头,人家都说小白脸不是东西,果真如此,这个小白脸警司,码的,看着就像个奸臣。

”我那精编营二十多个伤者总是证人吧,晃飞也不是个好脾气的人,看着奸臣就想要把他轰出去了,如果他不是警司的话还想搸他一顿。

“全国各大医院可以做证,楚离是个有病的人,而且是个遇到不平事就会发病的人。”

林辉的这句话算是真正惹恼了晃飞。怎么听着这小子的言下之意,我手下的军人都变成了土匪强盗,色狼,这个小王八蛋小白脸老子要操你祖宗。

看着一边暗自发笑的楚离。晃飞实在是受不了啦,气得暴跳如雷的一蹦而起:“有病为什么不去精神病院,还他妈的遇到不平事就发病,到底他码的谁不平了,他把老子的人打伤了几十个,他还好模好样的站在这儿,到底他妈的谁说不平了?”晃飞的吼叫声震动了整栋大楼,各种脚步声凌乱纷呈的朝这间办公室门前围观而来。

“我们是在跟你谈事情的起因,不是后果,后果是要解决不是为您好,这样,无论如何他都是个有病的人,需要关照,还是个少年未满十八岁。所以要从轻发落,看看医院需要多少钱。”林辉慢条斯理的说话更让晃飞气昏了头。看着林辉只觉得心里杀他的心都有了。这个小王八蛋把劳子们当兵的看成什么?几个钱就打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