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35章 都走了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还不是等你等的,你怎么现在才来。”楚离停住脚步,吸了吸鼻子,拉过林辉笑笑看看。

“怎么了楚离?”林辉觉得奇怪,也扯起自己的衣服闻了闻:“我换了干净的才洗澡出来。”

“我让你打听的事呢?”楚离暗自笑,不露声色。

“没消息”林辉往前似无意的快走了几步心里盘算着到底是向着楚离,还是保持中立。

靠!还真把老子当外人,口口声声妹夫都是假的。

伸展长臂一把拧住向前走的林辉往后一拖:“老子是为你好,才让你打听,苏家都倒霉了你知道吗?”

林辉闪躲着楚离的眼神,不敢直视不仅是因为心虚更主要是楚离的精芒下他无可躲藏。

“说”声音不大但足以令林辉心震

“说….什么,这是在大街上。”另一方面他也担心被紫电和于波看见。

“走,找个僻静的地方,正经点。”楚离亲热的搂着他,可林辉感觉这显然是挟持自己。

穿过一条街橙红的路灯里有一间不大的暮雪茶斋。优雅的环境,幽静的包间,古典音乐,氤氲茶香几品传统小点舒适遐意。

“你见过紫电,你身上留有她不同寻常人的香气。”

林辉这才想起他拉着自己闻味。

“你他妈的鼻子比狗还要灵。好了,不过你要先告诉我,你们为什么在苏家豪园打架。”眼神中有是不是对不起小瑾的愠怒。

“我和美玦的事,小瑾知道。对的。就是因为救美玦才跟那个恶婆娘打了一架,”尔后,楚离将前因后果叙述了一遍。

“大舅子,我也不逼你,你要是把我当自家人看,你就把你所知道的告诉我,也让我有所防备。你要把我当外人,毕业后我就带走小瑾,只当我们不认识,就算那时候我被她打残了,小瑾也不会抛弃我。”

“你放屁,谁是外人。小瑾不抛弃你,老子就会抛弃你?你个王八蛋说话没良心。”林辉听楚离叫他一声大舅子,心就靠向他这边了。自己就一个妹妹岂能被他拐走了?

“那你还不说,是想看着我被打死了才说是不是?”楚离爬在桌子上眼瞪着林辉

“你….你浑身上下那像受了伤,不是被打吐血了吗?还这么好的精神气,是不是为了溜。假装受伤?”林辉看着面前的小狮子怒瞪双目,耳边犹想他吐血的样子了。

“装你个头啊,那个恶婆娘本来就想杀死老子,老子恢复的好是因为老子底子厚,换你,早翘辫子了。还不说?”看着眼前这个啰里叭索磨磨叽叽的男人。要不是看在你是老子大舅子的面上。老子捏死你的心都有了。

“喝口茶慢慢说”

透亮的玉杯里泡着茶斋里精品暮雪香片,数片白雪盛开在杯底,热腾腾的袅袅茶烟慢慢升化成极淡的云朵。对方的表情显得有些模糊。看着楚离一口一块连续干掉了四盘小点。林辉又让人送了几盘精致小点进来。

“紫电是于波的表姨….”

“妈的,还真是亲戚。”鼓着一嘴点心的楚离含糊不清的说:“都他妈一样阴狠心辣。继续”

“她让我套出你有几个舅妈?还有什么火明珠什么夜明…明..对,是夜明幻意珠。还要我问你有般什么珠。楚离,你哪来那么珠值多少钱?连她这种大人物都惦念上的珠子肯定值不少钱。”

后面几句能理解,可这让林辉套出我有几个舅妈什么意思?

醇郁的香气窜入鼻息,舌尖上微苦后甘果然是招牌茶,好喝。难道是因为舅妈是瞳媒的原故?不大相信高天虎会娶瞳媒为妻,所以……..好,老子就依你将圈圈绕大。楚离品着香茶思考着问题。

“你告诉她,我有两个舅妈。大舅妈很早就死在乡下。”楚离暗自窃笑,你们去慢慢查吧。

“不好吧?她可能会查。”

“连尸体都找不到了,还查个屁。”

“她主要就是听于波那混帐小子说你功夫有多厉害,紫电不相信民间还有你这样的高人。打探了当时在场的人大家都这么说,她不大肯定你的功夫有多强大,所以就亲自上阵了。她对你知道的那个般琊珠很感兴趣,好像特别想要,我看她的眼神。”

“她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但是这次却从她的眼神神情中看出喜欲,所以我感觉她特别想要。”

“紫电姨原名不叫紫电。我们都喊她音姨”

“鹰姨,名符其实呀。”楚离喝了口茶脑子里回想紫电打他的情景。

“是音姨,是音乐的音。小时候对我和小瑾挺好的”

“长大了就对你们不好了。”楚离奇怪着问

“不是 ,是我们念大学上班之后就不见她了,这还是十多年里第一次见,奇怪,她看上去还那么年轻漂亮,只是看上去让人不可亲近。”林辉给了楚离一拳:“就在刚才,等你半天不到,结果就等到她和于波了,还说我迟到,真不知道谁迟到。”

“舅舅猜的没错。”

“瞳媒是什么意思?听她的话音觉得很惊诧也有所顾虑。她最想知道的就是你在住院这其间的事情,我说什么事也没有,她不信。因为所有调查都表明你住院前是个胆小鬼。出院后就变了。”

林辉惊奇而疑惑的着着楚离。“难道是那捅进心脏的一刀所发生的奇迹?人没死身体变异?”

看着林辉想入非非的表情,楚离即好笑又好气,还真被他胡乱猜出一两分:“走走走,东西吃完了,话也说完了。回去。明天还上学呢,你才变异呢。”

“你回去告诉紫电,如果她侄子想活着好,就用人来换。”临下车时楚离说了这句话。林辉听了摇摇头:“放心吧,什么人?”

回到家里已经是半夜了。听见声音小寒下楼来告诉楚离,美玦一直在睡,一小时前清湛醒过,半小时前有人打来电话邀楚离明晚去一趟天宫花园斯穆儿套房。是个很好听的女人声音从感觉上肯定对方有意向和楚离交换什么人。

“你不认识对方,就可以感觉?”楚离惊诧小寒的感觉能量。

“她跟我说话的时候有思维吗!”小寒觉得怪,怎么主人都不了解自己,真笨。

楚离轻轻走进美玦和月依的房间,朦胧的灯光下二人轻轻呼吸熟睡,美玦像个婴儿一样蜷缩着憨睡,月依像条鱼睡姿舒展。

美玦翻身的时候,睡裙抛开了,她的睡裙是棉质,高高的挽起露出纤细的***,她那双少女的长腿,紧紧的夹着细腻的肌肤透着一种白晰圆润的光泽。炫目的颜色让楚离心跳的转过头去。

在他转身的一刹那,月依(清湛)的睡袍系带散开紫色华丽的丝绸铺开床面露出她月白的肌肤在深紫绸光的衬照下显颗明亮的珍珠洁白诱惑。窄小的三角内裤勾勒出完美胯部弧度。臀部如花瓣样丰润饱满。

东海的初秋早晨特别清凉,尤其是阳光透过薄而透明的云彩射向大地当铺上一层淡淡的金箔

好好的一天但愿能好好的过,一想到那个于坡,姚伯的大公子真是个笨虫不知道还在不在学校。完全没有利用价值的他会不会被关押在更深暗的地牢喂老鼠也说不定。

刚进教室就被叫去教导办公师,免不了一顿影响校风,不思上进之内的话罚写了为五千字数的恩过书中午交上去。

五千字吓死人哈。楚离刚出办公室,雪仪就站在门**给他一份万字大纲思过书。随便改一改就可以交上去了。

“于老师失踪了,听说临走时交给校长一封信,上面写着我快要死了,我不想死之类,后悔呀害死弟弟呀的话。老师拿给我们看了问了我们一些情况,”胖子最爱传播这一类的耸人听闻的消息。

“他到这个学校时不就带了个妹妹吗?对了,昨天你走后,有两个黑衣男人打得那个于月依没有还手之力不顾校卫的阻拦给拖走了,真是恶有恶报呀。”

“没人看见有人拖于坡走,是他自己走的?是吧!笨猪,好了好了,别说了,我知道了。”

“那些混帐军人给钱学校了,学校选了市郊附近的一块农地要盖新楼了,恐怕轮不到我们住了。哎!”饿鬼深深叹了口气,我妈说要给我转校,可我舍不得你呀。

“转就转吧,以后我要读琼都大学,你也报考就行了还在一起”楚离拿出文具,书籍课本摆在桌子上,瞧着身边不觉一阵冷清。

感觉侧边异样光视,回头一看饿鬼正用幽怨气愤的眼神看着自己。这是怎么了?楚离莫名其妙十分不解的看着他。

“你是不是要盖房子?我是把你真心当兄弟,你居然舍不得给我半米容身之地。楚离我算是认清你了。”饿鬼眼里冒出泪光。

原来如此:“我当然准备的有你十米容身之地,你爱住几米住几米”

“假的,我刚说要转,你为什么不留我。”饿鬼眼泪不溜串落下,楚离无情无义。

“兄弟,我很忙呀,我刚被罚了五千字的思过文。”楚离站起身拉住拎着书包要出教室门的饿鬼,从书包里掏出小楼设计图案交给饿鬼以示诚意。图纸上分别写着死党的名字及美玦,雪仪还有校长。

“他妈的,你不早点说,人家很伤心的。”哭得楚离鸡皮疙瘩掉一地。

想着美玦,月依坐在身边时的情景,楚离不停的摸着身边的椅子,脑子里全是她们的影子以至于习课老师走到身边都没有发现。

脸上仍然挂着一副:清梦伊人别离,心犹在,望向秋风的凄楚的表情。

习课老师看着毫无活气的楚离,深深的皱着眉头,单手扣桌面以示提醒,无效!嗯嗯数声,以示警告,无效!面色铁黑眼瞅着前后左右同学各式小动作对楚离的提醒。楚离无动于衷仍在浸泡在思念的幻觉中。

习课老师的五指放在楚离的面前用劲扣响桌面。楚离眼光迷离嘴角往上深提,笑得如痴似梦。恍如置身神幻境界。

习课老师是所有教师中素养最好,最给学生留面子现在也被楚离气的是忍无可忍:“呯!楚离同学你是故意的吗?为什么总是在我的课堂不是装疯扮傻就是发痴发呆。”

真是太过份了,楚离是班上最好的学生,林老师的话犹在耳际,楚离是全校最有个性的学生,校长的话盘旋脑海。

这已经是第二次了,虽说高中恋爱已是非常普遍可是像他这样,课堂之上演绎暧昧风格还是第一个,这就是所谓的个性?简直不可理喻,简直要教育,简直要好好教育:“下课到我办公室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