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43章 魔家弟子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你懂画?”

他扭转身体面对清湛,这是个面色严峻的中年人,川形额纹让他看上去约莫五十岁左右,宽高的额头,极淡的双眉低垂的双目显出他与人不近的冷漠。尽管目光平和依然给人印象他是个谨慎难以相处的人。

“不太懂。”清湛淡淡的微笑。看得出来他是个技艺精湛的画家。

“那,还是略懂,帮我看看这画里缺少什么?画了很久总觉得少了些什么?”紧皱的眉头没有舒展,忧伤而宠溺的凝视油画的眼神仿佛看着心爱的女人。

这是一副蓝色调的画面,画面是一弯望不见边际的水泊却隐隐笼烟雾绕在淡淡而苍茫的芦苇丛之间。又恍若漫天飞舞的蓝絮。画面透出一股极浓厚的原始气息。像一位极其温柔的少女从远古走来,带着羞涩含蓄,亦像一只蓝色的眼睛含着情思与画家痴痴相望着。

他问我缺少什么?姚清湛心想并凝目聚神的看这副画,觉得完美至极,若是整副画作完工不知会迷倒多少人。

“如果你看它是只眼睛,你觉得它缺少什么?”竹楼主人在一旁指点着姚清湛能不能从画中看出他心中的缺憾。

眼睛?是的,这就像一只美丽的眼睛,清澈纯净得就像雪山顶近接天空的那一捧雪。漫天的飞絮仿若风吹拂摇曳的芦苇清烟薄幕,多么像一个女人情思波动幽怨中透着水一样的婉约。碧蓝的湖面若似灵动的眼眸,让所有凝视她的人坠入湖底。

清湛回头看着画家的神态:“你如此忧郁怎么能画出灵动的眼眸?”清湛有种欲哭的感觉。这只眼睛太深情太纯情。给清湛的感觉就像一个永远也不能将心放在爱人的眼里的女孩,那怕是倾尽全力倾尽一生。这只眼睛里的泪珠凝裹的全是别人。

是的。这副画最缺的就是它没有一滴泪是留给自己。虽然灵动的眼眸碧蓝的湖水,风起絮飞幽怨婉约。这是清湛看过的最美丽的眼睛,最矛盾的眼神。所有的人都为她坠入湖底而不能自拨而她却只为一人流泪。

看着这副画,姚清湛忘记了来的目的。她已经深深的陷进这片湛蓝的湖底,心像被揉碎片片化成这漫天飞絮。泪水盈盈滴落。

竹楼主人纯正毫无杂质的男中音响在清湛耳畔:

“你是为上午那个女孩来的吗?你是人类,你曾受过很重的内伤。我看不出来你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为什么可以收降上古灵禽冰鸾。”

他没有说完前面那句话,而眼神已经告诉清湛。他已经看出清湛这个女儿身是被迫而受。

竹楼主人绕过清湛走到窗边拨开窗帘:“我不喜欢拐弯抹角,我喜欢直话直说。她是上古灵禽,我不知道她是怎样来到人间,更不明白她在知道我认出她之后为什么会选择主动攻击我。”

姚清湛回头看着这个竹楼主人他的眼睛湿透了。灯光里眼眶闪着泪光。思维似乎有一大半不在这里,而是踏出时空追随油画里的眼睛而去。

“上午的女孩?”清湛听到他说这话时,一时间还有些恍神。

清湛开始进来保持清醒,直到跌进这油画意境中,完全忘记来得目的,经他这么一说,感到非常惭愧,他的能力应该与楚离不相上下吧!清湛这么想着。他的思维可以瞬间改变空间,冷静的思维能力超乎想像。

我一句话都没说,他居然能看出这么多?

“你从哪里得知我是为上午的女孩来。”这话说出口,清湛已然后悔。但是她就是想知道这个萱花林竹楼主人是怎么知道自己为了小寒而来?

竹楼主人没有直接回答清湛的问题,而是走到桌前为清湛倒了一杯清茶。

“女孩喜欢喝的,养颜。”双手递给姚清湛。礼仪很周到,从这点上看这是个受过高等教养很有品味的男人

话语很短但能显出他是个细心的男人。他的声音真好听,很纯正没有一线杂质。

“谢谢,是的我是为她而来。”清湛轻轻的坐下来。

“我无意伤害她,在我指出她的来历后,她主动攻击我,招式凌厉,我这才无意伤害她”

他说的不动声色。对于清湛给出的问题,避而不答。

清湛却听得动容。你为什么非要指出她的出身?以你这么高的功夫,闪过即可为什么非要伤到她。居然还说的这么轻描淡写。

清湛放下茶杯走到窗边,挑开被风卷起的竹帘。细雨冰冰凉凉飘散进地面一层湿迹。闭上双目轻轻嗅着空气流动的气流融进风雨中清冷中混和着萱花香。平静了情绪之后的清湛转过头看着竹林主人的眼睛说出自己的看法。

“以你的功夫根本就可以做到不用伤害她就能将她驱赶出萱花林。何况是你引诱她来,我妹儿说,是她闻到蜜果香味才寻到这处萱花林,并非无意闯入。即然你不喜欢绕弯子,我也不喜欢废话,那就直说吧。

姚清湛直直的看着眼前竹楼主人的眼神,可是他的眼神就像深不见底的潭水,毫无任何波澜,只是在清湛说到蜜果两个字的时候,他的眼神中居然有了笑意,这反让清湛有些不理解。

”蜜果?你说的是赫莲蜜果。我只是猜疑她的出身,没想到她还真出自夷兰幻境,只有那儿的凤檀林才盛产赫莲蜜果。她还真不是一般的鸾凤,冰鸾?“

他的眼中流露出一缕戏谑以证实他所猜不错。

”你诈我?“姚清湛这才发觉自己上当了。

”没想到你…会来?以为她会找个高手,“竹楼主人戏谑的看着眼前的清湛,在说话之间又显出疑惑停顿。这与他的猜测还是有出入。

回去告诉她,我不会无故找她麻烦,但是,戏谑的眼神徒增阴沉:”让她不要参合别人的事情,否则…..即使不与她相干……我不是个心慈的人同样也是个不怕事的人即使她后面有夷兰幻境。“

这个男人很狡诈。先让我看画,扰乱我的心境,再直言相告让我避而不及。从而套出我的话,以证实他心中所想。

可是他这样说是什么意思?他指的是什么?他是故意引诱小寒来这里,他到底是谁?他在没有引诱小寒到这儿来之前就应该知道并怀疑小寒。可是听小寒的语气,是第一次见他。

”你不用疑虑,回去告诉楚离,我想他会明白,暂时我不想去找他。“竹楼男人果断的话语已经挑明了一半意思。他跟楚离有过结?

话已至此。清湛放下暖暖的茶杯。起身告辞

”梯子很滑,我送你。“

男人的手轻托清湛腰身。只觉一股柔软的气流围住清湛。落地时人已站在萱花林外。

萱花林外,皓月正当明,村道黄土尘如粉。丝毫没有雨滴滴入的迹象。风依然很清新吹来阵阵花香,夜色幽幽,

清湛回头注目萱林间,若隐而闻还是忧郁的音乐,隐约而见还是炽灯朦胧。为何林间林外不同天象。清湛抬头看看明月。回想萱花林内的情景:林间风吟五六句雨泣七八声花舞九十残零落。

抱着满怀的疑问,清湛回到家中。

回家时,小寒已在家并且抱着小赐哭得死去活来,仿佛即将别离永不见面一般。一见清湛回来,立即收入哭声,泪汪汪的凑过来寻问消息。

”他让我回来问楚离。楚离呢?“

”他被我赶出去练功去了,问他,他晓得什么?“小寒一脸的茫然,当清湛说到,那人不会碰自己时,但如果自己参预什么时?低着头想了想。参预?我会参合什么?无非就是楚离?对,难道这个男人是主人的仇家?

”如果是这样的话,主人岂不是更有危险。“小寒刚起身,就被小赐紧紧抱住:”他有危险是他的事,咱们不管他。“

”让开,你这个胆小鬼,他是我的主人,我早已经和楚离哥哥生命相系。你走开。“小寒一把推开高云赐。跑出去了。

………..原东海中学,楚离站在河边看着满目仓夷,只觉得一股气堵在肝肺。妈的,好好一座书院被你们这帮兵王八折腾成这样。河边的树全砍光,置放下一部部练身器械。竹林被圈成畜生栏,以供这群军兵们有口福之乐。

山上隔几步就是个猫眼,花圃全部刨成沙堆。。原先这学校及后面的山林经过数十代人的保护创建才有了现今的规模。知识是最能聚积灵气的地方况且还是一百多年的历史。后山自属学校归属后,从未进行开发。保护得非常完善,很多植被都生长数百年。

这里是积聚东海乃至整个琼山大陆最具有灵气的地方。真是心疼啊?楚离站在这儿,怔住了,这个场景是他没有想到的。算了,还是去山上吧。那些子猫眼。哼!

几处花影后,楚离已轻易的将几个猫眼移开。

月朗星稀。头顶上是茂密的植被。感受不到星象灵气的楚离,选了颗最大的树,坐在树顶开始最初浅的吐纳呼吸,半个时辰后,大片大片的灵气闪着光蕴朝他聚拢过来。裸露的皮肤贪婪的吸食着灵气。挂在树枝上衣服袋中的四象珠受到楚离的内心感应分别飘上天空。黑夜中四像中分别占据东西北,其中两颗电与雷擦出火花融合成一颗全体通红的珠子占据南方。四象珠东青龙,西白虎,南朱雀,北玄武。四颗珠子冉冉而升,核心出现四神的模样。所管辖星体发出熠熠白光,天体璀璨。无以数计的灵气以光蕴雨珠的形式向楚离狂暴而扑。

天空呈现出大片大片闪着光彩的云层。向楚离居坐的地方聚拢。

楚离的身体由内向外放出烟紫色光芒。整个人盘立树稍像个发光的椭圆体,开始是吸食大片狂卷而来的灵气。

现在发展成释放灵气。紫光内核像被蒸腾而发的气体由氤氲而生至现在浓烟滚滚与外界的灵气,冲撞纠缠。整个后山一带火花四溅烟嚣光流,并且发出巨大的响声。天空更是出现星相奇特,平时肉眼看看见的小星体此时也灿若乒乓球般。大星体更是与月争辉。

”小寒,快闪开。“原本集中精神的楚离,因感应到与自己生命相系的小寒由远至近的驾风狂奔而来。楚离只觉得整个身体内充斥着太多的灵气,受不了快要爆破。如果这个时候小寒冲过来,她很可能会重伤。楚离顾不得自己只有奋力呼喊让她走远点。

浑身如油炸,刀滚,身体内每个器官经脉血液都是燃烧,淬炼,

坏了,楚离哥哥不知道如何驱动了四象星神,居然使得近空间所有星体释放灵力朝他袭来,他怎么受得了。小寒远远的看见星空诡异变化加上听见楚离的那声饱受痛若的叫喊让自己离远点。一时间小寒内心的焦急程度不亚于楚离身体内所承受的痛苦。

这片植被山林仿佛被一股发光的浓雾所笼罩,惊天的爆破声从里面不时传出。

心脉间的魔眼此刻已经睁开,从瞳仁中绕出星蓝色奇怪符号,这些符号楚离见过,这些符号从楚离的视网膜片慢慢而过,脑际传来原始魔尊的声音:楚离,你让我重生了。

”不…….!“楚离竭斯底里的发出一声凄厉绝望的的喊声。泪流满面。楚离听见这个声音几乎要疯狂了,自己好不容易重生,而且非常爱今生的一切亲人及朋友。而这句:“楚离,你让我重生了。”刹那间毁掉楚离所有的希望,他好恨。

”孩子,你误会了,我所言的重生不是借你躯体。“魔尊的声音透出强烈的亲和力让楚离的几乎散去的心神重新聚拢。

楚离在感觉身体有爆炸的感觉时听见魔尊这么说,深深的感觉到恐惧悲哀。

”孩子,不要害怕,我的世界在幽暗的宇宙不属于这里,这带有光明的灵源体不属于我,却能让我重生。你是我魔家弟子,谁说魔只属于黑暗,你将成为属像光明的魔家新一代。“

楚离只感觉一股清凉的气流逐渐抵消体内的滚烫燥炽。整个身体变得非常舒服,聚拢的心识又让楚离感觉到生命的迹象。他认真的听脑海里魔尊的话。每个字符中都会流淌出一股清凉的液体缓缓流进楚离的四肢百骸。

”孩子,跟着我,借四象神星之力练习《天魔录》第九重以神化神,魔神归一“

楚离定神聚闲,将寒热两股灵力以魔尊为核心。两股能量在体内慢慢中和。蓝色的符号由眼底绕过一圈慢慢消失在心中魔眼瞳仁。

”孩子,我走了…….“

楚离只觉得眉心一阵刺痛。流出数滴鲜血。天相已恢复正常。所有灵气消失殆尽。四象珠分化成五颗落在楚离手中。小寒轻轻的走近看着楚离。

”主人,你的眉心有图案“

小寒拿出一面小圆镜递给楚离。楚离拿在手中打开镜盒一看,眉头处多了紫色弯曲的数条。

”看着有些像倒着燃烧的火苗,主人,你比以前更英俊了。你是怎么驱动四象星神的,吓死我了。还好你没事。清湛姐回来了,你刚才是怎么了,好像在跟什么人说话一样.“小寒一连串的说话问话,让楚离无心答复。淡淡的说了句:”回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