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34章 迟到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舅舅,除了对苏夫人的背景没有考虑以外,其他的跟你的想法差不多。只是这个紫电的能力很强大吗?是她以苏夫人要挟苏先生,还是苏先生自生犯了什么错误被……这都有点说不通,七想八想离问题的核心越来越远了。”

楚离停顿了一下:“咳咳,无论怎么说我觉得她们的目标是我就对了。”

“那个恶婆娘没占到多大便宜,还想要般琊珠。般琊珠?”楚离说到这儿眼睛突然发亮。

恍然大悟似乎想到什么:“舅舅,上次姚伯说过除了KS组织雷,电,风,雪外没人见过云,紫电提到般琊珠时眼里的期盼很深浓,这说明她….?我怀疑云身受极重的内伤,或者说她不是不露面而是无法露面。”

高天虎听楚离答非所问,皱了皱眉头:“是吗?也许有这方面的可能,必竟我对你那珠子功用不懂。”

“我才不管什么军部,跟我没关系,我喜欢自由自在,于波是怎么找到紫电的?他老爹通过关系让他找的?那为什么又绕一大圈子,不直接找人来跟我打一架还利索。或者说于波家跟紫电有什么关系?借此让于波报仇。清湛说过是想让我暴怒之下揍死月死然后被枪决。”

“或者说于波找到紫电,告诉她你的功夫高到吓人的地步,紫电又调查了当时在场的人,她不太肯定你的功夫有多强大,不愿贸然雇人打你。于波很阴险,所以就出现了这一连串的事情。”

“我来给林辉打个电话,你们先吃。”

“舅,你吃吧,我来打,我吃过了”

“你先打吧,吃完饭我去一趟军司部,我估计晃飞现在还不知道。你去找林辉仔细从从侧套出于家跟军部有没有瓜葛,从而下手打探出于波的下落,将清湛的兄弟救出来,必要的时候找林辉帮忙,对了,明天你还上学吗?”高天虎拿起饭碗看着离开餐厅的楚离。

“当然上,我….,舅舅,这样吧,嗯~”楚离想了想说:“我上学救人,你就负责打听人的去向”

“好!”

晚上,楚离绕了一大圈去了姚伯住的酒店,简略的说了说今天发生的事情。

“澜儿就是个草包,拖累了你们,他不用你管了,只要你把湛儿和清源救出来就好,至于他,我去做交换。”

姚娥子也很无奈生了这么个脓包儿子,不能为了他一个人拖累大家。他在军部是一点用处都没有。如果确定军部的意向。必要时姚娥子可以换他回来,也算是父亲做的仁至义尽。

“姚伯怎么这么说呢,救他还不是很容易,打晕了拖出来就行了,就是费点气力而已,放心吧我心里有数,湛姐姐就住我家,您老人家放心。”楚离说了些让姚蛾子宽心的话就离开酒店。

从酒店出来,楚离直奔空中花园。

林辉在那儿等着他。东海的夜晚繁华美丽,从一百七十二层楼往下看,灯光比星子色彩艳丽,车水马龙在深蓝的夜中如海底的海龟,交叉而立的天桥像彩虹般绚丽。

林辉神色不安的坐在高大的落地窗边,满怀心事看着外面星星如火。电话打出去不免有些后悔,可是论感情他已经站在楚离这边了。

忐忑的心如七八个水桶撞个不停,烦燥的站起来想走,重新又坐下。这可是机密…如果家族知道是从自己这儿说出去。老爸绝不会放过自己。

可是这又算那门子机密,这事小时候就知道,想想楚离太厉害,不知道他想干吗?为什么要打听紫姨。

紫姨的事还是不要告诉他了。想到这儿又站起来,刚挪开脚步,肩膀上就搭了只手:“怎么?在这儿等人?”

“妈的,怎么是你,滚蛋,别特玛的惹老子烦。”林辉见来人是于波。本来就不舒畅的心情越发的火气喷了出来。张嘴就不客气。

于波微笑着站在林辉面前小心的说:“兄弟一场…….”

“谁他妈的跟你是兄弟,不滚蛋看老子揍你。”林辉冲于波瞪起双眼。这个王八蛋居然让黑社会来打老子。

“上次真的是误会。我不知道你会去,我去的时候你已经挨揍了,真的不怪我,小瑾不也打我了吗?”于波伸手扶扶眼镜框。从小认识的瑾妹妹没想到会那么凶。自己已经吓成那样了,还被她打。从小就喜欢她没追到,还被她们兄妹误会

“误会你的头,你她妈的对付一个学生就那么狠,幸好小瑾慧眼如炬没看上你,即阴险又草包。”

于波看着林辉当着这么多人这么说自己引来周围一阵窃笑,脸都气得灰白了。恨恨的盯着林辉也不再说话了。

“滚蛋,”想着楚离马上就要来,这家伙再不滚蛋保不准又要招扁。

林辉真不明白自己为他想,他还不领情。更不理解自己的心态对于这么坏的混蛋为什么还要为他想 ?

“你让他滚那儿去。”

如冬夜梅花绽放的声音,清冽而脆雅。声音不大但足以让所有人注目。

楼梯拐角处一位美女二十出头,长得如枫敷雪,气质冷凛,神态就如寒崖梅绽。

“紫姨!……呃!你怎么来了。”林辉非常意外紫电的到来,感觉好像是冲着自己来的。

“走吧,我们换个地方说话。”说完人已飘然下楼。林辉直觉心情更加萎神。怏怏地跟在后面,斜了眼走在一旁的于波,想到楚离正在打听前面这位……….

“我们去哪儿?”林辉不甘心的停下脚步。

“就在这儿”紫电进入一间宫殿套房。刚关上门。墙上的玻璃反照出楚离上楼的背影。

豪华的宫殿套房刷着明黄墙漆,墙壁上挂着近千万的油画,整个设计是旗乐时代的复古风格。

紫电坐在波纱米尔图案沙发上看着面前的小白脸警司林辉。哑然失笑:“你为什么这么紧张?”真想不通这小子放着好好的家庭继承权不要,硬要当什么警察。吃苦受累还受气。还有生命危险。

“你无故来找我,到底什么事?”林辉嘴里问着话,脑子早就转开了。

“楚离”

天哪!这俩人什么跟什么呀?八字挨不上边还相互打听。切!

“我很久没见到他了,我……”楚离这小子到底做什么了,林辉当了多年的警察心想她们能找到这儿或许已经知道我在这儿约楚离。

林辉捏了颗硬果仁塞进嘴里,佯装噎住不停的咳嗽以示下面的话无法说出来。脑子飞快的转动:这小子到底干了什么事?我要怎么编才能混过去。楚离是我哥们也是我妹夫,怎么我也要向着他。

“你约楚离在这里见面”

她直挑主线。

果然她知道我的行踪。怎么办?“咳咳咳咳…….咳咳。”一阵猛烈的暴咳。林辉拖延时间想着问题。

于波见他咳的厉害,端了杯水给他。林辉喝了几口装做缓过气了:“是的,约他今晚在这儿喝晚茶。”

“楚离的功夫和人我都要知道。”紫电的口吻不容拒绝。

“我跟他不是很熟,以前不认识就是通过妹妹才认识他,他是小瑾的救命恩人”林辉开始扯了。

“小瑾的救命恩人?详细说。”温和的眼神透出不可直视的森严

“楚离本是小瑾的学生,那天妹妹同男友荡马路,碰见几个流氓调戏小瑾,草包男友跑去找我,楚离远远望见就上去保护我妹妹,结果被刀捅进”林辉刚准备说心脏,又想起这事有点奇,难免多事,话锋急转:“捅进身体血流很多,送进医院好不容易救活。”

林辉觉得站得有点累了,就走过来坐在美女对面。

“以后我妹妹就对他特别好,还让我也对他好,就这样完了。”林辉看看她的表情。“这事全校都知道,不信你去问,要不我跟一个学生扯什么劲。”

“那你今天约他干什么?”于波站在一边跟审问犯人样的表情,狐假虎威的口吻让林辉越发的厌恶他。

林辉头一扭不理他。

“像他这么能打架的,还被流氓捅伤?”于波仗势继续他的审问

“伤不伤医院有证,至于你于波,谁又能想到像你这么个道貌岸然的教师会强势欺负一个女学生,更难得啊你!”林辉没好气的对于波出言相讽。腰部一扭以背对着于波。

“他跟一个卖臭豆腐的姑姑生活,为什么现在又跟高天虎生活在一起,还喊他舅舅?”

“那是人家的家务事,我没多打听,至于今天请他吃东西,全是小瑾走时交待的,说他喜欢吃,让我有时间就请他出来吃东西。”

紫电看着林辉厌恶于波的表情,默默的微叹了口气:“林辉,至于你和楚离的关系,我就不再过多问了,楚离的功夫我也领教过。”

林辉睁大眼睛看着紫电:“你跟他打过,为什么?”

“为他打”林辉指着一边站着的于波。“没打赢?”眼光在紫电身上来回转悠却没发现半点伤患的痕迹。

“他没打赢,被我表姨打的吐血。在苏家豪园。”于波坐在林辉的沙发扶手上面。

林辉不信任瞧不起的看了于波一眼,电话里楚离中气十足根本不像有伤的人。

“他恢复了吗?”

“不知道,很早就约他了,现在没来可能…….”林辉不想把话说透。

“爬不起来了,我估计,他死了最好!”于波恨的咬牙切齿。如果不是自己告诉表姨楚离的功夫有多厉害,表姨就不会去警局打听。

真是可恶的姚清湛,妈的男变女成了妖怪还能跟楚离套在一起。还想跑。

她抬头看看侄儿阴狠恶毒的脸,她另有打算,何况楚离还有可能知道般琊珠的下落。圣师痊愈就有望了。

林辉站起身来:“如果你真想知道楚离是什么人,我去户籍处帮你打听一下,他这十几年的生活不就清楚了吗”

“这些我早就打听清楚了,他以前是个胆小鬼,变化的日期正好是他出院以后,就是你说的救小瑾出院。”紫电站起身走到林辉身边,以长辈的口吻对林辉说:“念在你跟小波好了十几年的份上原谅他。别跟他计较。”

林辉没吭声。人品问题没办法原谅。

紫电低着头若有所思的想:这段时间他经历了什么呢?他还请过一个多月的假。

“你知道他去那儿吗?林辉,我要求你套套他的话,尤其是他身上的火明珠和夜明幻意神珠,真想不到他的舅妈居然还是个瞳媒。他有几个舅妈?”

一连串的问题说的林辉一愣一愣根本就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管她说的是什么?赶紧走人最好,站起身来连连点头答应很快。

于波走上来搂着林辉的脖子说:“兄弟,我可是为你好,事情办好了,有你不少的好处”说完用力拍拍他的肩膀。

谁他妈要你的好处。狗屎熊样。

“快上去吧,说不定他现在已经在上面等你呢。”紫电让林辉走人。

“好吧,我先走了哈”

说着林辉瞅开门时机迅速上楼感觉门关上,又悄悄走下来贴耳闭气偷听:“表姨你怎么这么相信他,这小子有诈。”

楚离看看手表都十点多了,林辉这小子迟到这么长时间。周围都是情侣一对对你哝我哝,天上一轮明月发着清色黄晕,天深蓝得像一匹断着毛纹的布。没有星星。月亮孤零零的坐在头顶,更显出自己一个人坐在这儿的孤寂。

“你总看那个男的干什么?坐在那儿痴等了半天没人理,肯定被人甩了。”刚进来的一对情侣冲着楚离吭吭唧唧

“哪像我,对你这么好,你要有良心知道感恩。”女孩子坐在男人腿上抬起男人的脸说着。

“我可比他帅多了,他长得像什么?跟猴子似的还白得像死人。”男人搂着女人腰部脸贴上去。

“你讨厌啊,我看他可比你帅多了嘻嘻嘻………”俩人抱在一起发出浪荡的笑声。

楚离回过头看着这一对胖情侣,男的约莫三十出头,女的也有二十七八,那小肚子上的肉叠得跟生日蛋糕一样。

妈的!说老子像死人被人甩。楚离站起身来走到他们身边,单手撑着桌子,双**叉,嘴角眉毛同时右上扬笑意中充斥着邪意鄙视。摆出一个很随意优雅的造型。

女人见自己瞄了很久的男生走过来,不失时机的暗递春波。楚离心想就凭你这货给老子擦鞋都不配。

对着这个老男人说:“你说自己长的帅是吧?说我没人理。”

男人看见楚离站起来个子比自己高个头,心里不由发虚,但佳人抱怀怎么也得显示下男人的魄力:“怎么,不服气自己对着镜子看看。”男人仰起他这颗看上去梳理的还算可以的头面自以为是的眼睛下尽是虚松的肌理。

“你爱你怀中的女孩子吗?”楚离眼中的邪意更浓。

“她是我的最爱,我敢对天赌咒。”***起身来以示自己对爱情的忠贞。

周围一看这边有热闹看都把头扭过来。

他怀里的女人觉得羞涩从他腿上下来坐到了一边看着这个男人为她指天顿地发尽人世宣言。

楚离低头看着这个女人,眼中闪现一片烟紫光彩:“亲,我只问你愿意留下来陪他,还是愿意跟我走”

这是天魔迷神大法中最低级。用来对付眼前这个女人绰绰有余了。

女人兴奋的脸色发红。眼睛痴迷看着楚离再也不愿意离开:“我愿意”连着说了十几遍。男人一看急了,蒙了

“他帅还是我帅。”楚离一副吊儿郎当不顾众人眼色和神情

“你比他帅一千倍,他跟你比起来丑得简直就像恶鬼”女人的话让男人无地自容更引起全场一片哗然。女人痴迷的眼神像漫山火焰向楚离燃烧过去。可惜楚离更像条灵动的小鱼迅速从谷底的小河窜出。

“你真是缺德呀你!无聊到这种程度。让人家恨你一辈子。”姗姗来迟的林辉正好目睹眼前的这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