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42章 月下萱林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换回姚家哥俩后,看着一家人喜乐融融的团聚。日子过的真快转眼进入晚秋季节。应该安排清湛上学了。在工作与读书之间,清湛选择了完成未完成的学业继续读书。

秋季庆典后。楚离带着清湛来上课,没有人知道她是当初让人恨之咬牙切齿的于月依。她还是坐在楚离身边并和同学们相处甚好。

午课之后,操场。

”楚离,顶窗上面的玻璃我来帮你擦。“站在二楼的白雪朝楼下喊着。看见挥舞着竹扫帚的楚离笼罩在灰尘中。

”不用了,我自己来。“楚离回答,这特玛的就是惩罚,使劲吧,双臂更加使力竹扫帚挥舞的更像风轮车在他手中滚动。

”你扫帚扬低点,弄得到处灰蓬蓬。“白雪皱皱秀眉看着楼下的楚离像驾着灰云的妖怪也像快要被妖云吞掉的可怜人儿。从上下往进看,他独自一人在灰尘里劳作。真的挺可怜。

…………..就在昨天上午,安静的课堂里全班学生都在认真听课。忽然……

“主人,救我!”惊慌清脆的声音在习课老师的课堂里响起。一道蓝色刺目的光闪在楚离胸前。“主人,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我好害怕。”

“谁?谁在说什么?楚离你又在搞什么?那道光亮是什么?你太过份了,你当我治不了你吗?”习课老师愤怒的快步走到楚离面前,一本厚重的教课书砸到楚离头上。

“你敢打我主人。”一股寒风吹向习课老师。劲风里习课老师退后几步撞歪课桌一下子坐在教室地板上面。惊讶的扭头四处看。

“谁?谁在说话。楚离,你敢打我。”习课老师从地上爬起身来。

“老师是被风刮倒的。”

“老师,刚才有一股刚劲寒风刮向你。”

“老师,楚离没有打你。”

同学们七嘴八舌的向老师说明刚才奇怪的情况。

“从你身上发出来的声音,还有光。”习课老师不敢再次靠近楚离。而是站在几步外惊疑的看着楚离。愤怒的眼神盯着楚离,让他能做出合理的解释。

“是又怎么样,我本来就没惹你,是你来惹我。”晕!晕!晕!这是谁在说话?楚离只感觉一阵眩晕。

天啊!楚离从来不知道小寒还有这么强大的模仿能力。可是为时已晚。楚离刚要张嘴解释时,小寒模仿他的声音说出了这么大逆不道的话。让全班同学向楚离行注目礼的同时也让楚离百口莫辩。

习课老师的表情足以让楚离感觉到天崩地裂。

明显的感觉到小寒扑进来之后,小小的身体一直在发抖,是什么原因给她这么大的压力。能让她找到学校里来求保护。舅舅不能保护她吗?家里出事了?楚离脑子里迅速的转着圈面对即已如此的局面。好吧,接受惩罚。

教室的空气凝聚成冰点。习课老师的脸由红转青再转白。反复转来转去。最后定格为紫色。愤怒的像头狮子,双手捏成拳头举过头顶:“楚离,今天你要把全校的场地全部打扫干净,所有的玻璃,玻璃,班上的玻璃全都是你的,你的!”

他太生气了,忘记了今天的日期,转头问学生:“今天星期几?”

”老师,今天星期三。“白雪怯懦的小声说。

”对,星期三。我让你从今天起一直到星期五全部打扫全校的场地。你!楚离!一个人。谁也不许帮他。否则同罚。“身上的衣服是老婆新给自己买的,因为太过生气,动作太大。居然崩掉了一颗扣子。摔倒地上的时候还扯….裂了。习课老师回过身看看自己的衣服,想想回家后的情景。不由得再次回头瞪着已经被吼得爬在桌子上的楚离。睁着一对无辜委屈求饶的大眼睛看着自己。

我是不会原谅你的。习课老师这样在心里说。脑子里更是出现河东狮吼的情景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全归归咎于眼前的楚离。

看见习课老师回家吃饭去了。白雪几个学生才手拿清洁器物纷纷打扫起来。全校啊!开玩笑的吗?要打扫到什么时候啊!

所有的气愤,冤屈。小寒你作死啦!这样害我。楚离愤恨委屈的将所有的力量都发泄在双臂

竹扫帚在楚离手中就像玩杂质魔术表演一样,轮得舞舞生风。地上的灰尘与天上的阴云都连接起来。天地一片阴暗。

”主人,我真的很害怕“小寒快要哭出来了。

”现在知道我是你主人了。你不是挺凶的吗?“楚离心里一点儿也不慌张,因为这股压力他并没有感觉到。

小寒从楚离的胸前爬到他的肩膀,凤翎藏进他的衣服内:”都怪你不好好练功,要是你也保护不了我。我该怎么办……呜嘤嘤…..“

“凉拌!”

几滴清凉的水从楚离肩膀一直流下。

”你是独自乱跑,碰见什么?还是家里出事了。“尘霾中楚离一把将瑟瑟发抖的小寒抓出来。

一片蓝光,小寒连接打了十几个喷嘴。化身成一只巴掌大小的鸾凤飞在空中。周身放出淡淡的冰蓝色光晕,整个校场下起雪凝子。将灰尘凝在雪凝子里纷纷扬扬的下了一层白色的结晶。

“那是什么东东?”

“好漂亮啊!”

“我好喜欢,好萌哦!”

“会飞咦,好像是只小鸟,一只会发光的小鸟”

很多同学都注意到小寒纷纷从楼上跑下来,伸出手跳起来去抓她。

这下坏了,这丫头要死啦。莫然其妙的跑到学校里来,模仿我的声音害我被老师罚,现在又飞到半空吸引这么多人注意。她到底是因为害怕跑来求我庇护还是吃饱饭撑的跑来学校找麻烦?

楚离故不上学生们的好奇和冲动。

“小寒滚下来。”楚离看见拢聚过来的学生越来越多,于是朝小寒低吼。让她不要太张扬。

“空气太干燥又尘土飞扬,我不喜欢,我喜欢干净的空气”小寒的翅膀扇得更猛烈,天空变得冷冽而湿润。雪凝子下的密集的而清凉。

“它会说人话?是机器鸟?”

“它倒底是个什么东东。楚离,它到底是什么?”

“我让你下来。”楚离狠狠地跳起来,一把抓住正在空中扇冷风小寒。一把塞在自己怀中。跑出校门,跑去后校麦田,狠狠的重怀中掏出来扔掉:“你想害死我?滚回家去。”

水晶灵透的小寒站在麦田里看着暴怒的楚离。

委屈的直掉眼泪:“你感觉不到吗?我有危险。我是在帮你,你这样扫永远也扫不干净,你会饿坏的。只有下些雪凝子净化空气将灰尘降落地面。主人,你好好感觉一下我们真的有危险。”

“小寒,来别怕,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楚离看看小寒不像是装的,想了想,平静了情绪可依旧感受不出来小寒所说的那股压力。于是慢慢走过去安抚小寒的情绪。

“他们在那边。楚离在那儿”麦田的西侧跑出来一大堆学生中间还有两个新来的老师。

“小寒,你就这样,别乱变来变去。”楚离嘱咐完,就转头朝这群师生慢慢走过去。“你们喊这么响,找我干吗呢!”

同学们里三圈外三圈的围住楚离,好奇的眼睛看着旁边站着的小寒,浑身透着灵气。她皮肤细腻的就像最精贵的瓷器。即使在这阴霾的天云里,皮肤也透着圆润细腻的毫光,衬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眼睛里似繁星点点让人觉察出她内心似乎有非常焦虑的事情等待着楚离为她解决。玫瑰花瓣似的嘴唇玫红娇嫩盈盈话语欲待而出。只是等待这些围绕着楚离的人何时才能离去。

所有的同学都被小寒身上溢流而出漫延空气中的灵气所打动。不由自主轻轻向她围绕过去。

“小妹妹,看上去你很害怕,我们来保护你,你别害怕”

“小妹妹,你怎么了,是冷的还是在惧怕什么?你是不是冻的?颤抖的这么厉害?”

同学善心的问候让小寒有些不知所措:“请你们回避一下,我跟主….楚离有话要说。”小寒尽量做到不乱说话不跟楚离再次惹麻烦。

“好吧,我们先离去一下。楚离,你妹妹真漂亮”泊老师极喜欢的抚摸着小寒的头顶:“我要是能有这么个妹妹该多好。”

看着同学们恋恋不舍一步三回头的离去。

“主人,你看。”小寒轻轻褪去袖子,雪白的肩膀上赫然醒目的一条新血痕。

“我今天早上刚刚醒来就闻到一股清香似兰似玫,这种香味小时候在凤檀林闻过是一种很好吃的蜜果。寻着香味我找到一处萱花林。奇怪的是那儿没什么,我正准备失望而归。从林中走出一个看上去很严峻的男人,就是他伤了我。他有天眼,看出我是上古灵禽。我一时心慌就主动攻击他。他没几招就把我伤了。主人,我恨死你了,就知道玩。你真的没有感觉到吗?”

小寒失望凄楚的看着楚离,眼神中的害怕担忧让楚离的心一阵阵发紧。

“小寒,你听我说,我的感觉没有你灵敏,只有在敌人靠近我之前有所察觉。现在我只能告诉你,他没有想对付我的敌意。所以我感觉不到。”楚离说这话时,掌心运气片刻间小寒的皮肤已完好如初。

“主人,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有自动恢复能力,只是留给你看而已,这样才能提醒你,我们时刻处于危险中。你要加紧练功,不要玩了。”

“我能帮到忙吗?”楚离回头看清湛不知何时站在身后不远处。雪凝子将她的头发淋湿根根贴在头皮上滴着水。

小寒走过去,友好的拉着清湛的双手:“谢谢你姐姐,你帮不上忙”

“我是人类,也许我能帮上忙,那片萱花林我知道。”清湛眼中流中的坚定让楚离心中一动。

“好吧,你注意要小心些。可是我还是担心你考试。”楚离不想她考不上琼都大学。

“没关系,这些课程我很熟,考试对我来说没什么。"已经把生命注入楚离命运中的清湛,不想爱人受伤,凡是能帮的自己一定先躯而行。

……秋季的月亮除了清靓还有种清冷的美,萱花林,萱花意,萱花此时正开放。月光清辉一片晶晶莹莹像白银点点洒在浅粉的花瓣上。花林深处两层小楼里传出忧郁哀伤的情歌。更让这片花林如带泪的少女在月下倾诉自己的心事。

……..”外面的姑娘,夜深寒露重有事就进来坐坐吧。“略带磁性的男中音像湛蓝的深夜纯净而无际。

看着自己穿的平跟鞋,林下没踝草疏。清湛心中暗惊果然是高人,即高声。”门隐花间,月下无梯,如何得进?“

一条软梯自二楼放下。蔓藤绿叶圆木。清湛费力一步步往上攀,在这细雨风吟夜圆木滴溜溜滑。这是一栋三室二厅的房子,湘妃竹截磨成约寸许长方形。圆形门帘。风吹雨飘处阵阵竹音响,在这远僻郊外,萱林静思夜更添意寒心冷凄凉情。

掀帘进屋,不禁让清湛哑笑。与脑海中所想炉火,琴瑟,独自畅饮全然不同。清湛笑笑,是自己听着传出的歌曲入情入景想多了。

他站在一块宽大的画布面前。这是一幅未完成的油画,他是个画家?至少现在看,是如此。地上摆满五颜六色的调色板,清湛略懂油画,这是在上第二遍色。画以冷蓝色调为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