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33章 高天虎恢复容颜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你这么快就好了,刚才你看起来伤好重。”小赐从沙发上站起来看着神清气爽的楚离走下来觉得惊奇,却遭到小寒一通白眼。被骂成累事精。

美玦和清湛还在睡。刚才清湛都跟我说了,都是她的哥哥怕你们救不出来他,反连累他,所以就先去告诉了于波那个王八波,以此来买好求得于波善待他。

楚离未听完就气得大骂:“笨猪,为了自己连妹妹也不顾了,蠢货。难怪清湛被抓了。告诉你一件事情,于波只是一个过程。她们的目的是找我。美玦不过是套我出局的棋子。”楚离感到由心到外生出一种从没有过的平静自然祥和。一下子就被这倒霉的于坡给打散了。

“你怎么晓得?”高云赐拉着表弟一块坐下。

“那个‘电’部战略首席将军说的。”

“你就是被她伤的?”小赐睁大眼睛问楚离,得到了肯定。

高云赐重重的叹了口气,头一垂丧气了。重重的坐在沙发上面。

“怎么了?表哥。”楚离关心的凑上去问。

高云赐哼了一声,略为担忧的看着楚离:“你连一个都打不过,他们五个合起来你更搞不赢了,这次你露了脸,还怎么去救另外两个?干脆你那个计划搁浅,咱们再换个法子。”

“切!老子这次被她伤是别有原因。不过她的实力是不可小觑。她个臭娘们长得貌似天仙,心如毒蝎。救那俩个。那个于坡,自私笨猪。”

“不是笨,是胆小,就跟你小时候一样,你小时候也做过这样的蠢事连累我。害我没考上大学。”高云赐还念念不忘自己小时候对楚离有多好,现在他忘恩负义打自己。

楚离在心里骂了表哥一声小心眼,从身上掏出一颗夜明幻意神珠拍在他的手上:“这是颗幻意珠,以后碰上什么危险,它能带你飞。当然如果不是碰上世界级的高手。不用的时候拿出来显摆挂在身上也可以。”楚离揶揄了表哥一句接着说:“不想显摆一个念头就可以藏进体内。”

“碰见像你这样的高手这珠子就没用了是吧!”话锋一转又说:“如果不是你惹祸家,我这辈子都不会碰到你这种人。好了!看在哥俩的情份上这礼物我收了。”

小赐前面的话捧的楚离飘飘然。后面的话仿佛是楚离硬要求着把这旷世绝宝送给他一样,他高云赐还收的不乐意还很勉强。

“是,表哥大人,我求着送你行不。你老人家行行好收下了,以后不再绕着圈子埋怨我哦!”楚离略显无奈的看着这位表哥。

“看你说的,咱们可是亲哥俩,我什么时候绕着圈子埋怨你了,这不是让你心放宽阔点,别跟那笨小子呕气。清湛以后是你的女人,她哥也是你的大舅哥,这气夹在胸中长了,不是让清湛两头为难吗!哈,哥是为你想呢。”高云赐看着楚离把这么好的宝贝送给自己,心里还不乐开了花,这边又油嘴滑舌的安抚楚离,说明自己的意思不是冲着楚离埋怨。

小寒从楼上下来。站在俩人背后小声说:“就是就是,要成一家人了都别在互相埋怨,不过呢小离主人,以后再也不能打小赐哥。小赐哥是我的,要打他跟我说,理由对,我来打。”

刚想着她还护着我来着,这一转眼就又向着表哥来了。真是女大不中留。“谁是主人?去去去去给我做饭去,我饿死了。”

小寒煮饭的手艺都是跟姑姑学的,加之她对植物的各种特性佐以香料,煮出来的东西还真是吃起来够味道。楚离捧着大碗,将头埋在碗里呼啦啦的来了两碗,吃的满脸油腻。

“我再饿也不可能吃成你这样。你这样一看就是饿鬼投胎。”小赐翘起二郎腿侧目瞧不起的看着楚离这副吃相。

“是啊,老子就是饿鬼投胎,信不信老子把你也吃了。”楚离毫不客气的回报表哥:“你真是个小气鬼。你知道老子刚才给你的珠子值多少钱。能买十亿个你。要不是老子,你能碰上小寒。天天泡妞总保不准那天精亏而亡。”

小赐回头看了眼厨房里的小寒,头低着,伸过来:“不要让小寒听见,好了,以后不说你坏话了,表哥我这还不是有点嫉妒你吗?凭什么小时候像猪,长大了就变成龙。”

随着开门吹进一阵秋风带进数片叶子,墨绿色被一季的夏吸尽了水份干扁的纷落在地。

“楚离怎么回来了,今天不是应该在学校吗?小湛也回来了?”下班回来的高天虎有些意外外甥在家。身上换的秋色衬衫是云姜进货时特意让商家挑选的。

“舅舅换衣服了哈,早上走时穿的不是这件。”楚离很细心的发现。

“好看吗?”高天虎满心欢喜,这可是云姜亲手为他换上的。衣领上还留有她的指甲兰蔻香。

“好看,”楚离凝神片刻若有所思的说:“我记得姑姑就喜欢这颜色。”脑海里闪出每次陪姑姑去布店,姑姑总会在这种颜色前站着看看说:“小离,你舅舅穿这颜色特别帅气。”不由冲口而出:“是姑姑给你买的衣服。”浓重的醋意在心中涌动。

“嗯,你姑姑说我穿这颜色好帅气。”高天虎说这话时,回想着云姜的表情觉得心里暖暖的。

看着舅舅一脸的春光灿烂,心里不由得生起几分睥睨:“你帅吗?有我帅。”

话一出口,小赐就冲他瞪眼睛,门外姑姑接口说:“你小舅年青时可帅气了,可多女孩追。”

“切!”楚离一脸的不屑。看着高天虎眼也不大,皮肤也黑。能帅到那儿去!说了鬼信。

“再帅也是四十多岁的老男人。”醋快要泼出来了。姑姑手里空空什么也没给自己准备点啥。嫉妒在胸内狂风四起。

“谁说的,你小舅才三十多岁,比你舅妈小将近二十岁。”姑姑替小舅辩护说的楚离目瞪口呆,小近二十岁说的谁信?

“我妈妈因为是盲人,所以老大了都没嫁出去,我爸那年才十四岁就娶了我妈,第二年有了我,你算算。我爸是因为不想让姑姑知道他混黑社会。所以用外公给他的那本小册子上的一种功夫改变了形象一直到现在。”

几个人轮翻说的楚离一愣一愣,从沙发上跳起来:“切,什么功夫?”外公是小师叔后人,难道舅舅学会了‘神离形移’这种高难度易容大法。不会吧?

思想想到这儿。楚离吃惊的看着小舅,这种‘神离形移’大法虽是最初浅的功夫可是难度非常之高。一般的弟子还学不会。

楚离走上前仔细观察舅舅“这种易容大法可以变回从前的样子了,你变回来。”

“小离,你长的像你妈妈,可想小舅长得也丑不到那儿去,真让我变回来,你可不是家里的美男子了。在某一方面你可占不到优势啰!”

舅舅走到楚离身边小声的暗示。楚离沉思了一会儿。看了看姑姑。自信的抬头:“舅,让我看看你呗,你可是我亲舅不能总蒙着脸吧!姑姑也想。”

旁边的云姜走过来看着小舅的眼神都变了:“我不会想你不好的,虎哥,你真的整容了,就因为怕我把你往歪处想?”云姜说到这话的时候,略带颤音。

看着云姜戚戚慌慌的样子。高天虎双手放在她的肩膀:“我的云姜是不会把我往歪处想的,我这就变回来。”

楚离看见他们的神色交合,他真的不太了解舅舅在姑姑心里占多大位置。在感情方面能占优势多当然是好,可是再好也不如舅舅给姑姑的感动多。楚离扭头看着姑姑那双迷人的眼睛里流露出的感动。是那么让人心醉,那么使人心折,那么的炙热如火。

高天虎盘腿而座,不消一会儿,头顶开始氤氲生起白烟,消瘦的面颊开始变得丰润。两柱香的功夫。舅舅重新站起。容貌竟与楚离有七分相似。

楚离真觉得被感动了,一个男人为了生活又不想连累家人受辱。在没有人教授的情况下居然学会了玄奥易容大法,改变自己的形象。在他心里姑姑已经是他除了表哥外唯一的亲人。当然自己是小孩。

居然可以娶一个比自己大二十多岁的盲女做妻,还对她那么好,换了自己还真做不到。竟忤站在楼梯拐弯处不上也不下看着舅舅出神,心里想眼前的世界是属于姑姑和舅舅还有表哥。这种气氛下如果自己掺合进去就是多余。

楚离深深的吁了口气朝楼上走去。转角处回头望一眼。

小舅冲他挤挤眼。笑得很得意也很坏。

楚离蹬蹬跑下楼来:“挤什么挤,不就是长得像我吗。”

“跑什么跑?这不就是你的家吗?”小舅亲热的伸过胳膊搂住小离的肩膀。

“你们俩个说什么?小离没跑啊?”云姜茫然的看着楚离不知道他要去哪儿,要干吗?

“谁跑了,不过是要上去拿本书而已。你变了样子就不是我舅舅了吗?你和姑姑的感动不是我的感动吗?今天喝酒吧,祝贺小舅归来。”

“不止像你,还比你更多的沉淀了生活的历练及人情的沧桑。”姑姑的回答让楚离生起不服的心来。这个姑姑怎么会知道在这少年的身体里也一样有着一颗成熟的灵魂。

“不过是时间问题,到时候我也沉淀沧桑。”楚离走过客厅坐在餐桌上

“姑姑做我们吃的就可以了,小离吃过了。”高云赐向楚离挑了一眼,示意他上楼去。别再这儿多余。

“谁说的,吃了就不能再吃。”楚离摸摸下巴同样也递了个眼色过去:就你最多余。

“是,我们家小离最会吃,你们爷儿仨在厅里坐着聊,我来煮 。”说着姑姑进了厨房。

“对了,楚离你怎么和清湛回来了?遇到什么事?”高天虎仔细看着楚离身上细微的变化,这些都是刚才大家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而忽略了小离。

“爸,小离是被人家打回来的,还带回一个女孩,上次打架的时候见过。小离的恢复能力很快,被打的吐血,睡一觉居然没事了”

“不许你这么说我主人,换了你早就被人家扁死了,主人这是你最爱吃的雪茹炒牛肉,我在厨房里弄了半天。”楚离看着小寒一脸的歉意。替小赐赔礼道歉。

“谢谢你哈!今天下午出了点麻烦,一琅来学校找我,说美玦被囚禁,我去救她。结果上了当,原来那是KS设的局。他们一直在找我,美玦不过是套我出局的棋子。”

楚离看着小舅上下打量他的眼神。禁不住笑笑:“当时是受了重伤……”将事情重头到尾说了一遍。

高天虎坐在桌边慢腾腾的问了一句:“是KS‘电’字部首席战略将军紫电吗?将军亲自出马,看样子他们注意你很久了,难道是从上次在警局的杀戮开始?”

局面出现沉默很久。高天虎摸着下巴仔细思索过了一会儿:“紫电在苏家豪宅出现,小女孩又说妈妈好厉害?难道苏夫人是KS内部组织的人?你让苏夫人放掉美玦的时候,苏夫人的眼神显出无助和惊喜?那苏夫人肯定是被迫,否则很难说明她见到你时眼神里的惊喜”

楚离有些奇怪的问:“小舅,你怎么会想到苏夫人是ks内部的人?”

“凭你说的那个精良笼牢,苏夫人出身富贵学的是商业,怎么可能制作出来这种囚性机关如此牢固的设备,再者军部又凭什么直接去干涉公民家庭内部私事。只能说明苏夫人除了大家认识的那一面外,一定还有另外一面。除此之外还有很多问题。”高天虎眉头深锁回答楚离的问话。

“是被迫的,这一点我可以证明,他们走了之后,苏夫人让楚离好好善待美玦。”小赐在一边插嘴:“他们还说要把我一起带走,苏夫人示意我快走,那个小姑娘坏得很,说我是楚离一伙的。还说她和妈妈的心向着紫电。”高云赐插嘴说明,在楚离走之后发生的事情。

“国家会以什么理由控制苏家,难道是苏先生出了问题?”高天虎继续猜测:“如果是苏先生出了问题,那她们近几天就会去京城,打电话给林辉让他注意苏家母女这几天的动向”

“干什么?”

“笨蛋,证明她们去京城就可以说明苏先生有事情发生,由此可以断定苏夫人到底是KS内部成员还是受到要挟。”楚离白了表哥一眼继续说:“也由此可以近一步断定于波家是不是受到同样的威协”

“也对啊,否则冲他个怂包也敢惹你,不要命了,上次就吓得屎尿崩出。”

“晃飞?雷字部战力重要人物,看他上次的态度似乎并不知道有你的存在,这证明你并没有受到KS组织的高度关注,看来是于波或是谁告诉她,你的功夫很强大,她或许并没有将你的事情汇报给组织,据我的估计,紫电是想试探你之后,再根据你的情况向上面反应。国家军部是不允许有这么个人物出现在平民里,这样他们会觉得危险性存在。”高天虎看着楚离:“你认为是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