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百四十章 依依惜别
作者:铁怎练  |  字数:832894   |  更新时间:2020-11-26

“嗖!”江面上一道火光突兀窜起,直上高空,最后在空中“轰”的一声爆炸开来,整片天空顿时弥漫开一片灿烂的烟火。   

这是橘子洲的标志性活动,每到周末,这里都会举行一场盛大的烟火晚会,以供两岸的市民观看。   

江边的走廊上,早已是人山人海,所有地方都已被人们挤得水泄不通,而此刻,黎少钦已经悄然带着三个女生来到了江边的一艘游船上,避开了喧闹的人群。   这种游船在这一带营生,通常都是在白天营业,不过在黎少钦塞了两张百元大钞之后,游艇老板笑呵呵地把几人迎上了船,并麻溜地摆好桌子上茶去了。   

几人刚坐好,茶便上来了,难得的是茶还是热乎的,老板还上了一盘自家的酸菜腊鱼给几人品尝,好不热情。   

龙凤看着桌面上的茶杯,天空中闪烁的烟花把她的表情呈现了出来,虽说不至于震惊,却也看出她心中震撼不小。   

良久,她才出言问道:“你……真的打算离开联合会,离开大联合会?”   

黎少钦淡然点头,既然决定了把事情告诉她们,他心中自然也放下了包袱,此时压力陡去,让他心情都舒爽不少。   

他笑对着三人说道:“是呀,这是早已注定的结局,其实我纠结的并不是我要离开,而是我要如何离开。”   

“如何离开?什么意思?”一向恬静的白静也忍不住发问了,毕竟这件事情终究太过匪夷所思,熟悉中南大学商界的人都知道,黎少钦对于中南大学联合会,甚至是刚刚成立不久的长沙商界的大联合会意味着什么。   

黎少钦要离开这两个他一手组建的组织,而且在这两个组织刚刚站稳脚跟的时候,做出这样的决定,虽然她们知道他的行事一向出人意表,但这次不一样了,这可是关系甚大的大事情,连她们也觉得他太莽撞了。   

李姗姗在一旁静静听着,她已经不属于这一片天空的人了,自然不便插话,只是从她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她同样不赞成黎少钦的这种做法,对于联合会和黎少钦的事情,她还是很熟悉的。   

黎少钦低头一笑,他自然知道几人心中在想什么,既然决定说出来,他准备好了足够的耐心。   

“一年前,我便已做出了这个决定,当然,这并不是什么一时冲动而做出来的决定,而是牵涉到一场交易。”   

“交易?什么交易?”三人听他这么说,明白这事另有隐情,忍不住追问起来。   

黎少钦平复心情道:“这是我和金志军之间的一场交易。”   

“金志军?”白静和李姗姗相视一眼,都表示不认识这个人。   

而龙凤却皱眉了,作为中南大学学生会的重要人物,自然知道不少机密的事情,金志军作为原中南大学商会李金雷派系的幕后人物,是中南大学商会加入大公会的最大障碍,中南大学商会历次申请加入大公会失败,很大一部分原因,便是此人在幕后操作的结果。   

为了制衡他,学校甚至不得不引进海天集团,催生了更加复杂的局面,夏龙巩和钟小聪等人,赌上了自己整个大学生涯,最终也未能挽回,直到黎少钦的出现。   

想到这里,龙凤眼睛一亮,她觉得自己忽然之间,能够把很多事情串联起来了,为什么近一年来,金氏集团悄无声息就退出了中南大学商界,为什么李金雷愿意加入联合会,为什么根深蒂固的外商界势力现在荡然无存,这一切似乎都指向了黎少钦所说的那一场“交易”。   

龙凤忽然盯着黎少钦问道:“交易的结果就是你离开联合会?”   

黎少钦也看向她,他平静的眼中看不出喜和悲。   

“是的,我和金志军的交易条件就是,他退出中南大学商界,等我把局面稳定下来之后,会让一个他的人来接替我的位置。”   

“他的人?这个人谁?”龙凤忍眉宇之间煞气显露,似乎闻到了一种阴谋的味道,她很反感这种啥事情不做,最后却来摘桃子的行为。   

黎少钦见她这般模样,笑道:“你那么聪明,想必已经猜出来了吧?”   

“林语晴!”龙凤咬牙切齿说出这个名字,“好一个林语晴!”   

黎少钦连忙伸手制止她,安抚道:“我想你肯定是误会了什么,现在这件事情除了我和金志军之外,应该也只有你们三个知道而已,林语晴她,其实并不知情。”   

“啊!”龙凤连忙捂着嘴巴,眼睛睁得大大的,事情似乎超出了她的想象,“你是说,林语晴现在还不知道,她即将接替你成为联合会的会长?”   

黎少钦摇了摇头,苦笑道:“所以你们知道我为什么而苦恼了吧?”   

龙凤沉默了,白静和李姗姗在一旁也没有说话,她们终于明白了,原来中南大学商界能有今天的大好局面,都是黎少钦牺牲自己换来的,他一直都在独自承受着这一切,在这一刻,她们仿佛觉得,这个男子的身影更加高大了。   

龙凤看他的眼神也变得温柔了下来,她轻声问道:“是我错怪她了,既然这样,那她恐怕现在都还不知道,她在你身边做事,也是刻意被安排下来的吧?”   

黎少钦沉默不语,这也正是他的心结所在,当初在金志军寿宴后和他谈判的时候,他和林语晴还处于冷战状态。   

他当时已经知道金志军想利用中南大学商界为自己培养管理人才,既然如此,与其让局面继续混乱,他倒不如反其道而行之,干脆把中南大学商界拱手相让,让给金志军一方。   

当然,这也不是无条件的,他提出必须让林语晴来接手,由她来接管中南大学商界,她是自己唯一能接受的筹码,他跟金志军承诺,自己会在一年内帮助林语晴当上中南大学商会(联合会)会长,让她全权管理中南大学商界的事务,而作为交换,金志军必须要让他的人在三个月内退出中南大学商界。   

黎少钦当时也是拿中南大学商界的命运在赌,他认为以金志军对林语晴的溺爱,他断然不会拒绝自己的要求,果不其然,最后他真的答应了。   

事情得到了解决,但也留下了一个严重的问题,这个问题就是,两个人的交易是瞒着林语晴做的,金志军肯定知道,以自己外孙女的脾性,恐怕不会答应这样的要求,但是黎少钦当时承诺这事情包在他身上,他也就欣然同意了,并且也很守信诺,短时间内便让手下的人都撤出了中南大学商界。   

现在,答应的一年期限也即将到来,到自己该履行承诺的时候了,只是当初避开的问题,最终还是要面对的,林语晴的性子他很清楚,如果让她知道了实情,她必会抗拒,到时候自己就无法收场了,也没法向金志军交代。   

龙凤对林语晴也颇为熟悉,自然也想清楚了其中的关节,她向白静和李姗姗两人解释了其中的情况后,看了黎少钦一眼,默默地叹了口气,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看着黎少钦愁眉苦脸的模样,一直插不上话的白静却开口了:“少钦,你还记得当初学校取消我主持的校园广播版块的事情吗?”   

黎少钦抬起头来,看着这个让他安静的女生,点了点头,他当然记得这事情,当初白静为此还在他面前哭过,后来自己把她带进了周末派对,也是她们三个女生结缘的地方。   

白静微笑说道:“少钦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其实我们没必要每件事情都要去左右,有些事情如果控制不了,那就不妨让它自然发展下去,古人云,船到桥头自然直,时间到了,结果自然会来,说不定最终的结果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糟糕,我当初不也也正因为从校广播室出来,才与姗姗和凤儿她们组成了‘江南一代’这个组合的吗?我后来才发现,这比我原来做广播更适合我,因为我太喜欢周末派对的气氛了。”   

龙凤和李姗姗听了白静的话,也露出了笑容,都回忆起了三人一起的很多美好的事情。   

白静美眸看着黎少钦,柔声道:“所以当你感觉到前方有大困难的时候,不必担心和忧虑,只管往前走,说不定最终等着你的,是另一种美好的结局呢。”   

黎少钦轻声复述她的话:“顺其自然……船到桥头自然直……不必担心和忧虑……”   

看着江面上不断亮起的烟火,他慢慢地领悟到了一个道理:有些事情超出掌控的时候,任其发展下去,说不定也会像这烟花一样,结局虽然是爆炸了,但呈现出来的却是灿烂。   

时间的车轮是不可阻挡的,纵观几千年历史,也没有谁能够阻挡结局的发生,该来的终究会来,那些只能等待结局的事件,人力最多也只能延缓事件的发生而已。   

对于林语晴接替自己成为联合会会长这件事情,如果自己无法左右,那不妨等待最终时间的到来了,看看会是什么结局,又或者中途出现什么变数,让这问题提前得到了解决。   

反正无论现在自己怎如何担心忧虑,也是没有半点作用的,想通其中关节,他不由得向白静投去感激的目光,这个女生总是如此,平时不打扰你,却在你最困扰的时候,给你指明方向,回想自己与她相识到如今,无不是如此。   

龙凤看着黎少钦的变化,心中莫名有种酸溜溜的感觉,不过她很快便抛却这些念头,她们三人彼此熟悉,互为闺蜜,白静是她们三人之中最文雅的,这个跟人家一直做校园广播的经历有关,自己也学不来,再说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点,她这样安慰自己道。   

“不说了,吃鱼,喝茶!”想通之后的黎少钦再度恢复以往的活泼,开始往几人的的碗里夹菜,边夹边道:“来来来,都尝尝船老板家的酸菜辣鱼!”   

……   

夜风在昏黄的路灯下扫过,带走了路两旁的落叶,四人在路边慢慢走着,身后留下几道长长的身影。   

前方不远处停着一辆灰色的保时捷,那是李姗姗家人安排过来接她去机场的,她假期即将结束,今晚便要走了,她临走前想和自己两个最好的闺蜜聚聚,至于黎少钦,也被当做男闺蜜邀请出来了,毕竟之前他一直没时间,今晚便算作补偿了。   

四人正在说着离别的话,远处忽然有一辆的士驶来,在几人面前停了下来,车门打开,余小萱从里面蹦跳出来,来到李姗姗面前,冲她做了个鬼脸:“嗨,我够准时吧?”   

李姗姗白了她一眼,这个时间自然是她定好的,今晚她要和龙凤、白静还有黎少钦三人小聚,便没时间陪自己以前最好的闺蜜了,只是跟她约了个送别的时间,哪想余小萱看到黎少钦也在,便故意拿她开涮了,好让黎少钦知道,李姗姗是特意约他的。   

黎少钦却没多想,他手里依然拿着没吃完的臭豆腐,边吃边笑道:“哟,是小萱啊,子通来了吗?”   

“当然!”车里传出一个粗矿的声音,人高马大的李子通从车里钻了出来,接着是陈小白和刘静文,他们都是来送别李姗姗的。   

看到几人,黎少钦顿时开心笑道:“哎哟,大家都来了啊,臭豆腐要不要来一个!”说着递过手中的臭豆腐。   

陈小白和刘静文笑着摇了摇头,只有李子通接过筷子夹了一块,边吃边小声道:“我去,你小子艳福真不浅,佳人相伴,渔舟唱晚,羡慕死人了!”   

黎少钦翻了个白眼,从他手里抢回筷子:“让你吃你就吃,啰里啰嗦!”   

那边早已闹成一团,余小萱和刘静文分别拉着李姗姗的手,叽叽喳喳地诉说着离别的话语。   

白静和龙凤在一旁笑看着这一切,李子通和陈小白则上前与两人打招呼。   

看着此情此景,黎少钦渐渐笑了:“不管未来怎样,起码这一刻是最美好的。”他心中心中想道。   

这些天他的确被那个约定的时间所困扰,现在困惑一解,似乎感觉到了周围的空气都变得清新了。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十多分钟后,保时捷鸣笛声响起了。   

“我该走了。”李姗姗放开余小萱和刘静文的手,举起手向众人轻轻摆动。   

“再见,一路顺风!”   

“到那边要保平安哦!”   

“记得常联系!”   

众人纷纷说出送别的话。   

“一路保重!”黎少钦也开口了。   

李姗姗的目光落在他身上,她看着这个嘴里正嚼着臭豆腐的男生,竟有些忍俊不禁,还好,离别前能够看到了正常的他,她心想道。   

想起了去年他在机场送别自己的那一幕,她不禁面色微红,不过在昏暗的路灯下,自然没人注意。   

对于这个男生,她也曾心动过,只是她心里也明白,自己和他的世界已经悄然不同,以后想要再相遇,恐怕都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更何况白静和龙凤二人,明显都对他有着情愫,单是面对这两人,他似乎都已经应付不过来了,自己要是再掺和进去,他一定一个头三个大吧?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心里偷笑起来,不过她是个理性的女生,自然不会这么做,龙凤和白静是她最好的闺蜜,既然她们两人都心系于他,那她对她们只有祝福。   

至于她自己,李姗姗觉得,当初机场那一吻,便是她对黎少钦情愫的终结,从那以后,两人之间剩下的只有纯洁的友情。   

“大家保重,我会想你们的!”说完她低下头去,钻进了保时捷里去。   

保时捷缓缓启动,慢慢驶过布满落叶的街道,最后消失在了路的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