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32章 境界更高一层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你想看我从这里面出来吗?好啊!你打开我不就出来了吗?请。”楚离做了个请的动作礼貌的笑容下隐藏着谨慎,这所牢笼制作精良除非用源力否则无法打开,可是这么精良的牢笼破坏了也实在可惜。

“这是无锁牢框,锁住了就没办法从外面打开,我也无能为力。”她笑的很媚。却不失端庄。

美女看楚离的眼光就如同看空气,静若止水的气质,根本就难以知道她内心的变化:“你想见美玦吗?看在你对她一往情深的份上就让你见一面吧,看看窗外。”她说话的声音很轻也很薄,宛若虚无的烟从她那美丽的樱唇中袅袅而出。

窗外楼下宽大的草坪,苏夫人低垂着头看不清神色,小萝莉东张西望被苏夫人喝斥。楼下没有美玦的身影。

楚离回头看着她,感觉不到她半点说谎的气息及丝无的挑衅。

“随着她们的方向,你就能看见。”美女曼妙如舞姿的步伐走到窗边陪着楚离观望。

看见她们走近栖瑶潭站在潭边。楚离的心一下子缩紧了,难道?回头看着美女,美女毫无反应面若季时桃花。

潭水发生异变,像块透明的巨大水晶被人从潭里搬出来。

楚离扭头看着她,难道她就是姚伯说的KS‘雪’部战略首席将军雪绡。她怎么会在这儿?

继而楚离看见一个女人被绑缚着升出潭面。长发垂落,看不清脸,可是仅凭身材,楚离一眼就看出是美玦,没有叫喊,没有挣扎,美玦她….?

“你把她怎么了?”牢笼发出铮铮嗡鸣声。楚离的心快要蹦出来。

“我说过一切就要看你走出来。”美女的眼中一道电紫闪过。笑意更浓,此时的她尤如藏在云层深处。……她的一句,要看你走出来。比前几句更浓郁了战斗的气氛,同样的话从同一个女人嘴里说出来,眼神没有丝毫的变化,嘴角笑意更浓。

好像在同自己的朋友商量着,只要他肯出来就会给他最好的礼物一般。

听了此话,楚离强忍住心中的痛楚深深的看着楼下那绑缚着的凄惨人儿。

此时并不明白她的身份,如果是军部KS组织的人那么他们找我有什么目的,看样子于波只不过是个过程。一切都是个圈套。美玦无辜成了替罪羊。

出这笼子很容易,可是如果不计划好。我倒是出来了,美玦很孝顺会不会因此怕祸殃及家而不跟我走呢?

“看样子一个并不能让你产生出来的念头。”随着她的玉臂挥出。楚离的心冷凛颤抖林瑾?雪仪?

“楚离是我害了你,害了美玦。”凄楚呜咽的声音来自姚清湛。她被人拖打着揪出来。

呵呵呵呵呵…….一阵肆狂的笑声,妈的!用老子的女人逼老子动手是吧。楚离眼中生起杀意。陡然一股凌厉的气势…..“咚咚咚咚叮叮咚”笼牢发出一阵令人心骇胆颤急促颤抖声

幽怨空灵声起于山林边缘:“谁害我楚离外甥,谁就拿命来。”随着声音的起落一股阴风飒骨雪崩海啸的功力从林中以猛烈的速度直袭小楼。

呯!

砖飞钢断,碎石崩炸。玻璃碎片在闪光下闪出钻石的光芒猛烈的朝四面八方冲撞而去。

整座三楼裸晒在阳光下。一缕黑烟从林中飘出,是舅妈魂神。对的!我有给舅妈火明珠,为了让月依身体快速恢复也送了她一颗。火明珠是灵性珠宝佩戴人可相互感应对方的心思。

通过火明珠神奇的力量,舅妈感应出我有需要。只是…天!舅妈的功夫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大,现在不是追问的时候。

苏家除了这位高贵美女以外,其他的都不在话下,明显处于败势。看着清湛与美玦被折磨成这个样子。心里一阵绞通,只是对方都是普通人又是女人。又是爱人的直系亲属。楚离还很难下手痛揍。

“把人给我放了,老子念在你是她妈的份上。不揍你们。”苏离一声暴喝,莫说现在有舅妈助阵就算没有舅妈,就凭这些保镖打手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KS雪 部战略首席将军是吧!老子正好领教领教。”楚离发出一阵妖异肆掠的狂笑。震得周围树叶纷纷狂落。凶悍的气息被激荡。既然碰上KS雪 部战略首席将军,非要痛痛快快打一架才行。

苏夫人抬起头,楚离这才看见她的容颜,两只眼睛红肿赛核桃。眼中的惊喜祈求并不亚于自己见到心爱的人时的心跳。楚离微微叹了一声,毕竟是亲身母亲,只是斗不过….楚离回头望了一眼高贵美女。只见她脚下闪电无数如同高压电断线般闪出无数大片紫蓝花火。

“舅妈,你一边靠我来”。楚离浑身散发着凌厉的气势。

“没想到,你舅妈居然是千年难寻的瞳媒。我不是寒绡,我是紫电。”说着趁着电火飞上半空

“我管你她妈的是谁?你她妈的找老子干什么?老子又不认识你们。”楚离杀意肆瀑全身运起清灵源气以珠为利器投将过去。

紫电此时已从日光雨层中炼得电剑:“神魔界火明珠领教。”闪身从珠边擦过,鬼魅的身形绕过楚离,电剑声东击西直刺明珠眉心。明珠就站在楚离不远,听得风声感觉已慢了半拍。闪躲不及被刺中面颊。剑花一转回身直袭扑面来救的楚离。电光火石之间一颗火明珠隔开楚离

电剑为光炬之器。魂神为阴世之意。明珠惨叫一声,被刺中的脸颊化为一团浓浓的黑烟。负痛闪躲。撞向扑上来的两名男子。手上也拿着日光剑。

这边姚清湛没有了高手的拖拽。忍痛拧住缚身的铁链向二人背后抽去。这边苏夫人拿着钥匙丢给清湛哀求的说:“救我女儿,救美玦。”

“舅妈以掌风,不要靠近他们。”毕竟舅妈不是武学中人。光有功力没有招式、

这个恶毒的女人居然使诈。做战经验丰富。

楚离腾身飞起对着太阳放出夜明幻意神珠化成一把刀直挥紫电而去。

“你有幻意神珠?你可知道般琊珠的下落。”紫电看见楚离手持夜明幻意珠所化的刀斩,不免有些心喜的惊问,眉宇间显出对答案的期盼。自古以来就有说:得般琊珠者必见幻意夜明。意思是说这两种千道神珠之间的气息不会相隔太远。若有一种出现,另一种亦不远矣!

“老子不跟你说,你个恶婆娘。”说着横刀向她脖颈砍去。

“看样子不把你拿下,你就不老实就范。”看剑。紫电将剑举向空中,数千道阳光聚集电剑,就像一把剑尖撒出一匹七彩绸子。巨幅性向楚离包裹而来,杀伤力之大到惊人,所掠之处树木起火土石崩飞。

“舅妈带着她们离开,不想死的都给我滚。”楚离的一声暴喝,吓和那些不能飞的或找地方躲起来,或撒腿下山奔跑路。总之无人再管这苏家母女。

心中念起魔尊,魔眼在心中凸起一团烟紫光耀强大的能量散布全身血液经络。以天魔录第七重玄天暮野化刀为风,双掌以珠为核心聚起巨大四面带刃的球形斩。源气能量化成布面光层高高举过头顶。

紫电略显出超过楚离的能量,一头青丝汇为成云,紫色电光在发间周身嗞嗞…..闪出一流烟的花火。她整个人看上去若蒙在一个能量光内周身放华异彩。双手运电成风日光虹剑从她指尖尽撒而开铺满半边天空。

“来吧!”

楚离贯劲全身能量将球形斩抛向这片日月虹彩。楚离眼见前山住宅及游人皆俱丧生心中不忍,耗尽周身源气将爆炸力引向山后无人区。只见半空巨大的云朵包裹一个紫色太阳“呯”的一声巨响瞬间炸开。整个后山区夷为平地,俱成一片焦炭无有生灵逃出。

楚离与紫电双双从空中坠下。紫电踉呛几步稳稳站立。楚离眼前一黑“卟”的喷出一口鲜血。心想这下完了。扑倒在地,费力的睁开双眼模糊的看着紫电朝自己步步逼近。一股不大的力量从树后贯出,随即一片黑雾,雾中被人扶起匆匆而去。是外公。

没想到这个臭女人的功夫这么高,心这么狠为了逼老子告诉她般琊珠的下落,居然不顾那些人的死活。否老子也不会拼劲全力。楚离嘴里流着鲜血恨而言道,刚刚走下山。一片蓝光落在身边。

“主人,你受伤了,我感应到就赶过来”小寒看着楚离衰弱的样子。愧疚得不得了大声呼喊着山下的小赐把车开过来。心中怨道都是他,要不是他费事,早就赶来了,主人也不必受伤。

明珠带着她们也匆匆而来。小萝莉刚刚钻进车内就被小寒一把揪出来扔到山路一边。感应到主人心里对她的厌恶。不顾她吓得嚎啕大哭,扶着美玦和月依坐进去。楚离和外公舅妈坐好,小寒开车。

小赐看着站在山路边苏氏母女俩个:“你们回去吧,看样子你们的房子还没烧。”

苏夫人拉着小赐哭诉:“对不起,我也不是心甘情愿,谢谢你们以后善待美玦。”满眼的感激里透着无助惊惧。

小赐还没来得及说话,大片的黑衣人围了上来

“求求你们,美玦是被他们带走的,这个先生是过路人,不关他的事。”苏夫人指着远处绝尘而去的汽车。抱着缩成一团的小女儿,低垂的眼神示意小赐赶快走开。

“把他一起带走。”为首的一个黑衣人看样子是他们的头儿。手臂一挥立即数人就上来要围住小赐。

“凭什么?你们是什么人?”小赐眼瞅黑衣人势头不对,有围上来的意思,早就退到一边扭头就走:“我又不认识你们。”

“他认识楚离。”小萝莉狠狠瞪了妈妈一眼,死死拽开妈妈拦住她嘴巴的手。

“夫人对不起,我们是向着你们,可是….得罪了。真的不管我们的事啊!抓住他。”黑衣人看上去还不愿意行动,也知道苏夫人不好得罪,但是职责所在必需要抓人回去顶着。

怪不得小寒对她态度不好,原来这小丫头真的很坏。小赐边跑边想着小萝莉刚才尖刻的表情。

“楚离得罪你们关我屁事?他是他我是我。”说着人就向山道而去。这时因为后山的爆炸早已聚集多处有关单位,此时,早已是车水马龙,救护,警察来回而行。小赐向他们中间快速而去。

黑衣人看着扎入人群堆里的高云赐转眼就没有了踪影。“呸!这小子真特玛的精。”

“苏夫人,我们大后天在京城相会,再见。”一阵清风只闻其声不见其人。黑衣人坐着汽车一路而行远。

快回到家时,外公和舅妈下车目送他们把车开进别墅。

楚离疲累交加能量衰弱一头倒在床上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好在刚才在车上舅妈帮着看了美玦和清湛并没有什么大碍,否则依楚离现在的状态怎么顾及她们俩个。清湛好多了帮着小寒把美玦扶到床上睡下。

又过来看了看楚离。小寒让她出去下,自己来护理楚离。

小寒集聚精神回想小时候在火凤宫听他们使用般琊珠时所念的咒语:嗡 啰婆娑 玛总是想不完全,出现记忆断层。

“把你的手交给我,我们一起想。”明珠不知何时站在房间内。小寒吃惊了看了眼明珠,把手放进舅妈的手里。奇怪的是这种阴世的力量居然能托住小寒的手。

明珠闭上眼睛,嘴里哼着一首奇异的歌曲,整个人身上散发出浓烈的黑烟,冥宙里她和小寒走进自然宇宙初始。

这里一片漆黑,没有生命。四枚莹亮火焰分别于东,南,西,北慢慢照亮宇宙的黑暗,奇异晦涩的文字符号发出冰蓝的光体从四团光亮中冉冉飘出越来越亮。

般若 的智慧给予一切婆娑生命体。

嗡 的智慧给予对一切神明的敬仰崇拜。

啊 的智慧给予对宇宙万物的平等祥和。

吽 的智慧是婆娑对神明的感恩

这个世界开始变得透明。开始有了水源,开始有了生命。生命万物之生源的气息流转空间重新被这段发出冰蓝光体的奇异晦涩的文字所接受。凝结出四颗万源圣华般琊珠

随着咒语的哼唱,四颗般琊珠发出原始能量。从窗外的天空吹进零零散散的细雨滴滴嗒嗒掉落在地滚满房间铺了一层晶亮的雨珠。房间的顶部开满各色鲜花与地上的雨滴遥相融合吐出芳菲雨露的淳香。

水蓝,明黄,火红,青绿四种颜色的灵气从空间流出带着大量的元灵气息挤进楚离的房间。

楚离睡了一会儿,觉得有股温热从百汇穴直冲身体即起身盘腿而坐,身前头顶聚集大片的星光闪耀。每一颗星都迎向般琊珠交结八方光点的聚集处。

大片带有星光的雨珠从楚离毛孔中进入体内,心脉间的魔眼渐渐长大看得出其轮廓与睫毛。冰蓝光体奇异的符号像股泉水注入心脉经脉络转血液至全身,整个身体慢慢变得半透明呈海蓝体色。楚离闭上眼大量吸收着这种能量,此间修练《天魔录》已接近第九重。让楚离感到奇怪又不可捉摸的是,这过程里即使出现梵静庵的模样,自己也生不出半点恨意,一片祥和瑞气,而且仓云海形象还是从心中魔眼中淡进淡出。

好了,全身舒服,只是肚子好饿。睁眼看时这才和小寒同时发现,舅妈已经不知去向。楚离怎么也想不通舅妈是怎么知道这进入冥宙万法的咒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