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40章 出门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就你那些宝石都卖光了,也救不了这天下的穷姑娘。”看着表弟用紫晶云宫卡送人。高云赐眼睛都绿了。这小子也太不惜钱了。

紫晶云宫卡是琼山大陆最昂贵三种卡之一。

“你激动什么?”楚离从身上掏出两张分别递给表哥和小寒。“这是你们俩个的,这回不说我了吧。放心吧,我今天也是气了,以后不会了。”

小赐接过紫晶云宫卡,这还是自己第一次拿在手里激动得有些发抖,拥有这种卡的人整个琼山大陆没有去不了的地方,这是身份的象征。小赐拍了拍手中的卡心里想着带小寒去什么地方玩。

“你就知道玩,人家小离有宝石卖,你有什么卖,不好好工作就知道玩。也不好好练功。”说着伸手就给了男友一巴掌。“这卡有什么好,我不稀罕。”

“我替你收着。先用我的。”小赐对小寒很大方。

“你这么小气,用你的,可能会用几十年吧。”

小寒回头看了男友一眼。

“能用一辈子,就他这副小气样。”楚离坐在后车嘿嘿嘿的打趣表哥。

“我是有了你才小气的,以前我也很大方。”小赐没想自己的语病。并说得表情温柔百分。意思是说以前乱花钱不懂事,现在有了小寒懂事了要节约钱好好过日子。

小寒气的扭过头,心想这家伙说的什么意思。我不值得他花钱,不值得他大方。“你什么意思,是不是说我小寒不值得你大方,是不是说我小寒跟你天生就只配花小钱。”

楚离在后面听得笑翻船了。眼泪纷飞。

小寒竭尽全力的大吼一声:“高云赐,你有多长时间没有给我买百果琼奶了。每天都是舅舅和姑姑下班带回来给我。”

小赐翻了几眼车后座的表弟,都是这小子惹的祸,没事提什么钱。

回到家,小寒越是不消停了,不知从那儿取了一本书,题目是这么写的:《猪也是这么想的》

人=吃饭+睡觉+上班+玩,猪=吃饭+睡觉∴人=猪+上班+玩∴人-玩=猪+上班,不懂玩的人=会上班的猪。男人=吃饭+睡觉+挣钱 男人=猪+挣钱 男人-挣钱=猪,结论:男人不挣钱等于猪。

女人=吃饭+睡觉+花钱 女人=猪+花钱 女人-花钱=猪,结论:女人不花钱等于猪。

叫来了楚离,美玦,清湛让他们三人做证。

小寒一本正经的模样,一番言论铿锵的语言。给这本书的总结论就是:男人挣钱女人花,双双不等于猪。

从明天起,小寒勒令小赐不许到处跑必需每天好好上班赚钱。自己坐在家里好好花钱,这样就可以做到真正高于猪这类畜牲的高智慧生命—-人类。

美玦和清湛愣是还没弄懂,这人出去了一趟怎么回来就跟猪扯上劲了。这男人挣钱女人花就成了高智慧人类?女人自己挣钱自己花也是猪?男人挣钱身边无女人花也是猪?

这七绕八搅的搞的表哥一个头两个大,什么也没记住,只记住了以后要正经上班,挣钱回家交给小寒。就是高智慧人类,否则非也。

清湛和美玦只是跟在小寒面前一个劲的点头,并保证发誓听见了,做证人监督小赐哥,保证促使小赐哥好好工作挣钱给小寒花。以保证二人能够快速提高,高智慧人类的上升界线。

清湛看看小寒没什么事了,赶紧贴上楚离,问哥哥和弟弟是不是都能回家。

当看见楚离点了头时,清湛高兴的抱着楚离哭起来,明天中午一家人终于可以团聚了。四年啊!多少次梦里心间回绕。对这个女儿身清湛已经不排斥,甚至完全接受了。

反倒是小赐还不能接受。

十几年的兄弟一下子变成女孩,让他怎么也接受不了,这几天看见清湛不是躲着就是远远的看着。不知道说什么。男女的性别也使得清湛对他羞怯尤加。以至于二人在内心的情感波涛对彼此怀念的冲击中形若陌路。

第二天又是请假,选好了地址准备盖楼,所有的一切交给了几个死党找了建筑工人。自己不用操心了。

迷离朦朦的阴雨天气,初晨的小雨像银针穿插在天地之间。

花了一个早上的时间,小寒和楚离美玦,清湛四个头碰头滴挤在一块儿,又是争又是吵看送那块能量水晶石去交换清源。

“不是你的,你那么小气干吗?你头上不是有两个吗?”楚离死死掰住小寒手中的宝石。

“这这….这颗黄的不行,太大了。”小寒硬是不依,眼里和心里如果不是卖钱的话,这宝石已经是自己一份子了。楚离太大方了。

“败家精啊!全送光了怎么过日子啊!还有一辈子啊!”

“亏你还是只鸟,你要是个人啊!还不晓得你要多吝啬,你天天吃草籽就行了,要过什么日子呀,给我呀,这是要救清湛弟弟的,小寒你不能没有良心。”美玦也不 知道要帮谁。清湛在一旁急得泪水涟涟。

“告诉别人是五六百年吗,现在给人家一颗四百多年的,人家肯定不换了,一下少了两百年人家不愿意。”楚离急死了,小寒的力气还蛮大,两只手握着死死不松开。

小寒突然不争了,害得正使劲的楚离一下子摔在地上。

“送也可以,但是你要在家研究风,火,雷,电,水四象石的功用。”

小寒心里发急,眼瞅着上次楚离被这个恶女人打伤成这样。收的女人又越来越多。牵绊也越来越多她真从心内替楚离担心。

“哎呀!你不说我都忘记了。”楚离低头看着小寒焦虑的眼光。“好了好了,小寒等这件事了啦,我一定好好研究,你给我哈。”

“你要发誓才行。你总是玩。我要监督。”小寒的语气很硬。

“太过份了,你是主人?我是主人?给我,拿来。”楚离板起脸来恶恨恨的想吓住她。

小寒根本不在乎楚离那张板凳脸:“不给,你都没有压力吗?这一大家子只有你功夫强些,你都没有压力吗?不给就是不给,除非你发誓让我监督,否则死都不给。”

楚离看着小寒眼中的坚持倔强,想想她的话也完全正确,如果上次不是舅妈和外公,美玦清湛就完了。是要练功了不能再玩了。看着小寒眼里泛出泪光了幽幽怨怨。

“好!我发誓”

接过灵性宝石,楚离替小寒擦尽泪水。“今天晚上我就开始练功哈”,在小寒额头亲亲。

“如果不是换你弟弟,我真舍不得。”楚离叹了口气。算了。

清湛想着要不要告诉爸爸一起去。但又想想世事难以预料,还是将哥哥和弟弟带回家给爸爸一个惊喜的好。

舅舅很早下班回来,上楼看见几个孩子纠缠不清。好不容易好了,又见清湛流泪上去安慰她:“别哭,舅舅送你们过去,一定能接到”

“嗯,谢谢虎叔”想着美玦都叫虎叔舅舅了,自己是不是也要跟着叫舅舅呢?回头羞涩的看着楚离,希望他给提示。

楚离不解其意:“你看我干什么,吃了饭换衣服,换我给你新卖的那件”

清湛失望的扭过头:“虎….虎叔您忙,不用您送我们自己去。”

高天虎见楚离大大咧咧不太懂女儿心思。“以后,清湛就随小离叫我舅舅好了。”

一句话提醒了楚离。“对对……对以后就叫舅舅,早就该叫舅舅了。嘿嘿嘿……”

楚离打扮停当走出房门下楼,高天虎看着他:“真不要我送?”

“舅舅,你忙你的,我来,你不是说我需要长大吗?这就是长大的过程”楚离穿着颜色稍为老气点的西装,脚上穿着休闲皮鞋。坐在客厅等她们三个女生。

“女生就麻烦的动物。巴不得所有的衣服全套在身上才漂亮。脸上涂满世上所有的颜色才叫好看,是吧,舅舅”

楚离看着三间房门没有出来的迹象。

“那是俗女人,家里的四个各有特色,她们知道自己穿什么好看,适合什么?不要小看了她们的审美观”高天虎抬头看了看坐在身边的楚离。嘴角禁不住有笑的意思:“你准备穿这一套出门?”

“是的!”

“为什么选这种颜色这种款的西装?”真不适合他,无论是年龄还是肤色。

楚离看了一眼舅舅的衣著,舅舅很少穿西装大部分都是夹克。再低头看看自己的。露出洁净的白牙笑着:“这样看着深沉,稳重风”

“谁告诉你的?”高天虎不由感觉诧异。

“今天出门要办的事情很正经,姑姑说要办什么事,穿什么衣服,我决定穿它了”说着楚离解开西装,感觉有点热。这还是昨天特意为今天办事买的。

“好吧 ,既然你这么说,我就不多说什么了。祝你们一切顺利”高天虎看着外甥这一套行头,真是禁不住要笑,还说她们女孩怎样。看样子要把他送去学学仪表课。让他出去浪荡一圈也行,省得天天自以为是风流倜傥了不起。

蓬松的大波浪从头顶扭着麻藤花扎在右颈边,一套紫蓝色休闲装。轻轻松松从楼上下来。突然看见楚离的这一身行头,吓了一跳,以为是谁家的半拉子老头子呢。刚要说话,高天虎朝她眨眨眼。清湛点点头。

第二个出来的是小寒依旧是小卷发披在肩下。今天更招摇了。从小到大十八颗水晶能量石以半月牙形束扎在头上。高傲的瞅了楚离一眼,并没有注意到楚离的仪表有问题。更不顾楚离的反对。

最后一个出来的是美玦两条清爽的马尾辫束在脑后。一条粉蓝相间的连衣超短裙,脚蹬粉色高筒皮靴,头上戴着楚离送给她的祖母绿发珠串滴滴嗒嗒摆在一侧。头一扭到处找楚离。刚要问舅舅,定睛一看。晕。在舅舅的暗示下也没吭声。临出门时。

美玦跑上楼去楚离的房间内出来挎上一个大包包和大家一起走出门。。

一百多层顶端的天宫花园,沐浴在细腻的烟雨朦胧中,风吹的犹别地面烈。所以生长在天宫花园的花朵们看似出身豪门,所受到的炽阳,寒风,飞雪种种打击胜比地面出身贫贱的花朵们更惨烈。

也许这就是身在宫门犹羡柴门乐。身在贫门不知宫门苦的原因吧。看着风刀雪霜时刻都会要了它们的命。如此娇艳的花朵时刻都会被替代。谁会知道它们的苦。以此喻人,还是生在平常人家好啊!

楚离一行人慢慢走在这细雨笼烟里,他不思考去了要如何面对频然突出现的状况,倒有心在这儿怜惜花花草草来了。

“快点走,这里好冷的”楚离不防后面被美玦在腰上推了一把。

“你很冷吗?”楚离有时候就是这么二。人家美少女穿着单薄当然冷了。看着美玦有些瑟瑟发抖了,楚离硬是把‘我还想在这里多赏赏’的话硬硬憋回肚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