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30章 从容相对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楚离轻轻抱起歪倒在床边的于月依将她平放在床上。打开灯光仔细看她,饱满丰润的瓜子脸,浓密的眉毛略往上挑,长而有弧度的双眼,高挺的鼻梁显出男儿的坚毅。右嘴角处有一圈不太醒目的小酒涡。美男子。就算是不整容也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只是面貌中多了份只有男孩才有的坚毅。

看样子,对方不是单单只想给她变性,目的是想让她忘记存在脑脑中的记忆。只是这种所谓正道中人不屑用的易容手段怎么会被慈航门弟子使用。呸!什么狗屁正道慈航门,还不是一窝男盗女娼的杂门。

楚离不由从心底深处佩服躺在床上的清湛,能够有此毅力去抵挡幻天正气带给她的折磨及压力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即使如此,看样子她还是没有忘记她曾经知道的事情。到底是什么事情让这自认为是名门正派的慈航门对她下手呢?这四年多的时候里,她不仅要像正常人一样生活还要时刻分秒的与脑内的这股力量相抗。姚清湛啊!于月依。我还真是看错了你。

寂静的夜,门外响起一阵细微慎小的声音,不用开门就知道一定是小赐哥担心她,所以这么晚还过来看看。

“赐表哥,你看看这是他原来的长相吗?”楚离手指床上晕睡的于月依。

看见熟悉的脸,小赐恍若重生扑倒在床边,泪流满面:“谢谢你,表弟,他怎么不说话。”

“她晕了,当然说不了话”

楚离觉得表哥是不是有些傻气看不见人闭着眼睛吗?还问说不说话。

“小离,为什么他的身体还是女儿身?”小赐跑过来拖着楚离:“来,你快点帮他恢复过来,需要什么我帮忙。”

现在的楚离很后悔刚才想都没想就直接把于月依脑内的幻天正气逼出来。不知道有没有伤害到于月依,比如影不影响她苏醒后的智力等。要知道这灌入与逼出,危险是相等同的。她没死就不错了。还被自己折腾?

“你没见她受不了,晕过去了吗?你快回去睡吧,别在这儿帮倒忙。”因歉疚生出几分烦燥发泄在表哥身上,伸手硬把小赐给推出去。把门锁好。

走到床边坐下,看见于月依的呼吸慢慢恢复正常,不觉惊叹她的承受力。双掌运起清灵源气从她的心脏输气至她的肚脐,惊讶的发现她已经是一个完全的女孩儿了拥有女孩所拥有的一切器官等等。这一发现不知道对醒来的于月依来说是喜还是忧。

听师尊讲过,幻天正气有再生换体的能量。

刚才被自己压在体下,感觉到她内心的女儿心性还觉得奇怪,原来如此。想到这儿楚离心中泛起一波温柔不由不自的笑了笑。检查半天发现她的身体毫无损伤,只是不知道她的大脑…。

楚离静静坐着,东方曙光再现。他起身走到窗边拉开窗帘清新的空气顺着后院的碧萝心慢慢爬上三楼,碧绿的叶子滚动着今晨的露珠,今天又是一个大好晴天。

于月依!哦,不,现在应该是姚清湛了。

刚刚苏醒话没来得说一句,门外小赐就叫门了。姚清湛听见他的声音又赶忙闭上双目,往毯子里溜了下去。楚离看看她的动作笑了,还好,她还记得。

“小湛,还没醒,要不要请医生看看”小赐很担心,担心到让他忽略,此时的姚清湛非常 不好意思见他。毕竟以前是男儿身是哥们是兄弟。现在却变成了女儿身。

“不用,一会儿我再帮她看看,就算她醒了也不好意思见到你,你就别小湛小湛的喊,行不!哥。”楚离的话让高云赐想到清湛很可能会因为身份的变幻而尴尬。

于是,高云赐略微想了想说:“好,我叫她小依”

楚离听得身上一阵发冷,切!还小依!还小二呢!身份的转换不是你叫她什么就可以改变人家内心的尴尬的。白痴表哥。

“你出去吧 ,这儿有我”

“我来守着,你累了一夜了。”小赐还真是关心楚离。

你守?你守,她这一辈子都不要醒了。楚离看着表哥,真不知道怎么说:“好了,你不懂,还是我来吧,你下去弄她喜欢吃的。快去”

“你怎么总赶我”小赐有些不理解。自己跟小湛是多好的关系是哥们是兄弟。

“你想她饿肚子呀,她昨晚没吃什么!你不是没看见”就因为你跟她关系好,她醒来第一刻才不要见到你。给人家一点心理准备吗。赖在这儿不走。想人家尿床呀。楚离再次把表哥拖出去。

还没等楚离回到床边,就从毛毯里发出一声娇咤:“你也滚”想起昨夜,姚清湛气就不打一处来。这小混蛋小无赖。

“我昨晚说的那个问题….你想起来没?”楚离还想赖着不走

“我会跟虎叔讲,你快滚。滚!”

从门外传来声叮噹悦耳的声音:“都叫你滚了,你还不滚,现在看见人家变真女孩了就想黏着人家,昨天在肚子里是怎么说依姐…..”

“你闭嘴,小间谍,端的什么?好香呵”伸手去揭盖子。

小寒趁机闪进门内,抬起后脚把楚离给踢了出去。银铃似的笑声。不用想就知道他现在是什么表情。

“依姐,你变相了。”

随即屋内好一阵沉寂。楚离没精打采的向舅舅汇报昨晚的进展。真可惜没看见小依的第一反应。是什么表情啊!!真是可惜了我这么好的口才没用上。蔫蔫的走到楼下用餐。

整理好心理的于月依(姚清湛)出现在高天虎的书房里。告诉虎叔,自己只有两天的时间,如果不在学校出现会引起他的怀疑。我不知道他的名字来历。他是一个多月前把我从KS要过来,目的就是勾引楚离,尔后让所有人知道我是假性人,楚离在颜面失尽后失控杀死我,弹瞎雪仪的双眼及美玦受罚。他就会出现看着楚离被枪决。

“他让我哥整成略似他的样子,我哥的语言走路形态都是他教的,他让我们姓于”

“是不是于波那个王八蛋?”

“肯定是他,早就怀疑了,只是现在不能动他。”

“嗯,干脆把他抓起来逼问,他是个草包一吓就出来了”

“不一定,据我跟他接触,他很阴险”

“对了,他在京城,小瑾也在京城,又当众抽过他耳光,他会不会报复小瑾”楚离一下紧张起来。

“不会,要是有事林辉不说吗/”

“你是怎么死而复生尔后被KS囚禁的呢”高天虎最关心的就是这件事。直接威协到姚娥子的性命,也许他们的阴谋不止这些。

“那要从四年前说起,小赐,你还记得我们在京城潮汐山北峰玩吗?”

“我们不是经常去吗/?怎么了?”

“不是,有一次是进入一个山洞。洞内有两个入口,你走一个,我走一个”

“嗯,那次我在山上等了你很久两天一夜,你才出来,我想起来了那个时候你的面容有些改变,为什么当时你不说呢?”

面对着小赐的激动,姚清湛明显要从容多了:“没过多久我就掉落山崖去世了”

姚清湛开始叙说这段不为人知的往事。面容沉寂如一条地下河流,让人感觉不到她内心的波涛汹涌激流飞石。

“那天下午,我举着电灯慢慢走,走了很久没发现什么,只感觉这是一条人工通道。当我刚觉得无聊要转身时,发现深处一片莹亮有些像鬼火又有些像狼眼。我有些害怕了。当我向后退的时候,我发现莹亮的绿火也点缀在洞顶。狼不可能层层叠叠爬在洞顶吧,这一否认让又我胆子增大了,反正也进来了就去看看吧”

“七拐八拐的山洞不可能有自然光透入,但我真切的发现这些石壁会发光,整个通道石壁都是这种发光的石料。在黑暗中莹莹绿色的光芒散出大片大片的幽冷色调的光彩,我感到很稀奇,大着胆子朝石壁上摸过去,手感接触全是一个个凸起的圆形半球状。惊喜的我在想这是天然还是人工。头顶上也是,我慢慢的往前走,深入,突然脚下一绊,我一下子扑到在地,手电筒摔出很远,闪了几下就灭了”

“我刚站起身来,侧边就开了一道蓝色的玻璃门,本能的我感觉这不是什么好地方,我撒腿就跑,已经看到洞口的阳光,听见小赐的呼喊声。我的心刚刚安宁还没有喘口气,后衣领子就被人扯住,整个人没来得及说话就被拖回那片黑暗”

“感觉有一股热量从我的左脑部慢慢注入我的大脑,我挣扎,拒绝,我感觉我的皮肤很痛,尤其是脸上的皮肤,有骨肉分裂的巨痛,记忆慢慢浑沌模糊。最后我挣扎全力挣扎跑出来,听见后面有人声:“你就这样放他走了”

“必需放他走,他失踪在这里会有更多人来找他。洞外的小子精得很是不会进来,我们也不方便出去”

“那天夜里,我听见有人叫我,就糊糊涂涂的跟着走到山上,山风吹醒了我,我看见面前站着一个女人,我从没见过这么美丽的女人。只是她很冷,冷的不像人,我看了她一眼就糊涂的摔下去。当我再次醒来时我在水里面,一个四方形但凝固的水里面。凝固的水不是冰,有点果冻的感觉。”

“他们见我醒了,推着我出了蓝门,就是我前面说的,我在水的影子里看见我的面容发生巨变,但是面上有很多裂缝血口可怖极了,他们将我推着走在那条有特殊石料的通道里,你们猜猜那儿直通什么地方?”

清湛深深的出了口气:“这条通道直达东旭岛的泗罗湾,在那里我受到了非人的折磨,东旭岛总是觊觎我们琼山大陆的财富,而两方也经常海战有伤亡,我不明白他们到底是什么人?是那边的人?至于KS的标志我只是偶然从一个军士给我换洗的衣服上发现”

高天虎惊言:“东旭岛的人假扮KS,可是那个于波又是怎么把她要出来的呢?这是个疑点。他通敌?不可能就他那怂样,更主要的是他明知道清湛不是东旭岛姑娘才把她安排在楚离身边?或者说他的家族通敌。他从见过清湛,那时候的清湛又被易容变性,他是怎么知道清湛又是姚蛾子的女儿?可者是从KS军部知道。于波跟军波上层人士交往密切。因为知道了内部秘密。”

“军方只是想利用清湛和清澜的性命来威胁姚蛾子以求达到目的,他们的目的不在钱,正如楚离所说这种假认明珠还有伤人性命的危机性。他们想干吗?这太值得人深思了。于波并不知道清湛和我们的关系,否则他绝对不会冒险将清湛放在小离身边。…..”

“林辉家跟于家也是世交,问问侧面打听。”楚离见舅舅一下说出了太多的支线疑点,可是再怎么说对于楚离而言,那个山洞在哪里?里面有会慈航门幻天正气的弟子才是楚离最关心。其他的看在舅舅面上姚蛾子肯定是要救的。还有那个于波屡次搞鬼,不打死他让要给他严惩。

楚离基于那个山洞出现神秘的绿光墙壁而发表自己的看法:“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说的通道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夜光壁,就是夜明珠的另一种又称鬼珠,像那种大块的露天而生长很难得也很可怕。发出的有毒辐射面积相当之大。”

楚离说到这儿不禁惊疑那些……难道慈航门隐藏在那个山洞中?不可能吧!慈航门也算是半个仙家门第,对鬼珠知道的也很多,他们是不碰的。可是为什么会有弟子出现在那里,而且还是长期守住?

“怎么说?”高云赐看楚离的表情变化过大。追问了一句。

“夜明珠分两种”。一种是带有灵性这种生长在深海经过十几万年的时光淘洗,各种生灵的血礼才能生长而成又名神珠发白光微黄。

还有一种就是刚说的鬼珠也就是拍卖会上见到过,这种生长在万年以上的崖壁之内会发出幽暗的绿光,说它为鬼珠就是人们常带着它或屋内放着它,它会放射一种物气久而侵蚀人的骨质,使人骨骼松软长久成瘫面色萎暗失去精神长久会死人。

但是同样它也具有灵气,它所谓的灵气是择主而施。也就是在所有的天地灵物中,它属于最怪僻的一种。遇到真正的主人,它可以释放灵气。若是一般人得到它,它会沉睡并放射出有毒 的物质。

拍卖会上拍的就是假鬼珠,这种鬼珠比真鬼珠更可怕,完全没有灵气居我所看,这些人为了让鬼珠发出更耀眼的光芒特地将有害物质注射其中,而买假夜明珠的人不是大富就是大贵。你想想会有谁吞噬他们的财产,替代他们的权利呢”

眉头深锁满面愁容的姚清湛面对着窗外的阳光。越觉得内心寒冷无比无尽的凄恍,无论是KS还是于波,自己都没有力量。

“这些人心狠手辣他们不会放过我爸爸,祸都是我惹出来。”于月依心恋着父亲的安慰。听楚离说父亲已经参预其中,都是为了他们……..。“对了,我小弟呢,?我早死了呀,为什么不见我小弟,为什么我会和哥哥在一起,于波利用我杀死楚离之后,他说要送我哥和爸去东旭岛。”

“而你爸却说要用自己的老命换取儿子的性命,想必你小弟也在他们手中。姚伯说这几颗夜明珠卖出去会害死很多人。那就证明他知道这珠子是怎么回事?”

“我爸口风很紧,为了我们,他不会说出来。”于月依伤心垂泪。

楚离淡淡的说了句:“那就让你们秘密相会吧。”楚离的脑子里已经有了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