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39章 苏淇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人到高处不胜寒是指人到了高位置时的孤独感,内心忧感冷清。你现在是什么?不过是一介学生,坐在这里。就是人坐高处不胜寒,站的高,风大夜深当然就冷了。坐在这里干吗要喝冷饮,要喝热饮才不冷。”

楚离这才注意到她是个卖豆浆的女孩,应该是女孩吧年龄不过二十出头。听她这么一说。楚离嘴角弯出一个漂亮的弧度。掏出钱买了三杯豆浆。捧在手中暖暖的,饮了一口有红豆沙的味道。还蛮好喝。

付钱时借着清冷的月光看出这是个单眼皮,大眼睛,薄嘴唇的秀气女孩。

“陪我聊聊天好吗?姐姐。”

上下打量着女孩的穿着,看样子是贫寒人家的姑娘,怎么天空花园这种尊贵的地方还允许这样的女孩来卖豆浆,会不会是偷偷溜进来,可这豆浆的便宜价钱跟外面一样,被恶保安赶一场都划不来。

“你还有多少豆浆,我都买下来。”楚离瞟了下这姑娘的箱子里还有一小半。从身上掏出钱夹抽出几张大票。

“不用了,少爷,一张都用不了,留两杯回去给奶奶,剩下的卖给你。”

“你别总站着坐下来陪我聊聊天,好吗?”楚离再次相邀,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

女孩文文静静的坐在她身边,脸上挂着开心略显羞怯的笑容。

“姐姐,今年多大了,我十七了”

“我二十,”她亮亮的眼睛略带好奇地看着楚离。笑容依旧浅浅。

“姐姐,每天晚上都在这儿卖豆浆吗?”

“不行的,只有等亚诺哥哥当值才可以进来,他换班的时候我就要走了。”

“哦,姐姐,这钱你都拿着,订做一套像她们那样的衣服,以后每晚都可以过来”楚离指了指天空花园饮料部。“还可以卖的贵一点。”

“小弟弟,谢谢你,不用了我在读续职课,毕业了就可以找正经工作。这箱子也给你,不然会冷。一会儿你下去时,我给你搬到汽车上。”说完从几张票中抽出一张,贴成正方形从身上掏出一只小皮包放进去。

从椅后面伸过来一只粗厚的手掌拍拍女孩:“苏淇,我们要走了,来我帮你拿箱子。”说着一个穿着秋蓝色衬衫的高大男人走过来弯下腰搬暖箱。

“不用了,亚诺哥哥,我已经连箱子和豆浆全卖给这位少爷了。”

亚诺站直身体看了看楚离,粗黑的皮肤和鹰勾鼻给了楚离不好的印象,阴沉

回过身对苏淇说:“他给了你多少钱,小心上当。”低下头瞅见搁在椅子上余下的几张票钱。高兴的捡起来说:“差不多了,走。”叠了两下塞进自己裤袋中。

“亚诺哥,你把钱还他,我已经拿了该得的钱。”苏淇掏出那一张叠好且方方正正的钱

“傻丫头,人家少爷有钱不在乎,走走走。”推着苏淇就大步向前走。

“我说过还要帮他搬下去。”苏淇转了个身回头。

“人家有佣人,不需要你。”

“不行,你也要把钱还给他,我已经拿的有多的了,再出点力也是应该的,你把钱还给他。”

苏淇急得脸微微发热让亚诺还钱。却被亚诺扯着往前走,纠缠中而且走的很急,生怕楚离上去要回钱似的。一不小心苏淇被脚下的石头绊倒。

楚离看着苏淇的头擦碰路灯石上,而他看也不看扯起苏淇瘦弱的身体推得苏淇脚下踉跄身体歪斜。

“快走啊,这么慢,怎么?你看上那个小白脸上少爷了,人家一时高兴买了你的豆浆你就以为别人看上你了,你是什么呀。快点走呀。”亚诺口不择言的侮辱苏淇,另一只手捂住裤袋生怕钱从里面掉出。

“放开她。”声音不大透出无比的严厉。

亚诺回头一看是楚离:“小少爷是你提出要买豆浆,箱子也给你了,你还要怎么样。”亚诺看见眼前的这位小少爷面色严肃生怕到手的钱要飞了,焦急之下气从胆边生:“都是你不听话,看把别人少爷惹急了,买不完豆浆回家等着挨揍”

“小少爷,她家很穷,…….”亚诺想打贫穷牌让楚离生出可怜之意放她他走。

“她是你什么人?”

亚诺嗫嗫嚅嚅不知道怎么说。

“小少爷,对不起,我们不卖了。”苏淇从口袋中掏出钱票还给楚离。亚诺气得面色铁青,十分不愿意的从裤袋中掏出钱退给楚离。并冲着苏淇吼:“去搬箱子回家”

“我答应要退了吗?”楚离接过男人手中的钱票。看着苏淇。“他跟你什么关系?”

“她是我女朋友,介于女友和老婆之间的关系”哼唧了半天的亚诺回答出这么一句话来也是经过了他的思想斗争才说出来。说老婆吧太丢脸,长的也不漂亮又没钱。还有个拖油瓶奶奶。

说女友吧,眼下已经有人在给自己介绍了。万一被别人听见,那不是泡汤了吗?何况自己已经在她身上花了钱,什么也不是那也太划不来了。

朦胧的光线里,楚离看见一颗晶莹水珠从苏淇面上飞落。原本束着的黑发因撕扯早已披半掩低垂的脸,单眼皮含闭黑眸,长长的睫毛浸湿泪水,微黄的皮肤凝结屈辱的红血充斥整个脸庞。

周围临近的人已经往这边扭头过来,听见亚诺这句话的人,纷纷向苏淇投以鄙视的眼光窃窃私语。

“看什么看,看戏吗?都把头给老子缩回去。”楚离斜视这些不明究底就喜欢起哄发表意见的人。

苏淇是要跑的,可是手被楚离温柔而用力的扣着,挣脱不开楚离的手,围观所受羞辱之情顿然而生,只听耳畔:“别怕,有我。”温暖而有男性力量的身体遮住所有人的视角。

“这破箱子是你买的,给老子搬走。”楚离将手中的钱丢他一张。

“她和她奶奶还住着我的房子很多年,你要给就都给清楚。”亚诺眼红的看着楚离的钱夹,突然生出想让这个少年归还所有花在苏淇身上的钱。甚至还想欺负楚离年少气盛以此为突破口多诈点钱。

“去,叫经理过来,带纸笔。”

表哥从远处看见这儿不对劲跑过来看是怎么回事。

不用叫,经理早就过来了。从口袋里掏出纸笔递给楚离。

“表哥,你把这位姐姐带下去,让小寒陪着她。”

亚诺看见楚离要来纸笔以为他要开始算数,心中窃喜。还没等他开口。楚离冷冰冰的说了句:“你如果还要留着这份工作,就老实给老子写下来,现在就赶紧回去把她奶奶接过来,否则……”楚离目中精芒喷射。

亚诺正自高兴,突见楚离眼中精芒暴射吓得双腿乱颤,没想到这个少年这么厉害,眼光这么吓人。逼得自己不敢直视心下顿时慌了神。左右东张西望以缓解眼神逼视的心理压力。

岂不料周围更多是起哄的。更多的人往这边聚拢过来。

“否则怎么了,看他一个小少年还欺负这么大个子。”

“这大个子还是保安呢,这窝囊被小孩欺负。”

昏暗的灯光下更多人看不出楚离与亚诺的表情。

“看看,为了一个女人,一个卖豆浆的女人”

乱七八糟七嘴八舌,唧唧喳喳从雅间,草地,花从走过来俊男靓女豪男美妇带着戏谑,嘲笑拥向过来。

“滚回去,妈的,谁要再敢靠近一步。别怪老子无情。”

楚离的一句话引起围观者爆笑。亚诺也向众人借胆,量楚离不敢对自己怎么样,何况这儿还有保安呢?他忘记自己也是保安。这就是害怕的心理,直接将自己放入被保护的意识里。

冷恶的眼神环绕四周:“你们谁他妈再敢进前一步,老子就让他的头跟它一样。”楚离一掌拍去“砰!”玉石崩裂,粉飞空野。

空气一下子变得寒冷起来。鸦雀无声,微弱的呼吸在这一刻随着看者的心寒缓慢的融进空气

警铃四响,天空花园数十处大灯也亮了起来。一阵突兀的嘈杂声,挤推声代替了半分钟以前的嬉嘲声。谁也没有想到一个貌似文雅的少年居然有如此深厚的功力一掌击碎数公斤重的云花玉板椅。更没有想到这一掌不过区区百分一二的功力而已。

众人纷纷猜测这是谁家少爷,猜想着一会儿会是怎样的父母来领儿子回家。亚诺想趁机溜走,无奈楚离的眼神如同一张无形的电网紧紧将他束套在其中。此时的他可怜兮兮求救无门。

总经理黑沉着一张原来还算英俊的脸朝楚离走过来一,身后是保安和警察。楚离与警察是老熟了,相互一照面。相视一笑。将手铐扔给后面的人。放包里。总经理也是个鬼灵精一见警察这样。知道这事要大化小。但是这损失的可是价值数百万元的云花玉板椅,他无论如何也兜不下呀。面色在黑,白两色之间犹豫不定……

正当总经理不知如何是好,回身向警局打听楚离的身份时。楚离从钱夹内掏出一张紫晶云宫卡。

“去刷吧,是多少,赔多少,剩下取三分之一的归您,只当楚离请经理和各位大哥大姐吃茶了。把这小子赶走。”楚离指了指亚诺。总经理回头一看这不是自己老婆的远房侄子吗?又听他们说是为了一个卖豆浆的女人引起的祸,气不打一处来。真丢脸。

真没想到那个女孩还蛮有福气,居然被….总经理朝楚离仔细的看了一眼,这小子是不是年纪小了点。那女孩自己见过。已经二十了。

回头看看人高马大的亚诺:“滚,蛋。忤在这儿干什么?人家少爷不打你就原谅你了,还不滚。”没用。老婆的娘家人。没办法。

总经理命人收拾了残局,转过头来想拍楚离的马屁。楚离淡淡的笑了笑。回头来看着众位警察看自己的眼光,更觉得好笑,从心底的笑了,这群家伙这就是林辉手下的警察?生怕没了自己占便宜的出息样。

旁边的警察看得眼睛冒光,紫晶云宫卡可是超级别的待遇。这小子太有钱了,也太大方了。怪不得林警司天天跟他混在一起。

“警察哥哥,卡里的钱分成三分,一分请天空花园的众职人员吃饭,一份请你们吃饭,你们也累了一天还要上这么高的楼,累爬了吧。哈哈哈”

警察听出楚离的话音了奉承带讽刺。听说有饭吃,谁吃饭,不如一人分一些划算。

“余下的就给这位苏淇姐姐和她奶奶租套好一点的房子交两年的房租,余下的都给苏淇姐姐就好”

“租房子干吗?不如你俩个都收回家了就好,”无意的时候听着林警司嘀咕着楚离的花心。玩笑一出,笑翻所有人。

“哥哥不要瞎说,楚离还是学生。好了,楚离就不耽误各位公办。楚离也要回家了,明天还要上课呢。再见。”懒得再理睬总经理的巴结。


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3): Error writing file '/tmp/MYmUCZY4' (Errcode: 28 -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yafsqx.com/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2033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