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29章 姚家女儿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空中花园。晧月当空,流云似水,清风微拂。

头发已半白,清癯窄面瘦高的个子,眼窝深陷,怎么也看不出这就是当年江湖上人人称赞的美男子。

“姚兄,来我介绍,这位是我外甥,这位是他朋友。”姚娥子张眼一看,身子一抖人往后仰似要晕倒,楚离一把扶住。

“姚伯伯认识她吗?”楚离不失时机的问

“不认识,”姚娥子缓缓摇摇头,只觉得这个女孩眼神的神彩好像自己的儿子清湛。可是她为什么会这样看自己,眼神里隐藏的情义让他如此熟悉又如此渴望,就像是远隔千山万水只因风擦身而流所闻气息就能为之心颤的感觉。几经魂牵梦绕那个最得他欢心却最早逝的二子,姚清湛。

“姚伯伯,假夜明珠是怎么回事?”于月依扶着爸爸的胳膊感觉着他的呼吸心跳,四年了这是第一次隔离爸爸这么近,虽然不能喊他老人家,能在濒死之前跟爸爸这么近,足够了。于月依感激的看了一眼楚离。

MD这就谢谢老子了,老子让你谢谢的地方还多着呢。这种眼神楚离太懂了,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这眼神里的含义和伤痛、

“谢谢你,小姑娘。”姚娥子敏锐的感觉到她的情绪波动很大,惊讶的看着她。“小姑娘认识我?”

“我,我…..”眼中泪水千忍万忍终于掉下来:“我认识小湛哥。”喉咙里像被沙子淹没一样的难以呼吸。

姚娥子拉住她的手激动的说:“你认识小湛,小姑娘。”看着于月依的眼睛,他久久不能释怀:“如果不看她,只看这双眼睛,这不就是小湛的眼睛吗!”复又站起身来,轻轻抚摸着于月依的头发:“好,好好 好姑娘”

小湛是她的前身吧,那她岂不是这个姚娥子的亲儿子。楚离多事的一把将于月依推到姚伯伯的怀中。

“有什么害羞的,你不是跟我说过你跟小湛哥谈过恋爱吗?现在小湛哥不在了,你可以认姚伯伯当干爸。”楚离的话引起四周一丁点小骚动。

高天虎扭头看了一眼外甥,心想这小子搞什么鬼。小赐更是不能相信,跟小湛恋爱的女孩自己怎么可能不认识?要知道自己跟清湛可是穿一条裤腿的哥们儿。看着表弟一副自怡自得的表情。刚一扭头看见小寒对着楚离竖起大拇指。

这俩人搞什么呀?还有这个女孩?奇里古怪的牙根没见过吗?

当头碰触到爸爸怀中的时候,于月依再也控制不了内心的多年的煎熬期盼,竟抱着姚娥子忘乎所以的痛哭不止,惹得周围纷纷扭头。哭的哀伤让人闻之心酸。

瞅着机会,高天虎问楚离是怎么回事?楚离看了一眼莫胖子。

莫胖子急了:“虎哥,有什么事可别瞒着我,我们是什么关系。”他看出这里面有些东东。他可是最喜欢听秘密了。

“主要就是瞒你,你嘴巴太长了。回家说。”天虎烦他一张臭嘴什么都告诉老婆,讨厌。

这边小寒趁他们斗嘴的功夫,将后来的事情大致告诉了小赐。小赐惊呆了不信任的看着于月依。这就是和自己从小玩到大的同伴,这差距也太远了。呆了半晌,高云赐回头看着楚离,楚离递给他一个肯定的答案。

怒火伤心一下子从肝肾窜上高云赐的头顶。是那个王八蛋把他害成这样不男不女的德性。难怪吃饭时,她看我的眼光是那样躲避。

“小湛!”小赐的一声高喊将正哭得伤心的于月依震得停住哭泣。面如死灰的看着小赐。这眼光这神色高云赐再熟悉不过。只感觉心像被刀捅了一样难受。

楚离一把拉住表哥。扳住他的脸面对自己。

“小寒,和小赐下去买点东西。”高天虎发现不对让小寒拉走情绪激动的儿子。

“好了,认了个女儿”受了半天冷遇的莫胖子寻着哈哈,喊了一嗓子这回可真是让人寻着有他的存在了。

于月依背转身调合控制感情波动,慢慢回转身给了大家一个倩若芳兮的微笑。肌肉半紧崩着。

“我这次回东海,一则是看看你们,二来是提醒大家不要买各种拍卖会上的夜明珠。”姚娥子的提醒让高天虎有点吃惊。不由自主的看向楚离。

楚离眼中的精芒闪烁:“姚叔是什么时候来东海的?”

好厉害的小子,眼光如此摄人,在后生辈中真是难得。姚娥子看看楚离又看看于月依。真是一对璧人。

“前天刚到”姚娥子笑着坦言。

骗人,姚伯刚开口说话。楚离就听出他是谁来。他就是在拍卖会当天被KS控制卖假夜明珠的人。话语间有说到他愿意用自己的命换取儿子的命。他有几个儿子?四年前死去的小湛为什么会变成于月依。

回到家中,楚离让姑姑和小寒陪着伤心欲绝的于月依,自己和舅舅表哥到书房。

小离从于坡调到学校教书开始讲起,后来于月依随后转学,专挑自己身边的人弹斗,后波及到全校遭殃。逼着自己恋爱等等到今天发生的事情等等。还重点点明于月依是男变女性及今日听姚伯的口音辨出他就是当日在拍卖会密室内愿以自己的性命换儿子生命的人。

“别的不说,就从这些疑点可以知道姚伯伯一家陷入一个大阴谋,他们彼此是对方的牵绊。”

高天虎父子听说这些后,觉得问题很深,首先姚伯有三个儿子,男变女的小湛是老二,四年前就死了。听楚离口中形容的于坡倒很像姚伯的大儿子姚清澜。那小儿子在什么地方?

如果密室内真是姚伯的话,那他另两个儿子是怎么被KS控制的。如果现在拆穿身份告诉姚伯小湛还活着就是于月依,父子相认,肯定会打草惊蛇害了那两个孩子。

更重要的是KS利用小湛(于月依)找你干什么?还是这么幼稚的手腕,让人不能相信这是KS办事的风格。这说明有人在利用KS另起事端,

有人利用KS的名号干坏事,这不是找死吗?想姚娥子是什么人?江湖大佬阅人无数没有证据他岂能随便相信?再者我们也有兄弟在军部,这查也查得出来?这假夜明珠一旦在各大拍卖场都出手了过百亿这么大的骗局能是一般人兜得住?

“你怎么看楚离”小赐想着就伤心,幸好,把他还带回来了,想那年知道小湛从山上摔落而亡自己哭了好久。那时候就觉得奇怪,无端端怎么会从山上掉下来摔死。明明是亲手把小湛火化,他们是怎么调包?

想着四年里小湛都受着非人的折磨。小赐的心真是难受。从小无有兄弟姐妹只有爸爸,他可是把小湛当亲弟弟一样,两人生日仅隔一天。此刻的小赐恨得双目通红。又不敢去于月依的房间,生怕自己失控把她惹跑了。

“我觉得我们可以来个请君入瓮,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他们就是以亲情相挟制清湛,如果反过来让清湛知道他们以自已相挟让姚伯卖假夜明珠,这可是杀身祸,月依肯定有种上当的感觉。我跟她相处这段时间发现她不笨。”

小赐横翻楚离一个白眼:“他当然不笨,他聪明得很,你才笨呢?”

“是啊!让她和我们合作抓出幕后原凶,现在还搞不清于坡到底是监视她的人还是清澜哥,我去你们学校看看”小赐巴不得马上就天亮。

“不用这么麻烦,让校长发张照片过来。好了,目前就过样吧,今晚看我的。”楚离眼中闪着邪谑的笑意。

楚离洗完澡穿过昏暗的走廊,走过楼梯来到月依的房间内口,听见屋内压低嗓子的咽泣绵绵不可止泄,楚离笑着推开房门:“亲爱的,还哭呢?姚老头是你什么人,哭成这样。”话说着人就钻进了于月依的被窝。

吓得于月依刚要跳下床,就被楚离抱住:“别跑,我对假女人没兴致。”随着话音楚离用力将于月依压在身下。嘴里发出肆虐的笑声。

黑暗中于月依黑得发亮的眼眸直抵楚离的双睛。怒得快要喷火了。无奈双手足被这个赖皮家伙压缚死死的不能动弹。

“我说过,我早就洞察你的心事,怎么样?抱着老爸哭的滋味很爽吧。”黑暗中感觉到月依的身体发颤。楚离调笑着说:“你能不能不发颤抖,自从你进我家门就开始抖个没完,你弄得我都想跟着你一起抖了呵呵呵……..”长长的睡袍腰带松散:“你现在是什么性取向。”

“滚” 论心里是喜欢楚离,可是这种结合对她而言是纯粹的侮辱。居然还问是什么性取向,这更是侮辱中的侮辱。

于月依身体因羞怒至极而崩得紧紧滴激动的颤抖使楚离感觉躺在一块跳板上时刻有被倾暴弹走的危险。

“脸好烫啊!发烧了,你是想当男人还是想当女人?如果想当男人等我功练成就,完全可以催动功力让你恢复男儿身,如果想当女人,好办我现在就可以收了你”楚离体会着于月依无以复加的羞愤感受着她内心已倾向的女儿心性

“你到底想干什么?”打不过推不开的于月依终于求软了

“我问一句,你答一句。”

“要是我不呢。”

“那就是你想让我这样蹭着你啦。”一片肆野跳动的瞳火在半边月光里闪烁。

“不要脸,无耻。”

笑声随着月光而散发渏涟:“你不是让我爱你吗?亲,我现在想爱你,我发现你比我刚开始见你时有女人味了。”楚离满嘴的胡言乱喷。细腻清香的口气中夹着淡淡的薄荷香。

两致情伤的委屈让无助的月依流下眼泪浸湿楚离的下颔。微妙的感情早已不知觉拨弹在二人心间。楚离发现湿润用手沾了一下,是泪。心里有异妙微动仿有秋叶自落向根的感觉。

“我可以下来,但你不要乱动,动静太大惊动家人不好。好了,好了,别哭我是在为你好,姚伯伯因为儿子被KS所囚而受控于他们在各大拍卖会场卖假夜明珠,”说着楚离就轻轻的滚到一边躺着。

“KS逼迫爸爸卖假夜明珠?KS好熟悉,他们是什么?”

楚离发现月依眼神不对进入一种神志不清的状况,瞳孔涣散没有光聚。忙坐起身来手掌运功将源气输入她的脑海,刚输入一半就被另外一股力量堵住并且像以分浪的手法从中直向往灌入楚离的掌心。吓的楚离猛的跳下床,好在,月依脑中的这股力量并不是很强大。楚离呆呆的站在原地,脑子里闪现出梵静庵的模样。

她是梵静庵?楚离惊吓坐地运功呼唤魔眼。心中魔眼沉睡。她不是梵静庵,可是为什么她的大脑里会有一脉幻天正气。

再试一次。这次楚离不敢大意,这次楚离不敢再用清灵源力。改运绿龙叔叔叔叔所教乾坤龙煞当头而罩。呈颅形从整个大脑皮层往里而探,清湛的整个头部如同被罩在一个仿若蛋形的无形光罩中。

不久,阻力,自她左后脑而起小股幻天正气阻向乾坤龙煞而来。乾坤龙煞以后力居强慢慢向下压。黑暗的房间内因两股力量相争,使得蒙在清湛的整个头颅光罩泛起一阵阵青光忽明忽暗。

世间只有幻天正气能趋分清灵源力魔功。而乾坤龙煞为强悍气能以发功人的能量而形成强大的能量层,好,果然是幻天正气,不过留在月依脑内的幻天正气太过薄弱。

想到这儿,楚离左手运起《天魔录》第四重其中一招气掠狂云,从于月依右侧脑下两指点去。迅速以指化掌,左手掌往后一带,一注紫黑色血液由左掌风势从左后脑控穴贯冲而出。

于月依整个面相发生巨大的改变。原以为是现代美容术而成的五官面型到现在楚离才知道,是有人以幻天正气灌入她脑内而产生的气流压层而改变了她的面容,至于那细小的缝痕完全是她拒绝不配合而使面部发生裂痕。

此时的于月依又是另一副长相,晕死在床头。

楚离看着她,心中惊喜,既然发现幻天正气,那么慈航门弟子那梵静庵这个臭婆娘的转世一定不远了,就算现在找不到她,老子也要把她的慈航门夷为平地,男弟子统统杀光,女弟子全部卖去夜总会。

等清湛苏醒之后一定要好好的问问她,是谁将这幻天正气输入她脑内,这个人一定就是慈航门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