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27章 宣布爱情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田陌墙根下,楚离搂着月依并排而坐,抚摸着她一头的波浪卷。葱绿的狗尾巴草毛茸茸的有点扎扎的感觉。

“真的这么渴望我当众宣布爱情,你我每天相伴这不就是无声的宣布吗?不需要这么高调吧”

“我要的就是高调,不是爱情,是你爱我的情义。”自以为是女神的神情里隐夹着回天无力的无奈,凄暗的眼底浮着缕缕情丝,于月依自知时光不多,即使做戏也难掩悲凉。

今晨,于月依向他坦言,无论是说明真像被楚离打死,或弹瞎雪仪双眼这两者之间选其一都难以完成另一件事。阴险恶毒的眸子啃食于月依的眼彩:“蠢货,别给我耍心机,让楚离当众宣布并请客吃饭时,你就可以宣布之后,趁大家没有反应过来,即弹瞎雪仪的双眼。这不就行了吗?”

看着于月依眼底如深暗的渊谷静灭的死色。楚离还真心不忍。妈的!这个人到底有什么把柄落在幕后人手中,肯定不止宣布爱情,如果只限于此,他用得着如此悲绝吗?人死不过头点地,看他的眼底似有比死更悲凉的凄恻。

“中午,在大食堂我一定宣布我爱你的真情真义。”看来这也是揪出幕后黑手的一步棋,那家伙难道是要美玦伤心难过?难道是美玦的追求者?楚离的心里想起来宣布后按结果论,受伤的肯定是美玦。真的就这么肤浅那家伙。让美玦伤心去他的怀抱?

“你真的要宣布?”乍听楚离这话,于月依即感一阵震惊的眩晕又感到时日苦无多,手臂如面条无力的从楚离肩膀滑落。他答应了那么自己的末日也到了。到了好,到了好,只是可惜再也见不到爸爸和小弟了。于月依用力甩开头发以发丝遮掩自己的脸颊。清泪落下只有自己知道。

她不是天生的演员更不是后天的演技,被迫的牺牲让她面对死亡与亲人绝离的痛苦油然而生,惨然失笑与视死如归的眸彩被夏季的阳光刨出大义凛然的义绝,几欲让楚离冲口而出她到底是谁。 一个连死亡都无惧的人还有什么可以迫使她。

“除了让同学们知道以外,我还想让你的家人也知道你爱我,先带我回你家”

“嗯”楚离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大食堂里新来的厨食味道不怎么样,可干净了许多。同学们拿着饭碗敲敲打打凑到一起聊天说地等着开饭。

楚离在一群死党的拥护下,两个食桌一叠,楚离跳上去振臂高呼:“肃静,肃静!”所有的同学都朝他看过来,不知道他要干嘛。旁边站着是令他们头痛心恨的于月依此时笑得芳艳霞灿。

“同学们,为了我一个人令全校受苦多日,真是不好意思,今天我请全校同学吃中饭以表歉意,与此同时我还要宣布, 是慎重其慎的宣布我,楚离今生只爱于月依一人至死不渝,非常感谢大家将她奉献给我,让我感觉到生命春天的气息,花朵绽放的声音,我的爱是于月依,我楚离的最爱是于月依。请台下的同学们给我一起喊三声:楚离爱于月依。好不好!以示我送给我的爱人最好最珍贵的礼物。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

楚离的几句好不好让台下的死党们以为耳朵出现幻觉,眼睛出现幻觉。包括精神都出现幻觉。一时间所有的情绪像打劫的盗匪一样咒骂起楚离的薄情寡意。不是东西。花心大萝卜。不是好东西。

吼吼!吼吼!噢噢!噢噢!整个食堂如同炸开的锅炉沸腾的热气一浪高过一浪充斥弥漫空间。

其他的学生,同学们像兴奋的小猴子明白以后自己不会再成大头熊,不会再疼晚上睡不着觉了,原来只是看见楚离和这个弹子魔女于月依在一起不过是碍于大家的气愤,不得已勉强自己跟这个女人在一起,可是今天,太出人意料了,这个楚离是真的爱上她了。

全校学生太兴奋了这说明他们以后不会再受到任何虐待了。既然楚离让他们喊就喊呗,喊完了还可以去校外餐馆吃饭呢。在身体的解放及食欲的利诱下。全校一千多名学生众志诚铖的高喊:楚离爱于月依。

正当大家围着楚离,兴奋的激情达到**的时候。猛然…….

“楚…..离”一声凄厉哀楚的呼喊像一只钢劲的神箭刺破沸腾的空气直向楚离射去。大家停住欢呼回头望去,食堂门口东海中学校花之一的苏美玦双目噙泪,面如死灰。众人纷纷让开一条通道,同学们的脸上表情综合了世间百态齐齐望向这全校最出名的校草,校花之三角绝恋。

雪白**的右肩,两滴暗红在忽隐忽现的阳光里散出血腥的光彩,随着脚步的蹒跚身体的颤抖流出直线的小河,血滴 还继续滴落在锁骨。浅绿色蕾丝花裙,宛如绿云般裹住左臂,无风轻纱自飘。嘴角血肆的狂楚

雪仪从人群人跑出来抱住几乎晕倒的美玦,幽怨的目光同时看向楚离。不信任,雪仪真的不信任楚离的移情别恋。

楚离将目光移到别处,心想,对不起雪仪,以后再向你解释。看着美玦如此情景即使是商量好了,楚离也心痛万分又感美玦真是天姿聪慧可以演得如此逼真。

“雪仪,麻烦你扶着她回去,我和她没有她想的那么回事。她多心了。”楚离的话说的很淡像一阵风。

美玦闻听此言,惊得浑身一震,猛的抬头看着楚离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感心猛的往下沉,又想今早楚离的话,这只是演戏而已。即使是演戏,美玦依然觉得心有被撕裂的痛楚。幽怨的眼神看向楚离。眼泪不由自主得从眼眶中滴滴而落。

兴奋至极的楚离从桌子上跳下来,搂着于月依给她一外缠绵细致的香吻。这香吻之下的个中滋味只有楚离才能体会,只觉喉头一紧有吐出的感觉。又使劲的咽回去。

于月依凤目上翘眼眸深处丝有不忍,余光看向食堂外,那儿站着一位不被人发现的雍荣华贵美貌夫人,默默的看着食堂内所发生的这一切,看着美玦的痛,血,泪,无力和哀怨,即转身离去。

田间的风总是比城市的夜风更加凉爽,楼下喧闹的吵杂喧哗声时不时传进入耳。教室里私声窃语不绝于耳。身后墙壁,雪白的墙壁爬满了黑压压的各种大虫子。让人看多了不觉头皮发麻,从城市来的女生更是统统被调坐前排。

“满意了”楚离斜着眼问身边的于月依。

“嗯,还有你的家人”

“这几天或者说这一段时间都不行,因为我不想回去了”

“因为我?”于月依正色看着身边的男孩,只觉得自己的死亡早晚掌握在他的手中。

“哦,不是,你也太抬举自己了吧,因为别的事情,跟你没关系。”楚离现在回答她的语气好多了。因为想顺了,顺藤摸瓜自然就能将这个妖怪女人的背后黑手引出来。看看是那个兔崽子王八蛋给老子下套。

歪着头捏着下巴看着她,眯着眼睛暗自思忖,就算她不是不男不女,老子也不会对她有兴趣。那她若不是妖怪,当然也不会是这个性情,那她会是个什么性情呢?

看她眉宇间孤寂深沉,若不是个男人,她一定会是个冰山美女,老子不喜欢冰山美女,老子喜欢有点热度的。

正当楚离眯着眼睛深思身边人时,这个身边人送他一滴墨坨坨在他鼻翼下。从尔发出一阵略为快乐的笑声。

用手一抹半脸黑。

“干什么你,有病呀。”瞪着眼睛看着身边这个优级美女灰暗的眼底放出几道调逗的神彩。妈的,她不会是真爱上老子了吧。

“你家人都是什么样的?”于月依突然发现这是个可爱的男孩,这个被那个混蛋恨的咬牙食其肉的男孩其实很可爱。想着自己也即将死在他的手上,而他也因此会被枪绝甚为他惋惜。自己是个濒死的活尸,而他却是个灵气活现的男仔。实在对不起他。

“管你什么事呀,带你去就行了,去了不许多说话啊”楚离警告她。

“你今天看我说话了吗?”一语说到楚离心中

楚离才要问她为什么沉默无语,那个样子现在回想起来就像个娴淑静依的小女孩。颇让人心动几分。“记住,就像今天这样,就好。”

“那什么时候去?”

“急什么,还早着呢”

楚离的一句还早着呢似乎又把她的死亡时间向后推迟。这样她还能在这阳间多喘几口气。

“你还没回答我,你爸妈都是干吗的?”

“你想见我爸妈?”楚离心中一阵好笑,那你就去死呗!

“当然,去你家当然是去见家长,不然去干吗?然后请客吃饭当众宣布…”后面一句刚落音,楚离就察觉她神色有异。如果不出所料的话,这一句后面就是幕后主角出场。

不过现在不急。要看看姑姑到底会不会想我,那对父子是不是没有我就忘乎所以,真不把我当亲人。还有那个小间谍。哼!

“说呀!”于月依只记得他说楚离家境贫寒,那想必父母?于月依眼睛瞅着楚离的衣著打扮不像是贫寒出身。依他的个性当然不会依附美玦吃软饭。

“看什么看,觉得老子吃软饭,你哥吃老子都不会吃。”楚离一眼看出她的心思。

“你怎么知道我心里想什么/”

“呸!你心里的那点破事老子一看你眼色都明白了,还瞒老子多久。”楚离的语气又不顺了,无论如何在楚离心里都没把她当女孩。所说说话就偏粗。

“你知道我瞒你什么?”于月依感到好奇。

“你不男不女。”楚离的眼光像钉子一样钉进她的心里。她浑身一震。楚离心里明白几分,又嘻皮笑脸的说:“凭你不男不女说话的声音就看得出来,你对老子没安好心。”

于月依轻轻舒了一口气,原来如此。

“算了,你不说就不说吧,反正我迟早是要见到的。你作业写了没有?你都玩一天了。要抄我的吗?”于月依准备把作业拿给楚离。

老子多聪明呀,还要抄你的?楚离心里大为光火,同时也想这个东西虽然讨厌但是学业可是不赖的,什么课程扫一眼就懂了,妈的!也属于天才级别的。

“我写好了之后,你就把我符号乱七八糟的给我弄弄就好了。”看着她真诚的眼光,楚离也不好拒绝的太让她难堪,再怎么说也是刚宣布要爱她一辈子滴。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姑姑打了好几通电话让他回去。都被他回绝了。小间谍也过来很多趟接她回去,学会开车了抖得跟什么似的。每星期来一回,今天更是离谱跑进课堂扯着楚离要跟她回去。

胖子抱着楚离,羡慕加嫉妒的说:“哥,你家的女孩子可真是漂亮啊,介绍给我吧”

“我是名花有主了,这姐姐也很漂亮,为什么不追她。”小寒指着于月依。

“我是你嫂子,今天要回去,小离也得带我回去见家长。”

几句话说得楚离鼻血合喷。

“不回就是不回,扯什么?你反了。你忘记我是你什么人了。”楚离推开小寒。死间谍

“我不是间谍,今天你必需跟我回去,家里来客人了,要出事了,姑姑说她很久没有看见你了,想你,都想出病来了”

“胡说,真的?什么病?”

“舅舅让我告诉你,是相思病,怎么样,这下你可以跟我回去了吧”

楚离朝她上下看几眼,这丫头连句好听的谎话都不会说。

“你们学校真破。难看!”小寒到处看了一圈。拉着楚离非回家不可。楚离想想回头看看于月依,这两个月的相处,他发现于月依不是个心坏的人,他有心抓出幕后黑手还她自由。早点回家完成她的心事。计划也就这几天。

只是,从那天之后,美玦怎么无缘无故的就转学了呢。楚离抬头望着嬉笑吵闹四处奔跑的同学,唯独看不见美玦的倩影。内心恍恍然不可释然。

“从京城来的朋友,好像跟夜明珠有关,就是上次我们在拍卖会上看到的假夜明珠。”小寒跟楚离说着家里客人的事儿。

“跟军部有关?”楚离来兴趣了。

“不知道什么军部,好像舅舅的朋友叫什么姚娥子从京城来。”兄妹俩聊天都没注意到旁边坐着的于月依浑身一震。目光呆滞反复喃语:“姚娥子 拍卖会”

反复的喃语引起楚离的诧异还没来得及问。于月依鬼魅般的回身眼神森利的问他:“你舅舅是干什么的?是谁?什么名字”没有音调起伏的语言直接而快速。吓得楚离一跳:“干什么你?关你屁事,不是说不许乱说话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