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026章 美玦的爱情
作者:月姜  |  字数:99880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听清楚了,楚离说他只要我。这一生只钟情我,不信吗?好!明日校园,你来亲耳听”。如此不容置疑的语言,如果不是楚离真说过,她怎么敢说的这样铿锵。

“我是看在大家都是女子,所以才来告诉你,以免你当众出丑,既然你不自量力,非要跟我比,那好,明日中午,我就要楚离当众宣布。看你到时候丢人致极可别说我事先没有告诉你。哼!不识相。”于月依看着痛彻心肺的美玦身体如晚风中的树叶瑟瑟发抖,长发拂掩处凤眼流出一丝的不忍。

苏美玦听着她一番话语觉得心有被切开的痛,腿一曲蹲在地上久久直不了身。眼前黑影重重

夜色如墨汁倒在水里漾荡四空。黑像魔兽般吞噬了美玦这蹲在地上纤弱的小影子

………… ………

辞别了舅舅及小赐还有那个小间谍。楚离觉得窝囊死了,在姑姑眼里是小孩子,救了个小凤鸾没几日高攀成了表嫂,变成了他们父子的小间谍。至少楚离心里现在是这么想的。

老子住到学校去不回来了。看你们父子俩得意到几时。拒绝了舅舅的送校,坐上校巴后的楚离心里愤然想。

妖怪!来的这么早,老子以为她病死了,没想到还没等老子从丧气中走出来又碰上她这个丧门星。

楚离将书包狠狠的砸到书桌上面,砸的声音惊动全班,齐刷刷回头看这个英俊白脸‘牛魔王’。

她不惊不怒。玉颈纤扬满脸温柔,目露春风情荡漾看着这枝气冲牛斗的班草:“回来了,坐吧,站着干吗?”

“你要在这儿坐多久?”楚离咬牙轻笑,暧昧地贴近她耳语。眼眸之处邪魅四射,一双手臂恶狠狠的将她圈进怀中。

于月依不躲不闪反而更近一层的将嘴贴近楚离的唇边,头偏侧细语:“坐到你爱上我舍不得离开我”。

角度视觉不好的同学会以为他们在接吻。

精芒闪现暧昧更甚其味,楚离不顾四众同学的心情表情。一把揽住于月依的纤腰。另一只手开始上下摸索至肚脐,于月依身体一颤纤手制止。却被楚离一把推开,双手用力抱住她,头从她下颔处交颈而过:“这样算不算爱上你呀。”

于月依巧笑芳兮看着楚离的背后,习课老师怒目可斥的正朝这边走来。她佯做推搪却被楚离抱的更紧,暧昧之意更浓烈。她青黛紧蹙,星眼含愤带耻以至颜面彤红。双手欲推还就。

楚离忍住心中的闹心,抱着这么个不男不女的家伙,还要跟他谈恋爱,爱她特玛的个头。却丝毫没有注意到她表情有异。只当她厚颜与自己调情。

如果不是冲着要考上琼都大学去见小瑾,不能在学校里出纰漏不能记被校过。否则…楚离恨不得即时就抬起一脚将她踹去西天诸国。心里想着于坡及手里抱着的于月依,心里算着要怎么样才能把这对恶心巴啦的兄妹打发掉。刚刚进校门时遇见同学个个对自己仇目相对,恨之如骨冲着自己:“不就是让你爱她吗?又不是让你去死。”

身后传来一阵激烈的‘咚咚咚’敲课桌的声音。

楚离头也没回烦吼着:“敲什么?敲你妈的头”

“楚离”随着暴喝声,课桌发出‘嗡!’的巨响。这时楚离才发现习课老师黑沉着一张脸站在身后。楚离再看于月依不知何时从一双死人眼里崩出数颗泪珠。在楚离要推开她时。同一瞬间于月依将头掩藏在楚离怀里发出一阵似哭似笑的声音。

尔后,跳起来掩面跑出教室。楚离望着她的背影心想,这就是你他妈爱老子的表现,呸!

“下课后,楚离同学,到办公 室来。”习课老师阴沉着脸走出教室。

教室里在约莫不及五妙钟的沉寂后,发出哄的爆笑声。纷纷祝贺楚离。抱得美人归。他们终于解放了不用再受这个于魔女的弹子炮了。

办公室内传来习课老师大嗓门引来其他班级同学的围观,庆幸他们被暴虐的日子终于结束,庆贺声不绝不耳全校学生奔相走告。

他们兄妹绝对不是因为爱老子,才惹老子,肯定有他妈的别的原因,行,反正老子这段时间也不回去了,就看看你们这对狗兄妹玩什么花样。

以静制动。

楚离端着饭碗闲走在学校周围,察看地形,看那儿盖栋小楼比较合适。校门那边怎么样呢?,冲着大路灰扑扑不说,晚上还吵得睡不着。但是就是经济方面来说,靠路造房是最好的,以后卖出去也比这造在后居之地要强。

而后这靠后边全是泥地,土质松软起地基也费些功夫,管他呢,又不在这儿长住,还是随便盖个两层楼吧。

“亲爱的,你准备什么时候向大众宣布你我的爱情?”

这女人的个子真他妈的高,都跟老子并齐了。

“来,把我的碗拿去洗了,急什么呀?不差这一会儿。”这一天都催了六次了。难道她真是虚荣心太强烈,仅此而已?如果真是这样,那老子可亏大了。万一宣布了,别人又都知道她是个不男不女的妖怪,我楚离的脸该往哪搁呀。回头看着她走路的背影。就这走路的姿态细看都不像个女人。

这要是传去美玦的耳朵里,岂不是让她痛断肠。美玦!美玦!对了就是美玦!想到这儿楚离高兴的蹦起来。用美玦来试这个妖怪的企图。美玦一定会跟我并肩作战。呵呵呵…..

沙沙的风吹进树林像魔鬼的口哨声尖锐刺耳。月光零零碎碎透过叶枝洒进黑暗的小树林里,斑驳一片像掉在地上的白豆,黑暗中传来死尸的怨气:“你就是个笨蛋,我告诉你多少遍,我的目的是:苏美玦受到惩罚,楚离被枪绝,雪仪眼瞎,你是个蠢货还是个笨蛋,这么简单的事,为什么一个都没有完成。滚!这个星期内你最少要完成一件事。”

一个高挑的影子从树木深处走出,月光下,她是一个男人,可以说是一个英俊的男人披散的长发被风吹得凌乱。亦云亦纱浮现隐约而显出他这张黯然神伤几近绝望的脸。煞白!他抬起头仰望天上一轮素月如同他的脸煞白……

既然楚离死不松口,那就去找美玦吧,女孩子的心纯灵而通透。易伤。

次日傍晚,她出现在广茂的田野间,之所以找这么个地方,是因为她的心在她未死之前已蜷缩得抽痛难忍,她需要呼吸需要舒展,那怕已经不能,她也要找个宽阔的地方向情敌诉告你的心爱的男人楚离已经是我的。人人都仰慕的公主不过是我脚下的败敌而已,祈求爱情的施舍,但我不会给你,那怕是爱情的一滴汁液。我都不会施舍给你。

苏美玦看着于月依的身影在落日霞辉中渐行渐远,而自己的心却沉寂在茫茫深谷无所适从,眼前全是星点。就在十多天前,耳边还是楚离呢喃情语,就在五六天前,楚离还差点要揍这个于月依,为什么?只是几天而已,只是几个日落而已,爱情,我的爱情就像这落日最后的灿烂不过是一团红云仅仅是被落日的光彩染红而已。

我还需要再去问楚离吗?气短难以呼吸,美玦慢慢蹲在地上任黑夜将自己吞噬。灰色的天边跑过来一个身影。模糊!消瘦!恍惚中美玦被一双有力的胳膊抱起。朦胧中美玦看见楚离焦急的看着自己。

是错觉还是幻觉!好冷。夏季的风,好冷!

半夜出门方便时,楚离发现熟悉的她变成男人鬼崇的朝校外而去。两个多钟头过去了回来时,楚离看见了他的无助与伤痛。眼中的绝望和被迫。楚离很满意自己猜的没错,她不过是枚棋子,她被后有黑手。

今天追寻她来到这片广茂的田野,发现了美玦。她跟美玦说了什么,美玦不说,楚离从她痛寒的眼神里都知道。

夏夜风真的很冷,尤其是晨露降下的时候。楚离一夜将晕去的美玦抱在怀中,揉在心里。

“楚离,楚离”喃喃自语,居然看见楚离抱着自己,这是在郊外。在郊外怎么可能在郊外?自然是梦了!美玦的心一阵抽搐。那于月依相约自己的事,是不是也是梦呢?

好暖!好冷!

楚离脱下自己的衣服盖在美玦身上,却还抵挡不住这凌晨风寒,美玦觉得有些身麻,想翻个身继续睡,哪怕是梦也是好的。心好痛!

即使是梦也不能让他再靠近自己,今生没有他可以不嫁,但是不能让他靠近我,否则我会舍不得他,这让我一生怎么过。这么想着,不要醒,醒着满脑子都是他。身子好麻。不要他抱着我。美玦伸手推开梦境里的楚离。却被楚离抱得更紧。

如此真实的梦,美玦使劲摇着头。玉牙恨紧咬破,咸咸的从嘴角流下。闭着眼睛狠命推开这个恍如在梦的爱人。

力量不是来自梦,是真实。痛从嘴角延伸神经。寒露滴进眼里。半边身子麻的动弹不得,冰凉却微暖的脸摩擦着自己的额头,这不是梦,是真实。是楚离真是他,抱着自己在这郊外田陌。

美玦百感交集的坐起身趴在楚离的肩头。双手在楚离的后背忘乎所以的摩擦,抓挠发泄着内心情感在这刹那的交织,冲撞,流淌。长长的指甲陷进楚离的皮肉里一条条血痕。

楚离的唇在她的脸,颈搜寻,四片火热的花瓣一经接触就如胶朔般死死粘住。咸咸的血液,淡淡的龙津,微香的玉浆在反复吞咽的过程中几经暗渡。

朝霞穿过厚厚的云层洒下大片的金光,寒露升腾起薄薄的雾霭在晨曦里氤氲化烟,广茂的绿野如同披了件薄纱像青妙的少女从原始走来,捧起青青麦粒送给这对相爱的情人。

“你觉得她背后有黑手?也难怪,她刚来就跟我们像有仇一样,弹的都是你身边的人。还有于坡………..”

“于波家里有这么两个远房吗!”楚离低声询问美玦。

“于世伯家人我都认识,自那以后,于世伯让他回京城,好像给他安排了个什么职位。不会是他。以他那个怂样,怎么还再敢。就算敢也不会用自己的亲人当棋子。”美玦一口否绝了楚离的猜想。不过倒是同意配合楚离的主意。夫唱妇随吗。美玦头靠在楚离肩上任晨风强袭,心暖似火。

原以为已经走远的爱情,原来就是自己身边,还好楚离来的及时,还好楚离将自己揉进他心里,还好于月依早就被楚离识破。还好我心中认定的爱情果然是自己的爱情•我的爱情,美玦的心抽搐的痛喜,复又抱着楚离亲吻,品尝爱情的甜蜜。